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262章圈套

第2262章圈套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1970-03-23 06:54 | 本章字數:0

島國!

位於郊外的一處廢棄的廢水處理工廠內,燕平秋轉頭看了一眼身旁的船越文夫,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你確定織田長風今天會來這裡嗎?」

「是的,這是織田長風親口說的。」船越文夫說道,「織田長風跟哥倫比亞那邊的軍火商有勾結,今天要談一筆大的軍火買賣,他一定會過來的。所以,只要我們守在這裡,就可以來一個守株待兔,趁他完全沒有防備之下將他擒住。只要解決了織田長風,那麼,首領就可以再次的回天照執掌大權了。」

微微的點了點頭,燕平秋說道:「真沒有想到,我天照竟然如今落到了這樣的地步,竟然做起了軍火的買賣,簡直是丟人啊。織田長風,你把我囚禁在地下室里那麼多年的恥辱,今天我要一併的還給你,我要讓你知道,背叛我燕平秋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爸,我們還是要小心一些。」燕舞說道,「織田長風是一個很聰明的人,我們必須謹慎小心,不然的話,很有可能前功盡棄。」

淡淡的笑了一下,燕平秋不屑的說道:「放心吧,我有分寸。織田長風是我一手養大的,他的功夫也是我教的,他有幾斤幾兩我很清楚。當年如果不是他在我的茶水裡下毒,他怎麼會是我的對手。」

燕舞張了張嘴,還準備再說些什麼,可是,看到自己父親的眼神,到嘴邊的話又吞了下去。她很想告訴燕平秋,如今的織田長風已經不是昔日的織田長風了,可是,看到燕平秋那自信的眼神,她又不好多說什麼,不好去打擊他的信心,只好心裡暗暗的準備著小心一些。

三人分明的找了一個地方藏了起來,分開隱藏起來,這樣可以在突然發難的時候形成一種包圍之勢,讓織田長風無處可躲。

船越文夫大大的鬆了口氣,他還真的擔心剛才燕平秋會讓自己跟隨在他的身後呢,那樣的話,如果一會事情被揭穿的話,自己的性命可就不保了啊。如今躲的這麼遠,應該沒事了吧?

燕舞躲藏的地方,剛好可以看到船越文夫。當看到船越文夫的表情時,燕舞不由的愣了一下,微微的皺了皺眉頭。她的腦海里不由的浮現出葉謙曾經對他說過的話,忍不住暗暗的想,難道葉謙說的是真的?船越文夫真的不可靠?可是,她又有些不敢相信,船越文夫是跟隨他父親的元老了,而且,這些年來一直跟織田長風對著干,他怎麼可能會是織田長風的人呢?可是,如果不是的話,船越文夫剛才的表情有些太可疑了。燕舞不由的暗暗決定,不管實情到底是怎麼樣的,自己一定要盯緊了船越文夫,她不能允許意外的發生,也不想自己的父親再次的被織田長風抓住,到時候,只怕就真的再也沒有見面的機會了。

船越文夫也看到了燕舞的眼神看著自己,連忙的沖著燕舞微微的笑了一下,有些心虛,可是,卻不得不強顏歡笑。他很清楚自己的實力,根本就不是燕平秋和燕舞的對手,如果被他們發覺自己背叛了他們的話,那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沒有多久,織田長風從外面走了進來,跟在他身旁的還有幾名天照的弟子。一邊往裡走,織田長風一邊說道:「怎麼樣?那些人還沒有來嗎?」

「按照約定的時間,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在路上了吧?」一名天照的弟子回答道。

「我不太喜歡等人,馬上打電話給他們,問問他們在什麼地方了。」織田長風說道,「是他們來求我們做生意,可不是我們求他,讓我在這裡等他們,他們有些太抬舉自己了吧?」

「是!」那名手下哪裡敢多言,慌忙的掏出手機打電話過去。織田長風目光四處的掃了一眼,點燃一根香煙,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很詭異。燕平秋很清楚的看到了織田長風的笑容,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心中有一絲不祥的感覺升起。

片刻,那名手下掛斷了電話,看了織田長風一眼,說道:「首領,已經全部準備就緒了。」

滿意的點了點頭,織田長風的目光落到了燕平秋藏身的地方,看了許久,緩緩的笑著說道:「師父,藏頭露尾的,可不像是你老人家的作風哦,既然來了,又何必躲躲藏藏了。你不是要殺我嗎?我就在這裡,還不動手?」

