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278章拒絕醫治

第2278章拒絕醫治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6-24 18:25 | 本章字數:0

這就是燕舞的師父,若水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太過的年輕了,年輕的有些不敢讓人相信,這個女人,看上去竟然要比燕舞還要年輕,皮膚白皙,吹彈可破,彷彿稍微的捏一下,就可以擠出水來,

更重要的是,若水發現自己在她的面前竟然完全的輸在了下風,她終於知道什麼叫著美麗了,這個女人太漂亮了,漂亮的有些不敢讓人相信,就連自己是女人看到她,內心裡也有一種很大的震撼,

若水甚至忍不住暗暗的想,如果葉謙現在可以看見的話,會不會喜歡上這個女人呢,不過,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逝,就算葉謙真的喜歡上這個女人她也不後悔帶葉謙來這裡,因為只要可以醫治好葉謙的眼睛,無論做什麼那多是值得的,

女人的目光從葉謙的身上掃過,有些哀怨的看了燕舞一眼,說道:「燕舞,你不該帶外人來這裡的。」說完,女人轉過身去,不再說話,顯然有點下了逐客令的意思,

燕舞微微的愣了愣,她也知道師門的禁令,不能帶外人過來,可是,除了她師父,她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誰可以醫治好葉謙的眼睛,「師父,他對弟子有恩,我想……」燕舞說道,

「你什麼也不用說了。」女人打斷了燕舞的話,說道,「我不會醫治他的,明天一早,你們就送他離開吧。」

「師父。」瑤瑤撒嬌的搖著女人的胳膊,說道,「大哥哥是好人,她幫過師姐也幫過我……」

「他是好人那又如何,這跟我有關係嗎。」女人有些絕情的說道,

噘著嘴巴,瑤瑤說道:「師父,您在我心裡的形象一直都很崇高,你怎麼能說出這樣絕情的話啊,哼,如果你要趕他走的話,那我也跟他一起走,哼。」

「你想走嗎,那好,就當我沒有收過你這個徒弟。」女人冷冷的哼了一聲,起身站了起來,準備離開,女人的臉色板了下來,十分的不悅,如果不因為葉謙是燕舞他們帶過來的話,只怕她早就出手殺了葉謙了,現在只是讓他離開,那已經是給了她們很大的面子了,

瑤瑤不由的愣住了,有些驚愕的看著自己的師父,從小到大,師父都是很疼她的,對她的要求那都也是有求必應,如今,竟然這麼的堅決,這讓她有些沒有想到,有些驚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燕舞也微微的愣了愣,沒有想到自己師父的態度竟然如此的堅決,暗暗的嘆了口氣,卻也無可奈何,現在只好暫時的先將葉謙安排住下了,還有一晚上的時間,看看能不能說服自己的師父回心轉意吧,

「前輩。」若水忽然間衝上前去,「噗通」一聲跪在了女人的面前,說道,「我求求你,求求你救救葉謙,他不能這樣,他的身上背負了太多的東西,背負了太多的責任,他不能這樣,我求求你,求求你治好他的眼睛,只要能治好他,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你喜歡他。」女人停下了腳步,看了若水一眼,冷漠的說道,

「是,我愛他,從我見到他的第一眼的時候就愛上了他。」若水堅定的說道,「我不管他是什麼人,也不管他有沒有其他的女人,我只知道我愛他,為了他,我做什麼都願意,我也知道,在他的心裡也一直是愛著我的。」

「他面泛桃花,註定命中不止一個女人,你跟隨在他的身邊,難道你一點也不覺得委屈嗎。」女人問道,

「你愛過一個人嗎。」若水問道,女人不由的一愣,眉頭一蹙,沒有說話,「如果你真正的愛過一個人,你就會知道,不管這個男人在別人的眼裡有多麼的不好,在自己的眼裡他都是完美的,所以,為了他,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那也都無怨無悔。」若水說道,

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心裡很是感動,說道:「若水,你不用求她,眼睛治不好就算了,有你們在我的身邊,就足夠了。」

「不,我不能讓你這樣下去,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失明。」若水說道,「如果不能治好你的眼睛,你讓我回去怎麼跟然姐交代,怎麼跟月姐交代,怎麼跟那麼多姐姐說。」

