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281章奇怪的舉動

第2281章奇怪的舉動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6-26 20:40 | 本章字數:0

不知不覺中,二人已分別落下五十子,葉謙很明顯的佔據了上風,這點,就連葉謙也覺得驚訝,覺得奇怪,他以為,像柳心月這樣的人,應該是有著很高的棋藝,起碼,也應該像自己的師父一樣,虐自己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事實,顯然不是這樣,

「一子定中原。」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上三四。」

柳心月低頭看了一眼,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自己沒棋了,哼,柳心月心裡暗暗的想道:「臭小子,剛才還裝逼說自己不會下棋。」說完,柳心月拿起葉謙的黑子落下,不過,並不是葉謙所說的位置,而是放在了另外的地方,

「上四五。」柳心月拿起一顆白子落下,微微一笑,說道,「你沒棋了。」

葉謙微微一愣,仔細的回憶了一下腦海里所記下的棋局,不可能啊,按照自己的棋路,應該是柳心月沒棋了才對啊,葉謙的眉頭微微的皺了皺,似乎有些想明白了,肯定是柳心月沒有按照自己的說法落棋,

「你是不是耍賴了,這局明明就是我贏了。」葉謙說道,

「是你輸了,怎麼,想輸了不認賬嗎。」柳心月說道,「不信你自己看啊,棋局擺在這裡,我又不能作假。」

葉謙苦笑一聲,說道:「你明知道我看不見,你肯定沒按我說的落子,你耍賴,這可不像是一代宗師的風格啊。」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柳心月說道:「我可沒說自己是一代宗師,我只是一個女人,你可是男人哦,難道一點都不懂得禮讓嗎,男人應該讓著女人點。」

這是什麼道理啊,葉謙苦笑一聲,這柳心月還想是一個大門大派的掌門嗎,簡直就是個小女人嘛,「得得得,你說你贏了就贏了吧。」葉謙無奈的說道,「我算是明白了,不管什麼樣的女人,無論她站的有多高,始終,她還只是個女人。」

「什麼意思。」柳心月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說道,

「就是,只要是女人,她就需要有一個男人的肩膀可以依靠。」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

「歪理。」柳心月白了葉謙一眼,連她自己也覺得奇怪,自己為什麼會跟葉謙說這麼多話,為什麼會跟他下棋,又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她都有點不認識自己了,

微微的笑了笑,葉謙沒有再繼續的糾纏這個問題,表面的輸贏對葉謙來說並不重要,雖然他現在好像已經輸了棋,可是,實際上他已經贏了,而且,還贏的十分的漂亮,頓了頓,葉謙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明天我就要走了,可是,我的心裡也會帶走一個遺憾,這個遺憾,只怕會伴隨我一輩子,永遠都無法忘卻。」

「什麼遺憾。」微微的愣了愣,柳心月問道,心裡,卻莫名的有一股小小的竊喜,又或者說,有一抹微微的期待,

「我沒有看到你的容貌,這隻怕是我最深的遺憾了。」葉謙說道,

「你是想拐著彎的讓我替你醫治眼睛嗎。」柳心月說道,心裡,卻有著一股不由自主的竊喜,她,似乎也想知道葉謙看到自己的時候,會是怎樣的表情,是激動,是失望,還是其他什麼,

「你想多了。」葉謙說道,「其實,不管你治不治我的眼睛,我都不會怨你,我只是說出自己心中的遺憾,沒有其他的想法。」

微微的愣了愣,沉默了片刻,柳心月緩緩的拿起林放的手,說道:「你看不見,不過,你可以感受一下。」說完,拉起葉謙的手放到自己的臉上,她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不由自主,根本就沒有想過,

葉謙也愣了一下,有些出乎意料,不過,心裡卻有些小小的竊喜,葉謙雙手在柳心月的臉上摸索著,眼睛、鼻子、嘴巴、耳朵沒有一處放過,在他的腦海里,似乎也漸漸的開始勾勒出柳心月的面容,

久久,葉謙都不願意鬆手,

「摸夠了沒有。」柳心月有些嗔怒的白了葉謙一眼,說道,

「沒有。」葉謙微微的笑了笑,他知道柳心月沒有真的生氣,如果她介意的話,根本就不會這麼做了,忽然,葉謙的腦袋稍稍的往前一湊,在柳心月的唇上親了一下,柳心月渾身一顫,整個人瞬間的僵在了那裡,彷彿石化了一般,驚愕的瞪大著自己的雙眼,看著葉謙,

