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534章死不悔改

第2534章死不悔改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11-13 01:28 | 本章字數:3153

的確,這對桂金柏來說算是一個機會,如果他不肯寫這封信的話,那就真的是一點機會也沒有。如果寫了,桂一龍礙於面子就不得不來救自己,否則,以後他就無法在江湖上立足。而且,這也是桂金柏看清楚桂一龍的一個好機會,看一看桂一龍到底是不是如藍玫所說的那般。

金成佑有些不耐煩了,狠狠的瞪了桂金柏一眼,說道:「如果不是看在藍玫姐的份上,我才懶得理會那麼多,直接就殺了你了。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還在這裡唧唧歪歪,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哼,沒有了你,桂一龍也就是沒有了牙齒的老虎,我們也根本不會把他放在眼裡,要對付他,那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桂金柏愣了一下,臉色有些難看,事已至此,他也沒有了任何的選擇。深深的吸了口氣,桂金柏說道:「好,我寫,我寫。」

「真是個賤骨頭,跟你好好的說話你不聽,非得凶你一頓你才舒服。」金成佑淬了一口,憤憤的罵道。可是,說完,又想起桂金柏是藍玫的父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藍玫一眼。後者卻是並沒有太在乎,回頭看了一下,吩咐手下去準備紙筆。

沒多久,紙筆拿來了。藍玫示意了一眼,金成佑過去解開了桂金柏身上的繩子,然後將紙筆遞給了他。縱橫江湖這麼久,桂金柏什麼時候這樣憋屈過啊,就算是當年在高流水的手下,高流水對他那也是尊敬萬分,也要賣他三分薄面。可是如今,虎落平陽被犬欺啊,桂金柏心裡有些難受。又有什麼辦法呢?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他可不想就這樣窩窩囊囊的死在這裡,只要有一線的機會,他都不能放過。

接過紙筆,桂金柏活動了一下手臂。被綁了一夜,難免會有些氣血不通,手臂發麻。抬頭看了藍玫一眼,說道:「我知道你想做什麼,如果我寫了這封信,你會傳的江湖上人盡皆知。如果一龍不來的話,他就很難在江湖上立足,到時候你想對付他,只怕也沒有人會幫他。可是,如果他來了的話,就會上了你的當,中了你的圈套,對嗎?」

藍玫微微的撇了撇嘴巴,淡淡的說道:「不錯,你說的對。不過,你沒有選擇,其實,就算你不寫這封信也沒有多大的關係,我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為了讓你看清楚你一直疼愛的兒子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從媽媽死後,你將他們母子接到了家中,他們處處針對我,而你卻一直偏袒著他們。你認為,他是你的兒子,只有他以後可以繼承你的產業,可以替你養老。好,現在你落難了,難道你不想知道你這個一直疼愛有加的兒子會如何的對你嗎?」

桂金柏愣了愣,的確,這個他真的很想知道,很想知道這個兒子是不是值得自己那麼的疼愛,是不是值得自己把自己的一切交給他。深深的吸了口氣,桂金柏說道:「其實,在我的心目中,你才是最重要的。可是,你卻一直跟我作對,從來都不肯聽我好好的說。哎,如果你當初能好好的跟我說一句話,那我們現在也不會變成這樣了。」

「現在說這些還有意思嗎?」藍玫說道,「而且,我很清楚我自己需要的是什麼,也很清楚我們之間到底應該是怎樣的一種關係。」頓了頓,藍玫又接著說道:「你還是趕快把信給寫好吧,寫完了我再告訴你一個讓你很吃驚的消息,我保證你聽到以後會大吃一驚的,而且,你也一定非常的感興趣的。」

桂金柏不由的愣了一下,愕然的看了藍玫一眼,顯然,他是對藍玫所說的這個消息產生了很大的興趣。可是,卻又明白現在自己追問也沒有任何的作用。此時,他能做的就是寫好這封信,然後等待著桂一龍過來搭救,說不定,自己還有一線機會離開這裡。他的心裡也充滿了殺意,只要離開了這裡,他發誓一定要百倍的讓他們償還。

信不是很長,只是說了一下自己的處境,並且,要求桂一龍儘快的過來救自己。寫完後,桂金柏將紙筆遞給藍玫,說道:「好了,你想要的我已經寫好了。」

藍玫接過,簡單的看了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將信遞給了金成佑,說道:「成佑,幫我把這封信送給桂一龍,並且,把這個消息散播出去。麻煩你了,我還有點事情要跟桂金柏單獨談談。」

