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116章池田倉木斃命

第2116章池田倉木斃命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4-25 11:43 | 本章字數:3222

跟高手對決,那是每一個高手的心愿,哪怕是死在對方的手裡,對他來說那也是一種值得開心的事情。

名,是一個高手,這麼多年從未敗過。即使當年跟葉謙交手,他也沒有用盡全力,只是撤退,而並未算是真正的敗北。忽然間,池田倉木發揮出這樣的實力,著實的讓名有些吃驚,同樣也有些興奮。

「砰」的一聲,池田倉木所操控的式神,一個盾牌狠狠的砸在了名的身上,強大的氣勁頓時的將名打的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的鮮血。池田倉木的嘴角不由的浮起一抹笑容,心裡也暗暗的鬆了口氣,心想,名的實力也不過如此啊,看樣子今天自己是贏定了。對於死亡,池田倉木早就已經看開了,他已經不再害怕,他所在乎的是自己死後月讀會是怎樣。

「現在名先生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吧?為什麼要找我比武?是受誰的指使?有什麼陰謀?」池田倉木冷聲的問道。他不出江湖已經多年,如今,無緣無故的有人跑來挑戰他,如果說是沒有任何的目的,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只不過,旁敲側擊的問了名不少次,卻總是得不到答案,如鯁在咽,讓池田倉木有些不太舒服。

名微微的笑了笑,緩緩的站了起來,擦了一下嘴角的血漬,看了池田倉木一眼,說道:「這些問題你就不必知道了,知道了你也改變不了什麼,因為,今天你是必死無疑。」

池田倉木眉頭一蹙,冷哼一聲,兩個式神忽然間朝名沖了過去,速度很快,攻擊迅猛,眨眼睛就已經到了名的身前。而名,卻並沒有急著躲閃,就那樣直愣愣的站在那裡,彷彿是忘記了躲閃,彷彿是因為害怕已經不知道反抗,彷彿是一心求死的模樣。看到這樣的一幕,池田倉木的嘴角不有的勾勒起一抹笑容,就算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沒有關係,至少,如今總算是解決了名。

可是,就在式神快要接觸到名的時候,忽然間,只見名的雙眼精光一閃,顯得有些詭異。池田倉木顯然是注意到了這樣的改變,不由的愣了一下,式神也很明顯的出現了短暫的停頓。就這麼短短的一秒鐘,就足以讓名扭轉戰鬥的局面了。

忽然間,池田倉木只覺得渾身一陣灼燒的感覺,愕然的發現自己身上竟然莫名的著起了大火,那種大火燒焦皮膚的味道清晰的傳入自己的鼻子里。池田倉木痛苦的叫著,他的大腦不停的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假的,都不過是幻覺而已。池田倉木並不是泛泛之輩,還不至於那麼的不清楚,自己的身體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著火呢?所以,他認為這是幻覺,不停的告訴著自己這是幻覺。然而,眼睛所看到的,鼻子所聞到的,無一不在告訴他,這些都是事實。身體上所傳來的那種疼痛的感覺,讓他根本無法堅持這是幻覺。

因為池田倉木的精神開始出現混亂,無法凝聚精神,也使得他催動的兩個式神似乎有些搖搖欲墜,彷彿就要散開,而無法凝聚成形。名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雙眼緊緊的盯在池田倉木的身上,沒有片刻的離開。

終於,池田倉木的大腦開始出現混亂,已經完全的接受了自己身上著火的事實。頓時,他彷彿感覺到自己身上的火焰更盛,自己身體的肌肉漸漸的開始因為大火的灼燒而變得扭曲。

「我……我太小看你了!」池田倉木苦笑著說了一句,身子緩緩的倒了下去。漸漸的,他的身體停止了扭動,躺在地上無聲無息。名大大的鬆了口氣,剛才的一番爭鬥也是讓他耗盡了精神,心裡暗暗的對池田倉木佩服不已,果然是一個難以對付的角色。

而門外,一直守候著的渡邊優太和月讀的一眾弟子聽到屋內沒有了聲音,心裡都不由的提了起來。他們知道,戰鬥應該是已經結束了。可是,他們卻還是不敢貿貿然的衝進去,對於池田倉木的吩咐,他們是絕對要遵從的,而不能有一絲的違背。這也是很多島國的組織和華夏組織的不同之處。

