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656章福清幫大會五

第656章福清幫大會五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19

肥胖老者倒不是懷疑尤軒是卧底,只是對於尤軒的很多做法都是看不順眼的。福清幫的弟子都是為福清幫出生入死,打江山的,不知道為福清幫流了多少的血,怎麼能單單的就憑一個懷疑就對福清幫的弟子展開全面的調查呢?

趙凱是不是卧底還值得懷疑,怎麼能憑這件事情就把事情繼續的擴大呢?肥胖老者在福清幫有著一定的地位,他可是元老級別的人,雖然這些年不怎麼過問福清幫內的事務,但是他在福清幫中的地位還是不可動搖的,許多堂主都以他馬首是瞻。

這樣的一位人物說話,自然有著一定的份量,底下的那些堂主也都紛紛的議論開了。都是為福清幫流過血的人,誰身上沒有幾乎刀疤槍傷的啊,誰也不願意尤軒藉此機會對付自己,自然也都紛紛的開口表示贊同。

這樣的場面,還是讓謝紫依感覺到了一定信心,讓她覺得福清幫內的弟子還是團結一致的,還有人為趙凱說話的。

既然已經有了藉此機會剷除異己的想法,尤軒自然也早就預料到這種情況的發生,是以,臉上並沒有任何慌張的表情,依然是鎮定如故。只見尤軒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山爺,我不是把事情擴大化,我也是為了福清幫著想。試想一下,如果咱們福清幫還有卧底存在,那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情?相信大家都知道兩年前發生的事情吧?當時我們福清幫對山口組展開攻擊,並且節節勝利;可是這個時候稻田會和吉川社忽然介入,對我福清幫展開了聯手攻擊,而我們卻是節節敗退,差一點福清幫的百年基業毀於一旦。在這個過程中,我就曾經懷疑過咱們內部出現了卧底,否則,稻田會和吉川社不可能未卜先知,對我們的事情知道的那麼清楚,我們每一個計劃他們都是清晰的掌握,並且快我們一步做出回應。山爺,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這關係到我們福清幫的未來,我不得不這麼做。」

「好一個不得不這麼做!」伴隨著話音落下,一個年輕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年輕男子的手臂上纏著一塊黑布,眉宇間有種憤怒和悲傷。

「對不起,幫主,他硬要闖進來,我攔也攔不住。」一名福清幫的弟子跟在年輕男子的身後,緊張的說道。其實,這當然不是實話,外面那麼多的人守著,如果不想讓他進來又哪裡是什麼難事呢?只是,他們都很同情他,覺得他有必要來討一個公道,所以放他走了進來。

福清幫大會,本來是不允許任何不相干的人闖進來的,按照幫規,這個年輕男子應該被杖打二十。不過,謝東柏有鑒於他現在的情況,所以也沒有責難,揮了揮手,示意那個弟子退下,然後說道:「趙鑫啊,進來坐下吧。」

趙鑫的父親就是死去的趙凱,由於趙凱已經死去,他的椅子空在那裡。雖然說趙鑫並不是福清幫的弟子,但是畢竟是趙凱的兒子,在座的很多長輩都是看著他長大的,而且,趙凱畢竟曾經為福清幫立下過汗馬功勞,所以,謝東柏也不好做的太絕。

不過,趙鑫還是沒有資格坐他父親的位置的,另外給他搬了一張凳子,坐在了後面。「趙少爺,雖然你不是福清幫的弟子,但是想必你也應該知道福清幫的規矩。這次你貿貿然的闖進來,已經破壞了福清幫的規矩,不過有鑒於你父親的關係,就格外破例。」尤軒說道,「你父親的事情我們也很難過,雖然他背叛了福清幫,不過畢竟曾經是福清幫的功臣,幫內不會虧待你的。以後你所有的生活會有福清幫照顧,有什麼麻煩的話,也可以找在座的各位叔叔伯伯,相信他們也都會幫你。」

「不必了。」趙鑫說道,「我這次來不是為了想爭取什麼安家費,也不是想讓福清幫照顧我。我父親半生戎馬,為福清幫立下了汗馬功勞,而且,曾經救過謝幫主父女的命。而自己卻落下了很多的毛病,可是卻從來沒有要求過幫內給他什麼,一直是忠心耿耿,無怨無悔的為福清幫付出。他死了,這我沒什麼好說的,身在江湖,我也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但是,臨死還要給我父親按一個叛徒的罪名,這我可不願意。我今天來,只是想給我父親討回一個公道。」

