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2685章洪天機的質問

第2685章洪天機的質問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12-20 08:42 | 本章字數:3222

不管軍師到底是不是真心,葉謙也不在乎他現在所說的話到底是真還是假,這都無所謂,對於葉謙而言,他並不擔心軍師的背叛,因為除掉他那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所以,葉謙願意相信他。

滿意的點了點頭,葉謙上前將軍師扶了起來,說道:「我相信你,只要你以後好好的替我辦事,我絕對不會虧待你的,我相信你現在也應該知道我的身份了,你應該清楚,憑藉我的實力可以讓你站的更高,我想,以你的聰明才智,你也絕對不想永遠都只是充當這樣一個軍師的角色吧,你應該有更高的成就。」

重重的點了點頭,軍師說道:「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我並不適合做一個大哥,因為我不具備作為一個大哥應該有的條件,不過,我相信我能做好自己分內的事情,所以,以後只要葉先生一聲命令,無論是赴湯蹈火,我都在所不辭。」

「我對下面的人向來都很少過問他們的事情,他們有很大的自主權,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絕對的衷心,以及,做好事情不讓我失望,其他的,都不重要。」葉謙說道,「至於你說自己不合適做大哥,那就是你的事情了。」頓了頓,葉謙又接著說道:「好了,多餘的事情我也不說了,這裡就交給你善後吧,至於如何讓南宮傷的那些手下服從你,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我相信你有辦法,我就先走了。」

接著,轉頭看了葉彤一眼,說道:「走吧。」

葉彤微微的點了點頭,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對於葉謙收服軍師這件事情,她也懶得給予過多的評價,畢竟,這是葉謙自己的事情,至於最後到底是養虎為患,還是得到一個得力助手,那就是葉謙自己的事情了,她能做的,就是要保證葉謙的生命不受到威脅,其餘的事情,她不好插手。

軍師恭恭敬敬的將葉謙和葉彤送出門外,然後開始處理善後的事情,南宮傷一死,必定會有很多的事情發生,漢城的地下秩序,只怕也要有重新一次的洗牌,所以,他必須做好一切準備,防止突發事情的時候自己會措手不及。

軍師心裡還是十分的清楚的,葉謙和南宮傷相比較而言,無疑是葉謙更勝一籌,無論是勢力還是個人魅力而言,都是遠遠的超出南宮傷許多,跟隨在葉謙的身後,將會有更大的發揮的舞台,當然,軍師對自己也是十分的了解,他清楚自己並不具備一個做大哥的條件,一個好的謀士,並不一定就是一個好的領導,這點軍師十分的清楚。

出了南宮傷的別墅,葉謙轉頭看了葉彤一眼,說道:「梁冰的事情還要麻煩你了,我們分頭去打探她的下落,生要見人,死要見屍,一日找不到她,她就多一份的危險,葉彤,我知道我沒有理由要求你太多,你也沒有責任要幫我那麼多,不過,我希望你可以幫我這一次,我欠你的一輩子也還不清了,以後無論你有任何的需要,我一定全力以赴。」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葉彤說道:「不用把問題擴大化,就算你不說,我還是一樣會儘力打聽她的下落的,不過,我並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找到,只能說是儘力,還有,我還是那句話,我希望你清楚的明白一點,那就是,她是基因戰士的人,以後如果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你可不要怪我沒有提醒你。」

「當然,當然不會。」葉謙連連的說道,葉謙很清楚葉彤這麼說那也完全是在為自己考慮,就算將來梁冰真的做出了傷害自己的事情,自己也不會怪罪到葉彤的身上的,對葉彤,葉謙只有感激。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彤也沒有多說什麼,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去,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葉謙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最終還是沒有說出來,葉彤身上充滿著很多的秘密,很多葉謙很想知道的事情,可是,葉謙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去問,畢竟,自始至終,葉彤都從來沒有做過傷害他的事情,如果自己這樣問了,似乎有點打探她的底細的嫌疑,弄不好,還會疏遠大家的關係。

走出南宮傷家沒有多久,葉彤忽然停下了自己的腳步,心中不由的一涼,有股寒意從自己的心頭升起,葉彤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寒顫,哆嗦了一下,轉頭看去,一片漆黑,沒有任何的人影,葉彤的眉頭不由的蹙了蹙,剛才的那種感覺非常的清晰,她可以肯定有人在自己的背後。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彤將自己心中的那股恐懼壓制下去,那是一種不由自主,根本不受自己控制的恐懼,「既然來了,何必藏頭露尾,出來吧。」葉彤說道。

