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814章看相

第814章看相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51

雲煙門在江湖上擁有很高的地位,甚至要凌駕於葉家之上。如果葉家不是出了葉風茂和葉正然二人的話,葉家在江湖上根本就不會有這麼高的地位。葉風茂帶領著葉家走向了現代化,為葉家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葉正然以武挑戰了江湖武術的高手,赫然是古武界第一高手,這為葉家在江湖中的地位提升了許多。

解劍亭,是雲煙門第一任祖師所立,任何江湖人士一旦到達解劍亭都必須解下自己的武器,以示對雲煙門的尊重。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自己的兵器可是血浪啊,這可是江湖人士競相爭奪的寶貝,況且,現在還沒有弄清楚宗政元的行為到底是不是華亞馨的指使呢,如果是的話,把血浪交給他們保管豈不是等於送羊入虎口?可是如果不解下自己兵器的話,似乎一開始就在跟雲煙門挑釁啊,接下來的事情估計會更加的難辦啊。

葉寒凜顯然也意識到了葉謙的難處,轉頭看了他一眼。解劍亭內,有兩名雲煙門的弟子把守著,都是花樣年華的少女,模樣格外的秀麗,身上隱隱的有一種清麗脫俗的氣質散發出來,跟胡可和姚思琪的氣質很像。估摸著,這應該是她們修鍊的同是一種古武術的原因吧?

看見葉謙過來,兩名少女從涼亭里走了出來,到葉謙的面前停下,很禮貌的說道:「二位先生,請解下你們的兵器。」

葉寒凜轉頭看了葉謙一眼,見後者點了點頭,探手取下綁在自己腰上的一把軟劍。這把劍雖然沒什麼名氣,可是卻也是用純鋼打造,鋒利無比,最重要的是,它能猶如皮帶一般的彎曲系在自己的腰上。葉寒凜解下軟劍遞了過去。

兩名少女接著又把目光轉向了一旁的葉謙,示意他也解下自己的兵器。葉謙嘿嘿的笑了笑,聳了聳肩,張開雙手,說道:「我沒兵器呢。」

兩個少女疑惑的對望一眼,顯然是有些為難。一般來到雲煙門的人都是很自覺地解下自己的兵器,以示對雲煙門的尊重,從未有人破壞過這個規矩。是以,她們守護在這裡其實也只是做個樣子而已。葉謙說自己沒有兵器,她們也實在不好去搜葉謙的身子,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稍微瘦削一點的少女說道:「既然沒有兵器,那二位就請進去吧。不過,如果事後發現你故意藏著的話,那就只有對不起了。」

「瞧您說的,就沖著你們這麼漂亮的份上,我也不會害你們不是?」葉謙嘿嘿的笑了笑,說道,「二位妹妹,謝了,改天有空請你們吃飯。」說完,葉謙舉步朝前面走去。

「慢著。」正在這時,一個年輕男子走了過來,擋住了葉謙的去路。不是別人,正是和葉謙有著讎隙的宗政元,雲煙門的大弟子。

葉謙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這小子是故意來找麻煩的了,有這小子在,葉謙估摸著自己也沒有那麼容易被矇混過關了。

「大師兄。」兩名少女恭敬的行了個禮,叫道。

宗政元微微的點點頭,冷哼一聲,說道:「你們做事怎麼可以那麼隨意,他說沒帶兵器就沒帶嗎?萬一他要是私藏兵器,對師父不利的話,你們如何交代?就算不是,這要是傳出去,以後我們雲煙門的解劍亭豈非等同虛設?」

兩名少女哪裡敢吱聲,低低的垂著頭,一言不發。心裡卻是有些憤憤不平,對宗政元,她們向來沒多少的好感,只是礙於他是雲煙門的大師兄,她們不得不尊敬幾分。心裡憤憤的想道:「他是男人,我們是女人,怎麼好搜他的身啊?這一切還不都是你安排的,幹嘛不安排一個男人守在這裡呢?」

不過,這句話她們可不敢說,在雲煙門,宗政元的地位是相當的高。畢竟是大師兄嘛,師父對他又是十分的寵愛,門中的大小事務很多都是交給他在打理。這主要還是宗政元很會偽裝,在華亞馨的面前十足的是一個孝子模樣啊。不過,這小子的天分倒是十分的不錯,武功在雲煙門那也是數一數二的,所以華亞馨才會格外的寵信他。這也就養成他不可一世的姿態,對其他人往往都是一種高高在上的姿態。

轉頭看著葉謙,宗政元冷哼一聲,說道:「山水有相逢,沒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面了,可惜我們現在的身份倒過來了啊。」

