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825章對弈(一)

第825章對弈(一)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493

丟人,丟人了啊。葉謙也沒有想到自己的抵抗力竟然變得這麼弱了,當初在宋然極度的誘惑之下,他都能夠坐懷不亂,可是如今,竟然只是看了一眼姚思琪這小妮子,竟然就流鼻血了,實在是丟人了。

「尼瑪,這幾月份啊,天氣怎麼這麼乾燥,火氣太大了吧,竟然流鼻血了。」葉謙慌忙的擦了擦血跡,慌忙的轉開眼神,不敢再看下去。

胡可自然是將一切都看在眼裡,她可不會相信葉謙是因為空氣乾燥所以流鼻血,分明的是這小子心懷不軌嘛。狠狠的剜了葉謙一眼,不過胡可並沒有說什麼。姚思琪卻是一臉的茫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才是罪魁禍首,還不停的把身子往葉謙的身上靠,伸手要去替葉謙擦拭。

葉謙可不想自己失血過多,慌忙的退後,說道:「我說小姨子啊,你難道不知道這個年代小姨子對姐夫的誘惑力是非常強大的嗎?你還是離我遠一點吧,尼瑪,老子的鼻血又出來了,干。」

明明告訴自己不要再看下去,可是葉謙卻還是忍不住的多瞥了一眼,這一看情況更是糟糕了,只覺得上面的青筋跳動著似乎是在引誘著自己上去咬一口似的,葉謙的鼻血更是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好了,思琪,你趕緊把東西送給葉寒凜去,我和葉謙去見師父。」胡可說道。

「哦。」姚思琪茫然的應了一聲,依舊茫然的看了葉謙一眼,端起兩盤海鮮就朝廚房外走去。到了外面之後,姚思琪嘿嘿的笑了笑,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胸部,彷彿很自得似的,昂了昂胸。

看到姚思琪離開之後,胡可狠狠的剜了葉謙一眼,說道:「你剛才在打什麼歪主意?別以為你點心思我不知道,我可告訴你,你可不準對思琪有非分之想,她還是個孩子呢。」

葉謙有些個哭笑不得,說道:「她是孩子?媳婦,她哪裡像孩子啊?她可比你的大多了,剛才看的我頭暈目眩,差點就暈了過去。乖乖,高清啊,連靜脈都看的清清楚楚。」

白了葉謙一眼,胡可說道:「恬不知恥,你是偷窺狂啊?不管怎麼樣,你不能打思琪的主意,知道嗎?」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葉謙說道:「我這不也是憋的太久了嘛。你也知道,這男人憋的太久對身體不好了,要不今晚你陪我得了,這可是我期盼已久的事情啊。」

「我也想,不過今晚不行。」胡可有點羞澀的說道。

「為什麼?不會有是大姨媽來看你了吧?」葉謙哭喪著臉說道。看到胡可點了點頭,葉謙恨不得一頭撞死,上次在島國也是,好不容易來了興緻,想和宋然溫存一番,結果該死的大姨媽前來看她,現在胡可又是這樣,葉謙覺得自己要崩潰了。

看到葉謙懊惱的樣子,胡可上前輕撫著他的臉頰,柔聲的說道:「過兩天行嗎?過兩天你想怎麼樣都隨你。」

「這是你說的啊,嘿嘿。」葉謙很猥瑣的笑了笑,說道,「走吧,咱們去見你師父,有件事情我還要跟你師父說呢。」

「什麼事啊?」胡可詫異的問道。

「待會你就知道了,我們走吧。」葉謙說道。

胡可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說道:「你可千萬別胡說啊,我師父對你好像有了一些個好感,你可別又胡言亂語的。」

「有些事情始終是要解決的,況且,我不喜歡欠別人的人情。這份人情我也該還給人家了,盡人事聽天命吧,能不能做到,就聽天由命吧。」葉謙說道。

胡可茫然的看了葉謙一眼,雖然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麼,不過,卻也沒有再問。葉謙決定的事情沒有人能夠改變的,她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希望待會能夠做好工作,別讓葉謙再和她師父發生任何的矛盾了。

二人端著做好的海鮮,一路朝後花園走去。遠遠的,就看見華亞馨坐在涼亭之中,石桌上擺著一副圍棋的棋盤,上面很明顯的是一局圍棋的殘局。華亞馨手執黑子,緊緊的皺著眉頭,思考著,半天都沒有落子。

聞到一股香味撲鼻而來,華亞馨不由的愣了愣,抬頭看去,見葉謙和胡可端著幾盤海鮮走了過來,臉上更是詫異了。華亞馨自小就很喜歡吃海鮮,她原本是浙江沿海,後來加入雲煙門之後,就很少再回去了,所以,對海鮮向來都很喜歡。只是,雲煙門的廚師也很少能燒出真宗的味道。

