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523章家族宿怨

第523章家族宿怨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88

聽了葉謙的話,葉雯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自己工作的那家餐廳怎麼會龍蛇混雜,那可是正當的生意啊。不過,葉謙這麼說,她也不好去辯駁。微微的愣了愣之後,葉雯點了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你知道多少小時候的事情?能不能告訴我?」葉謙說道。

「嗯!」葉雯應了一聲,說道:「我們是葉家的一個支脈,小時候有爸爸在,那時候爸爸是葉家的驕傲,所以我們家的生活也非常的好,很幸福。可是有一次,爸爸受了很重的傷回來,沒有多久就過世了。爸爸死了,我們在葉家的地位也漸漸的失去,我們經常受其他人的欺負,那時候你總是護在我的面前,保護我,誰也是敢打我,你絕對會不顧一切的跟他拚命。可是後來有一天,不知道什麼原因,媽媽也被打成重傷,然後我們被趕出了家族。而你,也是在那時候就失蹤的。可惜,那時候媽媽昏迷不醒,根本就沒有辦法去找你。我和媽媽在一個僕人的幫助下,來到這裡,最後定居。只是,這麼多年來,我找了無數的醫生,可是媽媽的病卻始終治不好,而且還越來越嚴重。哥,對不起,是我沒用,是我沒有照顧好媽媽。」

說完,葉雯再也控制不住,撲倒在葉謙的懷中哭泣起來。她還只是二十齣頭的一個小姑娘,卻過早的承擔了家庭的重擔,那個原本活潑調皮的小丫頭,也在被生活的壓迫下漸漸的變得內向,變得不愛和別人說話。

而一直能夠保護她的父親和哥哥都不在她的身邊,被別人欺負了,那也只能忍著,回去卻還要裝出什麼事情也沒有的樣子。因為,她不想讓自己的媽媽為自己擔心。自從安思醒來後,發現葉謙走失了,頓時就顯得非常的激動,幾度的暈死過去。雖然後來在葉雯的安慰下,她好像是忘記了那份痛苦,可是每個夜晚她卻還是偷偷的拿著葉謙小時候的照片哭泣,拿著葉正然的照片,說著自己對不起他之類的話。她這麼做,無非也是不想讓葉雯擔心,不想在她的面前表現的很脆弱。

看著葉雯撲進自己的懷中,葉謙顯得有些失措。半晌,葉謙才緩緩的把手搭在了她的脊背上,輕輕的拍打著,說道:「放心吧,以後有我,誰也不能再欺負你。今天在餐廳發生的事情我也都看見了,我會幫你出口氣的。是哥哥對不起你,讓你一個人支撐這個家,你受苦了。」

葉謙越是這樣說,葉雯就越發的苦的厲害了。這麼多年,她從來沒有這麼痛痛快快的哭過。因為她知道,就算是自己哭,也沒有人會可憐自己,會心疼自己。現在,以前那個時刻保護著自己的哥哥回來了,她可以毫不顧忌的哭,不怕被人笑,只想痛痛快快的把這些年的委屈全部的發泄出來。

看到這樣的一幕,清風的雙眼也有些濕潤了,也不禁的想起了自己的父母。可是,他們卻已經都不在人世了。不過,葉謙能夠找到自己的家人,清風也替他高興,雖然父親死了,但是至少還有媽媽和妹妹。

當晚,葉謙沒有離開,一直陪安思說話。直到凌晨兩點多鐘,安思終於忍不住自己的疲憊,沉沉的睡去。

讓葉謙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家族竟然有那麼大的勢力,雖然比不得墨者行會那樣是幾千年的傳承,但是卻也是一個千年世家。而葉家,也如同墨者行會一樣,裡面的人全都是練氣師。哦,不,現在應該稱之為武者。葉謙也不是很清楚這種稱呼到底是不是正確,反正這類人修鍊的武功是真宗的華夏古武學,不但有對自己身體的錘鍊,也有對自己氣的修鍊。姑且稱之為武者吧。

而葉謙的父親葉正然曾經是葉家年輕一代的佼佼者,區區二十齣頭的年紀便已經是一流高手的境界了,也很有希望成為葉家下一代的族長。不過,可惜的是,一次葉正然在和別人的比武之中,受了重傷,結果傷重不治而死。

那是他為家族所承擔的一份挑戰,當初對手來葉家挑戰,大敗葉家一百多名高手,儼然是入無人之境。最後葉正然在家族的指示下應戰,雖然當場把對手擊斃,可惜自己卻也是深受重傷。然而,在葉正然死後,葉謙一家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家族沒有因為葉正然是家族的英雄而對他們格外的照顧,反而是處處相逼,甚至是要求安思把葉正然自創的一套心法交出來。安思自然不從,葉正然死後,她幾乎是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葉謙的很少,希望葉謙能夠繼承他父親的衣缽。

