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第一百一十七章 信口雌黃記

塞納河底來重生 | 更新時間:2018-04-16 19:52 | 本章字數:3858

「你好」,林萱兒開門看見來人,伸出手握了一下,被蘇筱的容顏驚艷了一下,竟然不輸於自己和昨天那個葉瑾瑜,「我叫林萱兒,是段情的合租室友」。

蘇筱也被林萱兒的樣子震驚到了,不化妝竟然也這麼漂亮,「你好,我叫蘇筱」,在段情跟她坦誠和女人合租的時候,他發誓他倆沒什麼,對段情的主動坦白蘇筱心裡甜蜜蜜的,她選擇相信段情,但如今見了林萱兒的樣子,蘇筱危機感升了起來,更何況段情是個什麼尿性她一清二楚,現在或許沒什麼,以後呢?

「來了啊」,段情從廚房出來,將最後一盤菜擺到了桌子上。

「嗯」,蘇筱看到這一桌子菜,大部分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臉上洋溢起幸福的笑容。

餐桌上的氛圍竟出奇地和諧,林萱兒微微驚訝蘇筱的表現,自家的男朋友和別的漂亮女人合租,她卻很是爽朗大氣的樣子,對自己竟也沒什麼敵意,也不知是真的還是裝的。

因為林萱兒不同意段情帶女人到家裡來做那種事,所以段情也沒有將蘇筱留下來,吃過晚飯呆了一會兒就送她下樓回了車裡,吻了一下蘇筱的額頭,「今天你翹了一天班,今晚我就不去你那兒了,回去好好休息」。

「嗯」,蘇筱點了點頭,不滿段情只是親了一下額頭,揪著他的領帶將他上半身拉進車窗里,勾著他的脖子纏綿了好一會兒。

看到段情回來,林萱兒笑著調侃道,「很有激情嘛」。

「我靠,你有偷窺癖啊」,這姓林的八成剛才從樓上偷窺了,段情不滿地回了自己房間。

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蘇筱每天下班都和段情膩膩歪歪,甚至上班的時候也忍不住總是和段情煲電話粥。

「喂?」,段情習慣性地看也不看就接起電話,以為又是蘇筱打來的。

「段情?」,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渾厚的男聲。

「嗯?」,段情看了看手機顯示,是一個陌生號碼,「你是誰?」。

「我是秦敏的父親,我們見過」。

秦鶴淞?「哦,原來是秦伯父,您找我有什麼事嗎?」,這回不敢綁架我了?。

「我們見一面,我有些話想和你說」,秦鶴淞的語氣聽上去並不是很好,段情可以想像得出來秦鶴淞的臉色。

「好啊」。

段情按時來到了秦鶴淞所說的高爾夫俱樂部,「秦伯父,好久不見了啊」,段情直接在秦鶴淞對面坐了下來。

「哼」,秦鶴淞看著球場里,就是不正眼看段情,「我就有話直說了」。

「請說」。

「我要你離開我女兒,不許再見她!」。

「伯父您真會開玩笑,這都什麼年代了」,段情喝了口服務生送來的水,「您總是這麼干涉您女兒的感情方面的事嗎?不知道您是怎麼想的?」請說出你的故事,老變態。

秦鶴淞重重「哼」了聲,眼神似是要殺了段情,「我要是不幫小敏看著點,她找了什麼樣的人渣都不知道!」。

「啊?你說我?」。

「哼,裝傻充愣」,秦鶴淞拿出一疊照片扔在了桌上。

段情拿起來一看,「你跟蹤我?!」,一張又一張翻看著照片,有最近大半夜的自己和蘇筱一起進出別墅的,有自己和林萱兒進出同一間房子的,還有之前自己和葉瑾瑜的,再仔細看了看,「那是我第一天到你家啊!我一走你就派人跟蹤到我了?!」。

「我動作還沒有這麼快,那天我是叫人盯著那姓葉的,結果就發現了你和她的姦情!」。

聽到秦鶴淞說他是跟蹤葉瑾瑜,段情更是生氣,指著他的鼻子大罵,「你這個老變態!自己多大年紀了知不知道啊?!年級大了臉也不要了?!看到年輕漂亮的就控制不住下半身了?!」,段情立刻掏出電話想打給葉瑾瑜,提醒她雇兩個保鏢,注意不要被秦鶴淞這老變態綁架了。

「呼呼呼」,秦鶴淞氣極了捂著心臟,指著段情,「你、你這個臭小子!胡說什麼!」。

段情心思已經放在了電話另一頭的人身上,響了一下就接通了,「喂,瑾瑜?」。

「你還打給我做什麼」。

「不是,我要提醒你」,看到對面秦鶴淞氣沖沖地想搶過自己的電話,段情輕鬆地閃身躲到一邊,加快語速,「注意秦鶴淞那個老變態,他跟蹤你好久了,八成想綁架你把你關到什麼不見天日的地方供他享樂!」,說完又一個閃頭,躲過秦鶴淞扔來的杯子,「他現在還想阻止我告訴你呢,也不看看他這把老骨頭,哈哈哈」,段情挑釁地看著秦鶴淞,見他想殺了自己又拿自己沒辦法的樣子真是痛快極了,不過很快站在遠處的保鏢沖了過來想制住段情,卻被他一腳一個全踢到了秦鶴淞身上。

