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495章陳一

第495章陳一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413

再看陳一,雖然已經是年過古稀,但是那一雙眼睛裡所透露出來的眼神卻是非常的凌厲。葉謙不由暗暗的叫了一聲,「高手!」雖然葉謙只能算是半個練氣師,但是通過和師父林錦態的接觸,以及和皇甫擎天的接觸,葉謙能夠感覺出來,陳一的身上有著跟自己師父和皇甫擎天一樣的氣息。

葉謙是知道練氣師的厲害的,就拿自己的師父林錦態來說吧,葉謙在他的手裡卻依舊過不了多少招。而且,林錦態卻還常說自己不過只是入門而已。至於皇甫擎天那就更不用說了,葉謙在他的手裡連一招都過不去,這足以證明練氣師的厲害。

而皇甫擎天曾經說過的那個神秘組織,胡可的那個師兄宗政雲,只怕都是練氣師吧?這也是葉謙一直以來都不敢輕易的將狼牙的勢力進入到華夏京都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因為那裡是龍潭虎穴,有太多的未知。以自己現在的身手,在別人的手下連一招半招都過不去,又何談去發展自己的勢力呢?

看到葉謙的時候,陳一也不禁微微的怔了一下,眉頭不由的皺了皺。身為一名練氣師,陳一自然能夠感覺到葉謙身上的不同之處,自然免不了的有些錯愕。陳一沒有在隱藏自己的氣勢,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的氣勢全部的散發出去,彷彿猶如一道無形的屏障,朝著葉謙壓了過去。

葉謙不由的渾身一怔,想要邁動自己的腳步,卻發現自己根本動彈不得,心裡不由的大吃一驚。葉謙這才知道,什麼叫著高手,為什麼當初皇甫擎天會說葉謙在他的手裡連一招都過不去了,因為這樣的高手出招,單單就是身上的氣勢就已經壓的你無法動彈了,更別說是還手了。

漸漸的,葉謙的額頭不由的滲出了汗珠,一顆一顆斗大的汗珠。

墨龍關好門回過身時,發現葉謙異樣的表情時,眉頭不由一皺,一股怒火沖了上來。他自然看的出來,這一切都是陳一的所為,身在葉謙的身旁,墨龍也能夠感覺的到陳一那份強大的氣勢。

在墨龍的心裡,墨者行會固然重要,但是葉謙更重要。如果在墨者行會和葉謙之間只能選擇一個的話,墨龍肯定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葉謙。因此,看到這樣的情形之時,墨龍幾乎沒有半點猶豫,大吼一聲,手中的火隕朝陳一刺了過去。

葉謙不由的大吃一驚,像陳一這樣的高手,墨龍怎麼會是他的對手。如果陳一知道墨龍的身份或許還會手下留情,可是現在並不知道啊。「墨龍!」葉謙大叫一聲,身上如果有兩股氣體涌了出來似得,頓時的解開了陳一對自己的那種壓力。

「咦?」陳一驚愕的叫了一聲,他完全沒有想到,在葉謙的身上竟然會有兩種不同而且完全抵制的氣。難道他也是練氣師?陳一暗暗的想道。不過,轉而一想又覺得不可能,如果葉謙知道的話,剛才也不會那麼的被動了,想必他有著一番奇遇吧。

看到墨龍的火隕朝自己刺了過來時,陳一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眼神里閃爍出一種驚喜的神色。手指迅速的點出,瞬間的便擊中了墨龍的氣門。墨龍只覺呼吸一滯,有種乏力的感覺,身體不由自主的停了下來。陳一手腕一翻,便將墨龍手中的火隕拿到了自己的手裡。整個過程非常的快,幾乎只是在眨眼之間便完成了。

看到陳一併沒有要傷害墨龍的意思,葉謙暗暗的鬆了口氣。不過想起來剛才的情景,葉謙心裡還是不由的感覺到一絲涼意,好驚人的功夫啊,只怕這老頭的身手不在皇甫擎天之下吧?