「若水,這些都不重要。」葉謙說道,「你知道的,我不能讓你受委屈,如果一個男人連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的話,那還是男人嗎,你這樣求她沒用的,這會讓我覺得自己特別的無能。」

「前輩,求求你救救她,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話,我就跪在這裡不起來。」若水堅定的說道,

女人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你這是威脅我嗎,哼,你想跪的話那你就繼續的跪下去吧。」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十分的絕情,沒有一絲的情義可講,

葉謙的臉部肌肉微微的抽動了一下,浮現出一絲的不悅,他不介意她不救自己,但是,他不能容忍別人欺負自己的女人,走到若水的身邊,葉謙說道:「若水,咱們走吧,眼睛治不好沒有關係,你這樣做又是何必呢,我不想你委屈。」

「我不委屈,只要她能答應醫治你的眼睛,就算讓我跪三天三夜,我都願意。」若水說道,「大哥哥,我知道你心裡想什麼,但是,如果我連試都不試一下的話,那我還配愛你嗎。」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想到這個丫頭的性子竟然這麼倔,燕舞也走了過來,看了若水一眼,說道:「若水,我師父竟然這麼說了,就算你在這裡跪到死,她也不會答應的,你先起來吧,還有一晚上的時間,我再去跟師父說一說,或許,她會回心轉意也說不定。」

「是啊。」葉謙也附和著說道,「她是燕舞的師父,燕舞既然這麼說,那就一定是真的,你這樣跪在這裡也根本無濟於事,我不想你為了我,受委屈,你明白嗎。」

「可是,大哥哥……」若水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葉謙的眉頭一蹙,冷聲的說道:「什麼都不要說了,聽我的話,不然的話,就算她答應醫治我的眼睛,我也不答應。」

若水微微的愣了愣,有些委屈的點了點頭,在葉謙的攙扶下站了起來,可能葉謙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語氣有些過重了,摸了摸若水的腦袋,微微的笑了笑,柔聲的說道:「其實,對於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你們,只要有你們在我的身邊,我就充滿了力量,充滿了鬥志,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

「嗯。」若水重重的點了點頭,

「燕舞,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葉謙說道,「你也不必為了我的事情去和你師父爭吵,她既然不願意,想必有自己的原因,明天一早我就會離開。」

燕舞微微的愣了愣,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根本就說不出口,她能說什麼,讓葉謙放心,她一定可以勸服自己的師父,她真的不敢這麼保證,她怕再一次的給了葉謙希望之後,又讓他失望,所以,她只有選擇沉默,

許久,燕舞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我先帶你們去休息吧。」

從始至終,葉謙都沒有看到燕舞的師父究竟長什麼模樣,不過,從他進入後院的那一刻開始,就聞到一股沁鼻的芳香,那不是百花的香味,更像是女人身上散發出來的那一種特殊的體香,他可以感覺的到,她是一個漂亮的女人,

不過,這些都跟葉謙沒有半點的關係,倒是燕舞這個神秘的門派,讓葉謙的心裡充滿了好奇,只是,燕舞不說,他也不好追問下去,懂得尊重別人的秘密,那樣才是一個值得別人尊重的人,

這裡的房間很多,裡面的擺設也都很古色古香,很有味道,可惜,葉謙看不見,燕舞將葉謙和若水安排好之後,就轉身離開了,並告訴他們,晚上吃飯的時候,會有人把飯給他們送過來,她必須再去見一見自己的師父,再去跟她好好的說一說,不管怎麼樣,她都要盡自己最後的一絲努力,哪怕最後仍然無法勸服自己的師父,起碼,自己也努力過,

「大哥哥,你累了吧,我先扶你休息吧。」若水說道,

淡淡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我不累,倒是你,一路上扶著我,你應該累了,你先躺下好好的休息休息,我想想些問題。」

在醫院裡,葉正然跟他說了那麼一番莫名其妙的話,讓葉謙的心裡總是有一種很不踏實的感覺,所以,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想一想這其中到底出了什麼樣的問題,雖然自己的眼睛看不見了,可是,自己的腦袋還是好好的,葉謙也需要仔細的想一想如何對付付十三,畢竟,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狼牙的兄弟們去白白的送死,他知道,此刻,昊天集團和狼牙的兄弟都一定在全力的圍剿付十三,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