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919章忍者來襲

第919章忍者來襲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63

聽到對方的話,葉謙明顯的皺了一下眉頭,看來這些人今天是沖著自己來的啊。可是,他們怎麼會知道自己來了這裡呢?很明顯的是不可能的,自己今早才從澳門回來,去了上官家之後就來了這裡,他們就算再怎麼神通廣大也不會知道的吧?

微微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我想你沒有弄清楚眼前的形勢啊,你們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嗎?是誰的地盤嗎?我不會逃的,也沒想過要逃。不過,我倒是很有興趣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是我們這裡的哪個人通知你們的?」

一邊說,葉謙的眼神一邊從屋內的所有人身上一一的掃過。鋒嵐和李偉肯定是不可能的,皇甫擎天、胡可、華亞馨也不可能,至於閻冬,葉謙還是相信他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就單單是剛才這批島國忍者出現的時候,閻冬臉上所浮現出那一絲的驚訝,以及他眼神里所蘊含的那種強烈的憎恨意味,就能夠感覺的出來,閻冬是絕對不會和這些島國忍者勾結的。

剩下的,就只有一個了,那就是秦羽。這小子剛才看見這些島國忍者的時候沒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反而是有種早有預料的意思,不是他,葉謙實在是想不出來是什麼人了。

「你……你看著我做什麼?難道你懷疑是我泄密?」秦羽看到葉謙的眼神,有些慌張的說道。

閻冬的眉頭一皺,轉頭瞪著秦羽,說道:「葉兄弟也沒有說是你泄的密,你那麼緊張做什麼?說,是不是你乾的?」

「師父,我就算是有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啊。」秦羽慌忙的說道,「而且,我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呢?」

閻冬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你最好別有這個心思,否則的話,別怪我不講師徒情面。」說完,閻冬緩緩的轉過頭去。

秦羽的眼神里忽然迸射出兩道陰芒,看向閻冬的眼神充滿了一種憤恨的殺意。既然已經選擇了這麼做,他就已經沒有了退路,就只能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否則,事情一旦敗露的話,自己的下場肯定非常的悲慘。

忽然,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徵兆,秦羽一刀刺向了閻冬。閻冬始料未及,根本就沒有想過秦羽會敢對自己下手,毫無防備之下,匕首刺進了他的腹部。好在緊急關頭的時候,閻冬不愧是一代宗師,反應迅速,避過了自己的要害。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讓所有的人都大吃一驚。那些島國忍者見狀,沒有絲毫的遲疑,紛紛的舉刀沖眾人沖了過來。「可兒,保護好你師父。」話音落去,葉謙率先的沖了上去。手中的血浪宛如一抹血紅色的流星,划過各種詭異的弧度。這些,都是葉謙專門從林楓那裡學來的對付這些忍者最有效的招式。

鋒嵐和李偉自然是不敢落後,紛紛的沖了上去。閻冬一把抓住秦羽的手腕,眼神裡布滿了森森的殺意,冷聲的說道:「你竟然真的敢背叛我?哼,你是想死了嗎?」

秦羽嚇的一陣哆嗦,慌忙的說道:「沒,沒有,我……我……師父,我……我也不想的,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如果我不殺你,死的就是我了。」

閻冬憤憤的說道:「你犯過多少的錯?我每次雖然都是很嚴厲的訓斥你,可是我有要殺你的意思嗎?我把你從小養大,一直當你是自己的親生兒子,你就是這麼報答我的?我還想著以後要把魔門交給你呢,幸好沒有這麼做,否則我怎麼對得起魔門的歷代祖師。」

「不,不,師父,這次不一樣,這次不一樣。」秦羽說道,「如果我不殺你的話,你絕對不會原諒我的,這是和島國人勾結,你是絕對不會原諒的。師父,你別怪我,你死後,我一定會給你厚葬的。」

說完,秦羽大吼一聲,彷彿是瘋了似的,用力的掙脫閻冬的手掌,一拳朝閻冬的胸口打去。「好!」閻冬一聲叱喝,右手食指中指合并點出,後發先至,又快又准,直接擊中了秦羽胸口的死穴。秦羽攻出去的拳頭,在閻冬的胸口一寸的地方停了下來,整個人幾乎連呼喊的聲音都沒有,轟然倒下。「既然你不念我多年養育你的恩德,也休要怪我不念師徒之情了。」閻冬說道,「一路走好。」

看著秦羽的身軀倒下,閻冬的心裡還是有些忍不住的難受。畢竟,這是自己撫養了二十多年的徒弟,是自己一直當著親生兒子一樣的徒弟,以前不管他犯什麼樣的錯誤,閻冬都可以原諒他,可是,如今卻想要聯合島國的勢力謀害自己,閻冬是絕對不允許的。

