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826章對弈(二)

第826章對弈(二)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417

如果論到真正的棋藝,葉謙絕對不會是華亞馨對手的,因此,他才會採取這種盲棋的方式,企圖用自己看過的那些殘棋棋譜,一步步的引華亞馨走進自己的圈套。自然的,葉謙當然也想要爭取下子的先手了。

圍棋其實就是將現實的戰爭囊括到棋盤之中,蘊含著千軍萬馬對弈搏殺,一子錯,便可導致滿盤皆輸。葉謙唯一所持仗的就是自己絕對的記憶力,以及看過的那本圍棋的殘局棋譜,這是他勝負的關鍵,如果不能引導著華亞馨步入自己的陷進的話,那麼必定是必敗無疑。

葉謙說的頭頭是道,雖然華亞馨也很清楚先落子會佔很大的便宜,不過,正如葉謙所說,自己是前輩,葉謙是晚輩,自己也無法厚著臉皮去和葉謙爭奪這先落子的機會。微微的點了點頭,華亞馨說道:「請!」

陰謀得逞,自己得意的笑了一下,說道:「可兒,剝個蝦給我吃,肚子餓的很呢,你不能看著我餓著肚皮下棋啊。」

胡可白了他一眼,可惜葉謙蒙著眼睛也看不見,不過胡可卻還是很聽話的從盤子里拿起一隻蝦剝去它的外殼,塞進了葉謙的嘴裡。葉謙所做的加勒比套餐,陣陣的香味四處飄散,對於華亞馨還真是一個無比的誘惑,腦海里總是忍不住的想著剛才盤子里那豐富的食物。

「上四三!」葉謙沉默了片刻,說道。攻其弱點,這是葉謙最拿手的了,他明明知道華亞馨十分的喜愛海鮮,因而特意的砸吧著嘴巴,無疑就是想利用這個使華亞馨分心,從而無法集中精神去記住葉謙所下的棋子。

胡可按照葉謙的吩咐,將黑子落下棋盤。

任何人,都是有著慾望的,無論他是大官貴胄還是平民百姓,即使是隱居退隱的一代高手,也永遠無法擺脫這種慾望的枷鎖。只不過,有些人懂得如何去控制慾望罷了,懂得如何去駕馭慾望,不讓慾望去左右自己。華亞馨對權勢武功並沒有多少的慾望,她唯一的慾望就是對於海鮮食物的一種執著和偏愛,因而,葉謙的加勒比套餐無疑對他有著很強烈的吸引力。

「我下上**。」華亞馨說道。

葉謙微微一笑,一邊享受著胡可的伺候,一邊努力的思索著對敵之策。曾經有人說過,葉謙的身上有一種很特別的人格魅力,一種可以讓所有和他接觸的人忍不住俯首陳臣的魅力,在面對葉謙的時候,華亞馨也很不自覺的被葉謙的這種魅力所吸引著。下圍棋本就要凝神靜氣,受不得任何的干擾,更別說是下盲棋了。葉謙的棋藝雖然不如華亞馨,可是在這兩廂比較之下,卻盡顯自己的優勢,使得華亞馨根本無法專心的對戰,無法憑著自己高超的棋藝一舉將葉謙擊敗。

圍棋的對弈,如同是高手之間的決鬥,並非是武功高的一方獲勝。最緊要的還是攻心之術,誰能夠保持一顆古井不波的心態,在面對對方攻擊的時候能夠保持一顆超然之心,很快的想出應敵之策。同時,要有著絕對的戰意,因為戰意可以將一個人的潛能發揮出來,推動人去做出更加猛烈的廝殺搏鬥。

轉眼間,雙方已經各落子五十餘子,胡可雖然不懂圍棋,但是卻也看的出來,華亞馨的局勢不妙,棋盤上白子明顯的被黑子緊緊的圍繞著,就如同置身於千軍萬馬之中,根本沒有辦法脫身。

不過,葉謙的棋局布置也並非是無懈可擊,很明顯的有一個角落有著一絲的破綻,那也是唯一的出路。胡可還真的想告訴華亞馨一聲呢,夾在華亞馨和葉謙的中間,胡可是最為難的一個了,她不希望任何人輸,最好的打個平局。不過,這圍棋的博弈向來是不死不休,根本沒有平局可言。

「入四四!」華亞馨沉默了許久,終於下定決心,說道。

胡可總算是鬆了口氣,華亞馨的這個棋子剛好是下在她剛剛看到的那一個出路之上。然而,在聽到華亞馨的話之後,葉謙嘴角微微的勾勒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這個出路是他故意留下的,正所謂請君入甕,這是葉謙所布置的棋局最為精妙的地方。這個看似出路的出路,其實乃是一條死路,如果華亞馨從其他看似死路的地方破局的話,絕對可以絕處逢生。可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華亞馨如何能夠保持絕對的清晰的大腦呢,她終於還是栽進了葉謙的陷進。

