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973章最強對決(三)

第973章最強對決(三)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84

有時候,活著不一定是勝利,死了也不一定是失敗。葉謙和鬼狼白天槐之間的感情,沒有人能夠明白,即使是和他們有著非常默契的林楓,也不能完全的體會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友情。或許,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皇甫擎天等人茫然的看著他們,不明白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唯有一旁的王雨,此時已經是淚眼朦朧,不知所措,渾身不住的顫抖著。其實,她和鬼狼白天槐沒有什麼,也非是什麼情人的關係,當日在老爹的葬禮之上,也不過是做戲給葉謙看而已。

王雨的心裡無時無刻的不牽掛著葉謙,然而,在nj市的那一次訣別,讓她對葉謙有著很深的憤恨,覺得自己的深情錯付,有些難以接受。無意間,她遇見了鬼狼白天槐,後者為了能和葉謙一戰,而且為了逼迫葉謙可以全心應戰,因而提出了這樣一個建議。可是,鬼狼白天槐似乎有些低估了葉謙對他的友情,所有的心血似乎毫無作用。

和鬼狼白天槐長時間的相處,王雨對這個不善言辭,沉默寡言的男人從心眼裡佩服。她也能夠從和鬼狼白天槐不經意的聊天之中,感受到他對葉謙的那份友情。只是,男人之間的情感,往往女人很難能夠理解。她也曾試著去化解,可是無濟於事,鬼狼白天槐還是那麼的執著。

她不希望葉謙死,那是因為愛;她不希望鬼狼白天槐死,那是因為憐憫。女人天生的母性,讓她對鬼狼白天槐的遭遇十分的同情,讓她覺得鬼狼白天槐的生活是如何的悲慘。剛剛看到鬼狼白天槐將葉謙打飛出去,王雨的心就彷彿是被利刃刺穿了一樣,痛徹心扉,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這一切自己可以替他承受下來。

林柔柔是葉謙第一個女人,而王雨卻也是和葉謙有著非常糾葛的女人,她的初吻是被葉謙給無情的剝奪而去,從那一刻起,她的腦海里無時無刻不是充斥著葉謙的身影。那一顰一笑,彷彿都是那麼的迷人,讓王雨陶醉。還記得當初在燒烤店外,王雨看見葉謙和秦月在一起親密的模樣,讓她的心裡彷彿是針刺一樣的疼痛,不顧形象的和秦月對戰。

其實,在葉謙的心底,對王雨還是有著一些感情的,否則,當初也不會對王雨選擇那樣的做法。只是,或許是緣分未到,他們之間因為種種的事情,最後才導致這樣的局面。

葉謙拔出自己的匕首,氣勁溶入到血浪之上,使得血浪的紅光大漲,刀身之上,猶如血液流動。鬼狼白天槐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從懷裡掏出了自己的匕首,飲血刀。都說刀是有靈性的,一點不假,血浪和飲血刀彷彿也開始了較量,紛紛的顫抖起來,殺氣瀰漫。

如果說剛才的對決不過只是一場牛刀小試,那麼現在的這次,才是真正的生死對決。所有的人,瞬間的屏住了呼吸,他們知道,葉謙是動了真格的了。二人只怕不會再像剛才那般,互相的推讓了。

葉謙體內的螺旋太極之氣,開始瘋狂的運轉起來,丹田之中,那顆「黃豆」一般的東西不停的釋放出氣勁,遊走於葉謙的周身百骸。剛剛那一拳的傷勢,也彷彿好了許多。風停,可是葉謙的衣服卻是無風自動。

鬼狼白天槐也是一般,渾身上下似乎被包裹了一層淡淡的霧氣,手中的飲血刀,泛著赤紅色的光芒。這一戰,似乎他們雙方都有所成長,氣勁外放,這對於古武者來說,是夢寐以求的事情。雖然,並不是很穩定,但是卻的的確確讓人感受到了那份氣勁外放的氣勢。

「當」,二人驟然間衝刺,兵刃相交,發出一聲脆響。一觸,即收。二人完全是以快打快,快到有些讓人目不暇接。這才是真正的龍虎之爭,讓人看了只覺得痛快淋漓,暢快不已。然而,此時的王雨卻更是將一顆心提到了嗓子眼,緊緊的盯著場上,渾身不住的顫抖。

二人似乎沒有任何的留手,一副要致對方於死地的架勢。然而,只有他們雙方心理清楚,這樣的攻勢並不足以要了對方的性命。那看似淋漓暢快的打鬥,雙方雖然看似出盡全力,實則卻是都有留手。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二人皆是一觸即收,快的讓人無法看清楚。葉謙手中的血浪,宛如來自地獄的催命修羅,滑過一道赤紅色光芒,刺向鬼狼的胸口。鬼狼白天槐也不敢示弱,手中的飲血刀快如閃電,直刺葉謙的咽喉。眾人似乎已經看見了結局,兩敗俱傷的結局,雙雙的死於對方的手中。

