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980章仗義每多屠狗輩

第980章仗義每多屠狗輩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536

葉謙自然是不知道陳思思這丫頭還有那樣的一份心思,也根本不清楚自己剛才的一切全部被這丫頭看在了眼裡。

回到宿舍後,雲大少爺和付生兩個小子正窩在電腦前看著島國精彩的床上藝術片。二人看的目瞪口呆,口水恨不得流了一地。人以類聚,物以群分,這兩個小子倒是半斤八兩不相上下。

葉河圖自然對這一切沒什麼興趣,埋頭看書。只是,那盪魂噬骨的聲音卻從他的耳中不停的鑽入,臉上的表情也顯得羞澀紅潤,尷尬不已。

「老大,你回來了?」看見葉謙進來,葉河圖抬起頭,說道。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拍了雲大少爺和付生的肩膀一下,說道:「聲音弄小點,別耽誤河圖看書。這裡可是女生宿舍樓,你們兩個小子不想被那些女人聽見了,以後說咱們宿舍的人都是色狼吧?」

付生嘿嘿的笑了笑,說道:「我們這是在預先的熟悉一下,免得到時候找不到門戶,那可就替咱們男人丟臉了啊。」

葉謙無奈的搖了搖頭,懶得理會這兩小子,打開自己的電腦,給皇甫擎天發了一個郵件過去。沒多久,皇甫擎天就回了郵件,葉謙打開看了一下,裡面是有關王慶生的資料。葉謙仔細的看過,算是一位人物啊,把裡面的資料默默的記在心裡,隨後便關掉了電腦。

看了看時間,還早。葉謙看葉河圖也被雲大少爺和付生打攪的無心看書,起身拍了拍葉河圖的肩膀,說道:「出去走走吧。」

葉河圖明白葉謙的意思,微微的點點頭,放下自己手中的書,跟著葉謙走了出去。葉謙的宿舍是在走廊的最裡面,一路走出去,倒是看見了不少的風情。很多女生都只是穿著睡衣來回的竄門,有些甚至不關門在宿舍里打打鬧鬧,你脫她的衣服,她脫你的衣服,玩的那叫一個瘋狂。

一路上,葉河圖都是低著頭,不像葉謙那般的皮厚,四處張望。

下了宿舍樓,葉謙和葉河圖緩緩的朝前走去。葉謙沒有說話,葉河圖自然也不說話,只是緊緊的跟著葉謙。白天的葉謙對他的幫助,讓他對葉謙的好感倍增。到了食堂的附近,葉謙在石凳上坐了下來,招呼了葉河圖一聲,後者有些拘謹的坐下。

許久,葉謙緩緩的開口說道:「知道我為什麼找你嗎?」

葉河圖微微的搖了搖頭。

「我還記得我們讀初中的時候學過一句『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你怎麼看?」葉謙說道。

「過去或許可以,可是現在,哼,有些不切實際。沒有關係,沒有人脈,窮人永遠還是窮人,富人始終越富。」沉默了許久,葉河圖說道,「我現在也沒有什麼太大的要求,我只希望,好好的完成學業,然後找一份穩定的工作,能夠不必再吃那種苦。」葉河圖的眼神里閃爍著一種對往事的痛苦記憶,以及一種急切的希望改變自己命運的堅毅。

葉河圖說的這些也都是事實,這也的確是當今社會的一種弊病,財富的不均衡分布。「我有一個朋友,出生低微,但他從來不肯對自己的命運服輸。這個世界的確存在著很多的不公,但是,他依然憑藉著自己的雙手打出自己的一片江山。靠的是什麼?是毅力和自信。他跟我說過一句話,『因為自己出生低,那自己就應該比別人付出的更多,如果不成功,那只是自己的付出不夠。』這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你覺得呢?」葉謙說道。

「從小到大,我一直是學校里的第一名,我每天只睡四個小時,其餘的時間全部在看書。因為我知道,這是我唯一的出路。然而,即使如今我考上了西京大學,可是,卻差點連讀書的錢都沒有。我還記得,接到錄取通知書的那一天,我父母臉上雖然掛著很欣慰的笑容,但是他們的眉頭卻是緊緊的鎖著,因為這巨大的報名費是他們無法承擔的。我和父母一家一家親戚的借,遭受了無數的白眼嘲笑和蔑視,一家一家的跪過去,可是,到現在還沒有湊夠自己的學費。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看著自己的父親跪在別人的面前,我只覺得自己是個沒用的兒子。」葉河圖哽咽的說道,「你說,我的付出還不夠嗎?」

