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533章假情假意

第2533章假情假意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11-12 01:17 | 本章字數:3212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

即使現在桂金柏對藍玫和金成佑充滿了憤恨,但是,此刻卻也不得不壓制下去,盡量的和顏悅色,希望可以離開這裡。如果在這個時候跟藍玫和金成佑對著干,萬一惹怒了他們,那自己的小命可就真的沒了。

訕訕的笑了笑,桂金柏說道:「怎麼會呢?金先生誤會了。只要你們放了我,我可以保證,以後絕對不會冒犯你們,而且,我的地盤也和你們對半分,我們一起合作,***天下,如何?」

不屑的笑了一聲,金成佑說道:「看來桂先生真的是把我們當成了三歲的小孩啊,今天無論你如何的偽裝,把自己表現的如何的重情重義,我都不會放你走的。所以,你還是死了那份心吧。」

眼看著跟金成佑說說不通了,桂金柏把目標轉向了藍玫,說道:「慧婷,我們父女有什麼話都可以好好的說嘛,你這樣做算什麼啊。就算我以前有再多的不是,畢竟,我是你的父親啊。血濃於水啊,而且,你殺了我,以後江湖上的人也一定會說三道四的,給你背上不好的名聲,在道上也很難立足了。慧婷,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不對,如果你不肯原諒我,那麼希望我死的話,我自己動手,就算是做父親的最後為你做一點事情,不能讓你背上一個殺父的罪名。」

「你還真的很為我著想啊,我以前怎麼沒發覺你竟然還是這麼一個稱職的父親呢?」藍玫不屑的笑著說道,「好,既然你想盡一下自己做父親的責任的話,似乎我也沒有理由要阻攔你。好,我成全你。」話音落去,藍玫從自己的懷中掏出一把匕首丟了過去,說道:「你不是想保全我的名聲,想要成全我嗎?那你自己了斷吧。」

眼見這樣的一幕,桂金柏不由的愣了一下,沒想到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桂金柏訕訕的笑了笑,說道:「慧婷,你就那麼恨我嗎?」

「是,我恨不得殺了你。」藍玫說道,「當初,你為了權勢,欺騙我的母親,殺了她,奪了她的產業。後來,竟然為了得到紅盟,連自己的親生女兒也要謀害,如果不是我命大的話,只怕早就已經死在你的手裡了。你說,我是不是應該恨你呢?」深深的吸了口氣,藍玫壓抑住自己心頭的憤恨,說道:「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殺你的。你也不用在我的面前裝什麼偉大,把自己表現成一個慈父的形象,如論你如何的偽裝我都不會相信你的。你自己犯下的錯,會得到應有的報應,我現在只是要替我的母親拿回原本屬於她的一切。」

「慧婷,你誤會我了,你母親當年是生病死的,你怎麼會認為是我害的呢?你母親的死,我也一樣很難過,可是,為了不讓你母親的心血付諸流水,我只得強忍住自己心頭的悲痛,替你母親管理好生意。」桂金柏說道,「慧婷,你千萬不能聽信外人的挑撥啊,他們是想挑撥我們父女的關係,然後從中漁利。」

「哦?是嗎?」藍玫不屑的說道,「好。就算你這些都說的通,那你跟我解釋一下,那晚你為什麼要殺我呢?你派那麼多人追殺我,這又是為了什麼呢?你可不要告訴我你對這一切都不知情。」

「什麼?有人追殺過你嗎?」桂金柏一副很驚訝的表情,說道,「我真的對這些不知情,我根本就沒有下過這樣的命令,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誤會。慧婷,你放心,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如果讓我知道是誰主使的話,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藍玫很是失望的搖了搖頭,說道:「桂金柏,你真的很讓我失望。原本,我起碼認為你還算是一個有擔當的男人,敢作敢當,哪怕是算不上一個好丈夫好父親,起碼也是一個梟雄。可是如今,你卻連自己做過的事情都不敢承認。無論你怎麼說,我都不會相信你,你也不用再花言巧語。我說過不會殺你,就不會殺你,你可以放心。不過,我也不會放了你。」

頓了頓,藍玫又接著說道:「你不是一直說是別人在挑撥離間嗎?那你認為是誰在挑撥離間呢?慶紅生慶先生嗎?哼,我可以告訴你,慶紅生先生從來就沒有讓我做什麼,他只是無條件的幫助我。我想,你一定很好奇他為什麼會這麼做,也一定很好奇那晚為什麼沒有殺掉我,對嗎?沒關係,我現在可以告訴你。那是因為我遇到了一個好人,一個勢力強大可以無條件支持我的人。」

