首頁 > 都市言情 > 玩轉極品人生 > 第一百六十二章可女神可妖孽?

玩轉極品人生

第一百六十二章可女神可妖孽?

選擇背景顏色︰

玩轉極品人生 都市言情

童家,是近年崛起的家族。

童家如今九十幾歲的老太爺還健在,這就是童家的最大資本。

除了童千念的爺爺之外,童年並沒有任何在仕途上能夠並駕齊驅的角色。

更準確點,這不是一個真正的世家,只是剛剛開始崛起的家族,以童千念爺爺為核心的一個政治團體,童家人在其中,並沒有充當第二梯隊的基石,如果不是老太爺還健在,根本撐過了童家被大集團吞並的最艱難時期。

童家是顯貴,要比艾家顯貴得多,因為童家現在站在台上的人比艾家站得高,可艾躍進的潛力卻是童家所沒有的。除了顯貴的頭牌角色外,艾家是完爆童家,在各地各個機要部門,艾家是一個龐大的家族加上一個龐大的政治團體,童家則只是一枝獨秀,撐過二十年才有可能成為真正大規模政治體系。

老太爺是建國中將,足夠顯貴,可在建國後老太爺就沒有什麼足夠的舞台給他施展,一直帶著部隊駐守邊疆,直到八十年代才正式退下來,沒什麼根基,掛個燕京軍區政治委員,給了一個上將軍餃,嫡系卻幾乎都在邊疆。老太爺豁達,順應了當時領導人的意思,全面放下了手中的兵權給中央,為兒子換來了一個平步青雲。

所以童家給人的感覺就是一世榮華的模樣,待到童千念的爺爺退下來,這個家族也就自動走向沒落。但不管怎樣,現在的童家是正當紅。老太爺一天不死,童家的紅就會一直鮮艷下去。

家中沒有外人。小一輩都害怕老太爺,童千念父輩又多在打拼,為了能夠延續童家的輝煌,當然,童千念的無良父親不包括在內。

正在巔峰位置的童千念爺爺正陪著首長進行國事訪問,所以院子里就只有老太爺和他養的那條狗,醫療團隊和保姆。

一條土狗,是老太爺養的第五代。很凶,曾經面對藏獒依舊悍勇而戰,不是這個院子的人,很難逃過它的‘追殺’。

平日里無比凶悍的土狗,看到張世東,瞬間低下了頭,貼著牆角搖著尾巴以最快最輕的速度跑進了老太爺居住的第三進院子里。溫暖的房間內溫度適中保持在二十度左右。不會冷也不會太熱,老年人的身體最怕溫度失調。

正靠躺在搖椅內的老太爺低哼了一聲,手從蓋在身上的毛毯下伸出,摸著土狗的腦袋,蒼老略顯無力的聲音說道︰“是不是那小子來了?”

土狗輕聲旺旺,算是答復。

童千念走進屋子。也沒有打招呼,也沒有怎樣,徑直坐到了老式的硬皮沙發上︰“他是肉食動物,你告訴廚房做肉了嗎?”

這種對話方式在童家所有人都司空見慣,對誰都一樣。十幾年來始終這個調調,最初還有人會詬病她。在她為家族作出了莫大貢獻後,閉嘴了。

“童將軍,能喝一杯?”張世東搬了把椅子坐在老太爺身邊,看著那張被歲月覆蓋的臉頰,老人斑和褶皺幾乎覆蓋了他原本的樣貌,整個人,泄相了,饕餮之年,等待喜喪的到來。

“呵呵,還是你好,是真心稱呼我,喝一杯,就喝一杯。”老人如孩童,笑的那叫一個燦爛,張世東扶著他站起來,踱步到了特制的飯桌旁,讓他坐進足夠硬卻足夠舒服的椅子當中。

老太爺還想撐起腰桿,身體已經不能滿足他金戈鐵馬的驕傲,嘗試了一下,沉重的眼皮擋住了半個眼楮︰“真是老嘍,可我的耳邊,怎麼總是會響起槍炮聲和沖鋒號的聲音。”

張世東在他旁邊坐下來︰“我,反倒好久沒有听到槍炮聲了。”

老太爺笑了︰“人老嘍,听到的都是一些想讓我知道的,不能自己去看,實在是遺憾。”

張世東握著老人的手︰“讓她去看,反正她也不會撒謊,看到什麼說什麼?”

下一分鐘,張世東為自己所說的這句話,想要扇自己一個耳光,本是來擺脫童千念的,一句話惹禍,被沾上了。

“呵呵,我也是這麼想的,不過這孩子性子硬,你得照顧她。放心,我走了,她爺爺,也能給你四年時間。”

張世東苦笑一聲︰“是我給你們四年時間吧。”

“呵呵,當我欠的,以後她爺爺和她還。”

張世東只能將面對老太爺的無奈發泄在桌上的餐食上,六菜一湯,四菜一湯是為張世東準備的,老爺子是極為清淡的兩道菜和一碗小米粥。

“吃完了,我也該走了,最後問一句,是不是活得久了,腦子里沒別的想的,整天淨想著琢磨人了。”

端著一個紙箱,裝著老太爺的珍藏煙酒,走到門口張世東回頭問了一句。

老太爺猛的睜開眼楮,渾濁渙散的眼眸中,放射出兩道精芒︰“謝謝你讓我多撐一段時間。”

“你請我吃飯,不就是這目的嗎?”

