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578章放血

第578章放血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92

這樣的結局是葉謙早就預料到了。雖然並沒有親自和吉田陽斗交過手,但是對他的資料葉謙知道的很清楚,知道他算是一個高手,對付起來應該不容易。只是,葉謙沒有想到這個吉田陽斗似乎比傳言中的要弱了許多,或者說是鬼狼白天槐厲害了許多吧。從二人第一次的交鋒,葉謙就已經看出了結局,所以一直坦然自若的站在那裡,根本沒有打算插手。

讓葉謙沒有想到的是,鬼狼白天槐剛才所展露出來的武功,那分明是包含了古武術氣勁的使用,也就是說鬼狼白天槐也在修習古武術了。以鬼狼白天槐的性格,如果真的是要找狼牙報復,真的是要和葉謙來一場生死決戰,又何必把自己修鍊古武術的事情在葉謙的面前表現出來呢?如果隱藏起來的話,豈不是可以更加的出其不意?

因此,葉謙更加的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鬼狼白天槐之所以殺了雷江的管家以及華傑的那些東南亞地區的負責人,目的就是為了幫助葉謙清掃障礙。而這次的舉動,葉謙覺得這是鬼狼白天槐故意在給自己透露一個信息,那就是他在修鍊古武術。否則,鬼狼白天槐大可不必在這個時候跑來,也根本不用當著葉謙的面對付吉田陽斗。

然而,葉謙卻並沒有多少的開心,反而更加的糾結了。他甚至是希望鬼狼白天槐真的對付狼牙,對付自己,那樣,自己至少可以堂堂正正的和鬼狼白天槐來一個生死決戰。可是,鬼狼白天槐卻這樣做,那就表明葉謙想的沒有錯。鬼狼白天槐是想……是想……葉謙真的有點不願意想下去,這樣的結果是他不希望看見的。

吉田陽斗支撐著坐了起來,靠在衣柜上,擦了擦嘴角的血漬。自己堂堂一個全島國連續三屆的空手道冠軍,接受過系統的忍者訓練,竟然打不過一個僱傭軍?他有點不敢相信,也不願意相信,可是,事實就是事實,事實擺在他的面前,不容他不相信。他有點後悔了,後悔自己要來華夏,後悔自己要接受這個任務,如果不是這樣,現在依然在島國快活呢。可是如今……吉田陽斗知道,對方只怕是不會放過自己的了。

鬼狼白天槐緩緩的走到吉田陽斗的面前,淡淡的哼了一聲,說道:「空手道冠軍也不過如此嘛,真的讓我很失望啊。」

吉田陽斗的嘴角不停的抽動著,他何曾受過這樣的侮辱,可是如今事實擺在眼前,也容不得他說什麼,自己的確是輸了,而且還輸的很慘。他當然想著要報復,可是他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動彈,一個不小心,斷裂的肋骨很可能會刺穿內臟,到時候只怕是神仙也救不活自己了。

「對不起,你不能回去了。」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說道。話音落去,鬼狼白天槐一腳狠狠的踩了下去,直接跺在了吉田陽斗的襠部。那一腳的力氣可不小,直接將吉田陽斗的寶貝直接的跺扁了,那兩個玩意更是爆裂出來。吉田陽斗發出一陣殺豬般的慘叫,整個人頓時痛的暈了過去。

正如鬼狼白天槐所說,行有行規,吉田陽斗的行徑已經觸犯了規矩,他應該受到懲罰。無論是殺手還是僱傭軍還是普通的黑社會份子,都應該戒受一條,那就是yin**女,這是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殺人不過頭點地而已,何必要做這樣的事情呢。

從腰間拿出了那把村正妖刀,鬼狼白天槐緩緩的在吉田陽斗的脖頸之處划了一道口子。並不是很深,不足以讓他流血而亡,只不過是為了讓村正妖刀吸收一點鮮血而已。然而,就在鬼狼白天槐掏出村正妖刀的時候,葉謙清晰的感覺到懷中的血浪彷彿有一種興奮的抖動,血浪的紅光明顯的大增,透過葉謙的衣服也能夠隱約的看見。

這已經不是葉謙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了,當初在葉謙看見火隕和復仇的時候也曾經出現過這樣的現象,這是血浪發出的一種警告,因為它感覺到了一種危險。而那把村正妖刀似乎也感覺到了血浪的存在,身上的光芒大漲。不過,鬼狼白天槐卻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因為每次村正妖刀吸收了鮮血的時候都會這樣,這次自然也以為是這樣。

