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796章離開

第796章離開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84

一直以來,雖然葉謙和皇甫少傑是師徒關係,可是只是掛個師徒的名號而已,這一點皇甫少傑非常的清楚。他知道葉謙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做徒弟看,而是當做自己的兄弟,很真誠的和自己交流,只要自己肯學的東西,葉謙也從來都沒有藏私。

這些天,皇甫少傑也仔細的思考了一下,自己和葉謙的關係之所以變成這樣完全是自己的關係。葉謙沒有變,還是以前的葉謙,可是自己變了,不再是以前的皇甫少傑。上次對葉謙說的那些話,的確有些傷葉謙的心了,別說還沒有到那一步,真的到那一步的時候,自己也不見的就能派上用場。華夏這麼多的政府官員,也有那麼多的高手,如果連他們都處理不好和葉謙的關係,自己又能做些什麼呢?

得知葉謙要離開南京軍區後,皇甫少傑的心裡有些個不是滋味,雖然他清楚葉謙的離開和自己沒有關係,可是多少的還是有一些的難受。畢竟,那麼長時間不見,和葉謙相見的時候應該很親切和熱情才對,可是自己卻說出了那樣的一番話,的確有些傷了葉謙的心。

對於皇甫少傑的熱情,葉謙並沒有拒絕,看著皇甫少傑搶過自己的行李放在車上之後,他也沒有多說什麼,跟著上了車。發動車子,皇甫少傑驅車朝南京軍區的外面駛去。沉默了片刻,皇甫少傑說道:「師父,你是不是在怪我?」

微微的搖了搖頭,葉謙說道:「沒有。看到你有今天,我真的很開心,況且,你選擇那樣的做法也沒有錯。真的到了那一天,我也不會怪你的。」

「師父,你越這樣說,我就越覺得自己不是個東西,越發的愧疚了。我倒是寧願你怪我,哪怕罵我都行。」皇甫少傑說道。

「我說的都是實話。你知道的,我從來沒有把你當徒弟看,而是把你當做自己的兄弟,對你,我不需要刻意的偽裝什麼。」葉謙說道,「這次我離開是因為私事,不是因為你的關係,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好好的做好自己的本分。如果將來真的有那一天的時候,我希望你能夠有資格和我一戰。」

頓了頓,葉謙又接著說道:「相信你應該知道我和鬼狼白天槐之間的關係吧?我和他曾經是患難與共生死相依的兄弟,可是後來我們卻成為了敵人,甚至是不死不休,可是,在我們雙方的心裡都十分的清楚,我們彼此還是對方最好的兄弟,這點不會因為我們是敵對的關係而發生任何的變化。希望我們將來也能夠這樣,即使將來我們要以死相拼,希望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不要有任何的改變。」

沉默了許久,皇甫少傑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師父,我終於知道我大伯為什麼那麼誇你了。因為,你的確有著很深的個人魅力,任何和你相處的人,都能給你的個人魅力所折服。」

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或許吧,不過我還真的不知道自己有那樣的魅力。我只是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而已,其他人的看法對我來說並不重要。做人,只要對得起自己就行,如果連自己這關都過不了,那還能做什麼事情呢?」

「我大伯知道你要去京都,讓你到了那邊的時候給他打個電話。」皇甫少傑說道。

「嗯,我也有很長時間沒見他了,還真的有些事情要和他談呢。」想起顏思水的事情,葉謙微微的頓了頓,說道。顏思水是杜伏威的首席大弟子,而皇甫擎天是明墨的弟子,想必也認識她吧?現在和墨者行會的矛盾似乎要漸漸的浮上水面了,葉謙覺得是有必要通過皇甫擎天打聽一下墨者行會的情況了,畢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嘛,等到真的到了不得不戰的時候再去了解,可就遲了。

「師父,我們什麼時候能再見面?」皇甫少傑問道。

「看吧,有緣的話自然會見。」葉謙說道,「其實我現在也很茫然,對自己的前途一片的茫然,我甚至有時候也不知道自己的路在哪裡,該怎麼走?這次離開,還真的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可以再見面。不過,希望我們再次見面的時候還可以重續一下師徒之情,不管是當時會如何,都希望我們能記住這份情誼。」

