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283章女人的心事

第2283章女人的心事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6-28 19:07 | 本章字數:0

柳心月的藥房,是很神秘的地方,就連燕舞和瑤瑤也從來都沒有進去過,這是柳心月的禁令,沒有她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得進入藥房,

此刻,她正站在藥房里,神情顯得有些凝重,藥房里的工具,一應俱全,很像是一個現代化的醫院,各種醫療設備擺了滿滿的一屋,最不和諧的是,在藥房的中央,有一個很大的爐鼎,古色古香,也不知道是用來做什麼用的,

「砰砰砰」,門外響起了敲門聲,緊接著,聽見瑤瑤在外面叫道:「師父,我們來了。」

柳心月從沉思中醒來,深深的吸了口氣,也不見她有任何的動作,身就這樣的飄了起來,很快,落到了藥房的門口,對,就是飄,彷彿想鬼一樣,飄了過去,彷彿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的重量似的,

打開藥房的門,柳心月了瑤瑤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然後,目光落到了葉謙的身上,還是那股沁鼻的芳香,那麼的熟悉,葉謙沖著柳心月,微微的笑了一下,什麼話也沒有說,一切,不言中,

「前輩,謝謝你,謝謝你。」若水連連的說道,

柳心月淡淡的應了一聲,說道:「好了,你們可以離開了,葉謙交給我吧,記住,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能進來,不然,如果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可別怪我。」

若水哪裡敢說什麼,柳心月願意治療葉謙她就已經很開心了,自然不想惹柳心月不愉快,也不敢打擾柳心月,雖然她的心裡很擔心,不放心葉謙,可是,既然柳心月這麼說了,她也只好照辦,萬一因為自己的打擾,手術真的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她可就真的難辭其咎了,

「大哥哥,我先走了,你一定會好的。」若水堅定的說道,

微微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放心吧,我沒事,你先走吧。」

若水應了一聲,有些依依不捨的著葉謙,轉身走開了,瑤瑤也沒有說話,默默的轉身走了,聽到她們離開的腳步聲,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瑤瑤這丫頭也不知道怎麼了,好像忽然變了一個人似的,如果是以前的話,她一定會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

「嗯。」柳心月淡淡的應了一聲,沒有說話,伸手扶著葉謙的胳膊,走進了藥房,然後將藥房的門關上,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接著說道:「我以為昨晚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我以為以後再也不到你了,來,你也不願意讓我留下遺憾,是嗎。」

柳心月的心裡微微一動,卻還是冷漠的說道:「你不是說你不在乎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能治好嗎。」

葉謙一愣,對柳心月的反常有些詫異,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冰冷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跟昨晚有著太大的差別,如果不是聽到柳心月的聲音,他都有些懷疑,眼前的這個女人還是不是自己昨晚見過的柳心月,

「我不在乎,那是因為我不想讓你為難,當然,我想,任何一個人都不希望自己是一個殘疾,他都渴望著健康,我也不例外。」葉謙說道,「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的眼睛治好以後,我就可以親眼到你的容貌了,那樣,我的人生也就沒有什麼遺憾了。」

「你很在乎一個人的容貌嗎。」柳心月說道,「如果你的眼睛好了,卻發現我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你會不會覺得失望。」

葉謙微微一愣,微微的笑了笑,說道:「那你知道我想像中的你是什麼樣嗎,你不知道的話,又怎麼會認為我到你之後會失望呢。」

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柳心月說道:「你很會狡辯。」

呵呵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我承認我很在乎容貌,但是,這並不是唯一的,有時候,感覺是很奇怪的事情,只要感覺對了,容貌就變得不是那麼的重要了,而且,我也相信,你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

柳心月心裡有種淡淡的甜蜜,但是,卻還是冷漠的說道:「你要知道,我是燕舞的師父,你有沒有想過我的年紀,女人年紀大了,會有皺紋,就算再美麗的女人,也抵擋不住歲月的痕迹,時間,像是一把無形的刀,它會在女人的臉上刻下一道有一道的痕迹,再美麗的女人,最後,也會變得很醜。」

微微的笑了一下,葉謙說道:「似乎,你比我還要更加在乎自己的容貌。」

「我是女人,當然在乎。」柳心月說道,

「那不就行了。」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說道,「是你在乎容貌,而不是我,我在乎的,是那種勾動心靈的感覺,這些年,我一直追隨著自己的感覺,一直跟著我的感覺在走,我相信我的感覺,我也相信,只要感覺對了,任何的問題,都不是問題。」