可是,安思一個人的力量畢竟太小,無論如何也無法跟整個葉家斗。而她那一身的功夫,也因為被家族的中重傷之後失去。

雖然,這些古武學不像武俠小說里所寫的那樣能夠讓人騰雲駕霧,飛天遁地,但是卻的確是可以把一個人的潛能發展到最大。憑葉謙如今的功夫,竟然在皇甫擎天的手裡連一招都過不去,就可想而知了。

葉謙現在所用的是力,而古武學所講究的是氣,只有把氣力配合好,才能發揮更大的作用。用力無氣、有氣無力,那都是不行的,所以,古武學的修鍊者在一般人的基礎上都增加了一個氣的修鍊。

這就好比是現在流行的跆拳道,它所講究的其實就是力,對氣根本就沒有什麼研究。而李小龍所修鍊的截拳道,則有對氣的修鍊,屬於真宗的古武學範疇。

對於這種家族之中的爭鬥,其實葉謙早就已經是見怪不怪了,雖然都是一家人,可是在權利和金錢的面前,很多時候卻又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就好像e國黑手黨庫洛夫斯家族吧,庫洛夫斯安德烈和庫洛夫斯阿謝夫這對叔侄倆,不就是為了一個權利而互相的要致對方於死地嘛。

讓葉謙所不忿的是,不管怎麼說,自己的父親也是家族的英雄,是為家族而死。即使家族不厚待他們,也不應該趕盡殺絕,步步緊逼吧?如果不是這樣,自己的母親也根本不會受傷,自己也不會流浪街頭。

這個仇,葉謙是自然要報的,安思也是這樣的想法。只不過,葉謙很清楚,憑藉自己現在的功夫,只怕根本沒有辦法和一個龐大的千年世家去斗吧?那麼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個忍字,而且還有隱蔽,不能讓葉家知道他們的所在,否則只怕會被斬草除根吧。

葉謙所想的仇,並不是要把葉家的人全部殺了,他只是想跟葉謙的人證明,他們當初的做法是多麼的錯誤,讓他們跪在自己父親的墓前認錯。至於那個什麼葉家的家主之位,葉謙卻是根本就沒有想過。

不過這一切並不是那麼容易,不會是想對付北極狐那麼簡單,會像墨者行會的事情一樣,變得既困難又複雜。

看著自己的母親沉沉的睡去之後,葉謙微微的笑了一下,笑的很幸福,原來有母親的感覺真的很好。留了一張紙條在她的床頭柜上,葉謙輕手輕腳的關上門走了出去,順手把門帶上。

走到車旁時,清風已經躺在裡面呼呼大睡了。葉謙打開車門,踹了他一腳。清風一個激靈,咕嚕一下爬了起來,緊張的說道:「啊?怎麼了?怎麼了?」

葉謙白了他一眼,說道:「幹嗎那麼緊張,又在做夢幹什麼壞事吧?」

嘿嘿的笑了笑,清風說道:「壞事倒是沒有做,只是正做夢被中島信奈那丫頭罰跪呢。」

「你不是說你對付女人有一招嘛,所有女人見了你都變得很慫嘛。」葉謙說道。

「是啊,這不做夢和現實是反的嘛,所以在現實中是我罰那丫頭跪下呢。」清風得意的說道。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好了,別吹牛了,開車吧。」

「去哪裡?回酒店嗎?老大,你乾脆在這裡住一晚吧,明天再找個醫院把阿姨送進去檢查檢查。」清風說道。

「回什麼酒店啊,去找人。」葉謙說道。

「找誰啊?華傑嗎?好啊好啊,馬上出發。」清風嘿嘿一笑,興奮的說道。

「不是去找華傑,去找那個叫雷江的。」葉謙說道。

「雷江?」清風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即想起今天吃飯的時候那個雷江打了葉雯一巴掌。葉雯現在可是自己老大的妹妹啊,那可就是郡主了啊,當然不能放過那個雷江了。「對啊,那個小子竟然敢打咱老大的妹妹,不狠狠的教訓他一下,那就太便宜他了。老大,放心吧,一會我跺下他的雙手雙腳,給咱老大的妹妹出口氣。」清風拍著胸脯說道。

葉謙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別說那麼多了,趕緊走吧。先把那個雷江找出來再說吧,如果連人都找不到,就更別談什麼出氣了。」

「交給我老大,找人我最拿手。」清風說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