顯然,織田長風已經發現他了。燕平秋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他對自己的功夫還是有信心的,自己躲藏起來,已經隱蔽了自己的氣息,織田長風是不可能發覺的。燕平秋也意識到有些不對了,好像自己又一次的鑽進了這小子的圈套了。

既然已經被發覺了,再繼續的躲下去也沒有任何的意義了。燕平秋緩緩的站了起來,冷笑了一聲,說道:「織田長風,我還真的是有些太小看你了啊,我不知道是應該後悔好,還是應該驕傲才對。」

說完,燕平秋緩緩的走上前去。

織田長風淡淡的笑了笑,說道:「當然應該驕傲了,因為我是師父你一手教出來的嘛。只是,師父的做法有些讓我太心痛了啊,你好不容易出來了,何不去好好的享受自己的下半生呢?何必跑出來折騰呢?你這樣真的讓我很難做啊。」

冷冷的哼了一聲,燕平秋說道:「織田長風,你就不用在我的面前假惺惺的了。你當初做出那樣天理不容的事情,就應該料到如果我有機會脫困的話,就一定會找你。我一手將你養大,教你功夫,卻沒有想到你竟然數典忘宗,我真後悔當初沒有殺了你。」

「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這也是師父你教我的。」織田長風說道,「你的思想太頑固了,已經不適合繼續的領導天照了。天照也只有在我的手裡,才可以發揚光大。我當初沒有殺你,就是想讓你看清楚,看清楚我是怎麼帶領著天照走出一條輝煌大道的。可惜,你卻要逼我,逼我殺你。」

「你以為就憑你,行嗎?」燕平秋冷哼一聲,說道。

「師父,你不會是那麼天真吧?到現在你難道還看不出來,這根本就是一個圈套,你既然已經進來了,你認為你還有機會活著出去嗎?」織田長風淡淡的笑著說道,「師父,我也不怕告訴你,組織內所有投靠你的人已經全部被我解決了,你現在是孤掌難鳴。時代不同了,師父,你已經不是我的對手了。」

接著,織田長風轉頭看了一眼船越文夫和燕舞藏身的地方,說道:「你們也都出來吧!」

得到命令,船越文夫緩緩的走了出來。不自覺的朝著燕舞藏身的地方看去,不由的愣了一下,燕舞已經不在那裡了。難……難道她已經逃走了?船越文夫的心裡不由的一陣冰涼,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燕舞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可是,仔細的想想,織田長風早就將這裡圍了個水泄不通,燕舞沒有可能逃出去吧?剛才織田長風讓那個手下打的電話,其實就是確認包圍圈有沒有完成。

沒有看到燕舞出來,織田長風倒是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喃喃的說道:「燕舞,何必跟我玩這些把戲呢?哎!」接著轉頭看向燕平秋,說道:「師父,你知道自己輸在什麼地方嗎?」

「哼,輸在我養了一隻反咬我的狗。」燕平秋憤憤的說道。看到燕舞沒有出來,他的心裡也有一些踏實了,他知道燕舞沒有離開,一定是在尋找著機會。他也知道織田長風既然安排下這個圈套,自己已經沒有多少的勝算了。只有先離開這裡,再想其他的辦法了。

「師父,這都什麼時候了,你罵這些還有用嗎?」織田長風淡淡的說道。

「哼!」燕平秋冷哼一聲,轉頭看向船越文夫,冷聲的說道:「船越文夫,我一直待你不薄,當你如兄弟一樣,可是,我沒想到你竟然也出賣我。我還真的太低估了你,沒有想到你的戲竟然演的這麼好,你不去做演員都可惜了。你既然早就投靠了織田長風,這些年來又何必假裝跟他作對呢?」

船越文夫還是有些懼怕燕平秋的,看燕平秋雙眼怒視著自己,不由的嚇的倒退了幾步,連連的說道:「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

「華夏人有句俗話,叫著識時務者為俊傑,他這麼做,無可厚非啊。」織田長風說道,「我之所以一直讓他假裝跟我作對,就是為了對付組織里那些支持你的人。卻沒有想到,竟然可以釣到你這麼一條大魚,還真是意外呢。師父,如今的情況你應該很清楚明白了,你根本就沒有機會從這裡逃走,放棄吧,念在你對我有養育之恩,我可以饒你一命。」

「笑話,我燕平秋什麼時候認過輸求過饒。」燕平秋說道,「更別說是對你這個小人了!」

「看來,師父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了。師父,這是你逼我的。」織田長風說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