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280章感覺

第2280章感覺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6-26 20:40 | 本章字數:0

這個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原因的,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為什麼去解釋的,有些事情,就是那麼的玄妙,沒有任何的解釋,沒有任何的徵兆,

就好像有些人,在第一眼看到一個女人的時候,就有一種很莫名的感覺,覺得那個女人就應該是自己以後的媳婦,然後,果然,這就是一種玄妙的感覺,沒有為什麼,如果一定要問他為什麼,他也說不上來,

柳心月也感覺到了身後有人,她沒有回頭,卻似乎已經知道後面站著的是誰了,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連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不過,卻的的確確的存在,這讓她有些驚訝,有些害怕,也有些期待,

「過來坐吧。」柳心月淡淡的說道,極力的想要抑制心中那奇怪的想法,但是,卻還是有些波瀾不定,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緩緩的走了過去,走的很慢,他的眼睛現在看不見,只能靠著感覺慢慢的往前摸索,柳心月也並沒有要上前扶他一把的打算,只是淡淡的看著他,彷彿是在看他究竟能不能走到自己的面前似的,

到了柳心月的身邊,葉謙也不知道為什麼,竟然鬼使神差的伸手朝她摸了過去,假裝是在摸索著位置,可是,他卻分明的可以感覺到柳心月就坐在那裡,他就這樣伸手摸了過去,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這樣不自覺地,

奇怪的是,柳心月的心裡竟然沒有任何的反感,如果是在以前,如果是換做其他人的話,只怕她早就一個耳光扇過去了,可是,她沒有,不斷沒有躲閃,反而主動的伸出手去,扶著葉謙在自己的身旁坐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就好像自己的心裡有一個魔障似的,好像有一個聲音指使著她這麼做,當一切塵埃落定,柳心月不由的愣了一下,眉頭微微一蹙,似乎是在反感自己的行為,

「對不起。」葉謙很假惺惺的說道,

「嗯。」柳心月淡淡的應了一聲,沒有說話,

「你不開心。」葉謙忽然間說道,

柳心月心裡忽然一顫,遠離自己的故鄉,遠離自己的世界,她一個人躲在了這裡,本以為自己可以就這樣靜靜的生活下去,可是,卻無法掩飾住自己的內心裡不斷的有一個聲音才召喚著她,其實,她很想回去看看,

「沒有。」柳心月說道,

微微的笑了笑,葉謙說道:「你有,雖然我看不見你現在是什麼表情,但是,我可以感覺的到,你現在很不開心,你的心裡有很多的事情,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其實,一個人隱藏秘密是很痛苦的事情,也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有時候,找人傾訴出來可以讓自己的心裡好受許多,如果可以的話,我願意做這個傾聽者,或許,我不能給出任何的幫助或者建議,但是,我會是一個很好的聆聽者。」

柳心月微微的愣了愣,說道:「你很自戀啊,你覺得我有什麼心事,又或者說,就算我有心事,又為什麼要對你說。」

「你有什麼心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我可以告訴你的是,一個人應該要有朋友。」葉謙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朋友,你知道朋友是什麼意思嗎,朋友就是在自己開心的時候有人分享,在自己難過的時候有人分擔。」

「我沒有朋友。」柳心月淡淡的說道,「也不需要朋友。」她的話說的很堅決,可是,眼神卻分明的出賣了她,沒有人不希望有朋友,即使是大奸大惡的人,他也希望有朋友可以分享分擔,可以傾訴,

「你問問自己的內心,是不是真的是這樣。」葉謙說道,

「你是不是認為自己很了解我,我很好奇,你到底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自信,又或者說,是自大,自以為是。」柳心月說道,她的語氣並沒有任何不悅的意思,也不像是責怪葉謙,更像是心底的秘密被人揭穿,有些無法面對和接受,

「沒有,我只是覺得你應該學會交朋友。」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當你擁有朋友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整個世界忽然的完全不同了。」頓了頓,葉謙又接著說道:「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如果我說不應該的話,你會不說嘛。」柳心月淡淡的說道,有些嬌嗔的瞪了葉謙一眼,彷彿是在說,你明知道我不會阻攔,又何必假惺惺的問這個問題呢,