「趙鑫,我也不願意相信你父親會是卧底,畢竟,他曾經救過我的命,沒有你父親,也就沒有我的今天。」謝東柏說道,「不過,尤師爺已經調查的很清楚了,事實就是你父親的確是黑龍會派駐福清幫的卧底。只是,人已經死了,我也不想追究太多,畢竟你父親還是福清幫的人,我會給他風光大葬的。」

「謝幫主,恕小子唐突了。我父親的喪事我會處理,不過,如果不給我父親一個公道,不還他清白的話,我是絕對不會讓我父親下葬的。」趙鑫說道,「在座的叔叔伯伯,都是我父親的朋友兄弟,你們相信我父親是卧底嗎?大家都是在道上混了這麼久的人,相信很多事情應該比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子要看的更清楚,這件事情不是明擺著的嗎?謝幫主,你既然說尤大師爺有證據證明我父親是卧底,那好,請你把證據拿出來。如果事實證明我父親真的是叛徒的話,我趙鑫二話不說,自殺謝罪。」

相信,任何一個子女,都不希望自己的父親是一個不忠不義的人。趙凱為福清幫出生入死了大半輩子,最後卻落得個這樣的下場,趙鑫如何能夠接受呢?如果趙凱是堂堂正正的為了福清幫死了,那趙鑫半句話也不會說,從知道他父親是福清幫的人開始,他就已經預料到了這種時候。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可是,臨死卻還要背負叛徒的罪名,帶著一身的恥辱,趙鑫是無論如何也不會相信的。雖然他並沒有參加過福清幫內的任何事務,不過他父親做了些什麼事情,他還是清楚明白的。

趙鑫的話說的有點強硬,多少有些讓謝東柏拉不下面子,如果不是看在他父親的份上,謝東柏早就趕他出去了。出來混的,講究的就是一個恩怨分明,趙凱是卧底也好,終歸還是救過謝東柏的命,沒有趙凱就沒有他謝東柏今天,所以,在私人感情上,謝東柏還是要賣他幾分薄面的。

「趙堂主是不是卧底我不敢擔保,但是,既然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那麼大家索性就敞開來說清楚講明白。」肥胖老者說道,「尤師爺一直說有證據證明趙堂主是卧底,那好,就把證據拿出來。也讓大家看清楚看明白。」

肥胖老者的話,多少有些份量,他一出口,那些堂主也都紛紛的附和。再加上,剛才尤軒說的那番話,他們更是要把事情弄清楚了,否則,尤軒藉機把事情擴大,牽連到自己就不好了。

「尤師爺,既然大家都這麼說,趙鑫又在這裡,那你就按大家的意思辦吧。終歸都是兄弟,不要傷了大家的感情才好。」其實謝東柏的心裡一直也有一點點的疑惑,不過由於他相信尤軒,所以也不會對尤軒產生任何的懷疑,因此,在尤軒說出這件事情之後,謝東柏也沒有多說什麼。不過,現在各大堂主反應如此的激烈,謝東柏多少也有一些壓力,不得不做出這樣的表示。

一旁一直沒有說話的葉謙,眼見事情越來越有趣,不禁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弧度,浮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林楓看了也一眼,也抱以同樣的微笑。

「是!」微微的點了點頭,尤軒應道。接著把目光轉向前方,說道:「剛才我已經說過了,葉先生和林先生可以作證……」

「尤師爺,葉先生和林先生的話大家都聽的很清楚,他們只是把當時的情況說出來而已,並不能說明趙堂主就是卧底。」有人支持,謝紫依的底氣也不由的足了些,說道,「剛才我也已經分析過了,那件事情也可能說明是有卧底想要嫁禍趙堂主,轉移我們的注意力。如果尤師爺拿不出其他的證據,我們是絕對不會相信趙堂主是卧底的。」

「大小姐,你聽我把話說完。」尤軒說道,「葉先生的話反應出兩點,一是趙堂主就是卧底,敵人想要殺人滅口,把我們從趙堂主的口中套出有關於他們的情報;二是,趙堂主不是卧底,是有卧底想要轉移注意力。要得出這兩個推論到底哪一個才是正確的,那我們就必須要結合其他的事情來看。」

葉謙也不得不承認,尤軒是一個很狡猾的傢伙,而且還有著高智商,如果不是鬼狼白天槐的出現,只怕自己也被這小子給蒙住了。他每次的推論,都是先拿葉謙的話做前奏,其目的無非是先讓謝東柏不懷疑他的話,讓各大堂主也對他的話從心底先產生一種信賴。不過,葉謙卻並沒有打算明說,依舊微笑著做一個旁觀者,靜待著事情的發展。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