金成佑微微的愣了愣,看了桂金柏一眼,然後轉頭看向藍玫,說道:「那……藍玫姐,你小心一點,我先走了。」金成佑雖然有時候做事會有些衝動,但是,卻並不笨,他很清楚,桂金柏根本就沒有死心,也根本就沒有放棄任何逃走的機會。他還真的是有些擔心藍玫,當然,他不是擔心藍玫會放走桂金柏。藍玫花了那麼多的心思,設計了那樣的一個圈套,引桂金柏上鉤,自然是沒有理由放走他的。金成佑擔心的是,桂金柏會趁藍玫不注意的時候傷害他。

轉身走了出去,經過那些手下身邊的時候,金成佑小聲的囑咐了幾句,讓他們照顧好藍玫,看好桂金柏。

看到金成佑離開,桂金柏的眼神里不由的閃爍出一道精光。現在綁在自己身上的繩子也已經解開了,只要自己制服了藍玫,到時候就可以將藍玫當成人質,安然無恙的離開這裡了。只要離開了這裡,那就是自己的天下了,然後召集人手將他們一網打盡,以絕後患。再也管不了他們背後是不是有慶紅生在做後盾了。

看到桂金柏的眼神,藍玫就猜出了他心中在想些什麼了,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我勸你還是放棄心中的打算吧,你是沒有可能離開這裡了。我不想殺你,希望你也別逼我。」

自己的心思被藍玫看出,桂金柏不由的愣了一下,尷尬的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的,不管怎麼樣,我們畢竟還是父女,對嗎?以前是我做的不對,我答應你,以後我一定會好好的照顧你,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藍玫很是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在我知道你殺死我母親的時候,我對你就已經徹底的失望了。原本,念在你還是我父親的份上,我還是希望你可以改過,可以給在我母親的墓前認錯,然後可以好好的管理母親的產業,也算是一些微不足道的補償了。可是,你太讓我失望了,你不但不聽我的勸告,甚至連我也要殺,而目的就是為了得到紅盟。你說,我還會相信你嗎?」

深深的吸了口氣,藍玫說道:「算了,現在說這些也沒有用。你是我的父親,我們相處了這麼多年,我對你怎麼會不了解呢?在你的心裡,只有權勢,親情對你來說根本就是無足輕重的。可惜,一個人不管擁有多麼大的權勢,等你老了,不能動的時候,身邊一個人都沒有,那時候你才會後悔。」

桂金柏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的殺意,趁著藍玫不注意的時候,忽然棲身而上。桂金柏畢竟是在道上混了那麼多年的老江湖,雖然並沒有什麼功夫底子,可是,年輕的時候那也是經常的打打殺殺,多少還是有些能耐的。藍玫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桂金柏擒住,一隻手勒住了藍玫的咽喉,桂金柏冷聲的說道:「叫你的人都讓開,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只要我用力的話,你的小命馬上就交代了。」

其實,藍玫早就看穿了桂金柏的心思,也清楚他在想些什麼。就是剛才,如果她還手的話,桂金柏也根本就擒不住他。藍玫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的失落,苦澀的笑了一下,說道:「你還真的是一點都不知道悔改。你剛才不是言之鑿鑿的說我們是父女嗎?不是說你以後會對我好嗎?怎麼?這才一轉身就變臉了嗎?」

冷笑一聲,桂金柏說道:「這你可怪不得我了,我不殺你,你就要殺我。人不為己天誅地滅,你跟你老媽一樣,都那麼笨,那麼容易相信人。做大事的人,哪個不是六親不認?想要成大業,那就不能拘禮於小節。叫你的人都讓開,否則的話,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不屑的笑了一聲,藍玫說道:「你以為你真的那麼容易就能抓的住我嗎?我就是想看一看,你到底還有沒有可能悔改。現在我知道了,你這種人根本就不知道悔改。」深深的吸了口氣,藍玫說道:「你不想知道我剛才所說的那個消息了嗎?我想,你一定很感興趣的。」

微微的愣了愣,桂金柏說道:「什麼消息?我告訴你,你可別跟我玩花樣,你的性命現在可是掌握在我的手裡,如果你敢亂來的話,大不了同歸於盡。你可要想清楚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