練氣師,葉謙漸漸的對這個也越來越有興趣了,可是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去修鍊。然而,葉謙卻並不知道,當初在tw的時候,胡可已經教了他一些最基本的了。

「你沒事吧?」走到墨龍的身邊,葉謙在他的背上拍了拍,幫他順了順氣,緊張的問道。

墨龍咳嗽了兩聲,一口氣終於接了上來。剛才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忽然間窒息了一樣,非常的難受。墨龍感激的看了葉謙一眼,搖了搖頭,接著看著陳一,說道:「把匕首還給我。」

「這把火隕你是從哪裡弄來的?」陳一厲聲問道。

看到他這樣的表情,墨龍有些微微的興奮,這個表情代表著陳一見過火隕,而且應該還很重視這把火隕。噗通一聲,墨龍跪了下去,說道:「墨家後人墨龍,見過陳老前輩。」

「你……你說你叫什麼?」陳一的表情明顯的有些激動。

「墨龍,墨家後人。」墨龍重複了一遍。墨龍更加的確信,眼前的陳一真的是墨者行會的人,而且肯定知道自己爺爺的事情,內心不免有些激動。

「你真的是墨家的後人?天啦,天啦,沒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還能夠看見墨家的後人。快起來,快快起來。」陳一慌忙的把墨龍扶了起來。接著,有點急不可待的問道:「也只有墨家的後人才配擁有這把火隕。來,孩子,好好拿好。」

墨龍接過火隕,然後問道:「前輩……」

「別,按照墨者行會的規矩,你是墨者行會巨子繼承人,叫我的名字就好。」陳一打斷了墨龍的話,說道。

「前輩和我爺爺是一個輩分的,稱呼你一聲前輩那是應該的。」墨龍說道,「前輩,我這次找你是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的父母現在是不是還在世?」

陳一渾身不由的顫了一下,轉而說道:「來,先坐下,先坐下。」接著又看了葉謙一眼,說道:「這位是……」

「小的葉謙,是墨龍的兄弟。」葉謙回答道。他看的出來,陳一似乎有難言之隱,好像並不想說當年的事情似得。

「你也坐吧,坐吧。」陳一說道,「葉先生是吧?」

「叫我葉謙就好。」葉謙說道。

「恕我說句不中聽的話,葉謙的身上有著一種很邪惡的氣息,希望你能好好的控制住,否則將來肯定會成為一個殺人惡魔,將會永墮阿鼻地獄。」陳一說道。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當初在華夏東北的靈龍寺時,葉謙也有這樣的感覺,如今陳一也這樣說,這讓葉謙更加的肯定自己的身上是不是有著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難道是血浪?微微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我殺的人已經夠多了,死後肯定會下十八層地獄的,呵呵。」

微微的嘆了口氣,陳一說道:「我說的不是這個,你以後會明白的。」接著把目光轉向了墨龍,說道:「巨子,難道你到現在還沒有回墨者行會嗎?」墨龍既然問了自己那個問題,那麼陳一也就可以肯定,墨龍並沒有會墨者行會了,否則也不會對當初的事情一無所知了。

搖了搖頭,墨龍說道:「這些年我一直在打聽墨者行會的消息,可是卻一直沒有下落。去年的時候,好不容易找到了杜連城,本來想問一下他墨者行會的事情,可是卻沒有想到他竟然要殺我。這次好不容易才打聽出前輩的下落,還希望前輩能夠將當年的事情告訴我,告訴我我的父母現在是否還在人間?」

長長的嘆了口氣,陳一說道:「如今的墨者行會,和以前的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這些事情,你不知道也罷。至於你的父母,早在二十幾年前就已經去世了。」

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暗暗的想道,墨者行會不會也像那些電影里的狗血情節,發生了什麼奪權的事情吧?所以才導致墨龍的全家被殺,忠良全部隱退?

墨龍的嘴角不住的抽動了幾下,顯然是在遏制著自己的悲傷。以前墨龍至少還有一個念想,而如今聽到自己的全家都已經死去時,自然的有些傷心。深深的吸了口氣,墨龍問道:「前輩,我的父母到底是怎麼死的?」

「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好。你現在這樣過的不是很好嘛,巨子,你就忘了墨者行會這件事情吧。以後去過你自己的生活,別再找什麼墨者行會了。」陳一說道。

「不行,我是墨家的後人,我是墨者行會的巨子。我如果連我父母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如果連墨者行會都找不到,我還怎麼生存下去?我還有什麼臉面生存下去。」墨龍堅決的說道。

「知道你父母是怎麼死的又怎麼樣?你能改變什麼嗎?」陳一厲聲的說道。

「如果他們是含冤而死,我這個做兒子的自然要替他們報仇;如果他們是正常死亡,那我身為墨家的後人,也應該負擔氣墨者行會行俠仗義的責任。」墨龍堅定的說道。

「哼,報仇?你連我都打不過,你怎麼報仇?」陳一鄙夷的說道。他倒不是真的看不起墨龍,他只是不想讓墨龍再牽扯到墨者行會的紛爭之中,讓他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這豈不是也很好嘛。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