在華夏,雖然也有領導人,但是,下面的人卻也同樣的有著話事權,甚至,有些組織里領導人的權利並不是絕對的。而在島國就不同了,他們對於領導者的話必須是無條件的聽從,即使是錯的,他們也必須去執行。

沒多久,房間的門「吱呀」一聲打開了,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名的身影。剎那間,他們的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感覺。名活著走了出來,那就代表著池田倉木已經死了,這讓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殺了他!」也不知道是誰先吼了一聲,頓時,一眾月讀弟子紛紛的湧上前,一副要和名拚命的架勢。

「八嘎!」渡邊優太怒吼一聲,說道,「難道你們忘了首領的吩咐了?讓他走。」接著,渡邊優太轉頭看了名一眼,說道:「我們今天放你離開,並不代表著我們就忘記這個仇恨了,這是因為我們首領的命令。不過,你殺了我們首領,這件事情我們是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接下來的日子,你要隨時面對我們月讀的挑戰。」

微微的笑了笑,名說道:「隨時歡迎你。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請!」渡邊優太的眉頭微微蹙了蹙,冷聲的說道。

微笑著點了點頭,名緩緩的舉步朝外走去,一路上,月讀的弟子仇視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不過,名並不介意這些,他既然走出這一步,就既然知道會面臨什麼樣的情況。他不介意月讀的人把自己當成仇人,因為自己對他們而言的確就是仇深似海。

只是,所有的人都沒有注意到,當名從房間內走出來的時候,藤田空的嘴角勾勒起的笑容。他的臉上並沒有一點因為池田倉木死去的悲傷,反而,是一副開心不已,好像早就在自己預料之中的樣子。

看到名離去,渡邊優太率先的衝進屋內,只見池田倉木躺在地上,早就已經沒有了呼吸,肌肉扭曲,使得臉色看上去十分的恐怖。這樣的情形,不由的讓渡邊優太愣了一下,顯然是有些詫異,有些不明白在池田倉木的身上剛剛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因為看池田倉木的樣子,很明顯的是彷彿被火灼燒過一樣,可是,他的皮膚卻又沒有任何的損傷,只是肌肉扭曲而已。渡邊優太的心裡暗暗的吃了一驚,不得不對名心生佩服之情。

不過,此時並不是關心這些的時候,處理藤田空的後事,已經如何的穩住月讀,這才是至關重要的,這也是池田倉木交給他的事情。

……

「出來吧!」離開月讀的基地沒有多久,名停住了腳步,淡淡的說道。他沒有回頭,不過,這點事情卻根本就瞞不住他,有人跟蹤,如果他都發現不了的話,那真的是白混了這麼多年了。

一個人影從角落裡緩緩的走了出來,不是別人,赫然就是月讀的藤田空。上前幾步,走到名的身旁,藤田空說道:「名先生,謝謝你了。」

名淡淡的笑了一下,緩緩的轉過頭來,上下的打量了藤田空一眼,說道:「我只是做自己的事情而已,你用不著謝我,因為我也不是幫你。現在池田倉木已經死了,剩下的事情就看你了,能不能接任月讀的首領,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池田倉木沒有後裔,池田家也再也沒有人了,池田倉木一死,我是最合適的接任月讀首領的人。」藤田空說道,「名先生請放心,我答應過你的事情,一定會做到的。只要我接任了月讀的首領,我會按照我們事先的約定,去對付葉謙的。」

冷冷的笑了一聲,名說道:「就憑你?哼,你根本不是葉謙的對手,不過沒關係,就算是一個廢物也有他的價值。說實話,我最討厭的就是叛徒,不知道感恩的人,我對你並沒有什麼好感,你也別想著接近我。因為,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失去了耐心,殺了你,懂嗎?」

藤田空微微一愣,眉頭緊緊的蹙了一下,心裡極為的不舒服,可是,面對名,他又不該表現出來,因為他很清楚自己跟名之間的差距。而名之所以這麼做,也只是面具男的吩咐而已,他對葉謙可沒有那麼大的仇恨。不過,他卻是十分的清楚,就憑藤田空,根本就不是葉謙的對手。

「不管怎麼樣,我還是要謝謝你。」藤田空說道,「我會讓名先生改變對我的看法的。人,不都是應該往上爬嗎?我這麼錯,問心無愧。」

冷冷的笑了一聲,名說道:「那是你的事情,跟我無關。」說完,名緩緩的轉身離去。看著名離去的背影,藤田空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一副大義凌然的模樣,切,有什麼了不起。」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