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第518章:感覺斯穆森看她的眼神,陰測測

江雁聲 | 更新時間:2018-04-16 19:52 | 本章字數:2339

裴瀠也不知道哪裡惹到了斯穆森,一早上起床就沒給她好臉色看,明明衛生間里他需要,也給他了。

在餐桌上,用完早餐她才坐在那兒吃藥,一口口喝著溫熱的開水,抬眸間,不知是錯覺還是恍惚了,感覺斯穆森看她的眼神,陰測測的。

「江雁聲最近在備孕你知道吧?」

斯穆森穿著得體銀灰色的西裝,款式昂貴經典,氣場十分強大逼人,渾然是跟昨晚與她纏綿的男人判若兩人般。

而現在,卻突然提起江雁聲的事。

裴瀠放下水杯,不知道斯穆森怎麼會知道,但是聲音依舊嬌柔道:「雁聲是在調養身體,沒要孩子的打算。」

斯穆森看了她一眼,不溫不淡道:「我聽修默說,他們已經準備要孩子了。」

裴瀠唇邊的笑容很恬靜美好:「是嗎,那很好呀。」

斯穆森眉頭擰得很深,薄唇微扯,語調更是冷漠:「嗯。」

……

早上十點多,江雁聲睡了懶覺才醒來,躺久了感覺身體每一處都酸疼,起來後,小臉板著,心情就不是很好。

而在她下樓吃早餐時,王瑗帶著江斯微闖了進來,有個孕婦傭人也不好強硬攔著,一時不留神就被江斯微跑進來。

「江雁聲,你給我出來。」

江斯微憤怒地站在客廳,雙眼充斥著刻骨恨意:「你私底下做什麼小人,我媽怎麼得罪你了。」

在霍修默要收拾王家開始,江雁聲就料到了王瑗母女會沉不住氣找來,她平靜的放下碗筷,才移開椅子走出去。

一段時間沒見,江斯微肚子大了,懷著孕也不忘精心打扮,腳上還踩著五六厘米的高跟鞋,那張濃妝艷抹的臉都快氣的扭曲。

江雁聲掃了一眼淡淡收回視線,走到沙發坐下,抿著紅唇開口:「你和你媽怎麼得罪我,自己不知道?」

王瑗也掙脫出傭人的攔住跑進來,她比江斯微能忍住氣,不過也好不打跑哪裡去,聲音壓著火氣說:「聲聲,你有什麼氣沖著阿姨來,但是叫霍修默去為難王家就有點鬧大了。」

江雁聲看兩人興師問罪的架勢,一時沒有在說話。

王瑗這邊已經先說了:「今天我侄兒王紀千涉嫌性-侵被捕,現在王家陷入了醜聞,聲聲,阿姨就這麼一個侄兒,你要毀了他,跟逼死我沒有什麼區別啊。」

這事,霍修默一字未提,江雁聲還不知道情況,也不可能當場承認下來,擰著眉說:「他被捕是警察的事,關我什麼事?」

江斯微氣道:「你叫霍修默又是跟王家搶地又是搶生意,這次敢說不是霍修默派人做的手腳?」

什麼強迫發生關係。

王紀千跟一個女人對上眼,有感覺了在酒店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又不是沒給錢,這也叫強迫?

江雁聲很看不慣江斯微,要不是看她懷孕的份上,早就把她趕出去,清麗的臉色微冷:「王紀千要沒有真正犯罪,也沒人能告的了他。」

自己都行不端正,又來喊冤?

王瑗問她:「你到底想做什麼?」

以前霍家和江家有聯姻這層關係在,就算再鬧,也不會放在明面鬧到牽連各家的利益這份上。

這次霍修默一次逼得比一次狠,讓王瑗心驚膽戰,就怕撕破了臉皮到時候兩敗俱傷。

江雁聲語氣很平靜,對王瑗母女眼底卻划過一絲壓抑的情緒:「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這不是我從小你唯一教會我事情的嗎?」

在王瑗嫁進江家時,她茫然懵懂時也曾經把王瑗當成第二個母親,那時,王瑗並沒有承她的情,連抱她都不願意,一轉身,就將江斯微抱在懷裡寶貝般的疼愛。

她想爸爸想的掉眼淚時,王瑗就會責罵她不懂事,是一個令人討厭的愛哭鬼。

她羨慕江斯微被奶奶寵溺,輕而易舉就得到了她無比奢望的一切,是王瑗親口告訴她,堂堂一個正牌千金卻淪落到比孤兒還可憐,是她太弱,也是她那個媽沒有本事在江家立足,怪不了誰。

這世界早就不是你弱就有理了,沒本事被欺壓到死,有本事翻身重新做人。

江雁聲對王瑗的恨意,不是非要懂得你死我活,而是隨著歲月越發深入骨髓,變得極淡卻永遠都消失不了。

霍修默沒出手前,她沒有想去報復什麼,也不會原諒王瑗背著自己丈夫精神上虐待繼女的這種自私惡毒的行為。

王瑗和江斯微這一鬧,江雁聲表面情緒淡淡,心情多少也被影響。

她會記起那些在江家不好的回憶,記起受了委屈強忍著不哭,還要對人強顏歡笑的滋味。

更會記起,自己那些艱難的歲月中,她無數次行走在絕望崩潰的邊緣,想死又不敢,靠著強大的精神力量一直支撐著自己。

到了最後,弄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分裂出了一個恐怖狠毒的人格。

江雁聲睡前服用了姬溫綸的葯,她頭很疼,躺在床上也難受難忍,眉心擰著沒鬆開過。

卧室窗帘逐漸不再飄浮,空氣也靜下來了,江雁聲精緻略白的臉蛋貼著枕頭,雙眸緊緊閉著,無聲無息地陷入了一陣沉眠。

就在這種死靜到了極端的環境下,女人長睫毛輕顫,十秒鐘不到,就已經睜開了染著血絲的眼眸,定定看著天花板。

她坐起身,白皙的手指揉揉自己僵硬的脖子,臉上的表情很冷,光著腳緩緩踩在地板上。

……

霍修默從會議廳走出來,單手插在褲袋裡,臉上的神態淡漠又疏離,而旁邊,霍修城坐在輪椅上,被秘書推著出來。

兩兄弟長相上像一個模子刻出來,氣場卻不相容,就算隔著遠都能嗅到一絲戰火味。

霍修城涼薄的挑起薄唇,嗓音淡淡:「堂哥用幾個億強勢寵妻的手段,弟弟算是見識了。」

擺明了在會議廳里霍光晟提起王家的事,暗示霍修默身為霍家繼承人不要一意孤行為了一個女人把事情鬧得人盡皆知,霍修城這會出來,說話腔調帶著諷刺。

霍修默神色淡漠如常,從褲袋掏出煙點燃,抽了一口,嗓音低冷:「十個億花完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