「誰?」桂金柏不由自主的脫口問道。他的腦海里不斷的搜索著棒子國這樣的人,可是,卻猜不出是誰。

「狼牙的首領狼王葉謙,我想,你應該聽說過吧?」藍玫說道。

「狼王葉謙?」桂金柏不由的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藍玫一眼,說道,「你是說一直都是他在鼓動你?他也在棒子國?」

「當然。」藍玫說道,「狼牙的實力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如果他想要對付你的話,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費這麼多的周折。而他一直沒有動手,那是因為他想讓我自己解決和你之間的恩怨。所以,你也不要再想用任何的甜言蜜語來說動我放過你,你就死了這份心吧。」

頓了頓,藍玫又接著說道:「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差點忘了告訴你了。你的好朋友,南城警局的胡局長現在也已經自身難保,被棒子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請進去喝咖啡了。你應該清楚國家安全委員會是做什麼的吧?他進去了,那就不可能會安然無恙的出來,所以,你也不要寄望他可以救你了。還有你的寶貝兒子桂一龍,我也已經散出消息,說你被我給綁走了,可是,他到現在為止卻還沒有任何的行動,也就是說,他已經放棄救你了。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可憐,自己一直心疼一直視如寶貝的兒子竟然連你的性命也不顧?」

桂金柏微微的愣了愣,眼神里迸射出一股寒意,無疑,藍玫的話有些刺到了他的內心。桂金柏是一個沒有多少情感的人,在他的心目中,權利要遠遠的比親情來的更加重要。可是,自己辛辛苦苦照顧培養的兒子,如今竟然置自己的生死於不顧,他的心中自然免不了的憤恨。冷冷的哼了一聲,桂金柏說道:「這個混賬小子,如果讓我這裡出去的話,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他一頓不可。」

接著,轉頭看向藍玫,桂金柏說道:「慧婷,我知道錯了。你放我走,以後我的事業全部交給你,那小子休想分的我任何哪怕一點點的產業。」

不屑的笑了一聲,藍玫說道:「我想得到什麼東西的話,我會自己爭取。今天我過來,是希望你寫封信給桂一龍,告訴他你在這裡,讓他把地盤全部的交出來。這應該不難吧?」

微微的愣了一下,桂金柏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說道:「你剛才不是說那混賬小子根本就不理會我的死活嗎?既然如此的話,就算是我寫了信給他,他也不會理會的,不是嗎?還是你放我回去,我回去解決那混賬小子之後,把地盤全部交給你。你看這樣行嗎?」

「你當這是在菜市場買菜,可以討價還價呢?」金成佑說道,「我們讓你怎麼做,你就乖乖的怎麼做。你不要以為對你客氣一點,你就可以蹬鼻子上臉了。我告訴你,藍玫姐對你可以容忍,我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要是惹怒了我,我不介意給你一點苦頭嘗嘗。」

「藍玫?」桂金柏微微的愣了愣,詫異的看向藍玫。

「怎麼樣?這個名字好聽嗎?這是葉謙給我新取的一個名字,這也代表著我要跟過去劃清界限。」藍玫說道,「不過,要想真正的完全的跟過去說再見的話,還要先解決你的事情。」頓了頓,藍玫又接著說道:「桂一龍救不救你那是另外的一回事,我只是要你寫一封信,這對你來說不是很困難吧?」

「你是想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如果桂一龍不來救我的話,以後在道上就很難立足,對嗎?」桂金柏說道。他倒是並不傻,還理的清這個關係。

「你說的很對,我就是這樣的想法。」藍玫說道,「如果他不來救你的話,那就說明他置自己父親的生命於不顧,到時候,在江湖上就很難立足。如果他來救你的話,那就正好,我可以一網打盡。你既然明白,那到底寫還是不寫呢?」

苦笑一聲,桂金柏說道:「既然左右都是一個死,那我又何必寫呢?」

淡淡的笑了笑,藍玫說道:「話可不能這麼說。如果你寫了這封信,那或許還有一些希望。如果桂一龍來救你,說不定他會勝呢?到時候你不就可以安然無恙了嗎?可是,如果你不寫的話,你卻一點機會也沒有。你說,你應該怎麼選擇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