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532章本分

第2532章本分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11-12 01:17 | 本章字數:3267

宣青峰的心情自然免不了的有些激動,這樣一個好的機會,他怎麼願意錯過呢?可是,卻又不敢跟南宮傷鬧的太僵,以他目前的實力根本就不是南宮傷的對手,所以,他只好委曲求全。但是,又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因此,提出了這樣一個建議。

聽到宣青峰的話,南宮傷的眉頭緊緊的蹙了一下,冷哼了一聲,說道:「宣青峰,你當這是你在菜市場買菜,可以討價還價嗎?我說過現在不能動手那就是不能動手,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如果因為你亂來而連累了我的話,到時候可別怪我不客氣,你是聰明人,應該知道這麼做會是什麼後果的。」

聽到一個陌生的聲音,宣青峰不由的愣了一下,等反應過來這是南宮傷的聲音後,宣青峰不由的尷尬的笑了笑,訕訕的說道:「南宮先生,你別誤會,我沒有其他的意思,我只是覺得或許事情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複雜。而且,梁冰那丫頭是我看著長大的,我很了解,她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如果錯過了這次的機會,以後要對付她那可就要難上許多了啊。」

「這些事情不用你去操心,你只要按照我說的去辦就行。」南宮傷說道,「我也不想跟你說那麼多了,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吧。你想動手的話我不會阻止,不過,萬一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可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說完,南宮傷掛斷了電話,沒有再理會宣青峰。電話對面的宣青峰表情有些尷尬,憤憤的罵了一聲,如果不是現在還有需要南宮傷的地方,他真的很想跟南宮傷翻臉。不過,他心裡還是很明白的,現在根本就不是時候,論實力自己還不如南宮傷,如果跟他翻臉的話,那也只會給自己增添麻煩。

宣青峰今天給南宮傷打電話,本來還準備告訴他,讓他提防一下歐陽明浩的。可是,南宮傷的態度讓他十分的不爽,他也懶得說了,甚至有點希望歐陽明浩教訓一下南宮傷。說不定,兩虎相爭,自己漁翁得利。

轉頭看了軍師一眼,南宮傷說道:「這個宣青峰還真的是把自己當成一棵菜了啊,給他三分顏色他就開染坊。軍師,你上次跟他談合作的事情是不是有點太客氣了啊?現在這老小子還真的以為自己很了不起,竟然想要指揮我們做事,簡直是不自量力。」

「宣青峰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他是有些迫不及待的,不願意錯過這個機會。」軍師說道,「老闆剛才對他說了那樣的話,我想他應該聽明白了,也不敢再胡來。」

微微的點了點頭,南宮傷說道:「這樣就最好了。不過,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宣青峰這老小子不是一個善茬,很難馴服,只怕以後還會是一隻白眼狼。所以,我們對他也不得不有點防範,否則,一不小心上了這老小子的當,讓他撿了便宜,那可真是陰溝里翻了船了。」

「放心吧,老闆,我有分寸。」軍師說道,「我們的目的可不是為了幫宣青峰,而是最後要將宣青峰的金鼎集團也一併給吞了,我怎麼會對他沒有防備呢?」

「你辦事,我自然很放心。」南宮傷說道,「你還是儘快的查一下樑冰的下落吧,看看到底是被誰給抓走了。」

「我已經在調查了。」軍師說道,「老闆,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那我就先走了。」

微微的點了點頭,南宮傷說道:「去吧。不過,你也要注意休息,別太累了,現在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你呢,如果你累壞了身子,我可就失去一個重要的臂膀了啊。軍師,我可是還有很多的事情仰仗你啊。」一邊說,南宮傷一邊拍了一下軍師的肩膀,以示自己的親熱。

「謝謝老闆的關心,我會注意的。」軍師表露出一副很感動的表情。其實他的心裡很明白,無論南宮傷如何的信任自己,那也只是現在的事情,誰也不敢保證將來。所以,他必須恪守自己的本分,不能有一點的越軌,否則,他相信只要自己做的有不對的時候,南宮傷只怕也不會念及自己幫了他這麼多年的舊情吧?

