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827章盡人事聽天命

第827章盡人事聽天命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405

葉謙是知恩圖報的人,他一直都記得皇甫擎天對自己的關照,雖然他每次和皇甫擎天見面的時候說的話好像都很不羈似的,其實他心裡很清楚,皇甫擎天對自己是有恩的。不管皇甫擎天是出於什麼樣的心態,結果卻是皇甫擎天幫了自己,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一直以來,葉謙都不知道該用一種什麼樣的方式去報答皇甫擎天,因為葉謙不想欠皇甫擎天這麼大的一個人情,否則將來真的有一天自己和華夏的政府鬧翻的後,自己總會覺得欠皇甫擎天的人情而讓自己做起事情來有些束手束腳。

自從知道皇甫擎天和華亞馨的事情之後,葉謙便想著去解開他們的心結,能夠化解他們之間不是矛盾的矛盾。這樣,也算是報答了皇甫擎天這麼多年來對自己的關照了。不過,能不能成功葉謙不知道,盡人事聽天命吧。

頓了頓,葉謙看著華亞馨說道:「我不知道你和皇甫擎天到底有什麼樣的矛盾,不過,在我看來,什麼矛盾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雙方是否都還深愛著彼此。我記得我一位兄弟跟我說過一句話,只要有愛,這個世界上就沒有做不成的事情,愛是最大的力量。我和皇甫擎天認識了也有快十年的時間了,我一直都很好奇他為什麼不結婚,先前我以為他是為了工作,為了自己的事業。前兩天我才知道,原來不是,他一直不結婚的原因是因為他放不下,放不下你們之間的感情。」

其實每個人,都是一個矛盾的綜合體,身上充斥著各種各樣的矛盾,各種情感的矛盾糾纏。葉謙口中所說的那個兄弟其實不是別人,而是鬼狼白天槐。這還是鬼狼白天槐沒有叛出狼牙之前對葉謙所說的話,雖然他現在所做的事情似乎有些和自己說的話背道而馳,可是,實際上他內心的矛盾促使著他做出了許多並非按照自己預定計劃所做的事情。譬如,他在島國的時候幫助葉謙。在他的心裡,一直是憎恨著狼牙,因為是狼牙才害得他們兄弟相殘骨頭分離;可是,他有放不下狼牙,放不下狼牙里的那些兄弟之情。雖然他口口聲聲的說要親自顛覆狼牙,毀滅狼牙,可是他做的那些事情很多並不是這樣,反而是在幫助狼牙。因為他的心裡很矛盾,很糾纏。

華亞馨的表情變得異常的嚴肅而又冷漠,淡淡的說道:「這是他說的,還是你說的?」

「我說的,不過,我知道,這也是皇甫擎天的心裡話。」葉謙說道,「雖然我和華門主相處的時間並不是很久,但是我能感覺的出來,華門主還是深愛著皇甫擎天的,不是嗎?」

「愛他?哼,我對他的恨從沒有一刻減少過,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還在不停的增加著。」華亞馨堅決的說道。

「沒有愛又何來恨呢?其實華門主恨的是皇甫擎天不來跟你認錯,不像你低頭,不是嗎?」葉謙說道,「其實兩個人在一起,更多的是互相包容和體諒,包容對方的缺點,體諒對方的苦衷。其實很多事情,只要大家說開了,根本就不是問題,只是各自的壓在心裡,卻反而使得矛盾越積越深,最終導致發展成不可調和的矛盾。其實說到底,我只是一個局外人,正所謂清官難斷家務事,誰對誰錯,沒有人知道。不過,誰對誰錯真的那麼重要嗎?就算是最後讓你勝利了,皇甫擎天過來跟你認輸,那又如何?只怕你失去的,會比得到的更多吧?既然如此,為什麼雙方不能各退一步呢?每個人都有著自己做人的原則和最基本的是非觀念,又何必去把自己的觀點強加到別人的頭上呢?」

「你這是在教訓我嗎?」華亞馨說道。

「當然不是,我只是和華門主探討一下各自的觀點而已。在其他方面我的確不如華門主,可是在感情方面我想我比華門主要更加的成功。其實說穿了,只是簡單的一句話而已,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葉謙說道,「既然你不願意去改變自己迎合別人,又憑什麼去要求別人改變自己來迎合你呢?」

「我累了,你們走吧。」華亞馨揮了揮手,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華亞馨只是下達了逐客令,而沒有因為自己屢次的提起皇甫擎天而惱火,這就足以證明她是將自己的話聽了進去了。只是,她是一個好面子的人,不願意承認而已。葉謙沒有再繼續的說下去,起身站了起來,說道:「那我們不打擾華門主了,這塊手帕是皇甫擎天托我交給華門主的,具體是什麼意思,我也不是很明白。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手帕我留下了。」