“那也得請得動你,不是嗎?”

張世東搖搖頭,沒有答話,抱著箱子離開,在那之前,從他握著老太爺的手開始,溫和緩緩的真氣就渡入老太爺的身體,在擁有著近一個世紀智慧的老人面前,他可沒去獻丑擺弄那套針來掩飾。

既然沒有那玩政治的頭腦,就別去硬撐,這就是張世東面對一群能夠一句話引申無數解釋的政客們的唯一方式,偶爾狡詐一下賣弄玄機,對方也懶得揭破他,讓他享受一下高端對話的樂趣。

在童家服務了二十多年的保姆,扶著老太爺進了保留著火炕的里屋,蓋著毛毯,靠坐在熱乎乎的火炕上,老太爺閉上眼楮呵呵的笑著,說自私為兒子多撐一兩年。也不算自私,就算是你張世東迎娶我家真正寶貝的聘禮吧。

“你不沾政治。就是最大的政治智慧,小子,無為,是最適合你的道路。”

………………

將東西放進車中,張世東回頭掃了一眼童千念︰“你就不準備拿點行李?”

童千念從褲兜里拿出一張銀行卡扔給他︰“這是你養我四年的費用,不夠當我欠你的,到時錢債肉償,四年後你養我就天經地義了。還有。躲著點我爺爺,他憋著要抽你呢?”

張世東看了看銀行卡,手一翻消失在手中︰“切,就他,我讓他雙手雙腳。”

童千念坐進車里,看著那一箱子的煙酒︰“本來我想告訴你,太爺爺故意藏起來很多。誰叫你走的太急。”

張世東雙手把住方向盤,頭搭在上面,足有一分鐘,抬起頭,恢復正常,一本正經的對童千念說︰“真能到一米七五?”

“上下不超過兩公分。”

“真有36C?”

“原來你是在糾結這個。我對自己的身體很了解,兩年就足夠調整,除了硬性的不能改變,可調可發育的都能通過有效的鍛煉和藥補食補進行改變。”

張世東咳嗽了一聲,然後盯著童千念看了看。擺弄了一下她的頭發,正色說道︰“這意思。你是可御姐可蘿莉可女神可妖孽了?”

童千念︰“如果你想,我會多加一項學習,表情神態心理和思維邏輯,多觀察一些完全可以進行轉換,有難度,也需要我至少兩年時間才能轉換自如。”

張世東比了一個OK的手勢︰“妥了,你自己回去找資料,鎖骨、胸、胳膊、腰腹、臀部、大腿、小腿、足,反正就是極致,你就照準那個方向就可以了。”

童千念依舊是撲克臉︰“那我會很忙。”

“行,與不行?”

“行。”

“妥了,你這後備小媳婦,東哥暫時養成著。”

“錯了,不是你養成,而是我按照你的意圖自我養成。”

“隨你怎麼說啦,我很期待兩年後哦。嚕啦啦嚕啦啦嚕啦啦啦嚕,我愛洗澡,皮膚好好……”

當張世東哼唱完畢後,童千念突的開口︰“一直都是你提要求,我也有一個要求。”

“啊?別太難啊,我可沒興趣跟你玩交換游戲,要不你就趕緊下車,自己回去,退貨不包郵哦,親。”

“帶我去游樂場玩一回。”

張世東愣住,幾秒鐘之後,撇撇嘴掩飾著眼中的哀傷︰“行啊,本大爺今天心情不錯,就陪你這小屁孩去玩一回。”

從下午一點,一直玩到晚上九點。

童千念還是面無表情,從頭玩到了尾,每一個項目都沒有錯過,以她的計算能力,完全能夠掌控如何玩是最節省時間不必排隊。

張世東是大呼過癮,童心未眠,童千念繼續著打擊人的毫無破綻,你跟她打游戲機,除了被虐的很慘很慘之外再無第二種選擇。唯一強項就是打槍飛鏢之類的游戲,偏偏童千念對此類游戲無比厭惡,跟厭惡戰斗戰爭一樣。

最後,是張世東背著童千念從游樂場走出來,最後一個項目玩完,童千念直接在他面前閉上眼楮,直挺挺的向著地面倒去。

將疲乏和困乏結合起來忍耐,她也算是第一人了,感受著背上的力量,張世東雙手在後背抬了抬,讓她更舒服一些。

“傻丫頭,以後,我做你的依靠。”

“嗯……你太笨……”迷糊間,童千念給了回答,計算中暴跳如雷的畫面沒有出現,詫異的微微睜開眼楮,看到的是一雙明亮的眼楮︰“這後背,夠寬厚不?”

童千念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盡管僵硬卻很燦爛︰“嗯。”閉上眼楮,下巴在他的肩膀蹭了蹭,頭搭在上面,聞著他身上的味道,入睡。

“裝逼的滋味真難受,念哥啊念哥,你可別騙我,我可不想日後弄一個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在身邊,36C,不最好是36D,然後嘿咻嘿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返回目錄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簽 向大家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