說完,軍師跟南宮傷告了聲別,轉身走了出去。

聽完他們的對話,墨龍和李偉對視了一眼,現在可以確定,梁冰不是被南宮傷給抓走了。二人也準備起身離去,可是,就在二人準備離開的時候,南宮傷的一名手下從外面走了進來,說道:「老闆,外面有一位叫歐陽明浩的人要求見你。」

「歐陽明浩?」南宮傷微微的愣了愣。南宮傷在棒子國出名可是要比歐陽明浩還早,自然對歐陽明浩這個棒子骨商界的新秀知道不少,聽到他來找自己,南宮傷不免的有些詫異,感覺到十分的奇怪。

微微的頓了頓,南宮傷說道:「請他進來!」

……

一大早,金成佑就迫不及待的來到了火舞酒吧。和藍玫接頭之後,二人驅車趕往了地下室。這裡是藍玫原先的一個住所,連桂金柏也不知道。那時候,藍玫買下這棟別墅後,特意在地下建立了一個地下室。

如今,這個地下室算是派上了用場。第一個關押的人就是桂金柏。

自從昨晚在火舞酒吧的門口停了一下之後,桂金柏雖然看不見但是也意識到事情不妙,自己可能是上當受騙了,心裡不免的有些緊張,不過還是強自的鎮定下來。他畢竟是在棒子國的道上混了那麼久的一個老狐狸,這點心理素質還是有的。

而被扔在地下室之後,被那些所謂的警察好好的招呼了一頓之後,就把他撂在了這裡,無論怎麼呼叫也沒有人理會。雙手被反綁在一根柱子上,無法動彈,就連上洗手間,無論他怎麼的呼叫也沒有人理會,最後竟然憋不住尿在了褲襠里。桂金柏的心理有些崩潰,如果這件事情被傳了出去的話,那他以後還有什麼面子在江湖上立足啊。不過,他心中的憤恨也越發的深了。

「轟隆隆」,一陣巨響,地下室的鐵門被推開了,藍玫和金成佑走了進來。當看到桂金柏褲襠下一片潮濕的時候,金成佑愣了一下,忍不住的笑了起來,說道:「沒想到堂堂的桂金柏也會尿褲襠啊,如果拍張照片散出去的話,一定會很有意思。」

桂金柏微微一愣,緊張的說道:「你是誰?這裡是什麼地方?不是應該帶我去警局嗎?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帶我來這裡?」

淡淡的笑了笑,金成佑說道:「桂先生還真是善忘啊,這麼快就忘記我了嗎?哦,也對,像桂先生這樣的大人物又怎麼會記得我這個小嘍囉呢。」說完,金成佑轉頭看了藍玫一眼,後者對他示意了一個眼神,金成佑會意,過去解開了桂金柏的眼罩。

當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藍玫和金成佑的時候,桂金柏不由的愣了一下,憤怒的說道:「原來是你們?我一輩子打雁,沒想到竟然被雁啄了眼睛,會上了你們的當。呂慧婷,我還真的是太低估了你啊,你想怎麼樣?」

「我想怎麼樣?哼,應該是我問你才對,是你想怎麼樣。」藍玫說道,「一直以來,我都把你當成一個很好的父親,可是,你卻為了權利連自己的親生女兒也要殺,現在卻來問我想怎麼樣?你覺得我應該怎麼樣呢?」

桂金柏微微的愣了一下,眼珠子轉了轉,臉上堆出一副很委屈的模樣,說道:「慧婷,這件事情是爸爸的錯,可是,爸爸也是沒有辦法啊。在道上混,就等於是一隻腳邁進了棺材,如果我的勢力不大的話,就會被別人給除掉。我一死,你們一定會受到折磨的,我這麼做,那也是為了你們著想啊。慧婷,父女之間還有什麼隔夜仇呢?你放了我,以後我一定好好的待你。你可不能聽信那些外人的鼓動,他們這些人恨不得我死呢。我一死,他們也同樣不會放過你的,你不要以為慶紅生是什麼善人,他可是十分的狡猾。」

「哈哈……」看到桂金柏這般模樣,藍玫忍不住的笑了出來,說道:「桂金柏,你真的很讓我失望啊,我沒想到你竟然這麼怕死,這個時候會說出這樣的話。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

微微的愣了愣,桂金柏愕然的看了藍玫一眼,說道:「真的?我就說嘛,還有什麼比得上父女之間的感情呢。慧婷,來,快過來放了我,以後我們父女聯手,整個漢城都會是我們的,就連南宮傷也不會是我們的對手。」

「我說不殺你,可沒有說會放過你。」藍玫淡淡的說道。

桂金柏一愣,詫異的說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那你想做什麼?」

「桂先生,你怎麼這麼天真啊?我們費了那麼大的心思才把你弄過來,就這麼輕易的放了你,那我們豈不是白忙了?」金成佑說道,「而且,如果就這樣放你走的話,以後我們還會有好日子過嗎?只怕桂先生會對我們趕盡殺絕吧?」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