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第一百五十七章 說實話

烏瓏茶 | 更新時間:2018-04-16 19:52 | 本章字數:2324

黃芪肖在黃家排行第二,在黃家未分家之前,他在府里稱二爺,他妻子自是二奶奶,自他長兄病故英年早逝後,長嫂傷心過度,帶著侄子侄女同他父母回故里祖宅定居,離開京城此傷心地後,諾大的黃府便只余他黃家二房一家住著。

很順利完成了永安帝交待揪出大理寺中魯靖王埋在京城的棋子,將蔡康來隨意安了個罪名帶進北鎮撫司詔獄後,縱蔡康來咬碎牙也不肯提到魯靖王一字,但也夠了,蔡康來沒再出過詔獄,屍體被隨意拋至京郊野外亂葬崗,能除去魯靖王安在京城的耳目,永安帝龍心一悅,他便得了不少賞賜。

賞賜次之,主要是永安帝言道他辦事兒的能力與效率是越來越高,話中不無對他的倚重讚賞更進一步之意,此方是他真正高興所在。

黃芪肖很高興,一高興,跟在他身邊暗下替他辦事兒的殷掠空便得了不少好處,諸如今日居然帶著殷掠空回到黃府,雖沒說已認同殷掠空為徒,但此舉,無疑已是半認同。

安有魚為黃二奶奶診完脈開了方子,並下了醫囑,便起身告辭,行至前院院子時,她遠遠瞧見一身影,那身影很像她先前追的那個臟少年,想著意動,邁開步子便快走過去,近了才發現那身影正同另一個人說著話兒,那人還是這黃府的主人,錦衣衛指揮使黃芪肖。

「安太醫!」黃芪肖知妻子用他的牌子去太醫院請太醫過府看病,倒是沒想來的竟是呂院使愛徒,他臉上的訝然真真的,並非裝出來,他揖手一禮:「內子體弱,自生下長子,便一直多病,往後還有勞安太醫多費心!」

被安有魚覺得背影很像臟少年的殷掠空也轉過身來,隨之甚有禮數地一揖:

「見過安太醫!」

背影很像,但身著氣質完全不同,雖未錦衣華服,穿的也不過是較之先時髒兮兮的粗布衣好上一些,面容清秀,劍眉細眼,算不得出色,只能算中等相貌,縱臟少年先前被一頭亂髮遮著,安有魚也有見過臟少年的正面,那面容與眼前這面容有些相似。

「黃指揮使客氣,此乃醫者本份。」安有魚向黃芪肖回以揖禮,再是看向殷掠空:「這位小兄弟看著眼熟,你我是不是曾見過?」

黃芪肖聽罷看向殷掠空:「你同安太醫認得?」

「不算認得,只是……」殷掠空略作遲疑,也是窘迫:「先前我不懂事,也是餓極了,家裡米缸已無半粒米,我一時生了惡念,便順了安太醫的錢袋子……但後來我是原物歸還,一分錢未動!」

最末的解釋說得很急,狀似很怕安有魚還記著偷錢袋子之仇,說完她殷殷地瞧著安有魚,大有安有魚還怪她,她一定跪地磕頭認錯。

安有魚還未有所反應,黃芪肖已然怒極:

「什麼?你居然偷……順安太醫的錢袋子?真是狗膽包天!」

真是不長眼,什麼人不好順,居然順了呂院使愛徒的錢袋子!

這也算了,居然被逮個正著,真是丟臉丟到家了!

大約安有魚與殷掠空知黃芪肖此刻心中所想,兩人都得無語凝噎。

黃芪肖也是做錦衣衛做慣了,什麼手段都使過,殺個把人都不眨下眼,何況偷個錢袋子啥的,簡直不值一提。

狗膽包天的訓斥語一落,安有魚嘴微啟,話還未出,已見殷掠空倆膝蓋著地,一把沖安有魚跪下去,磕頭誠心認錯:

「安太醫恕罪!且饒了小子一回!」

黃芪肖對殷掠空的反應很滿意,據他對這位安太醫的了解,只要有錯就認,安有魚是不太會為難人的,特別是平民百姓,身為錦衣衛,安有魚一到休沐日或有閑暇,便在京城游醫布葯一事兒,他是知道的,這樣醫者父母心的人,不會為難順了一回錢袋子最後也原物歸還的毛丟的。

果聽得安有魚立刻虛手扶殷掠空起身:「起來起來!過去的事兒就算了,往後你可莫再有這般偷雞摸狗的行徑!」

「一定!」殷掠空立刻應了,起身再一揖:「謝謝安太醫!」

安有魚吁了口氣,她記得此臟少年對她徒侄好似有著不一樣的意義,然後來夜十一不再提,讓她覺得她徒侄該是曉得眼前少年是何人,並暗中同少年達成了某種共識,後她問過,徒侄只說是故人,而不多言,她不否認,她對夜十一口中的故人挺好奇的。

「你叫什麼?」安有魚問殷掠空。

殷掠空道:「姓毛,單字丟,家住仁安堂大街附近的土地廟,家中僅余我同我叔二人相依為命。」

仿是曉得安有魚有細問的打算,殷掠空沒等安有魚問,便一骨腦盡倒出來,說的同與黃芪肖說的一般無二。

安有魚聽罷點點頭,看了眼黃芪肖,心中猜測著毛丟同黃芪肖的關係。

黃芪肖多八面玲瓏的人,立刻會意,伸手拍了拍殷掠空削瘦的肩頭,笑道:

「我同這孩子有緣,如今跟在我身邊幫我做些事情,正好沒時間再讓他做些偷雞摸狗之事,先時此事兒我也不知,倒讓安太醫笑話了,安太醫放心,往後我定當好好管教毛丟!」

安有魚再次點頭笑開:「如此甚好!」

殷掠空卻是止不住目光落在黃芪肖側臉上半晌沒移,今日帶她進黃家,要她見見黃二奶奶,此刻偶遇安有魚,竟沒撇清與她的干係,莫非她硬要認的師父真承認她了?

待送走安有魚後,黃芪肖帶著殷掠空進了前院廳堂側廳坐下,眼皮涼涼地掀起,落在已於他下座坐下的殷掠空:

「你同安太醫認得?說實話。」

殷掠空道:「先時不認得,就是因著一個錢袋子……」

「毛丟!你是不是覺得我脾氣好,對你太寬容了,你便覺得可以這般肆無忌憚?」黃芪肖聲音頓下降了好幾個溫度,冷得猶如暴雪突臨。

殷掠空起身,走到黃芪肖跟前,慢慢彎膝跪下去,低頭垂眼道:

「師父,你別生氣,我是說謊了,在搶安太醫錢袋子之前,我曾從乞丐兄弟嘴裡聽到許多關於安太醫的事情,跟蹤過安太醫數日,原本是想學醫……」

ps:關注微信公眾號獲取最新內容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