說完,葉謙看了胡可一眼,暗示她離開。胡可慌忙的起身,跟華亞馨告了聲辭,端起桌上的盤子跟著葉謙離開了涼亭。

看到他們二人離去,華亞馨緊緊的盯著桌上的那塊手帕,腦海中許多已經淡去的回憶漸漸的浮現出來,一幕一幕猶如幻燈片一樣從自己的腦海中閃過。無疑,剛才葉謙的話猶如一記重錘,狠狠的敲打在她的心上。緩緩的,華亞馨伸出手去,將手帕握在了手裡,痴痴的看著它,喃喃的說道:「為什麼你就不能給我低頭呢?你口口聲聲的說自己有多愛我,可是為什麼這點事情都不願意做?」

片刻,華亞馨眼神飄向遠處,將手帕緊緊的捏在手裡,放在自己的胸口,喃喃的說道:「難道真的是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嗎?」可惜,沒有人能夠回答她,這個問題必須要她自己去解開。

一路朝著廚房走去,胡可一邊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剛才差點嚇死我了,都讓你別在我師父的面前提起皇甫局長,你竟然還敢說。」

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事實證明,我今天的話說的很準確,恰好擊中了你師父的內心。其實,你不了解你的師父,別看她表面上多偏激而又冷漠,其實她其實是一直在等著皇甫擎天的,而且是固執的等著,她只是解不開自己的心結而已。剛才的棋局你師父輸了,這就可以壓下她的好勝心,讓她有耐心去聽我的話。你們做徒弟的也太不合格了,既然知道自己師父的事情,為什麼不幫著去化解她的這個心結呢?」

「你為什麼這麼熱心啊?」胡可說道。

「你可以說我是多管閑事,也可以說我是為了還皇甫擎天的人情。」葉謙說道。

「那,依你看,現在我師父會怎麼樣?心結解開了嗎?」胡可關切的問道。

「當然不會那麼容易,這個心結糾纏了這麼多年,哪能憑我一句話就可以解開的啊。解鈴還須繫鈴人嘛,這個心結還是必須要你師父自己解開才可以。」葉謙說道,「我能做的都已經做了,至於結果,只有聽天由命了。」

頓了頓,葉謙轉頭看了胡可一眼,說道:「不說別人的事了,說說我們的吧。」

「我們?我們有什麼事情啊?」胡可詫異的說道。

「都說小別勝新婚嘛,我們分開了那麼久,現在好不容易能在一起,今晚你可不能走,要陪我。」葉謙說道。

胡可不由的一陣嬌羞,說道:「我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嘛,我……」

「你個色狼,你想過什麼齷齪的事情呢。我只是想讓你今晚陪我而已,可沒有想那些啊。」葉謙微微的笑著說道。

「討厭。」胡可用手捶打著葉謙,面色更加的嬌羞了。頓了頓,胡可接著說道:「這裡是雲煙門,傳出去的話不好聽,今晚你就乖乖的自己一個人睡,好嗎?」

「你是我老婆,陪我有什麼問題啊,誰敢胡說八道,我拔了他的牙。」葉謙說道。

「好了,我知道你厲害。不過改天好嗎?改天你想怎麼樣我都聽你的。」胡可說道,「再說了,就算你今晚不想,可是萬一我想了怎麼辦呢?」

葉謙一愣,隨即呵呵的笑了起來,說道:「你果然比我還色啊,哈哈。不過我喜歡。你知道我們男人都喜歡自己的老婆是什麼樣嗎?」

「什麼樣?」胡可詫異的問道。

「很簡單的。在外人面前要是淑女,在床上的時候要是**。」葉謙說道。

「死不要臉的。」胡可狠狠的剜了葉謙一眼,說道。

說話間,二人已經到了廚房。胡可把盤子放下之後,說道:「乖啊,今晚你一個人睡。」

無奈的搖了搖頭,葉謙說道:「我哪裡像是有媳婦的人啊,獨守空閨,悲催啊。」胡可微微的笑了笑,不過卻沒有再多說,否則的話,葉謙又該不依不饒的糾纏了。二人親熱的溫存了一番,各自的離開了。

這裡畢竟是雲煙門嘛,胡可的性格又不像趙雅一樣,否則的話,葉謙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的放過她的。直到胡可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之後,葉謙這才舉步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