撕下衣服的碎片,簡單的將自己的傷口包紮了一下,閻冬加入了戰鬥。閻冬的功夫,在古武界向來是數一數二的人物,當初或許還有一個葉正然可以震懾住他,而如今,整個古武界只怕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了。

這些忍者的膽子也的確太大了,不管怎麼說皇甫擎天那也是國安局的局長吧?他們竟然敢公然的派人過來刺殺,不管他們的目標是葉謙也好,還是其他人也好,他們這樣的舉動都無疑是一種挑釁。皇甫擎天做事,向來都是講究四平八穩,不管是對待什麼事情都要講究全面的考慮,所以,難免會有些缺少了震懾力。然而,這幾個島國的忍者卻是徹底的觸怒了他,傷害自己心愛的人,那是絕對不可以的。

這些島國的忍者功夫都還不錯,而且非常的擅長聯手攻擊之術。雖然他們也已經損失了三人,但是鋒嵐和李偉的身上卻也平添了一些傷痕,雖然只是皮外傷。畢竟,鋒嵐和李偉學習古武術的時間還短,在單打獨鬥的時候或許可以憑藉著自己的戰鬥經驗戰勝對方,可是,在面對擅長聯手的這些忍者面前,還是顯得有些弱小了。

雖然閻冬受了一點傷,不過他的功夫在古武界可是數一數二的,有他的加入,戰勢自然很快的逆轉過來。閻冬雖然很想一統古武界,不過他有著自己的底線,不管華夏的古武界怎麼斗,那也是自家的事情,還容不得這群島國鬼子干涉,他也無須藉助這些島國鬼子的力量。

當看到葉謙手中的血浪時,閻冬不由得愣了一下,接而微微的笑了起來,七絕刀終於再次的重現江湖啊,而且還是在葉正然兒子的手中,那也算是物盡其用了。

「留下一個活口。」葉謙眼看著面前的島國忍者一個個的倒地死去,慌忙的叫道。鋒嵐和李偉是徹底的瘋了,而且,他們的功夫要弱一些,戰鬥的時候絕對不能有任何的留手,否則死的肯定是他們,所以,很難能夠留下活口。皇甫擎天現在也根本聽不進葉謙的話,華亞馨的受傷有些擾亂了他的思緒,讓他不再像以前那樣的穩重,此時的他,心裡只是充滿了強大的憤恨之意,只想著要將眼前的敵人全部的殺死。

唯一清醒一點的可能就只有閻冬和葉謙了,在葉謙的話音落下之時,閻冬攻出去的拳勢明顯的發生了變化。面前的忍者躲過閻冬的攻擊,退後一步,閻冬順勢跟上,拳化為爪,手腕一翻瞬間的掐住對方的咽喉,用力的往自己的身邊一帶。那名忍者吃痛之下,身子自然是朝閻冬的身邊撲來,閻冬順勢一腳踢出,那名忍者的身軀頓時的飛了起來,然而咽喉還是緊緊的被閻冬掐住,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其餘的忍者也都紛紛的被殺,房間里血流成河。葉謙感激的看了閻冬一眼,然後看著那唯一活下來的忍者,說道:「說,你們島國的那麼多組織為什麼能夠聯合起來?是誰在幕後操縱著?」

那名忍者冷笑一聲,啪的一聲咬破了藏在自己舌頭底下的毒藥,身軀緩緩的倒了下去。這點有些出乎葉謙的意料之外,然而閻冬卻並沒有什麼驚訝,說道:「我和這些忍者打過交道,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還是有值得敬佩的地方。」

葉謙轉頭看了閻冬一眼,問道:「閻門主,你的傷勢沒有大礙吧?」

閻冬苦澀的笑了一下,說道:「沒什麼事,只是一些皮外傷而已。哎,老夫一輩子打雁,卻被雁給啄了眼睛,自己最疼愛的徒弟竟然出賣自己,真是讓老夫無地自容啊。」

「這也怨不得你,這次的事情的確是我們所沒有預料的。」葉謙說道,「我也是栽了很大的跟頭啊,誰也沒有想到島國那邊的勢力竟然能夠那麼快的聯合起來展開反擊。閻門主,現在人家都已經欺負到咱頭上了,咱們能不能也暫時的放下仇恨?其實古武界的鬥爭在我看來根本就沒有什麼意思,何必呢?」

「做為一個男人,就該有所堅持不是嗎?我已經給了你們一個月的時間了,這一個月之內你的任何吩咐,只要是對付這些鬼子的,我都會義不容辭。可是,一個月後,我可就只有對不起了。」閻冬說道。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