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登錄

第42章 我立功了!

莫活雨 | 更新時間:2018-04-16 19:52 | 本章字數:2262

我心中大喜,心想我不可能這麼走運吧?第一下就給我中獎了?我琢磨著,這塊硬物或許不是磚頭,而是石頭呢?我沒有老呂的經驗,無法通過鐵針的手感判斷出這塊東西究竟是神道的磚頭還是隨處可見的石頭。可笨人也有笨法子,於是我把鐵針從土裡拔了出來,換個地方又扎了一針,果然還是硬邦邦的!

就這樣,我為了不打空炮彈,別回去一報喜結果是鬧了笑話,所以我非要確定了才行,於是我連著在幾十處不同的位置扎針探土,累得我差點沒背過去。最後,我在地上扎出來的小孔,連在一起竟然是個清清楚楚的長方形!

這他媽准沒跑了!

這就是神道!

我迎著清爽的山風一路小跑,像個海灘上穿著比基尼的少女一樣,邁著俏皮的步伐,歡樂的蕩漾在林間,一張樂呵呵的臉賊喜慶,就跟我第一次花了10塊錢買彩票幸運的中了5塊錢的時候一模一樣,開心的不得了。

我跑到守在大本營的庄婆婆那裡,發現大夥都在,擦汗的擦汗,喝水的喝水,見我回來了,也沒人激動,估計他們沒扎到神道,也認為我扎不到,根本沒對我抱希望。可惜啊可惜,我莫老三是上天選中的人,天意來了,那就是來了。你老呂都沒扎到神道,給我先扎到了,這事夠我吹一輩子了,想想都覺得快活。

我故作姿態道:「怎麼著幾位,都折了吧?」

布丁嘆道:「屁都沒有,除了泥巴還是泥巴。」

韓本初道:「我那邊也是,全是土,沒磚頭。」

老呂只顧抽煙,也不說話,看來也是一樣了。

這時候,庄婆婆問我:「你呢,你那邊咋樣?」

只聽我哈哈大笑一聲,得意洋洋,一豎大拇指道:「老子扎到了!」

大夥聽了我這話,齊齊驚愕的看向了我,不敢相信的問:「真的假的?」

我說:「假一賠十!」

布丁說:「你何意斷定?」

我說:「我扎的硬物,正好是個張條形的!」

老呂驚喜道:「那就對了,長條形的這就是神道沒錯!」

韓本初驚嘆道:「厲害啊老莫!」

我擦掉了掛在鼻孔上的鼻涕,大笑道:「哈哈哈哈!沒辦法啊,咱這一身的361度,鴻星爾克,要是沒點真本事,那不成了只會穿名牌不會幹正事的花瓶了嗎。咱既然能穿得起這些品牌,那就能對得起這身本事!」

布丁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得了得了,打住吧莫政委,你再往下侃,黃花菜都成冰了,咱還是趕緊的去看看吧,光聽你吹,我這心裡還是覺得不太靠譜!」

於是乎老呂一招手,我們眾人立刻收拾好了各自的裝備,起身開拔,前往我負責的南面,去查看我用鐵針探到的「神道」是不是真的。到了地方之後,老呂這個老師傅用鐵針往土裡扎了一下,扎到三米的時候,他臉色一變,驚喜道:「沒錯,還真他媽是神道!」

眾人頓時向我投來仰慕的眼神,但我知道,此時此刻我必須要保持低調,不能沾沾自喜。革命是團隊的成功,不能搞個人英雄主義,所以我還是十分謙虛的憨笑著說了一句:「崇拜,放在心裡就好。獎金,打到賬戶就好。錦旗,掛在牆上就好。官職,升個三級就好。酒席,八菜一湯就好。切記,一切從簡就好……」可我一回頭,發現大夥已經走遠了,場面有些尷尬,我連忙從地上拿起我的背包,追了上去。

老呂說:「神道是通往古墓入口的路,既然找到了神道,那就好辦了,只要順著它往上走,一直走到什麼時候扎不到磚頭了,那個位置,就是墓道口!」

老呂每隔五米,就要用鐵針往土裡扎一下,我們向上大約走了一百多米的路,老呂最後一針紮下去,終於沒有磚頭了,那就說明,此時此刻我們所站的地方,就是「辮子姑墓」的墓道口!

庄婆婆凝重的問:「這就是辮子姑墓的入口?」

老呂點了點頭:「就是這裡,准沒錯!」

老呂給我和韓本初一人發了一把鐵鍬,我仨負責挖土,布丁和庄婆婆負責生火做飯,大夥分配完工作之後,都開始忙活了起來。我們仨挖了足足兩個多小時,終於,隨著老呂狠狠的一鐵鍬下去,墓道口的石門已經從土裡露出了冰山一角,看到這一幕,大夥全都興奮了,幹活的力氣也更足了,好像有一身子用不完的勁兒!

老呂果然是個神人,這傢伙特別有經驗,他只是敲了敲石門,通過聽回聲,就準確的判斷出了石門的厚度。他對我們說:「石門的做工倒是很精美,不過可喜可賀,石門並不厚,不超過五十公分。這種厚度古人沒辦法弄開,但是咱們現在有鋼化的工具,咱們仨慢慢砸,砸累了就換人,我估計兩個小時之內,准能破開!」

我們清理了一下石門周圍的土,接著先去吃午飯。布丁和庄婆婆那邊煮了一鍋大雜燴,又拿出從天人齋裡帶出來的饅頭,眾人圍坐在一起,臉上都在笑。辮子姑墓近在眼前,大夥都開始興奮了。

吃完飯之後,已經是正午了,我和老呂還有韓本初,我們仨可勁的抽了根煙,將煙頭狠狠的掐滅,然後拿著大鐵椎,氣勢沖沖的就開始砸石門了。

這地方人煙稀少,方圓十幾里就連坨屎都沒有,我們根本不用顧忌會有人過路,於是一邊砸一邊唱著振奮人心的山歌,叮叮噹噹的聲音直炸耳朵,大鐵椎轟擊在厚重的石門之上,迸發出一團團火星,真是嗨的不要不要的。

兩個小時左右,隨著我使出了搓澡的力氣,去他奶奶的就是猛一招呼,那已經碎裂的石門轟的一聲塌了,終於倒在了我們堅韌不拔的革命鬥爭之下,那些大塊大塊的碎石,毫無生氣的躺在地上,像一具具資本主義可憐可悲的屍體,咽下了最後一口不甘心的氣。

隨著石門的崩塌,一條陰冷的墓道,赫然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我朝裡面望了一眼,媽的,這就是真正的古墓,真他媽嚇人!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