片刻,從黑暗中走出一個人來,誰,拜月教的教主洪天機,看到他的時候,葉彤很明顯的哆嗦了一下,對他,葉彤自然是不陌生的,而且,還有發自心底的一種恐懼,葉彤連忙的低頭彎腰行禮,說道:「見過洪教主。」

洪天機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好久沒見了,過的怎麼樣。」

微微的愣了愣,葉彤盡量的想讓自己的心情冷靜一些,平靜一些,不要被洪天機的氣勢牽扯住自己,「還行。」葉彤淡淡的說道,「洪教主忽然現身,有什麼指示嗎。」

「也沒什麼。」洪天機淡淡一笑,說道,「很久沒看到你了,我只是想過來看看,順便問一問,想知道你還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葉彤愣了一下,說道:「當然,我六歲加入遮天,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到底是什麼,絕對不會越雷池一步。」

「哦,是嗎。」洪天機微微的笑著,說道,「既然你清楚,那就最好,想必你也應該知道遮天對付叛徒的手段吧,這次我出山,弘揚拜月教,一來是為了吸收更多的信徒,二來也是為了考察一下你們在外面究竟辦事辦的如何,葉彤,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剛才從哪裡來。」

葉彤不由的渾身打了一個哆嗦,目光從洪天機的臉上掃過,彷彿是想要確認一下洪天機是不是知道自己剛才所做的事情,可是,洪天機的表情很淡然,臉上沒有任何的變化,根本就看不透,「洪教主這麼問是什麼意思。」葉彤說道,「難道洪教主是懷疑我做了對不起遮天的事情嗎,如果是的話,洪教主何必來問我,遮天的做事方法向來都是寧殺錯,不放過,如果壞洪教主懷疑我,完全可以處置我。」

淡淡的笑了笑,洪天機說道:「葉彤,千萬別誤會,我可沒有這個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剛才去了哪裡而已,怎麼,不會有什麼不能說的吧。」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彤說道:「當然沒有不能說的,我剛才去了南宮傷的家裡。」葉彤清楚,這件事情只怕是想隱瞞也隱瞞不住,倒不如坦白的說出來,這樣反而不會引起洪天機的懷疑,否則,如果等洪天機查出來的話,再來質問自己,到時候只怕就真的解釋不清了,葉彤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危,可是,如果洪天機懷疑到自己的身上,那麼,自己的義父就會有危險了。

「去南宮傷的家裡,做什麼。」洪天機接著問道。

「我收到消息,歐陽明浩今晚會去找南宮傷的麻煩,所以,就趕了過去。」葉彤說道,「歐陽明浩是遮天的叛徒,按照遮天的規矩,凡是看到他的人一律將他處死,我身為遮天的人,既然知道歐陽明浩的下落,又豈能放過他。」

洪天機的眉頭微微的蹙了蹙,說道:「這麼說,你殺了他。」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彤說道:「歐陽明浩已經死了。」葉彤這麼回答非常的巧妙,她並沒有說歐陽明浩是自己所殺,只是說他已經死了,這也是想看一看洪天機到底知道多少,也好為接下來洪天機的問話留有一些餘地,不至於讓自己難自圓其說。

洪天機冷哼了一聲,說道:「要殺歐陽明浩的話,我早就動手了,又何必要你出手呢,我已經跟歐陽明浩達成了協議,讓他幫我做點事情,而我會暫時的繞過他的狗命,這個消息我不是已經傳達了下去嗎。」

「我知道,不過,我認為對付叛徒絕對不能心慈手軟,也絕對不能給他任何的機會,否則,以後恐怕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效仿他。」葉彤說道,「我知道我這麼做等於不聽命令,所以,我做好了受罰的準備,洪教主想要怎麼處罰我,我心甘情願的接受,絕對不會有半句的怨言。」

「這麼說你是為遮天考慮了,那如果我處罰你,豈不是會讓人說我不公道。」洪天機說道,「葉彤,你很聰明啊,想用這招來堵我的嘴嗎。」

「沒有,屬下沒有這個意思。」葉彤連忙的跪了下來,說道,「屬下是一心為遮天著想,不過,做事方法有誤,心甘情願接受任何處罰。」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