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836章賭約

第836章賭約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96

都說紐約是富人的天堂,窮人的地獄。京都又何嘗不是呢?自從一代偉人在南海用手一指,划下一個圈圈,直言無論白貓黑貓抓住老鼠就是好貓的理論,掀起了改革開放的大潮,不但引來了經濟開發的大浪,也引來了資本主義拜金思想的嚴重侵蝕。

京都,三千年歷史,八百年帝都。歷史的車輪滾動,碾碎了元朝的輝煌,明清的腐朽,只留下令後人唏噓和感嘆的曲折印痕。這座城市,貧富差距大到令升斗小民毫無掙扎之力的地步,有錢人可以享受紙醉金迷的帝皇般待遇,而窮人卻只能為了一天的生計奔波忙碌。

坐在這豪華的保時捷跑車內,葉謙沒有任何的優越感,其實對葉謙來說,金錢只是一個變相的牢籠,可以將人的良知和感情埋沒其中。他是苦出身,懂得生活的不易。葉謙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前方,腦海中仍在思索著身旁這個妖艷的男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妖艷男也沒有說話,只是嘴角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有個人告訴他,葉謙是一個很難對付的人,他不相信。因為剛剛葉謙的表現雖然看起來好像是很豪氣似的,可是在他看來,這是一種愚昧的表現,因為自己不過只是稍微的刺激了一下,他竟然就上當了。

不過只是兩里的路程,保時捷跑車卻足足的花了十幾分鐘,才在一家酒吧的門口停了下來。「這裡怎麼樣?」妖艷男看了葉謙一眼,問道。當然不是問這裡的裝修和風格了。

「無所謂!」葉謙淡淡的說道。

妖艷男微微一笑,舉步朝酒吧內走去。葉謙跟隨在他的身邊,顯得有些不合時宜,簡直是一個鮮明的對比。這個男人,無論從哪一個方面去欣賞,都絕對是可以讓那些拜金女擠破腦袋想要巴結的對象;而葉謙那一身不合時宜的裝束,在他的身邊明顯的顯得是那麼的土氣。不過,葉謙並不在乎這些,他所需要的,不是別人對自己的羨慕感和嫉妒感,他只做自己覺得舒服的事情。

酒吧的人不多,可能是還沒有到點的原因。酒吧的舞台上,有一個少女正在唱著歌,一旁是伴奏的鼓手和吉他手,想來應該是酒吧的駐場歌手吧。在京都,最不缺乏的就是這些,那些一心想要往影視娛樂圈所發展的人舉不勝數。然而,北漂的大流之中,又有幾個可以真的發紅髮紫呢?很多,被淹沒在了這個城市,有些放棄了自己的理想自己的抱負,離開了這裡;也有些,依然堅持著自己的夢想,然而卻出賣了自己的人格。

一旁,有兩桌像是初中生一樣的年輕孩子在哪裡高談闊論著,吵吵嚷嚷的聲音使得酒吧似乎多了一點的生氣。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葉謙凝神的聽了一下,這些個學生談論的竟然是政壇新聞,不由的微微一笑。或許,這是京都人的弊病,無論男女老少,似乎總是離不開這個話題。

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下,妖艷男並沒有詢問葉謙的意思,直接點了一大啤酒,幾個果盤。那副高高在上的氣勢,溢於言表。

葉謙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喝著酒,聽著歌,沒有去問妖艷男是誰,也沒有問他為什麼認識自己,好像一切和自己並沒有關係一樣。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誰嗎?」終於,還是妖艷男忍耐不住,開口說道。

葉謙淡然一笑,轉頭看了他一眼,說道:「既然是你找我,那麼不用我問你也應該會說。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問了也是白問,又何必多此一舉呢。」

妖艷男微微的愣了愣,忽然間覺得眼前這個男人有些讓人捉摸不透,看來並不是自己想像的那般不濟。「在下秦羽。」妖艷男說道。

「秦羽?」葉謙喃喃的念叨了一句,仔細的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確是沒有任何任何的印象。「好像是一本小說里的主角啊。」

「那是虛構的,而我是真實的。」秦羽說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是怎麼認識你的?找你有什麼事情嗎?」