「華門主,你輸了。」葉謙微微一笑,說道,「我下平七八。」胡可執子落下,頓時彷彿置身於兩軍對壘之時,清晰的看見華亞馨的「士兵」一個個的倒地死去,完全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

華亞馨顯然也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整個人不由的渾身一震,額頭滴滴的冷汗滲了出來。腦海中回憶著棋盤上的棋局,只覺得自己已經是退無可退,避無可避,完全的死路一條,根本沒有任何的迴轉餘地。

摘下自己蒙住眼睛的手帕,華亞馨睜眼看去,只覺得葉謙的黑子猶如一個個手持利刃的戰士,任意的宰割著自己的白子。深深的吸了口氣,華亞馨說道:「我輸了。」

葉謙微微的笑了笑,摘下手帕,說道:「晚輩僥倖,多謝前輩相讓。」

「輸了就是輸了,沒什麼讓不讓的。」華亞馨說道。既然敢下盲棋,那華亞馨就輸得起,她不是那種輸了不認賬的人。她對輸贏很是講究,輸就是輸,贏就是贏,絕對沒有半點的中介線。這也是當初她和皇甫擎天之間的矛盾所在。

「其實,如果論起真正的棋藝,晚輩絕對不會是華門主的對手。這也是晚輩之所以要下盲棋的原因。」葉謙說道,「以己之長,攻子之短。其實下棋更多的並非是棋藝的較量,而是人心的較量。」

華亞馨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轉頭看了胡可一眼,說道:「可兒,你找了一個很出色的男朋友。」

能得到華亞馨的讚賞,胡可自然是開心不已,開心的看了葉謙一眼。雖然說胡可的婚事她的師父並不能做主,不過在一定的程度上,還是會有著一點的影響力的。畢竟是自己的師父,胡可自然也希望自己的婚姻是得到她的祝福的。如今看來,葉謙成功的做到了這一點了。

「這些真的是你做的?」華亞馨看了看盤子里的海鮮,問道。

「如假包換。」葉謙微微一笑,說道,「華門主乃是這方面的專家,還希望華門主不吝賜教,晚輩也可以從中獲益,以後改進改進。」

「我只會吃,可不會做,給不了你什麼建議。」華亞馨說完,探手去盤子里拿起一隻生蚝。生蚝入嘴,華亞馨整個人忽然徹底的愣住了,她已經很久沒有吃過如此的美味了,就連是在家鄉的時候,當地的居民也無法做出如此美味的海鮮啊。華亞馨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葉謙一眼,她實在是沒有想到一個看上去有些粗狂,夾雜著幾分流氓習氣的男人,竟然能夠做的出如此的美味。

其實,現在的很多人都會有這樣的懷疑。如今的八零後男人可謂是很悲催的一代,除了那些個富二代官二代之外,還真的很少有不會做飯的八零後男人。為什麼?因為現在的八零後女人會做飯的太少了,這些個重任自然的就落到了男人的手裡。他們不但要在外面打拚,回家後還要伺候媳婦。

華亞馨有些止不住自己的食慾,一個接一個的塞進了嘴裡,甚至忘掉了自己雲煙門門主的身份。此時的她,倒更像是小女孩,完全的一副小女孩的心態。

葉謙和胡可都是看的目瞪口呆,有些不敢相信。如果此時有人看見華亞馨的模樣,絕對不會把她和雲煙門的門主聯繫到一塊。不過,看到華亞馨這樣,胡可卻是十分開心的,這就等於華亞馨已經是接受了葉謙了,否則以華亞馨的脾氣,是絕對不會吃葉謙做的東西的,無論有多美味,都無濟於事。

看了華亞馨一眼,葉謙晃動了自己手上的手帕一下,說道:「華門主應該還記得這塊手帕吧?」

華亞馨一愣,整個人忽然的頓住了,吃東西的動作也完全的定格下來。剛才葉謙拿出這塊手帕的時候她已經有所感覺了,她怎麼會不知道這塊手帕是做什麼的呢?只是,這是她心中的一塊傷,她不願去想起。放下手中的食物,華亞馨掏出紙巾緩緩的擦了擦嘴巴和手,接著抬起頭來,看了葉謙一眼,平淡的說道:「記得又怎麼樣?他也太小瞧我了吧?是不是怕我殺了你,所以才想用這塊手帕來約束我?哼,過了這麼多年,他竟然還是一樣,那麼不相信我。」

聽到華亞馨的話,胡可也已經隱隱的感覺到什麼了,慌忙的在桌下碰了葉謙一下,希望葉謙不要再說下去。可是葉謙卻是淡淡的沖她一笑,說道:「有些事情始終是要解決的。」

跪求pk票,手裡有票的朋友幫忙砸下!無比感謝!大家情人節快樂!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