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102章燕舞

第2102章燕舞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4-25 11:43 | 本章字數:3226

眼見著寒煙這般的憤怒,而且,是一心的要維護葉謙,他們很清楚今天的行動只怕是無法進行下去了。他們是無論如何也不敢跟寒煙叫板的,哪怕是寒煙不對,他們作為手下,也只能聽命行事,絕對不能有任何一點的反對,否則,那就是不忠。那可是會受到組織里很殘酷的懲罰的。

深深的吸了口氣,為首的男子說道:「大小姐,那我們告辭了。」說完,深深的給寒煙鞠了一躬,揮了揮手,帶著一群人離去。

葉謙愕然的看著寒煙,沒想到原本很複雜的事情,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解決了。只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寒煙竟然會是織田長風的女兒,這讓他有些不知所措了。自己接受了她的好意,也不知道到底是對還是錯。

訕訕的笑了笑,葉謙轉頭看了寒煙一眼,說道:「原來你是織田長風的女兒,那你為什麼要救我?」

「沒有為什麼,你怎麼想那是你的事,我怎麼做那是我的事,沒有必要跟你解釋那麼多。」寒煙說道,「你是不是覺得現在接受了我的恩惠很後悔?沒關係,如果你不想欠我的話,那麼,你把自己的性命還給我就是了。」

葉謙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哭笑不得,還真的不知道應該如何的應付這樣的女人呢。就在這時,又有一群人迅速的沖了過來,為首的正是清風。遠遠的看到葉謙的身影之後,清風急急忙忙的沖了過來,表情顯得極為的緊張。到了葉謙的面前,上下的打量了葉謙一眼,然後一把摟住他,激動的說道:「老大,你沒事就好了,沒事就好了。剛才可是嚇死我了啊,剛剛是不是你的飛機爆炸了啊。」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說道:「是,不過,我沒什麼事。」

憤憤的哼了一聲,清風說道:「這些天照的人簡直太狂妄了,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他們是不知道我們狼牙的厲害。竟然敢傷害老大你,放心,老大,回去後我就準備,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都要天照的人為今天的事情後悔。」

葉謙瞪了他一眼,說道:「做事別那麼衝動,對付天照是遲早的事情,不過,現在還不是時候。」說話的時候,葉謙不由的轉頭看了寒煙一眼,實在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去說。當做她的面前,說要對付她的父親,這似乎有些不太合適啊。

清風轉頭看了寒煙一眼,微微的愣了愣,接著嘿嘿的笑了一下,湊到葉謙的耳邊,說道:「老大,這又是哪裡泡來的美眉啊?老大,你也太風流了吧,一個接一個的,這要到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葉謙無奈的搖了搖頭,白了清風一眼,說道:「別胡說八道。我給你介紹,這位是寒煙小姐,是織田長風的女兒。也是她剛剛救了我,如果不是她的話,等你過來的時候看見的只怕是我的屍體了。」

清風微微的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寒煙一眼,又看了看葉謙,說道:「老大,你可真牛掰啊,連對手的女兒都泡到手了,你是不是想不用一兵一卒,就解決天照啊?這個辦法的確是一個好辦法。」

寒煙的臉色沒有多少的變化,似乎並不因為清風所說的話而感覺到有什麼不舒服。對於她而言,別人的評價根本就不重要,她也從來到都不在乎別人的看法,向來是我行我素。

「大哥哥,你可真傻哦,誰告訴你師姐是織田長風的女兒啊?大哥哥,你不會連織田長風是什麼模樣都不知道吧?織田長風今年不過才三十齣頭呢,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大的一個女兒。」小丫頭瑤瑤嘻嘻的笑著說道。

葉謙不由的一陣愕然,詫異的看了寒煙一眼,說道:「你不是織田長風的女兒?那剛才你還那麼說?」

「我有說過自己是織田長風的女兒嗎?從始至終,都不過是你自己這麼認為而已。」寒煙淡淡的說道,「你那麼想是你的事情,我也管不了,也就沒有必要跟你解釋了。」

有些無奈的笑著搖了搖頭,葉謙淡淡的說道:「那那些人剛才稱呼你為大小姐是為什麼啊?」

「我的本名叫燕舞,我父親是天照的前首領,他們稱呼我為大小姐那也是很平常的事情,這有什麼?」寒煙淡淡的說道。

「燕舞?」葉謙微微的愣了愣,說道,「你是燕平秋的女兒?」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嘛,大哥哥,你可真的很傻哦。」小丫頭瑤瑤嘻嘻的笑著說道。

