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138章魔怔

第2138章魔怔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4-25 11:43 | 本章字數:3231

一旁的小丫頭瑤瑤看到葉謙後,連連的對葉謙使著眼色,顯然是讓葉謙待會不要亂說話,準備接受燕舞的責罵。

「你來了?」燕舞轉頭,看了葉謙一眼,冷冷的說道。

看到燕舞,葉謙的眼神忽然一變,眼神中迸射出一抹陰霾,一股強烈的殺意從心裡涌了上來。是她,就是她,如果不是她的父親燕平秋,自己怎麼會變成這樣,殺了她,殺了她。一個聲音不斷的在葉謙的腦海里響起。

葉謙的眼神慢慢的變得陰冷起來,渾身上下的殺氣不由的變得越發的強烈。燕舞和小丫頭瑤瑤似乎都感受到了葉謙的轉變,不由的愣了一下。小丫頭瑤瑤詫異的問道:「大哥哥,你怎麼了?你……你不會是想殺了師姐?沒那麼嚴重。」

說完,小丫頭瑤瑤起身朝葉謙走去,想要過來勸一勸葉謙。她知道待會葉謙肯定會遭受燕舞的一番責罵,但是,卻也不至於這麼嚴重?嚴重到要殺人,那也太誇張了。燕舞一把拉住小丫頭瑤瑤,微微的皺了皺眉頭,說道:「別過去。」

小丫頭瑤瑤微微的愣了愣,說道:「師姐,到底怎麼了啊?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亂想的,你們不要為了我這樣好嗎?又不是什麼大事,大家說開不就好了,幹嘛要動手啊。」

微微的搖了搖頭,燕舞說道:「你沒看出來他今天有些不一樣嗎?只怕他現在也聽不見我們說的話。你躲遠一點,很危險。」

腦海里不斷的有聲音催促著葉謙去殺了燕舞,可是,葉謙的理智卻又告訴自己不要這麼做。兩股思想在腦海里不停的做著戰鬥,葉謙覺得自己的腦袋彷彿要爆炸了一樣,不由的大叫一聲,「啊……」!雙手捂住自己的頭,一副很痛苦的模樣。

燕舞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眼神里不由閃爍著一股好奇的光芒,她不知道到底在葉謙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她卻覺得事情有些不妙。今天的葉謙跟以前她所看到的有著很大的差別,以前的葉謙身上雖然充滿了霸氣,但是,卻沒有今天這樣濃烈的仇視。燕舞不由的暗暗吸了一口冷氣,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心魔,戰勝了理智。葉謙忽然抬起頭,雙眼充血,一片赤紅,看上去猙獰恐怖,嚇的小丫頭瑤瑤「啊」的一聲大叫,躲到了燕舞的身後。葉謙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都是你,都是你,你該死,該死!」話音落去,葉謙忽然間一拳朝燕舞狠狠的砸了過去。

燕舞不由的愣了一下,顯然是有些詫異葉謙竟然恢復了功力,竟然可以使用古武術。這其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燕舞的心裡充滿了疑惑。可是,此刻卻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因為燕舞早就做好了準備,所以,一點都不顯得倉促,看到葉謙一拳打了過來,燕舞一把將小丫頭瑤瑤拉到了自己的身後,一拳迎了上去。

「砰」的一聲,雙拳對接,葉謙只覺得一股強大的氣勁朝自己涌了過來,身體不由自主的踉蹌的退了幾步。不過,此時,他已經完全的失去了理智,心魔控制著他,讓他身不由己,就算是疼痛也絲毫的感覺不到,再次的朝著燕舞衝去。

看到葉謙的樣子,燕舞的心裡更加的疑惑了。她雖然跟葉謙見面並不多,接觸也並不多,不過,對葉謙的為人還是很了解的。正常的情況之下,葉謙是絕對不會這樣的。更何況,自己跟葉謙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葉謙為什麼一副要置人於死地的模樣呢?如果僅僅說葉謙是為了怕自己責怪他而對自己動手的話,那是打死她也不會相信的。不過,通過剛才跟葉謙交手的情況來看,燕舞清楚葉謙的功夫還沒有完全的恢復,這她也就放心的多了。

如果葉謙的功夫完全的恢復的話,那想要制服他可就要費一番手腳了。現在這樣,自然是好了許多。深深的吸了口氣,燕舞雙手猛然間探出,迅速而又準確的抓住葉謙的手腕,用力一拉,身子一轉,到了葉謙的身後,一個手刀重重的砍在了葉謙的身上。頓時,葉謙只覺得腦海里「嗡」的一聲,接著倒了下去。