「這些重要嗎?」葉謙淡淡的說道。

秦羽微微一愣,淡然的笑了一下,說道:「不愧是葉正然的兒子,果然有你父親的風範。我可以告訴你,今天我是來殺你的。」

「是嗎?」葉謙依舊風輕雲淡的說道,「那現在呢?」

「現在我放棄這個打算了,我想和你交個朋友。」秦羽說道。

葉謙淡然一笑,微微的頓了頓,說道:「那我是不是可以認為這是我的榮幸呢?」

「呵!」秦羽微微的笑了笑,不置可否。在京都這片土地上,他秦羽算得上是一個人物了,無論是其家族的實力,還是他個人的實力。並非是所有的官二代富二代都是紈絝的廢物,至少,秦羽不是。葉謙的風輕雲淡,反而讓秦羽感覺到他的深不可測。在雲煙門的時候,秦羽曾經躲藏在葉謙的門外觀察過他,可是,卻很輕易的就被葉謙發現,這足以證明葉謙是一個對手,一個很難對付的對手。

葉謙緩緩的抿著酒杯里的啤酒,一口一口,彷彿是在品嘗著高級的茶葉,品味著其中淡淡的酒香。舞台上,那個女歌手依舊在鶯鶯燕燕的唱著,眼神中透露出些許的迷茫,些許的堅定,些許的惆悵。葉謙可以感覺到,她的身上,有著很多的故事。

生活在這個城市裡的人,誰的身上又沒有幾個故事呢?只是,平常人的故事只是被淹沒在了這喧囂的都市之中而已。

「如果有一天,你我再相見,彼此都已不再從前;為了夢,放了愛,失去純真的笑顏;我們都徘徊在,這個城市的邊緣。如果有一天,時光能改變,只願我們相攜永遠;有了你,就有夢,保留最真的自己;我們都不再迷失,這座城市的喧囂……」

一首如果,唱出了許多北漂們的無盡感傷。葉謙也彷彿置身在勾勒出的畫面之中,其實無論是北漂還是南漂,其實身為一個漂泊異鄉的客人,都有著許多的彷徨和無助。葉謙也曾經遠離故鄉,為了生計,為了夢想,無視嘲笑,無視默然。女歌手的一首歌,彷彿帶領著葉謙回到了從前,回到了自己最不如意的時候,回到了當初自己在街邊像狗一樣被人瞧不起的生活。

然而,葉謙就是憑著自己的一份執著,一份強烈的慾望,活了下來,而且,活的越發的有滋味。今天,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站在葉謙的頭上,嘲笑他。葉謙也看的出來,那個女歌神的眼神中,也有著這樣的一份執著。

一曲唱罷,女歌手的眼神不自覺的飄向了葉謙這邊。她在酒吧里待了這麼久,也算是見過形形**的人了,她可以看的出來,葉謙的眼神里純凈如水,看向自己的時候沒有任何的慾望和佔有。可能就是沖著這個眼神,女歌手對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

葉謙淡然一笑,舉起杯子,微微的點了一下,接著輕輕的抿了一口。一切,自然被一旁的秦羽清晰的收錄在眼中。微微一笑,秦羽說道:「怎麼?看中這丫頭了?不過只是個酒吧的駐場歌手而已,只要葉兄喜歡,就是大明星我也照樣可以給你弄來。」

淡淡一笑,葉謙說道:「這個世界上,不是任何東西都可以用金錢去買的。」

「是嗎?可是在我看來,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什麼東西是金錢買不到的。名利地位愛情,只要你有錢,就會一涌而來。」秦羽說道。

「我們打個賭,我說你用錢征服不了這個女歌手,信嗎?」葉謙說道。他不是為打賭而打賭,他有自己的想法,他是想看一看,這個女歌手是否能夠在充滿了污垢的娛樂圈裡,依舊能夠保持自己身上的那一份的執著。

「好。」秦羽說道,「如果我輸了,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可是如果你輸了,就必須答應我一件事情。至於是什麼事情,以後再說,可是不管是什麼事情,你都必須要替我做。敢不敢賭?」

「沒問題。」葉謙淡然的說道。葉謙是草根出身,最厭惡的就是秦羽這種,以為憑著自己的金錢可以買盡全世界東西的那種傲然。他不管那個女歌手會怎麼做,他都願意賭這一次,不為別的,只為心中的這一份骨氣。

秦羽自信滿滿,在京都混跡了這麼多年,他什麼樣的人沒有見過?那些口口聲聲說著絕對不會折腰侍權貴的人,最後還不是全部拜倒在金錢之下嘛。特別是這些一心想往娛樂圈混的人,如果沒有勢力,唯一的方法就只有出賣自己,出賣自己一切可以出賣的東西,包括肉體,包括尊嚴。

招了招手,叫來服務員,秦羽說道:「去,把那個女歌手叫來。」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掏出兩張紅牛甩了過去。

服務員慌忙的接住,連連的點頭,轉身離去。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