葉謙咂巴了一下嘴巴,說道:「好甜,這樣就算有遺憾的話,也會小很多了。」呵呵的笑了笑,葉謙起身站了起來,摸索著離開,柳心月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半晌都回不過神來,許久,柳心月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腦海里竟然回想起剛才的感覺,

這,算是接吻嗎,原來接吻的感覺這麼好,怪不得那麼多的男男女女會不斷的追求愛情,愛情的確有著它迷人的地方,

柳心月不斷沒有生氣,反而,她的心裡竟然還有著一絲絲無盡的甜蜜,她自己也說不上為什麼,就是心裡的那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支配著她,讓她做出一個又一個連自己也不敢相信的奇怪的事情,

柳心月在後院里停留了很久,似乎是在回想著剛才的事情,似乎是想在多感受一下葉謙留下來的溫度,許久,當月亮漸漸的鑽進了雲層里,柳心月緩緩的起身,深深的嘆了口氣,轉身朝自己的屋內走去,

是什麼,是緣分,是命運拉動著他們的步伐,

柳心月試著問自己,如果一切都從頭再來的話,自己還會不會像剛才那樣呢,還會不會拉著葉謙陪自己下棋,還會不會拉著葉謙的手撫摸自己的臉頰,她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那一刻,葉謙的手很溫暖,

肌膚的接觸,讓柳心月的心裡一陣顫動,那種感覺很舒服,就彷彿自己尋找了千百年的東西,忽然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似的,那麼的真實,那麼的激動,那麼的無法拒絕,

她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愛情,也不想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就是要這麼做,回到房間里,柳心月躺在床上,翻來覆去也睡不著,腦海里,不斷的浮現出葉謙的身影,不斷的浮現出剛才的情形,浮現出葉謙在自己的嘴唇上親吻的那一刻,柳心月不由自主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一抹幸福的微笑,

這樣的男人,的確有著讓人著迷的地方,也的確不應該就這樣一直下去,她的心裡有一些掙紮起來,救,還是不救,她有點不知所措,她原本平靜的人生,猶如一口古井之水不起任何波瀾的人生,在這一刻,竟然開始慢慢的起了漣漪,

許久,柳心月深深的吸了口氣,拿起一枚硬幣,喃喃的說道:「一切,聽天由命吧。」說完,柳心月高高的將硬幣拋了起來,「當」,硬幣落在了地上,柳心月低頭看去,

一切,真的聽天由命嗎,

這一天,這一夜,一男一女,一對原本陌生的人,在這裡,做出了連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的荒唐事,

想起葉謙明天就要離開,自己卻無能為力,不能讓自己的師父幫他治好眼睛,燕舞的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她喜歡葉謙,沒有為什麼,就是喜歡,她願意為了葉謙做任何的事情,不願意看到葉謙這樣下去,他應該有著更輝煌的明天,

可是,有什麼辦法才可以讓自己的師父答應醫治葉謙呢,燕舞想了很久,覺得,只有兵行險招了,逼迫自己的師父就範,否則的話,只怕很難說服她,如果她知道了剛剛在後院,柳心月和葉謙發生的那一幕事情,不知道她心裡還會不會這麼想,

燕舞拿出紙筆,在上面寫下了對師父的話,都是她的心裡話,很真實,沒有任何的做作,寫完後,燕舞又自己從頭看了一遍,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淚,這,應該是自己最後一次流淚了吧,

她不後悔,自己的眼睛如果可以放到葉謙的身上,那也是一種幸福,她傻傻的認為,忽然,燕舞伸手,猛的挖出了自己的眼睛,她咬緊著牙關,沒有叫出聲來,劇烈的疼痛讓她咬的自己的嘴唇流下了鮮血,

劇烈的疼痛,讓她的手不停的顫抖,好不容易才將自己的眼睛放進了早就已經準備好的藥瓶里,親手挖出自己的眼睛,這需要多大的勇氣才可以做到,愛情,是一個很有魔力的事情,它讓一切不可能變成了可能,

「葉謙,你以後都要好好的。」燕舞喃喃的說道,空蕩蕩的眼眶裡,鮮血不停的流下,顯得猙獰恐怖,然而,這一刻的燕舞,卻是最美的,世界上最美的女人,誰敢說不是,為了愛情奮不顧身的女人,就是最美的,

劇烈的疼痛,讓她的意識也漸漸的有些模糊,一頭栽倒在地,昏死過去,

桌上,燕舞親手寫下的那封信靜靜的擺在那裡,無聲無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