「大哥哥!」小丫頭瑤瑤很緊張的衝上前,扶住葉謙。看著葉謙昏迷過去,轉頭看了燕舞一眼,問道:「師姐,究竟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沒事,他只是昏過去了。」燕舞說道,「也不知道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怎麼會忽然變成這樣,不但功力恢復了不少,而且,性格也大變。按理說,一個人的經脈受損的話,是不可能這麼恢復功力的,這其中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頓了頓,燕舞接著說道:「好了,先別管這些了,讓他在沙發上躺一會休息一下。」

現在想那麼多事情也無濟於事,所以,還不如不去想,等葉謙醒過來再問一下不就什麼事情都明白了嘛。燕舞幫忙將葉謙在沙發上放躺下來,伸手探了一下葉謙的脈細,不由的愣了一下。葉謙體內的螺旋太極之氣十分的暴戾,遊動的非常迅速,不過,讓燕舞更加奇怪的是,葉謙的經脈並沒有復原。一個人怎麼可能在經脈沒有復原的情況,使出氣勁呢?這簡直有點匪夷所思。

小丫頭瑤瑤有些緊張的看著葉謙,剛才葉謙的樣子太過的恐怖,她從來都沒有看到過。現在想想還有些心有餘悸。轉頭看向燕舞,小丫頭瑤瑤關切的問道:「師姐,大哥哥怎麼了?他剛才的樣子好可怕啊?」

燕舞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我也不知道,他剛才的樣子彷彿是失去了理智。可是,我跟他之間有那麼大的仇恨嗎?至於讓他這麼恨我,連理智都失去了嗎?這其中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情。等他醒過來問一下,就什麼都明白了。」

約莫半個小時之後,葉謙緩緩的醒了過來,轉頭看了一眼,忽然間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不由的一個激靈坐了起來。燕舞和小丫頭瑤瑤都嚇了一跳,慌忙的退開,燕舞更是做好了動手的準備。

「怎麼了?我剛才怎麼了?沒有傷到你們?」葉謙緊張的說道。

聽到葉謙的話,燕舞鬆了口氣,知道葉謙算是清醒過來了。微微的搖了搖頭,燕舞說道:「我們沒事。不過,好像你有事。到底怎麼回事?你剛才怎麼忽然這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深深的嘆了口氣,葉謙說道:「哎,這都怪我太著急想要恢復自己的功力,所以才惹下這樣的事情。燕舞,你的父親還沒有死,我見過他了。」

燕舞不由渾身一震,愣了一下,一把抓住葉謙的手臂,激動的說道:「你說真的?你說真的?他真的沒有死?他真的沒有死?他人呢?他在哪裡?」燕舞顯然十分的激動,這個消息對她來說簡直是太重要的,不由自主的,抓住葉謙的手臂有些用力,手指深深的嵌入葉謙的肉里,葉謙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

「對不起,對不起。」燕舞歉意的說道,「你快說,你在哪裡看到我父親的?」

微微的頓了頓,葉謙說道:「就在這間別墅里。那日,月讀的藤田空過來的時候,我隱約間聽到了一個聲音,而且,之前我和瑤瑤也看到有兩個天照的弟子在這附近轉悠,所以,我就去別墅內查看了一下。別墅的後院不是有一口井嗎?我就是在那裡面找到你父親的,他被關在裡面的一個地下室內,用鐵鏈鎖著。」

「那他人呢?他怎麼樣?他沒事?是誰幹的?」燕舞失去了平日的冷靜,一連串的問了很多的問題。

葉謙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不過,知道這是燕舞擔心燕平秋,所以,並沒有跟她糾纏,而是直接的回答道:「他現在沒事,我把他帶回去了。是誰幹的,你應該很清楚,我想應該不用我多說了?」

「織田長風?」燕舞雖然一直都有懷疑他,但是,在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的情況之下,並不是十分的相信,所以,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有些吃驚。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當時他說不想讓你知道,怕這樣做你會在織田長風的面前露出破綻給你帶來危險,所以,我就沒有告訴你。不過,現在我是不想說也不行了,他已經離開了,我現在也不知道他去了什麼地方。我現在這種情況,也是因他而起。不過,也不能怪他,這是我自己的選擇。」

微微的愣了一下,燕舞有些詫異的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父親對你做了什麼?他為什麼不回來?既然他離開了你那裡,為什麼還不回來?我找了他那麼久,難道他就一點也不擔心我嗎?」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說道:「我想,他應該是怕回到這裡會給你帶來麻煩。他被困了這麼多年,傷勢還沒有復原,所以,才這麼做。」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