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小說網
首頁 > 女生小說 > 特種女兵 > 第1097章 聽到有人說我的壞

特種女兵

第1097章 聽到有人說我的壞

選擇背景顏色:

第1097章聽到有人說我的壞話

這次的行動可以說不僅僅是身體累,精神也不輕鬆,對於她的壓力一直不校

此時一個澡洗完,不僅僅洗下去一身的灰塵,也似洗下了一身的疲憊和緊迫感。

邊擦著頭髮邊走了出來,卻還沒等坐下來聽到了敲門聲。

林顏夕怔了下,沒想到這個時候會有人找她,下意識覺得是罌粟,不過兩人才剛剛分開沒多久,他們間應該沒那麼多的共同語言吧?

雖在心裡想著,但林顏夕還是走了過去打開門。

可看到門外的人,林顏夕不禁笑了出來,「你怎麼還沒離開啊?」

門外的不是別人,竟是留在這裡的桑佳雪。

他們離開只一天,可林顏夕卻覺得以卡爾的速度這一天也差不多了,卻沒想到她還在這裡。

而桑佳雪卻沒有急著回答她的話,而是下打量著她,最後卻落到她手臂還在向外滲著血的傷,「你受傷了?」

林顏夕順著她的目光看去,到不是什麼大傷,只是彈片擦傷的,雖然還流著血,卻是因為她剛剛洗澡根本沒有注意弄到的。

而她自己卻也沒當做一回事,輕笑了下,「小傷。」

邊說著看向桑佳雪,等著她繼續說下去。

見林顏夕一付不在意的樣子,桑佳雪也沒再多說,直接看向她問道,「你不是說你不回來了嗎?」

林顏夕笑了下,「這又不是我能決定的,沒別處去,所以回來了。」

「卡爾的人還沒有來接你?」

桑佳雪搖了搖頭,有些失落的模樣。

可看到她這樣,林顏夕卻突然想了起來,「你不是能聯繫到他嗎,現在我們的任務已經大體結束了,也不用再擔心因此而出了問題。」

聽到她的話,桑佳雪卻賭氣似的說著,「我才不聯繫他,明明是為他好,卻還罵我……」

可話還沒說完,才反應過來,卡爾罵她還因為眼前的林顏夕,她卻當著林顏夕的面抱怨,頓時表情有些尷尬。

林顏夕也不生氣,笑著說道,「你生他的氣也不能拿自己賭氣啊,你說你留在這裡不安全不說,也不見得多舒服吧?」

桑佳雪下意識的點了下頭,卻不說話。

林顏夕笑了下,「算和他生氣,也等回去了再說,至少先聯繫一下他,看看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免得你自己在這裡干生氣,他卻什麼都不知道呢1

卻不等她的話說完,蠍子走了過來,看了兩人一眼,卻還是直接問道,「大小姐,你沒事吧?」

看到蠍子,林顏夕的笑容更多了幾分,「我挺好的,是被人扔下了。」

聽到她還能開玩笑,蠍子也知道應該不是這麼回事,直接問道,「那你什麼時候離開?」

「我這才回來你開始趕人了?」林顏夕笑著打趣的問道。

蠍子無奈的給了她個白眼,「我哪敢啊,這可是你們打下來的天下,不趕我不錯了。」

林顏夕笑了下,不過看著他想到了什麼,「不過你怎麼回事,不是應該也離開了嗎?」

而說著,看向他突然問道,「不會被罌粟留在這裡不走了吧?」

聽到她的猜測,蠍子忙擺了下手,「你個烏鴉嘴,可別亂說,罌粟可沒說讓我再留在這裡,我可要回家了。」

看著他得瑟的樣子,林顏夕忍不住笑了出來,「是要回家了,可那你怎麼還出現在這裡?」

「我這是留在這裡幫忙,畢竟我即參與你們的行動,又在暗區這麼多年,可以說是最了解這裡情況的,所以暫時留在這裡幫忙,等這裡穩定下來,我再回去。」蠍子對著她解釋著。

而說著看向林顏夕,「說不定我們到時可以一起回家呢1

「能不能一起回家我不知道,但現在我想應該是一起去吃飯吧?」林顏夕扔下毛巾隨手拿起新外套,「我可是一天都沒吃東西了,你們不能這麼虐待我。」

聽到她的話,兩人忙都讓開路,「罌粟是讓我來叫你去吃飯的,她怕你太累,直接睡了。」

「她到是關心我。」林顏夕邊走著,忍不住笑了出來。

蠍子看了看她,終還是沒忍住,「大小姐,你是不是對她有什麼誤會?」

「沒有誤會,我們這樣挺好的。」林顏夕想也不想的回答著。

而還不等兩人的話說完,桑佳雪突然問道,「你們說的是……今天來的那個女人嗎?」

「其實我也看她不舒服,整個人的氣質不對。」

林顏夕頓時好笑的看向她,「你當初看我也不對來著,還偷襲我。」

桑佳雪頓時一窒,「這怎麼能一樣,我這不是之前也沒接觸你,當然不知道你是什麼人。」

「偷襲你那件事也不能全怪我,如果不是你偷襲卡爾,我也不會來報仇,可誰知道你們間還有這麼多的事?」

林顏夕到是真的沒記她的仇,畢竟事出有因,可對於她對罌粟印象不好,到有些意外。

她不喜歡罌粟是兩人接觸了這麼多次,沒有過好事,可她絕對是情商高的那種,對任何人、任何事看起來都滴水不漏的。

如果不是真的像林顏夕這樣接觸太深的話,到是很難討厭起來,卻沒想到桑佳雪不過是見了她幾面,竟已經有這樣的反應。

不過想想,到也不意外,桑佳雪雖然看起來一根筋,甚至看起來單純過了頭。

但她卻也有自己的處事方式,而像她這樣的人,直覺似乎一般都是很準的,否則也不會只憑卡爾一個電話相信林顏夕。本章內容轉自 85小說網 ,85度C的咖啡,85度C的小說,任君品嘗

而現在,她顯然是對罌粟的直覺不太好,下意識的想躲開她。

想到這裡,林顏夕撲哧一聲笑了出來,輕拍了拍她,「你的想法是對的,尤其是你,是離她遠一些的好。」

而邊說著,幾人已經走到了餐廳。

說是餐廳不過是個普通房間改的,但餐桌之類的到也齊全,這些天大家不但把這裡當成了餐廳,還當成了小型的會議室,說什麼事也習慣在這裡。

而罌粟坐在那裡,似笑非笑的看了過來,「我好像聽到有人在說我的壞話。」

返回目錄頁 單擊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 加入書籤 向大家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