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789章將軍樓

第789章將軍樓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87

皇甫少傑的家在軍區大院,其父皇甫鼎天乃是南京軍區少將參謀長,可謂是位高權重啊。當初皇甫擎天將皇甫少傑介紹給葉謙的時候,皇甫鼎天還是有著一絲的擔憂和不願的,畢竟,在他的眼裡葉謙只是個小流氓,遠遠不足以和他相比。把皇甫少傑交到葉謙的手裡,指不定會出什麼事情,皇甫鼎天自然是擔心葉謙教壞了皇甫家唯一的獨苗。

不過,皇甫擎天一力保證,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靜觀其變,看一看再說。事實證明,皇甫擎天的做法沒有錯,自從把皇甫少傑交到葉謙的手裡後,雖然他還是會偶爾的鬧出一些個事情,可是卻都是不痛不癢的,沒什麼大的影響。這些年,皇甫少傑更是一頭栽進軍隊里,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上面。看到皇甫少傑這樣的改變,皇甫鼎天自然是十分的開心,心裡別提多舒暢了。因此,他對葉謙也是充滿了一種感恩的,早就想請葉謙回家坐坐,可惜葉謙卻是四處的奔波,根本沒有閑暇,他也只好作罷。

現在好不容易有了這次的機會,皇甫鼎天自然是要好好的準備一番。在接到皇甫少傑的電話之後,得知葉謙要到家裡做客,那是一點也不敢怠慢啊,趕緊的讓老婆子去準備酒菜。

掛斷電話後,皇甫少傑沖著葉謙嘿嘿一笑,說道:「師父,咱走吧?」

葉謙並不是一個很喜歡應酬的人,可是皇甫少傑盛意拳拳,自己又是在人家的地頭上,多少的也應該賣皇甫鼎天幾分面子不是?否則豈不是讓人家說自己不懂規矩嘛。進寺拜佛,這是常識,對於葉謙這個常年在外面廝混的人來說,這是必須要做到的事情。

皇甫少傑的態度很是謙恭,這兩年來,他的性格也有了一些的轉變,在別人的眼裡或許葉謙只是個流氓而已,可是對於皇甫少傑來說,葉謙卻是改變他人生的一個重要的人。如果沒有葉謙,或許他還是和其他的軍區大少一樣,整日里在外面廝混,隨意的掛個頭銜,享受著國家的福利。以前,皇甫少傑或許會以為這樣的生活是很幸福的,可是如今,他卻覺得那是再浪費人生,浪費青春。正如葉謙所說,等你老了,回頭看的時候,卻發現一點值得自己驕傲的回憶都沒有,那是一件很悲慘的事情。

出了大樓,皇甫少傑命令警衛員把自己的吉普車開了過來。雖然這輛車沒有以前跑車那般的拉風,可是這卻是又一番的感受。操場上,葉寒瑞、葉寒豪和葉寒軒三人還在跑著,葉寒軒遠遠的領先著,並且神情自若,絲毫沒有疲憊的跡象。他也是軍隊里出來的,這樣簡單的訓練對他來說算不得什麼。可是,葉寒瑞和葉寒豪就不同了,他們明顯的有些上氣不接下氣,邁動自己的步伐都覺得很困難。

皇甫少傑隨意的瞟了一眼,微微的愣了一下,疑惑的問道:「師父,那個人好像蠻厲害的啊,和後面的那兩個好像不同。」他指的,自然是遙遙領先的葉寒軒。

「當然。」葉謙說道,「其實他和你是一樣的軍銜,是瀋陽軍區的少校營長。這點訓練對他來說自然是不再話下。」

「少校營長?」皇甫少傑微微的愣了愣,說道,「師父,你的家族還真的很特殊啊,讓一個少校營長來這裡接受這樣的訓練,這到底算個什麼事嘛。」

「這是老爺子的安排,大家也不得不遵從。你也別太多的顧忌,該怎麼做還怎麼做就行了。」葉謙說道。

皇甫少傑微微的愣了愣,有些不明白葉謙口中所指的老爺子到底是誰,不過現在也不是多嘴問這些的時候。

操場的三人也看到了葉謙和皇甫少傑親熱的談話模樣,葉寒軒微微一愣之後隨即浮露出一絲笑容,知道不是葉謙得罪了皇甫少傑,自然是放心了不少。而葉寒瑞和葉寒豪兩兄弟,眼見著自己在這裡跑步,葉謙卻在那裡悠閑的談話,心裡別提多憋屈了,對葉謙的恨意更是深刻了。臨行之前,老爺子已經交代了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利用自己家族的勢力去行什麼方便,可是如今,在他們看來,肯定是葉謙打出了葉家的名號,否則人家怎麼會這麼客氣呢?二人暗暗的決定,待會一定要打個電話給老爺子,狠狠的告葉謙一狀才行。想起稍後葉謙被老爺子訓斥的模樣,二人就覺得非常的解恨。