「師父!」「華門主!」胡可和葉謙齊聲的叫道。

華亞馨微微的點了點頭,詫異的問道:「你們這是……」

「師父,這些都是葉謙做的,他知道師父喜歡吃海鮮,所以特地的端過來請師父品嘗一下。」胡可說道。

「他做的?」華亞馨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顯然有些不相信。

葉謙呵呵的笑了笑,說道:「小的時候飽一頓餓一頓的,所以我對食物特別的情有獨鍾。在加勒比海的時候,我特意的請教了當地幾位很有名的大廚,然後結合了華夏的一些個秘方,自己研製出的做法。也不知道味道好不好,聽聞華門主乃是浙江沿海人士,對海鮮一定有獨到的見解,希望華門主不吝賜教。」

華亞馨微微的點了點頭,目光又轉到了棋盤上,手中的黑子始終落不下去,顯然是躊躇不定。葉謙微微的笑了笑,將盤子放在石桌上之後,拉著胡可坐了下來。胡可知道華亞馨對圍棋情有獨鍾,而且很有研究,如果去參加那些圍棋比賽的話,絕對是九段的高手。這是,像華亞馨這樣的人對圍棋只是一種偏愛而已,當然不會去參加什麼比賽了。胡可自然是不敢打擾華亞馨,坐在一旁一言不發。

葉謙低頭在棋盤上掃了一眼,接而淡淡的一笑,說道:「上四三!」

華亞馨微微一愣,抬頭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接著低頭看向棋盤,將手中的黑子緩緩的放下。頓時,只覺眼前一亮,所有的局面豁然開朗,局勢立開。愕然的抬起頭看著葉謙,華亞馨說道:「想不到你竟然還會下圍棋,現在的年輕人會下圍棋的可不是很多哦。」

「呵呵,曾經跟隨我的師父學過一些,曾無意中得到過一本圍棋的殘局棋譜,所以能夠一眼看破這個殘局的破法。這個殘局名為『周天星斗』,其實想要破它並不是很難,只是容易讓人迷失而已,有些下不定主意。相信只要華門主能夠靜下心,一定能破。」葉謙說道。

「『周天星斗』,很貼切的名字啊。」華亞馨說道,「有沒有興趣陪我下一盤?」

呵呵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既然是華掌門的邀請,晚輩自然不敢不遵。不過,晚輩有兩個要求,還希望華門主能夠答應。」

「請說。」華亞馨說道。

「第一,我和可兒還沒吃飯呢,肚子有點餓,咱們能不能邊吃邊下?」葉謙說道。

「沒問題。」華亞馨微微的愣了愣,說道,「還有呢?」

「第二,我想和華門主下一局盲棋。不知道華門主意下如何?」葉謙說道。

「盲棋?」華亞馨微微的愣了愣,詫異的說道。

「什麼是盲棋?」胡可詫異的問道。

「圍棋共有三百六十一子,黑子一百八十一個,白棋一百八十個,要完全的憑自己的記憶記住每個棋子布局。也就是說,不用眼睛看,完全用自己的記憶去下。」華亞馨解釋道。

胡可愕然的看了葉謙一眼,有些不敢相信,她可從來不知道葉謙還會下圍棋。其實葉謙很清楚自己的能耐,他的圍棋技術可不咋樣,當初雖然跟林錦態對弈過幾局,之後就是看了一些個圍棋的殘局棋譜而已,如果真要是論起圍棋的技術的話,他可不會是華亞馨的對手。不過,憑著自己的記憶去下棋,葉謙就可以順利的布置一個殘局出來,讓華亞馨鑽進這個圈套之中。否則憑真本事和華亞馨下,葉謙必輸無疑。

沉默了片刻,華亞馨說道:「雖然我從來沒有下過盲棋,不過倒是挺新鮮的。好,我答應你。可兒,你替我們落子。」

胡可應了一聲,答應下來。葉謙微微一笑,從懷裡掏出一個手帕蒙住自己的眼睛。華亞馨的表情明顯的一愣,緊緊的盯著那個手帕,心裡暗暗的想道:「怎麼會在它這裡?」不過,下圍棋最緊要的就是靜心,更何況現在又下的是盲棋呢,一個不小心,連自己的落子和別人的落子都記不清了,那還下什麼?

深深的吸了口氣,華亞馨穩定住自己的情緒,盡量的讓自己不要去想那件事情。從懷裡掏出一張手帕蒙住了自己的眼睛,說道:「誰先落子?」

「我遠來是客,又是晚輩,理當由我先落子。華門主覺得呢?」葉謙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下圍棋,先落子的一方總是佔便宜的,不過,這並不代表著一定能贏,關鍵還是要看雙方的棋藝。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