萬物都有靈性,這些用非凡的材料鑄造出來的兵器,糅合了鑄劍師的心血,也彷彿都有了一些靈性。可能是血浪和村正妖刀都感覺到好像沒有什麼威脅,所以漸漸的光芒都消失下去。葉謙此時忽然有一個奇怪的念頭,那就是讓血浪和村正妖刀來一次硬碰硬的話,不知道誰會更強一些。不過,這也只是想想而已,葉謙可不會真的這麼做,不過如果這把村正妖刀一直在鬼狼白天槐手裡的話,遲早是會有這一天的。

鬼狼白天槐擦乾淨村正妖刀,收進懷裡,接著輕輕的踹了踹吉田陽斗,把他弄醒。下身還很疼痛,吉田陽斗的整張臉幾乎都變型了,額頭一顆顆斗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流。鬼狼白天槐冷冷的笑了一下,說道:「怎麼樣?舒服嗎?」

「要殺就殺,你這樣做太不人道了。」吉田陽斗憤恨的說道。

「對付什麼樣的人我會用什麼樣的手段,放心,我會殺你的。」鬼狼白天槐冷冷的笑了一聲,走過去把吉田陽斗扶了起來,把他的雙手綁在一起,然後吊了起來,只是讓吉田陽斗的腳尖站在地上。

「送你一件禮物,你一定會喜歡。」鬼狼白天槐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話音落去,鬼狼白天槐從懷裡掏出一個竹管,微微的晃了晃。竹管一頭削的很鋒利,表面還是綠色的,向來應該是剛剛削下來的,也就是說在鬼狼白天槐來這裡之前就已經準備好的了。

葉謙看見鬼狼白天槐拿出一根竹管,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他當然知道鬼狼白天槐要做什麼,只是有些不明白為什麼在來的時候就已經準備好那個竹管了。看來鬼狼白天槐似乎不僅僅只是為了告訴自己他也在修習古武術的事情,似乎比自己更加的痛恨山口組的人啊。

其實,這也是葉謙不知道的事情。當初鬼狼白天槐離開狼牙之後,便遭到了山口組的追殺,雖然每次鬼狼白天槐都憑著自己高超的身手和智慧逃過,但是卻是有點疲於奔命,心中對山口組的怨恨自然非常的深。

在狼牙,由於狼牙的勢力和戰鬥力強悍,雖然山口組的人知道是葉謙和鬼狼白天槐殺了他們的組長,可是卻無能為力,因為他們也不敢擅自的奔赴中東去殺葉謙和鬼狼白天槐。這還是葉謙在沒有坐上狼牙首領的時候和鬼狼白天槐的一次合作任務,二人獨自闖入山口組組長的家中,在消滅了將近五十多個敵人的時候,終於順利的把當時山口組的組長擊斃家中。後來,由於鬼狼白天槐叛逃出狼牙,山口組自然是沒有了任何的顧忌,傾其力量追殺鬼狼白天槐。

冷笑了一聲,鬼狼白天槐拿起竹管用力的插進了吉田陽斗的大腿。頓時,吉田陽斗發出一聲慘叫,渾身忍不住的顫抖起來,額頭的汗珠猶如雨水一樣落了下來。這是鬼狼白天槐最喜歡的一種殺人方式了,可以讓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血一點一點的從體內被放出來,一點一點的感受著死亡靠近自己。

吉田陽斗看著自己的血從體內順著竹管一點點的流出來,就彷彿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在一點點的流逝,那種死亡的恐懼不停的摧殘著他的意志。「有種你就殺了我,這樣做算什麼男人!」吉田陽斗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鬼狼白天槐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笑了一聲,說道:「我是不是男人不是你決定的,你還是好好的感受一下最後的時光吧。」說完,鬼狼白天槐沒有再看他,轉過頭徑直的走了出去。

葉謙和清風對視一眼,微微的聳了聳肩,跟著走了出去。至於吉田陽斗,葉謙不用去管了,他根本句沒有辦法逃出去,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著自己的血被一點一點的放空,然後失去知覺,直到死亡。

出了任春柏家,走電梯到了樓下,鬼狼白天槐看了葉謙一眼,淡淡的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你別問我,問我我也不會說。」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的確,他剛才是想問鬼狼白天槐是不是在修習古武術。可是,鬼狼白天槐的一句話直接堵住了他的嘴巴,讓他沒有辦法再問了。「接下來準備去哪裡?」葉謙轉移了一個話題,問道。

「不知道,該去哪裡的時候就去哪裡。」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說道。頓了頓,鬼狼白天槐又上下的打量了葉謙一眼,說道:「你被俗事困擾的太多,似乎有點放鬆了訓練了。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你不會還像現在這樣不濟。」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