「師父,你永遠都是我師父,誰也沒有辦法改變,任何事情也沒法改變這個事實。」皇甫少傑重重的點了點頭,說道,「是你教會我了我為人處事,是你改變了我的人生,不管將來如何,你都是我最尊敬的人。」

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沒有再說話。

離開南京軍區後,又駛了很大一段路程,才再預定的酒店門口停了下來。葉謙下車後,看了皇甫少傑一眼,說道:「謝了,你回去吧。」

「師父,要不我陪你等吧,反正我也沒什麼事。」皇甫少傑說道。

「你怎麼變得這麼矯情了啊,讓你回去就回去吧,我一個人等就行了,難不成你還怕我被吃了啊?」葉謙說道。

沉默了片刻,皇甫少傑說道:「那……師父,我先回去了,有什麼事的話就打我電話,隨叫隨到。」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應了一聲。

看見皇甫少傑離開之後,葉謙打通了老爺子留給自己的那個電話,對面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聽到葉謙的介紹後,讓葉謙稍等一下就掛斷了電話。沒過多久,便看見一個年輕人從酒店裡走了出來。

看見他的時候,葉謙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問道:「怎麼是你?」

「老爺子特意的派我過來,說是陪你一起去雲煙門,有什麼事情的話也可以照料一下。」來人不是別人,正是葉寒凜。看來是老爺子知道葉謙和他的關係,所以才特意的派他過來,這樣可以讓葉謙不必有那麼多的介懷。「老爺子說,讓我跟著你多見一見世面,這樣對我有好處。」葉寒凜接著說道。

葉謙微微一愣,隨即微微的笑了一下,看來老爺子的思想有了一些個改變了。只要時間再長一點,相信就可以扭轉老爺子的想法,徹底的改變葉家現在的狀況,讓旁系的弟子擁有和嫡系子孫一樣的待遇和福利,只有這樣,才能讓葉家走的更遠更強。

「也好。那你就跟著我吧,把你一個人放在葉家,我還真的有點不放心呢。葉正雄因為我的關係,可能對你的芥蒂比較深。」葉謙說道,「對了,安思母女怎麼樣?」

「安女士病好之後就離開了,老爺子本來是想把她留下的,可是她沒有跟任何人說,就這樣偷偷的離開了,連一句話都沒有留下。」葉寒凜說道,「本來我是想打電話告訴你的,可是又怕影響你,所以就沒有……」葉寒凜的表情顯得有些愧疚和內疚。

拍了拍葉寒凜的肩膀,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這不管你的事,你不用介懷。」其實葉謙的心裡很清楚,以安思的脾氣,讓她待在葉家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她對葉家的仇恨不會那麼輕易的就消失的,讓她和一個仇視的人相處,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況且,葉正雄對安思還是有著很深的企圖,她留下來的話,也不一定就是好事。

「對了,信呢?」葉謙問道。

「這裡。」葉寒凜從懷裡掏出一封拜帖遞上,說道,「機票我已經定好了,明天一早去京都的飛機,頭等艙,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葉謙淡淡的笑了笑,看來葉寒凜和自己相處的時間還短,心裡還是有著一絲的緊張,不能夠完全的放開。不過,這種事情也不是朝夕之間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有些人是自來熟,就算是剛見面也可以弄的跟很多年未見的老朋友似的,可是有些人卻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去適應。葉寒凜顯然是屬於後者,想要他徹底放開的話,還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和調節。

「沒事,我對這些不講究,曾經就有人說過我不懂得享受人生。或許,我就是那種人們稱之為犯賤的人吧?總是有福不知道享。」葉謙說道,「反正現在還有些事情,陪我去見幾個人,處理一些事情吧,順便吃個飯。」

葉寒凜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已經認了葉謙做老大了,自然是一切唯葉謙是從,他很清楚怎麼擺正自己的身份。

葉謙也沒有說話,伸手招了一輛的士之後,驅車趕往了東方魅力會所。好不容易來nj市一次,這些負責人,葉謙當然是要見一下的。雖然說葉謙並不懷疑他們的忠誠,可是葉謙也常說,這個世界上沒有所謂的忠誠與不忠誠,之所以忠誠只是因為背叛的籌碼不夠而已。作為一個領導人,如果和下屬的關係弄的不好,遲早有一天還是會被下屬拋棄的。nj市這塊地盤,葉謙可不願意放下,況且,這裡還有著陳浮生的囑託。受人之託,忠人之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