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818章叫戰

第818章叫戰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11

華亞馨雖然極為的護短,又十分的偏激,可以說是有點不可理喻,可是,葉謙的表現卻讓她十分的吃驚。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自己似乎勝了,可是她知道頂多也只能算是不分勝負而已,雖然葉謙受了傷,可是自己也受了傷,算是打平了。

葉謙這個年紀就能夠有這樣的成就,不得不讓華亞馨感到吃驚,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看來葉家又要出現一個比葉正然更厲害的人物了。雖然華亞馨十分的護短,但是卻也不是不懂得是非黑白,聽到葉謙的話,華亞馨對宗政元不由的十分憤怒。自己堂堂一個雲煙門,竟然做出了那樣齷齪的事情,去葉家搶奪七絕刀。更重要的是,這件事情自己還一無所知,完全是宗政元自作主張。葉家的人已經算是賣足了自己的面子了,沒有當場將宗政元抓住,那樣的話,雲煙門的名譽就毀了;而是派了葉謙過來和自己商討這件事情,算是有里有面,保住了雲煙門的顏面。

華亞馨可不傻,看到宗政元那樣的表現後,已經預料到了一些。憤憤的哼了一聲,轉頭看了宗政元一眼,說道:「怎麼?我說的話不管用嗎?我說放了他們。」

宗政元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為什麼華亞馨會忽然這樣,不過,卻還是依照吩咐揮揮手讓那些雲煙門的弟子退出去。華亞馨轉頭看了葉謙一眼,說道:「我能不能知道你修鍊的是什麼古武術嗎?」

葉謙微微一愣,剛才葉寒凜一拳將華亞馨打傷,雖然他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卻可以肯定,並不是葉寒凜真的本事。葉寒凜現在的身手最多只是二品武者而已,想要打敗華亞馨顯然是不可能的。「我也不知道,這只是先父留下來的修鍊方法,我只是完全按照書中記載的修行而已,具體是什麼武功我也不知道。」葉謙說道。

華亞馨的眉頭微微的一皺,看了看葉謙,覺得他不像是在說謊。頓了頓,華亞馨又接著問道:「你修鍊古武術多久了?」

「前後不到三年。」葉謙倒是如實的回答,沒有絲毫的隱瞞。這也沒什麼值得隱瞞的,況且,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相反的是反而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試想一下,一個修鍊不到三年的人,能夠有今天這樣的成就,只怕再也找不出第二個人了吧?就算是天縱奇材的葉正然,也不可能有這樣的成就。當然,葉謙能有今天這樣的成績也完全是機緣而已,若非有葉正然灌輸進他體內的嫁衣神功真氣和無名老僧灌輸的浩然真氣,他武功精進的也不會這麼快。

華亞馨一陣愕然,轉頭看了胡可一眼,見後者點了點頭,不由的吃驚不已。一個修鍊不到三年的人,竟然能硬接自己一招,而且還讓自己受了傷,這是怎麼樣的變態啊?如果照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的出,不出兩年,只怕江湖上再也沒有人會是葉謙的對手了吧?

微微的點了點頭,華亞馨說道:「果然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年紀輕輕能有這樣的成就不簡單,難怪你會那麼的自傲了。不過年輕人,你應該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淡淡的笑了一下,葉謙說道:「謝華門主的忠告,不過我葉謙向來都是人敬一尺我敬一丈,不會懼怕任何人的挑釁。在來雲煙門之前,就有人對我說過你是一個極為護短又十分偏激的人,讓我要小心的應付。可是,我一直想,只要我以禮相待,相信華門主不會故意的為難我們這些晚輩吧。現在見了,哼,看來是我太天真了啊,華門主不但是十分的護短,而且簡直是不可理喻。我相信今日之事,江湖上的人自由判斷,誰對誰錯,相信自有公道。今日之事,我會如實的回報老爺子,以後葉家和雲煙門的關係如何,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

「大膽,我師父已經不追究你的責任了,你還在這裡囂張,難不成真的以為我雲煙門怕了你不成?」宗政元斥聲的說道。

華亞馨的眉頭也不由的皺了皺,葉謙還真的是鋒芒畢露啊,一朝得勢,便不給人喘息的機會。

葉謙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宗政元,你別對我大呼小叫的,我如果怕了你我今天就不會來了。當年我不怕你,現在我就更不怕你了。在葉家的時候,如果不是我母親攔著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你還以為自己能活到現在嗎?不過,你以後要小心一點,我葉謙是有仇必報之人,你已經徹底的觸怒了我。」