「怎麼滴?你不會是想在這裡殺了我吧?」葉謙撇了撇嘴巴,不屑的說道。他當然清楚宗政元沒這個膽子,畢竟這是在雲煙門,如果葉謙出了什麼事情的話,雲煙門逃脫不了干係,屆時,肯定會掀起葉家和雲煙門的鬥爭,這個罪名,宗政元可承擔不起。

「哼。」宗政元冷冷的哼了一聲,不置可否。看到葉謙和宗政元劍拔弩張的氣氛,一旁的兩位少女不由的愣了一下,顯然的明白葉謙和宗政元是認識的,只是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矛盾。不過,她們倒是希望葉謙能夠教訓宗政元一下。可見,宗政元有多麼的討人厭啊。

「這是雲煙門的規矩,無論什麼門派什麼人,凡是到了解劍亭,都必須解下自己的隨身兵器,你也不例外。」宗政元說道,「你不是想破壞這個規矩吧?如果這麼做的話,就等於是在挑戰咱們雲煙門的威嚴,有什麼後果,你應該清楚。」

說完,宗政元得意的笑了一聲,貌似自言自語的說道:「哎,連自己的武器都留不住,當真是悲催的很啊,還算是什麼男人呢?」

很明顯的,宗政元這是在故意的刺激葉謙,是在羞辱葉謙。如果葉謙選擇不交的話,無疑的等於承認了自己是來挑戰雲煙門的,到時候是什麼後果,葉謙可是十分的清楚。雖然他通過昨晚的修鍊,功夫有了很大的進步,可是面對整個雲煙門,葉謙還是沒有任何的勝算的。可是,如果葉謙交出來的話,無疑會被宗政元恥笑,更重要的還是血浪如果落到了宗政元的手裡,只怕是很難再拿的回來了。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葉謙不屑的說道:「我不知道你這是在抬高我呢,還是在自貶身價,瞧不起雲煙門。就算我是帶著兵器,面對整個雲煙門我能做什麼?你這麼說,似乎有點害怕啊,這要是傳了出去,雲煙門的顏面上可不好看啊。」

「別跟我扯這些個歪理,我知道你是個流氓,我說不過你。」宗政元說道,「現在我只問你,你解不解下自己的兵器?」

「切,你嚇唬我啊?不解你怎麼樣?咬我啊?大不了我不上去不就得了,裡面又不是有什麼寶貝,我非得去啊?我是奉葉家的老爺子之命前來拜訪雲煙門的掌門,拜帖送上卻被人拒之門外,江湖上自會給我一個是非公道。」葉謙索性真的耍起了流氓,說道,「宗政元,說實話,你在我眼裡還真的什麼玩意都不是,根本就不是個男人。我知道你那點心思,不就是嫉妒胡可喜歡我嗎?那又能怎麼樣?哥我長的就是比你帥,就是比你有魅力,哥就算有再多的女人,我可愛的小可兒還是喜歡我,就是不鳥你,悲催了吧?」

「你……」宗政元的嘴角不聽的抽動著,氣的渾身顫抖起來。的確,胡可的事情就是他一生的恥辱啊,一直以來,他都自詡風度翩翩,而且是年少有為,可是胡可卻偏偏看上一個有那麼多女朋友的流氓,對自己卻是不屑一顧,這讓他如何忍受的了。

一旁的兩位少女看見宗政元吃癟的模樣,有些忍不住的想笑,不過卻不敢笑出聲來,硬是憋的渾身顫抖著。

「葉謙,你別得意,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為今天說過的話而後悔,讓你跪在我的面前祈求我。」宗政元憤憤的說道。

「那就可要慢慢的等了啊,看你有沒有那麼長壽。不過,我看你的樣子,就是個短命的相。不瞞你說,年輕的時候我也學過一點相術,專門在路邊給人家看相混口飯吃。你看你,應堂發黑,雙眼泛白,命不久矣。以後你可要多多的注意啊,有血光之災。」葉謙有鼻子有眼的說道,說的還真像那麼回事。

宗政元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不自覺的在自己的額頭摸了一下,待發現不對,被葉謙耍弄之時,慌忙的收回自己的手。看了葉謙一眼,宗政元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那我就祝你長命百歲,千萬別太早死了,我要讓你活著多丟人現眼一些時日。」

「借你吉言啊。」葉謙說道,「最重要的是,我有心愛的人陪在自己的身邊啊,就算死了,那也是幸福的。不像某些人,孤苦一輩子,甚至連個送終的人都沒有啊,太悲慘了。」

「葉謙,你是誠心的挑釁是不是?我屢次想讓,你卻不依不饒,你是認定了我不敢動你嗎?」宗政元終於還是忍耐不住葉謙的連番挑釁,氣憤的吼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