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451章故事

第2451章故事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9-12 09:09 | 本章字數:3197

葉謙不知道梁冰此刻的心裡到底有多麼的複雜紛亂,也沒有理會他到底在想些什麼,說完,就欲起身離去,對梁冰,葉謙並不反感,而且,因為梁冰的性格跟冰冰很是相似,所以,在一定的程度上葉謙有些把她當成了冰冰看待,能夠理解她的冰冷,也因為對冰冰的愧疚,葉謙對她也是諸多的理解,

所以,他對梁冰的冷漠和有些蠻不講理的逼問,並沒有太大的反感,只是不想跟她繼續的爭論下去而已,所以,選擇了避讓,

「等等。」梁冰開口叫道,

葉謙停下腳步,轉過身來,撇了撇嘴巴,說道:「怎麼,你還有事情要跟我說嗎。」

深深的吸了口氣,梁冰盡量的讓自己的情緒冷靜下來,說道:「我還有件事情想問你,你能不能先坐下,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對,不過,你也有責任,我們扯平了,行嗎。」

葉謙轉身,回到沙發上坐下,笑了笑,說道:「其實,這不是追求誰的責任的問題,你應該比我更加的清楚此刻自己的處境,否則,你也不會雇我了,對嗎,歐陽明浩一直在打著你們藍城國際的主意,萬一你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那藍城國際就等於是沒有了主心骨,到時候誰還能夠阻止歐陽明浩,所以,我希望你不管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在這段時間內,都要先保護好自己的安危,盡量的不要讓自己一個人單獨的外出,萬一被歐陽明浩有機可趁,那就麻煩了。」

聽了葉謙的這番話,梁冰的心裡忍不住的一陣感動,雖然話語里的意思和剛才的那番激烈的話語差不多,但是,換了一種表達方式說出來,這讓梁冰的感覺就完全的不同了,每個女人都需要人關心,無論她表面上是多麼的堅強,在她的內心深處都有著自己脆弱的一面,而那種表面上冰冷的人,其實她的內心往往比一般人更加的脆弱,

「謝謝你。」梁冰有些情不自禁的說道,其實,她自己也分不清楚自己對葉謙的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你好我好大家好就行,只要你我都明白一點,我們都是在為了一個目標而努力那就行了。」頓了頓,葉謙岔開話題說道:「你叫住我還有什麼事情嗎,時間也不早了,明天一早還要早起趕回漢城呢,早點休息吧。」

「我還有些事情想問你。」梁冰說道,「我想知道你和高艷宜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高艷宜。」葉謙微微的愣了愣,說道,「什麼事情啊,我們沒發生什麼事情啊。」

「你騙不了我的。」梁冰說道,「在你來藍城國際應聘的時候,高艷宜就似乎十分的憎恨你,不想讓你進入保全部,是我發了話,她才沒有多說什麼,我對她很了解,如果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她沒有理由忽然間那麼的憎恨一個人,不過,通過這兩天她對你的表情和態度來看,你們之間肯定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否則的話,她不會是這樣的態度的。」

女人真心細啊,葉謙暗暗的想道,撇了撇嘴巴,葉謙說道:「她什麼態度啊,還不是那副恨不得吃了我的樣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搞不好,我和她上輩子就有什麼仇吧,所以,這輩子是沒有辦法解開了,她一看到我就覺得憎恨。」頓了頓,葉謙又裝出一副很仔細的思考了的模樣,說道:「我估摸著是不是因為我長的太帥了,她憎恨我比她男朋友帥,所以,恨屋及烏的討厭我吧。」

梁冰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知道葉謙這是不願意說,她也很識趣的沒有繼續的追問下去,其實在她的內心裡很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女人都是很敏感的,可以很精確的從另一個女人的眼睛裡看到一些男人看不到的事情,所以,梁冰可以很確定的看出在高艷宜的眼神里,那股對葉謙的異樣,她的內心有些微微的酸意,但是,卻不好繼續的追問下去,

深深的吸了口氣,梁冰說道:「我很想知道你之所以願意接下這個任務的目的是什麼,僅僅只是擔心藍城國際被歐陽明浩所吞併,從而使得自己對付歐陽明浩增加了難度,還是其他什麼,是為了我給你的薪酬讓你滿意,我想應該不會是這個吧,你身為狼牙的首領,財富應該比我要多。」