微微的搖了搖頭,葉謙說道:「我跟你說一個真實的例子。我曾經在nj市遇到過一個人,他叫陳浮生。他是生活在那種偏遠山區的農村孩子,祖祖輩輩都是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他是村裡唯一的大學生,他也以為自己考上了大學就可以讓自己的父母過上最好的生活。大學畢業了,他順理成章的分配到一個事業單位工作,然而,因為沒有關係人脈,比他後進去的人都升職了,他卻依然徘徊在原來的位置上。有一天,他的一位同事指著他的鼻子罵他是農村人,就算再怎麼讀書也改變不了自己是農村人的命運。他,毅然的辭職了,放棄了在父母看來很好的工作,遭受了無數的不理解,甚至,他的父母也死在了他的面前。可是,最後呢?他成功了!」

頓了頓,葉謙接著說道:「一個人想要成功,不能僅僅依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人窮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因為貧窮而產生的強烈自卑,這是一把利刃,可以讓人更加的無法把握已經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機會。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如果你相信我,就聽我一句話,放下沒必要的自卑,這年頭,誰也不比誰低一等,如果連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那麼別人也會更加的看不起你。」

葉謙的話,無疑像一把利刃鋒利的刺進了葉河圖的心底。緩緩的抬起頭,葉河圖的眼神變得有些茫然,看向遠處,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有些話,點到為止就好,葉謙覺得沒有必要說的太清楚。剩下的,就看葉河圖自己了,只有他自己才能幫助自己,其他人幫不了他。

十幾年後,當葉河圖已經站在了山頂,可以遍覽風光之時,他還每每的想起葉謙跟自己說過的這些話。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葉謙沒有多說話,沉默了許久之後,起身拍了拍葉河圖的肩膀,說道:「走吧,時間也不早了,回去吧。」

葉河圖抬起頭來,看了葉謙一眼,由衷的說道:「謝謝你,老大!」

微微的笑了笑,葉謙說道:「兄弟之間,說什麼謝不謝的啊。」

二人回到宿舍里,付生和雲大少爺明顯的感覺到葉河圖有些心不在焉,彷彿有著很重的心事似的。二人不由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看向葉謙。葉謙微笑著對他們搖了搖頭,示意他們不用管。

第二天晚上,在西京大學的禮堂里舉行了迎新晚會,整個禮堂擠滿了人,熱鬧非常。付生和雲大少爺自然是很早就進去佔位置了,這可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學校大多數嬌媚的女孩子都會出現在台上,他們怎麼會錯過呢?

至於葉河圖,他自然不會去參加這樣的活動。現在擺在他面前最重要的就是解決生存的問題,如果連生存都保證不了,又何談其他呢?

葉謙倒是有點無所事事,他對這些也沒多大的興趣,無非就是一群飢渴的男人看著台上的表演無限的yy罷了。藝術?估計沒有幾個人是去真正欣賞藝術的吧?而且,也沒什麼藝術可表言。

「你好!」正在葉謙無聊的漫步在學校里的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傳入自己的耳中。由於,學校大多數的人都去了禮堂參加迎新晚會,整個學校顯得特別的安靜。葉謙叼著一跟煙,獨自的漫步,倒是有幾分難得的愜意。

聽到聲音,葉謙愕然的轉過頭去。陳思思?葉謙不由的愣了一下,接而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你叫我?」

「這裡還有別人嗎?」陳思思說道。頓了頓,陳思思又接著說道:「謝謝你!」

葉謙一陣茫然,愕然的說道:「謝我?謝我什麼?」

「謝謝你救了我啊。你救了我兩次了,當然要謝謝你。」陳思思說道。

葉謙茫然,兩次?自己最多也只是救了她一次而已,而且,自己還是蒙著臉的。陳思思微微的笑著說道:「上次在京都去sh市的火車上,你救過我一次。昨晚,你又救過我一次。加起來,是不是兩次了?」

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葉謙這才想起,難怪自己總覺得這個陳思思那麼眼熟呢。不過,葉謙卻是一副茫然的表情,說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哎,昨晚我在宿舍里睡覺,什麼時候救了你啊?」

「你不承認也沒關係,不過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就行。」陳思思微微的笑著說道,「今晚是迎新晚會,你怎麼不去參加啊?」

「只是覺得沒什麼意思,所以不想去,還不如在這裡走走,倒還自在。」葉謙說道。

「今晚有我的表演,你可一定要來哦。」陳思思說完,沖著葉謙微微一笑,扭頭朝禮堂走去。剩下一臉愕然的葉謙愣在當場。

加更活動:pk票每增加一百,加更一章,貴賓每增加500加更一章!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