葉謙看不到柳心月的這個表情,不然的話,他肯定會瞬間的崩潰,瞬間的迷失,瞬間的陷入漩渦中,無法自拔,柳心月也有些驚訝,自己怎麼會表現出這樣的表情呢,她很驚訝在葉謙的面前,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我看不見你,但是,我卻好像可以感覺到你一樣,而且,還是那麼的清晰。」葉謙說道,

如果是聰明的女人,往往會在這個時候丟過去一個很鄙夷的眼神,然後不屑的說道:「感覺你妹啊,想泡妞也別用這麼老套的方式啊。」不過,柳心月卻並沒有這麼說,不是她不夠聰明,而是她很清楚葉謙的話說的不假,因為,她也有這樣的感覺,

就好像,千年之前他們就已經認識似的,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根本無法琢磨,根本無法訴說是為什麼,

「那又怎麼樣。」柳心月強作鎮定的說道,「你認為你這樣說,我就會替你醫治眼睛嗎。」

淡淡的笑了笑,葉謙說道:「你認為我會是那麼膚淺的人嗎,當然,我也很希望你可以醫治我的眼睛,畢竟,做一個正常人對於我來說很重要,相信對於任何人來說也都是很重要的,不過,我不會勉強你,這是你的權利,如果你選擇不醫治我,我也不會恨你,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選擇的權利,而我也相信你有自己的原因。」

柳心月的心裡忍不住微微一顫,有些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竟然有一種莫名的感動,她忽然間覺得,這個年輕人真的很懂自己,不過,她還是抑制住自己心頭的想法,深深的吸了口氣,岔開話題,說道:「會下棋嗎,陪我下盤棋。」

微微的愣了一下,葉謙訕訕的笑了笑,說道:「我的技術很爛,而且,現在又看不見,那就更不是你的對手了,我還是不要獻醜的好。」

「輸贏對你來說,真的就那麼重要嗎。」柳心月說道,

「你不知道,我的人生不一樣,我不能輸,如果輸了,輸的就不僅僅是我自己的性命,還有我那些兄弟。」葉謙說道,「其實,從我走上這一條路開始,我早就把自己的性命置之度外了,不過,我不能讓我的兄弟受苦受難。」

微微的點了點頭,柳心月說道:「你是一個很好的大哥,看樣子,你的那些兄弟應該也都很尊敬你,很為你賣命,你很會收買人心啊。」

葉謙苦笑了一聲,說道:「這不叫收買人心,這叫將心比心。」

「隨便吧,在我看來都差不多。」柳心月淡淡的說道,「陪我下盤棋,你報,我幫你落子。」柳心月的語氣有些不容置疑,葉謙也沒有再反對,他不介意在棋藝上輸給柳心月,因為,他本來就是個半吊子,

「好吧,既然你要求,那我作為男人也不好拒絕,呵呵。」葉謙笑了笑,說道,「你是主人,我是客人,那就由我先落子吧。」

柳心月翻了一個白眼,說道:「你是不是男人,男人應該要學會禮讓,你怎麼好意思跟一個女人爭。」

葉謙苦笑了一聲,說道:「你這分明就是想蹂躪我啊,好吧,你是女人,就讓你先落子吧。」

柳心月開心的笑了一下,彷彿打贏了一場勝仗似的,臉上竟然浮現出一抹小女孩的神態,柳心月拿出一顆白子,落下,然後報給葉謙聽,葉謙沉吟了一下,說道:「上四五。」柳心月微微一愣,拿出一顆黑子放在了位置上,

「燕舞說你是一個很聰明的男人,我很想知道,你是不是能記下整盤棋局。」柳心月說道,「平四四。」

「我可沒有那麼厲害。」葉謙呵呵的笑了笑,說道,「我的棋藝很差勁,當初只是因為無聊,所以偶爾陪我師父下幾盤棋,研究過一些棋局的殘譜而已,你可要讓著我一點,別讓我輸的太難堪了。」

「我會的。」柳心月說道,

二人再沒任何的對話,專心致志的對弈,相比較而言,葉謙的困難也大了許多,本就是半吊子的水平,如今還要下盲棋,那就更加的困難了,要記下所有棋子的位置,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葉謙也不敢再分心,

月光下,涼亭內,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靜靜的博弈,一副很美的畫面,如果是不知道的人,肯定會以為他們很熟悉,誰又能想到,他們只不過是今天第一次見面呢,有時候,緣分就是這麼奇怪的事情,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