柳心月微微的愣了愣,沉默了,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對了,燕舞呢。」葉謙詫異的問道,葉謙相信,如果燕舞知道了自己師父肯醫治自己之後,一定會來興奮的來找自己的,可是,從早上一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到燕舞的身影,覺得有些奇怪,

「我讓她出去辦點事情,一時半會,只怕回不來。」柳心月淡淡的說道,盡量的讓自己的語氣不要失去冷靜,她清楚,自己只要露出任何一點點的口風,葉謙就一定可以猜出問題,到時候,葉謙就會拒絕醫治,燕舞的一番心意也就辜負了,

「哦。」葉謙沒有從柳心月的語氣中聽出任何的東西,微微的點了點頭,應了一聲,

「葉謙,你能不能回答我一個問題。」柳心月問道,

「你說。」

「我想知道,你有沒有喜歡過燕舞。」柳心月問道,雖然燕舞不準備告訴葉謙,但是,柳心月卻還是想知道葉謙的心裡到底有沒有想過燕舞,有沒有喜歡過她,想要知道這個傻女孩的付出到底是不是值得,

「你是希望我說喜歡她,還是說不喜歡她呢。」葉謙沒有直接的回答,而是反問道,

柳心月不由的一愣,是啊,自己心裡是怎麼想的,是希望聽到他說喜歡,還是說不喜歡呢,柳心月有些迷茫,怔了怔,柳心月說道:「是我在問你,你如實的回答我就行了,心裡怎麼想,就怎麼回答,我希望你不要騙我。」

微微的沉吟了片刻,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其實,如果說對燕舞沒有一點感覺那是不可能的,她是一個好女孩,我可以感覺的到,可是,我和她還沒有走到那一步,而且,感覺還沒有到那種程度,我不想把自己說的多麼的偉大,多麼的高大,我承認我的心裡的確是有些喜歡她,但是,還沒有到那種不顧一切的想要和她在一起的衝動。」

微微的頓了頓,柳心月說道:「你就不怕你說出這樣的話,我會拒絕替你醫治嗎。」

淡淡的笑了笑,葉謙說道:「那你是因為我說喜歡燕舞你拒絕替我醫治,還是因為我傷害了她所以拒絕替我醫治呢。」葉謙的臉上掛著一抹玩味的笑容,可惜,他不見柳心月現在的表情,不然的話,他一定會覺得柳心月的表情很是可愛,

對,就是可愛,把可愛這個詞用在柳心月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合適,但是,除了可愛,卻沒有其他的詞可以形容了,

柳心月微微的愣了一下,沒有繼續的糾纏這個問題,她怕自己再這樣的說下去的話,自己會真的迷失了,連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了,「你躺下,我可以你打麻醉藥。」柳心月扶著葉謙在手術台上躺了下來,說道,

葉謙沒有掙扎,聽話的躺了下來,柳心月的動作很輕柔,好像生怕弄疼了葉謙似的,葉謙忽然間抓住柳心月的手,柔聲的說道:「能不能答應我,在我眼睛治好的時候,第一眼到的,就是你。」

柳心月微微的愣了一下,緩緩的從葉謙的手中掙脫出來,沒有回答葉謙,心裡,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滋味,轉身,柳心月拿起針筒,然後給葉謙注射了麻醉藥,很快,葉謙便陷入了昏睡中,失去了知覺,

柳心月摩挲著葉謙的臉龐,著這張不算很英俊,但是,卻充滿了一種很男人味道的臉龐,柳心月喃喃的說道:「你啊,為什麼要這樣呢,你不應該來這裡,你害的我寧靜的生活被打破了,你讓我以後怎麼辦。」

可惜,葉謙被全身麻醉,根本就不知道柳心月此刻所說的話,

微微的嘆了口氣,柳心月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開始進行手術,一個穿著長袍的女人,一個彷彿古代的女人,手裡,卻拿著一把現代的手術刀,一副很奇怪的畫面,但是,卻又彷彿是那麼的融合,又彷彿是那麼的自然,並沒有讓人有突兀的感覺,

她,究竟是什麼人,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一個煉藥房,而且,還有這麼現代化的醫療設備,更重要的是,這些醫療設備,似乎要遠遠的超過了那些最頂級醫院的設備,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