兩個保鏢起了身,慌忙將被壓在身下的秦鶴淞扶了起來,「老闆,你沒事吧?」。

「滾開!沒用的東西!」,秦鶴淞揮開了保鏢的手。

葉瑾瑜在電話里聽到了段情這邊不小的動靜,也聽到了秦鶴淞怒極的聲音「喂,你沒事吧,你現在哪兒呢,喂,說話啊!」。

秦鶴淞指著段情,無奈道,「姓段的,你把電話放下,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樣,你不要給我找麻煩!」。

「哦?」,段情不是不聽人解釋的人,也諒這個老變態也不能拿自己怎樣,反正要說的也說完了,對著電話道,「我先掛了」。

秦鶴淞深吸幾口氣,「我跟蹤姓葉的,是因為小捷很喜歡她,想要進我秦家門的話,不能是那種隨便的女人,結果,那天我就發現你竟然和她有著不同尋常的關係!我看出小敏很喜歡你,但你?哼!」。

「所以你就派人來綁架我了?」。

秦鶴淞又「哼」一聲,算是默認。

「那你對你女兒」,也沒有那種想法?段情把話咽了下去,實在是說不出口,太丟人了,因為自己的腦洞胡亂冤枉了別人,還害得人家女兒說不定都當真了。

「我對小敏,什麼?」。

「沒什麼!」,段情尷尬笑了笑,「誤會,都是誤會,哈哈哈」。

「我要你立刻離開小敏!」。

即使是誤會,對秦鶴淞這種語氣段情還是很不爽,轉眼又變了臉,「切,我跟你女兒本來就什麼都沒有!有本事你自己叫她不要纏著我啊,真搞笑哦你這老頭子!」,段情本來還想打電話跟葉瑾瑜和秦敏解釋一下呢,現在完全沒了這個心情,「我有事先走了,還有啊,以後這種雞毛蒜皮的事不要找我,我很忙的」,段情沒什麼忙的,不用工作,一天到晚閑在家裡也就修鍊而已。

「你!」,盯著段情的背影,秦鶴淞也說不出別的什麼了。

「喂?」,段情開著車,將葉瑾瑜打來的電話開了免提。

「你沒事吧?你在哪兒呢?」。

「啊,我沒事,打算回家了,剛才我跟你說的」,段情想了想,還是解釋一下,「是一場誤會,秦鶴淞對你不是那種想法,跟蹤你是考察考察你適不適合當他秦家的兒媳婦,順便再告訴你一下結果吧,你沒合格」。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小會兒,「我聽阿黃說,你最近在和蘇筱談戀愛?」。

「他是怎麼知道的?」,段情皺緊眉頭,激動道,「他不會也派人跟蹤蘇筱吧?!你們有錢人怎麼都這麼沒品?!」。

「你胡說什麼,是蘇筱自己和他說的!這麼說是真的了?」,葉瑾瑜本來還以為是蘇筱為了擺脫黃少傑找的借口,不過聽段情的語氣

「是啊」,段情大大方方地承認了,反正他和葉瑾瑜也沒什麼了,「嗯?喂?」,等了好一會兒沒聽到聲音,段情看了看手機,對方竟然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掛了,「真沒禮貌」。

平靜地過了幾天,快到了時間,段情跟林萱兒打了聲招呼,至於該怎麼跟蘇筱說,他還沒想好,索性回來再想,就這麼進了準備空間。

「歡迎回到準備空間」。

「喲,好久不見,想我沒?」。

「想想想」,段情敷衍道,「快讓我去穿越輪迴吧」。

「你就不想和我多聊一會兒嗎?!」。

「咱倆最近有什麼好聊的嗎?少廢話!快工作!」。

「切」。

「任務位面穿越成功,穿越任務:獲得靈境/獲得血如意,二者任選其一即可完成任務,任務失敗懲罰:隨機獲得兩項懲罰,任務成功獎勵:獲得特殊工具,系統助手貼心為您服務」。

哇哦,這次沒有把法力封了,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靈境?血如意?段情在腦海中搜不到相關的信息,看來又是一個自己不熟悉的位面。

打起了精神,看到天空圓月當頭,段情換上系統助手裡的黑色勁裝,走出了陰暗的小巷子。當務之急,當然是先找一戶大戶人家。

段情使出輕功,在城中轉了大半圈,發現了一個佔地很大的莊園,應該也很有錢的樣子,於是輕輕地落進了裡面的院子。

「這家還真的挺有錢啊,護衛這麼多」,段情藏在假山石後面,又躲過一批護衛。不過這次段情在裡面轉了許久,也沒有找到尋常大戶人家裡都會有的,那種保存錢財的賬房。

段情不是一個持之以恆的人,對於這種事很快就放棄了,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比起在這麼大的莊園里轉圈圈,還不如重新找一家呢,走到院牆下,出了這個惱人的莊園,在別人家的屋頂上亂晃悠著,重新搜索合適的目標。

「誰?!」,段情突然回過頭,留下一滴冷汗,要不是無意間注意到對方被月光拉長了的影子,段情還發現不了來人。

「你又是誰?」,蒙著黑色面紗的女子看著段情,語氣冷得毫無波瀾。

「是你跟著我,你還問我?」,段情也在打量著這個蒙著面紗的女人,小心防備著,「你跟了我多長時間了?」。

「從你剛才出了御劍山莊的時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