片刻,吉普車在皇甫少傑和葉謙的面前停了下來。皇甫少傑把警衛員趕了下去,親自開車載著葉謙朝軍區大院駛去。

皇甫鼎天是南京軍區的少將參謀長,自然不是住普通的軍區大院了,而是住在將軍樓,那種獨棟的別墅形式的莊園,里里外外都有哨兵守衛著。離開軍區沒有多久,車子便到了皇甫少傑的家門口,搖下車窗對哨兵招呼了一聲,皇甫少傑直接驅車駛了進去。

車子停下後,葉謙還在抬頭打量著將軍樓,皇甫少傑已經屁顛屁顛的替葉謙打開了車門,說道:「師父,請下車。」

葉謙無奈的笑了笑,走下車來,跟隨著皇甫少傑朝內走去。

門口,皇甫鼎天的警衛員攔住了葉謙的去路,行了一個軍禮,禮貌的說道:「對不起,我們要搜身。」

皇甫少傑訕訕的笑了一下,有些歉意的看著葉謙,說道:「對不起,這是規矩,您別介意。」

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張開自己的手臂。警衛員在葉謙的身上搜索了一陣,摸出了一把匕首,自然是葉謙隨身攜帶的血浪。「不好意思,這個我暫時的替你保管。」警衛員說道。

「你看過武俠小說嗎?」葉謙看著警衛員問道,把他問的一愣一愣的,有些弄不清楚葉謙的意思。「武俠小說里,那些劍客從來都是劍不離身,劍在人在,劍亡人亡。雖然我不是什麼劍客,但是我的匕首可不能交給你管。」葉謙淡淡的說道。

「這是規矩,希望你見諒。」警衛員不卑不亢的說道。

「好了,這是我師父,能出什麼事情啊?我說你這腦袋瓜子就不能靈活一點嗎?怪不得我老爸總是罵你榆木腦袋了。」皇甫少傑說道,「行了行了,你去忙吧,有什麼事情我負責,行了吧。」皇甫少傑也沒有責怪的意思,畢竟有這樣一個負責的警衛員在他父親的旁邊,他會更加放心的,總不能找一個玩忽職守的警衛員跟著他老爸吧?

「對不起,為了首長的安全,我必須要這麼做,還請原諒。」警衛員仍舊是不卑不亢,卻意志堅定的說道。

葉謙不由無奈的笑了笑,這小子還真是個死腦筋啊。這時,大門忽然打了開來,一個約莫五十齣頭的老者從屋內走了出來,看見皇甫少傑和葉謙後,微微一愣,隨即呵呵的笑了笑,看了警衛員一眼,說道:「在外面咋咋呼呼的,幹什麼呢?」

「爸!」皇甫少傑叫了一聲,介紹道:「爸,這就是我師父葉謙。師父,這就是我家老頭子。」

皇甫鼎天有些疼愛的白了皇甫少傑一眼,說道:「沒大沒小。」接著呵呵一笑,上前握住葉謙的手,說道:「葉先生,久仰大名了啊,今日有幸得見,實乃老夫的榮幸啊。」

「參謀長客氣了,應該是我的榮幸才對。」葉謙說道,「來的匆忙,也沒準備什麼禮物,還望參謀長不要見怪。」

「瞧你,人來了就行,我可不要你送什麼禮物。咱們軍隊可是反對一些送禮收禮的啊,呵呵。」皇甫鼎天呵呵的笑了笑,說道。接著轉頭看了警衛員一眼,說道:「好了,這裡沒你的事了,你去忙吧。」

葉謙微微的笑了笑,伸出手,說道:「東西可以給我了吧?」

警衛員微微的愣了一下,目光看向皇甫鼎天,見後者點了點頭,連忙的道了聲歉,然後把血浪遞了過去。葉謙微微的笑著接過,收進懷裡,歉意的看了皇甫鼎天一眼,說道:「讓參謀長見笑了,有些江湖兒女的風氣,喜歡刀不離身。」

「江湖兒女好啊,仗義豪氣,咱華夏就是缺少你們這種有骨氣的男兒。」皇甫鼎天說道,「來來來,快裡面請。」一邊說,皇甫鼎天一邊拉著葉謙朝屋內走去。

軍人家庭,內部的裝修可不比那些充滿了銅臭之位的商人的裝修風格,雖然簡單,但是卻是大雅,各種獎狀軍功章整齊的排列在客廳的展示架上。招呼著葉謙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皇甫鼎天對皇甫少傑揮了揮手,讓他去準備茶水。接著看了葉謙一眼,說道:「葉先生,你不知道啊,我早就想約你來家裡坐坐了,可是你一直都很忙,苦惱的很啊。這次你來了,可不要那麼輕易的走了啊,可一定要多住一些日子。」

「參謀長不必客氣,叫我葉謙就好。」葉謙說道,「俗人俗事多。參謀長乃大雅之人,葉某可比不得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