然而,事實會是這樣嗎?眼看著雙方的匕首就要刺進對方的身體,鬼狼白天槐忽然間手腕一翻,飲血刀從葉謙的脖子旁邊刺了過去。鬼狼白天槐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解脫的笑容,是那麼的輕鬆,那麼的愜意。

鬼狼白天槐這突如其來的一下,讓葉謙不由的大吃一驚。雖然葉謙早就料到鬼狼白天槐是故意尋死,可是他根本就無法做到親手殺了鬼狼白天槐。倉促之間,葉謙已經沒有辦法收回自己的招式,只得手腕一翻,血浪避開了鬼狼白天槐的致命之處,刺進了他的身體。「噗」的一聲,匕首刺進皮膚的聲音清晰可聞。葉謙整個人忽然的愣住了,慌忙的上前扶住鬼狼白天槐,顫抖的問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鬼狼白天槐慘然一笑,說道:「這樣不是更好嗎?起碼,我化解了華夏古武界的爭鬥不是嗎?」頓了頓,鬼狼白天槐接著說道:「葉謙,你是我最好的兄弟,一直都是,你讓我如何能對你下死手呢?可是這麼多年來,我被仇恨一直的折磨著自己,煎熬著自己。如果不是我,我大哥又怎麼會死呢?只有我死了,才能解脫,否則我一輩子都要忍受良心的煎熬。這樣也好,至少,我可以去和我大哥見面了。」

「不,你不能死。」葉謙說道,「你怎麼能這麼自私?你死了是一了百了了,可是我呢?你既然當我是兄弟,那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無法承受自己殺死兄弟的痛苦,難道你就讓我承受親手殺死自己兄弟的痛苦嗎?」

「我一直都是這麼自私的,難道你不知道嗎?」鬼狼白天槐說道。

「不,你這都是自欺欺人的話,我知道,在你的心裡,一直都想著要回歸狼牙。你也從來沒有一刻忘記過狼牙,忘記過自己是狼牙的人,否則,你就不會無數次的幫我,不是嗎?」葉謙說道,「你一定要活著,好好的活下去。」

「有件事我必須要和你說清楚,其實,我和王雨之間什麼關係也沒有,我不過是想利用王雨來逼迫你和我一戰,讓你可以不顧一切的殺死我。」鬼狼白天槐說道,「葉謙,我真的很羨慕你,有這樣的女孩子默默的守護著你,你是幸福的。王雨是值得珍惜的女孩子,我希望你能夠好好的呵護她。」

「不要說了,你現在什麼也不要說,我馬上送你去醫院,馬上送你去醫院。」葉謙急切的說道,眼眶內,不由的滑落出滴滴的淚珠。

鬼狼白天槐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不要,葉謙,不要送我去醫院,否則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你走吧,讓我靜靜的在這裡躺一會,我好累,真的好累。」說完,鬼狼白天槐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任由葉謙呼喊,卻沒有絲毫的回應。

「我送你去醫院,我送你去醫院。」葉謙有些發狂的說道。轉頭看向皇甫擎天,葉謙吼道:「快叫救護車,叫救護車在山下等,快點。」

皇甫擎天不敢有遲疑,慌忙的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出去。葉謙可不管鬼狼白天槐會不會恨自己,他現在只想將鬼狼白天槐送到醫院,他不能讓鬼狼白天槐死。抱起鬼狼白天槐,葉謙發瘋似的朝山下奔去。

閻冬看到這一切,不由微微的搖了搖頭,彷彿一切早已經在他的預料之中。閻冬的嘴角浮現出一抹笑容,喃喃的說道:「魔門的列祖列宗,非是閻冬不為,實在是無力為之。既然輸了,閻冬就該遵守諾言。」這,似乎是一句寬慰自己的話,事實也的確是這樣。

在他遇見鬼狼白天槐的時候,和他相處了一段時間之後,他就已經清楚鬼狼白天槐所謂的代替自己去和葉謙決鬥,去決鬥魔門的去向,實則是一個變相的幫助葉謙的辦法。他十分的清楚,換做其他人,或許會不同意,可是他卻選擇了答應。他並不是很喜歡中原這邊的生活,更喜歡的反而是西部那種風吹草地現牛羊的生活,可是列祖列宗的嚴令他卻不得不從,唯一的辦法,就只有找一個自己說的去的緣由了。深深的吸了口氣,閻冬喃喃的說道:「值得尊敬的年輕人,我會一輩子記住你,鬼狼,很有趣的綽號。」話音落去,閻冬轉身從另一個方向走下山去。

求一下pk票,有的朋友們幫忙砸下啊!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