清風是聽的雲里霧裡,根本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詫異的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苦笑一聲,問道:「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完全都聽不明白,我都為你們弄糊塗了。」

葉謙也沒有理會他,接著說道:「我在來島國之前,受一位朋友所託,希望我可以幫忙打聽燕平秋的下落。既然你是他的女兒,你應該知道他在什麼地方吧?能不能帶我去見他?」

「不能。」燕舞淡淡的說道。葉謙微微一愣,臉色有些尷尬。「因為我也不知道我父親現在在什麼地方,我也在找他。」燕舞接著說道。

葉謙有些無奈的看了她一眼,暗暗的想著,你說話能不能一次性說完啊,非要等這麼長的時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你的父親會忽然的失蹤了呢?天照的首領為什麼換上了織田長風,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葉謙問道。

「這些你不需要知道。」燕舞說道,「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以你現在的情況根本就不是天照的對手,也不是織田長風的對手,我勸你還是不要跟他正面接觸的好。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應該是受了傷,只怕沒有辦法使用古武術了吧?你現在如果跟天照交鋒的話,吃虧的只會是你。」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沒想到燕舞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情況,恐怕,也正是因為如此,燕舞剛才才堅持留下來幫自己吧?葉謙不由的對燕舞又有重新的估量,這個女人不簡單啊。

清風不由的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緊張的說道:「老大,你受了傷?」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說道:「嗯,只是一點小傷而已,休息一段時間就沒事了。就算是不能用古武術也沒什麼關係,以前我們還不是一樣,我還是好好的活著。你不用太擔心了。」頓了頓,葉謙轉頭看著燕舞,說道:「燕舞小姐,如果你找到自己的父親的話,希望你能告訴我一聲。受人之託忠人之事,那我也算是了卻一樁心事了。」

「會的。」燕舞說道,「不過,你記住你前面說的話,你欠我一條命,如果我有需要的話,會來找你的。」說完,燕舞轉頭看了小丫頭瑤瑤一眼,招了招手,轉身離去。小丫頭瑤瑤湊到葉謙的身邊,嘻嘻的笑了笑,小聲的說道:「大哥哥,你可要好好的努力哦,我師姐喜歡你呢,你可不能讓他被織田長風那個小人給搶走了啊。」說完,小丫頭瑤瑤屁顛屁顛的追上燕舞。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眉頭微微一蹙,腦海里似乎有了一些線索了。燕舞是燕平秋的女兒,而織田長風是現在天照的首領,他沒有對付燕舞,而且,好像還喜歡燕舞。這裡面的事情好像還是很複雜啊,葉謙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清風茫然的看著燕舞離去的背影,轉頭看了葉謙一眼,說道:「老大,剛才你們在說什麼啊?這個燕舞到底是什麼人?」

「回去我再慢慢跟你說吧。」葉謙說道,「剛才天照的人已經來過,幸好燕舞給擋了回去,不過,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回過頭,還是先回去再慢慢說。把他的屍體帶回去,不能讓咱們的兄弟流落在外。」

清風微微的點了點頭,轉頭看了手下一眼,吩咐他們將駕駛員的屍體也抬上車。然後跟葉謙一起上了車,車隊朝著狼牙在島國的基地駛去。今天所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讓葉謙的心裡越發的警惕起來,也越發的清楚想要對付天照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或許,真的如地缺的首領所言,找到燕平秋,自己可能會更加的有勝算吧?只是,如今就連燕舞都不知道燕平秋的下落,自己想要找燕平秋更加的困難了。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沒有再去想這些事情,這些無謂的事情。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別人的身上,所有的事情還是需要自己去解決的,葉謙還是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他不會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燕平秋的身上。姑且不說燕平秋的為人如何,就連他的下落都不知道,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也有些太不合適了。葉謙不是那種人,即使再困難的事情,他也是希望依託自己依託狼牙的力量,不會完全的依靠別人,不然的話,狼牙也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成就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