葉謙淡淡的笑了笑,說道:「其實,我做很多事情都不一定非得有一個理由,有時候完全就是憑心裡的那股感覺,我跟你說個故事吧,有興趣聽嗎。」

梁冰微微的愣了愣,點了點頭,

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點燃一根香煙,吸了一口,彷彿是在醞釀自己的情緒似的,沉默了片刻,說道:「這是發生在一個很偏僻的小山村的故事,那裡很窮,靠山吃山,老百姓的生活簡單而又單調,電視機是很稀奇的東西,整個村裡只有村尾的那吳大嬸家有台黑白的電視機,總是有人趴在她家的窗戶下,蹭著看會電視,但總是被吳大嬸呵斥著趕走,熱心腸的小林看不過去,他用積蓄買了一台彩色電視機,讓村民可以免費去他家看電視,漸漸的,小林家裡熱鬧起來,一個月後,小林去叫電費,看到電費單的時候,他愣住了,電費多了九十多塊,這對生活在那個生活都不是很富裕的小山村的人來說,是很昂貴的,但是,小林一咬牙,沒和村民說,這一切,村民其實都看在眼裡,所以,賣水果的隔三岔五的就給他送些水果,賣烤鴨的時不時的聳半隻烤鴨和黃酒,賣雜貨的每隔幾天就送些日用品……小林算了一下,村民們聳的東西價值遠遠多過了電費,他很過意不去,便對村民們說『如果大夥執意要送我東西,不如每個人交六七塊錢,這樣就差不多抵得上多出的電費了,』大夥聽了,卻是一句回應也沒有,第二天,小林回到家,見一個人也沒有,走出門一看,才發現大夥都在村委,直勾勾的盯著那台黑白電視機……」

梁冰愣了愣,不由的陷入了一陣沉思,她彷彿從葉謙的話里捕捉到了什麼,可是,卻又說不清楚到底是什麼,

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你知道這個故事的意思是什麼嗎,其實,有時候人的感情很簡單,你來我往,禮尚往來的情意有時候是經不起明碼標價的,把帳算的太清楚了,情分也就不知不覺的薄了,所以,你不需要問我為什麼會這麼做。」頓了頓,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接著說道:「你應該記得我跟你說過我有一個朋友跟你很像吧,你們的生日也都是同一天。」

梁冰微微的愣了愣,說道:「你是想告訴我,你是因為你那個朋友,所以,才願意幫助我。」

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說道:「也不完全是,但是,多多少少是有那麼一點原因。」

「看來你很在乎你那個朋友啊。」梁冰說道,

微微的愣了一下,葉謙苦笑了一聲,說道:「是我欠她的。」

「你可以跟我說說你和你那個朋友的事情嗎。」梁冰說道,

「不要了吧,其實,也沒有什麼可說的,我和她相處的時間並不長,只是……哎,有些事情三言兩語的也說不清楚。」葉謙說道,

梁冰的心裡微微的愣了愣,有些酸澀,忽然間,她有股很強烈的衝動,想要把一切事情都告訴葉謙,不過,最終她還是忍住了,深深的吸了口氣,梁冰壓抑住自己心頭的那股紛亂的想法,說道:「要不要聽我也跟你說一個故事。」

葉謙愣了一下,微微的笑了笑,說道:「怎麼,你也有故事要跟我說。」

微微的點了點頭,梁冰說道:「動物園裡有一隻叫珍寶的雌性北極熊產下一隻小熊仔,有一次,珍寶餵奶的時候,乳汁忽然斷流,她便撕扯自己的**,知道皮開肉綻滲出血來,她不顧疼痛,讓小熊仔吸吮著自己溫熱的血漿,平時,珍寶對小熊仔也是呵護備至,照顧的非常仔細,第二年,珍寶又產下一隻小熊仔,為了避免以血代乳的慘劇重演,飼養員在小熊仔一出世的時候就進行人工餵養,當珍寶要來插手一些瑣碎雜事的時候,飼養員總是很和藹的將她推開,飼養員的精心飼養,是的小熊仔很快的長大,但是珍寶的母性卻是在慢慢的冷卻,一天,小熊仔掉進了水池,拚命的掙扎,珍寶看見,正準備過去救它,可是,忽然一隻斑鳩吸引了她的注意力,她完全忘掉了在水中掙扎著的小熊仔,也忘記了那是自己的親骨肉,等到飼養員趕到的時候,小熊仔已經氣絕身亡多時了。」

梁冰說故事顯然沒有葉謙精彩,很單調,也不繪神繪色,只會很簡單的說完故事,沒有過多的描述和言辭的修飾,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