「你嚇唬我嗎?」畢竟是在自己的地盤上,宗政元自然是沒有絲毫的懼怕,說道,「你現在的命就掌握在我的手裡,你信不信,只要我一聲令下的話,你就會屍首分離?」

「哼,宗政元,你知道為什麼可兒不喜歡你嗎?因為你根本就不是個男人。如果你有本事的話,咱們兩就單對單的打一場,人多欺負人少,算什麼本事?你是怕了我不是嗎?你別不承認,你連跟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還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說話?我要是你的話,我早就一頭撞死了。」葉謙說道。

輪到吵架,宗政元自然不是葉謙的對手,葉謙可是長期的混跡在市井之中,又從來不以正人君子自居,是以,根本就不會有絲毫的顧忌。可是宗政元就不同了,自以為從小接受的是最良好的教育,又要在這些個師兄弟師姐妹和師父的面前保持自己的形象,自然是說不過葉謙了。

宗政元的眼神里閃爍著幾道陰靄的光芒,充滿了濃濃的殺意。剛才在和華亞馨的對戰中,葉謙已經受了傷,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如果不殺葉謙的話,勢必會成為禍患的,而就算殺了葉謙,相信師父也不會責怪自己的。

正在宗政元猶豫要不要動手的時候,胡可說道:「師兄,我勸你最好放棄自己的想法,否則的話,別怪我不講師兄弟之情。」很明顯的,胡可是看出了宗政元的打算,如果是在平時的話,或許胡可不到緊要關頭不會插手的,可是現在葉謙受了傷,可不是宗政元的對手,胡可不得不提起打好預防針。

華亞馨眼見此況,不由無奈的搖了搖頭,其實她一直以來是希望胡可能和宗政元走在一起的,胡可將來是雲煙門的繼承人,而宗政元又是大師兄,對門中的事務處理的很好,他們二人能夠走到一起的話,以後相互配合起來定能將雲煙門發揚光大。可是,看如今的形勢,宗政元是沒有任何的機會了啊。

「都別說了。」華亞馨說道,「可兒,你送他們去休息,事情改天再說。」接著轉頭看了宗政元一眼,說道:「政元,你跟我來一下,我有話跟你說。」說完,沒有再理會葉謙,徑直的朝後院走去,宗政元憤憤的看了葉謙一眼,慌忙的跟了上去。

胡可走到葉謙的身邊,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說道:「你是不是想找死啊?來的時候我跟你說的那麼清楚了,讓你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要忍耐一下,可是你呢?你知不知道我剛才多擔心啊,如果我師父真的殺你了,你讓我怎麼辦?」說著說著,胡可的眼眶裡不由的噙滿了淚珠,在裡面不停的滾動著,眼看著就要掉下來。

「你也看到的,分明是你師父在一次又一次的挑釁嘛,如果我退讓的話,以後我葉家的顏面何存啊?再說,你還不相信你老公嘛,那可是實力雄厚啊,哪有那麼容易死的。」葉謙說道,「你老公我……咳咳……」葉謙剛一手舞足蹈的,頓時忍不住的連連的咳嗽起來。

胡可慌忙的在他的背後輕輕的拍打著,說道:「你就別吹了。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師父怎麼會連他那麼簡單的一拳都接不到呢?」一邊說,胡可一邊詫異的看了一旁的葉寒凜一眼。

葉寒凜也是一片的茫然,到現在也沒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呢,不由的苦笑了一聲。葉謙微微的聳了聳肩,說道:「我怎麼知道啊?可能是你師父覺得打傷我有些過意不去,所以讓寒凜回她一拳吧。你想知道的話,為什麼不去問你師父啊,我想她應該十分的清楚。」

看葉謙的模樣,胡可也知道葉謙真的是不知道,也就沒有再追問,轉而說道:「我先送你去客房休息吧。一會我找人給你看看,看看你的傷勢重不重,師父那一掌可非同小可,你也別太大意的,好好的養傷。」

「那你會不會陪我啊?」葉謙搖著胡可的手臂,一副撒嬌的模樣,說道,「你不陪我的話,你讓我怎麼安心的養傷啊?」

胡可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我總要去給你找個醫生看看你的傷勢吧?我師叔可是有名的中醫,讓他看一下,對你有好處。一會我也要去師父那裡看一下,看看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