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992章吸血鬼(加更10)

第992章吸血鬼(加更10)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24

葉謙當然不會怕司機把消息傳出去讓王慶生有了準備,先不說那個司機所謂的七大姑八大姨的侄兒能不能相信他的話,就算相信的話,也不一定能夠傳到王慶生的耳朵里。再說,如今陳青牛已經垮台,王慶生在西京市那可就是響噹噹的大人物,還有人可以和他抗衡嗎?以資料上的記載,葉謙絕對相信王慶生是一個很狂妄而又自信的人,在這種時候,他就會更加的無法無天。

藍天會所最頂級的包間,一夜的消費也不下三四萬,在西京市這算得上是頂級的奢侈消費了。更重要的是,能坐在這裡面的,無一不是西京市鼎鼎有名的大人物。

此時的王慶生可謂是春風得意,嘴角那抹抑制不住的笑容,完全的表現出此刻他激情澎湃的心情。陳青牛垮了,以後這西京市再沒有人可以與他無敵了。想想自己當初的選擇,簡直太聰明了,如果不是自己攀上那樣一個高枝,如何會有今天的自己?這些年來,他對陳青牛充斥著無數的憎恨,如今總算是如願以償了。

恨和愛一樣,有時候不需要理由。真要是說起來,陳青牛以前對王慶生並不算壞,如果沒有陳青牛的培養,也絕對沒有現在的王慶生。或許,以前王慶生還會對陳青牛有著點滴的感恩,可是,這些年來無數次的聽到背後的那些謠言風語,說自己不過是陳青牛的一條狗,這就讓他對陳青牛的恨意與日俱增。

王慶生的對面,坐著一位中年男子,一副書生的氣息,架著一副金絲眼鏡,眼神之中卻無法掩飾的閃爍著一絲的陰靄。他就是新調任西京市的市委書記曾以權,一個曾經被陳青牛逼迫的被調到清水衙門待了五年的人。對陳青牛的恨意,他不可謂不深,想想自己這五年來所受的苦,他就恨不得生吞活剝了陳青牛。如果不是因為陳青牛,自己五年前的那次換屆選舉,自己登上常務副市長的位置那是輕而易舉的。山不轉水轉,自己熬了這五年的苦,總算是得償所願,重新回到了這塊自己跌倒的地方。

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站起來,曾以權第一個要對付的那自然是當初害的自己受了多年的苦的陳青牛。一個從底層爬起來的人,又趕在那樣的年代,陳青牛的身上自然多多少少的都會有著一些不幹凈的地方,曾以權所需要做的,不過是把事情無限的放大,即使別人清楚自己是公報私仇,卻也無話可說。

「曾書記,這次那個陳青牛出不來了吧?」王慶生小心翼翼的問道。畢竟,陳青牛在西京市根基深厚,這麼多年,多多少少都會有自己的人脈關係網,不到最後的一刻,王慶生還真的有點擔心。

「放心吧,王老闆,上頭正在搞打黑的活動,趁著這個時候翻出陳青牛的舊賬,收拾他,他一輩子也別想出來。再說,和陳青牛關係較好的那些人多數的都調離了西京市,剩下的那些都是風吹兩邊倒的牆頭草,不在背後推波助瀾的踩陳青牛幾腳就算是好的了。」曾以權推了一下眼鏡框,得意的說道,「這次我保證,陳青牛再也別想翻身,起碼關他個十年八年的,等他那時候出來,這西京市已經不是他的天下了。」

「有曾書記這句話我就可以放心了,那我也恭喜曾書記了,又在自己的政績上划下了大大的一筆啊。」王慶生呵呵的笑著說道,「等曾書記的任期滿了,肯定能夠調到省委工作啊。」

「這種事誰說的清楚啊,官場的事情,複雜的很,王老闆是清楚的。」曾以權推諉的說道,不過那眼神之中分明的閃爍著一抹野心和強大的自信。野心是催動一個人向前不斷邁進的動力,當官的人如果沒有野心,那也只能蝸居在自己的位置上,十年不動搖。每一個人,不想死命的往上爬,曾以權自然也不例外。

「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吧,陳家那邊有些難擺平,不過曾書記放心,不出三天,我一定把陳氏企業給拿下。」王慶生自信的說道,「沒有了陳青牛,陳家那邊就是一盤散沙,陳氏企業是我們的囊中之物。」

曾以權滿意的點點頭,說道:「事情可要快一點,以免節外生枝。我的那份可別忘了,你要清楚,我能對付陳青牛,就一樣可以收拾你。你的底子也一樣不幹凈。我們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一榮俱榮,所以,你可別跟我玩什麼心眼。」

王慶生眼裡閃過一道憤恨,一閃即逝,堆起一臉的笑意,說道:「瞧您說的,以後還有很多需要仰仗曾書記的地方呢。你放心,陳氏企業一旦拿下,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你的。」

「百分之二十?」曾以權不屑的笑了一聲,說道,「王老闆,你不是再跟我開玩笑吧?陳氏企業那麼大的一個公司,我出力最多,卻只有百分之二十?你應該清楚,如果沒有我的話,你能對付陳青牛嗎?」

王慶生在心裡狠狠的咒罵著吸血鬼,當初說好是百分之二十,現在竟然又變卦了。不錯,沒有他,的確沒有那麼容易收拾了陳青牛,可是,他也是為了自保,他難道不怕陳青牛再對付他嗎?現在倒好,裝出一副幫了自己很大的忙似的,漫天要價。不過,此時自己還有許多依仗他的地方,況且,錢這東西賺不完的,以後有了曾以權這個強大的後台,還怕會沒有賺錢的機會嘛。訕訕的笑了笑,王慶生說道:「對對對,的確是我疏忽了。陳氏企業一旦拿下,你我二一添作五。以後還有很多仰仗曾書記的地方呢,還希望曾書記以後多多的關照才是。」

利益,是驅使結合的一種方式,有時候即使是敵對的,在某種時刻,都要放下自己的敵意。在面對共同的敵人,共同的利益面前,往往可以促成這樣的合作。沒有什麼感情可言,就是利益的關係。

滿意的點了點頭,曾以權說道:「放心吧,政府明年就有一個城中村的改造計劃,是你的了。」

「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行賄受賄呢?」話音落去,葉謙推門而入,嘴裡叼著一根香煙,一臉淡然的微笑,輕鬆自在。

曾以權和王慶生都不由的愣了一下。王慶生是見過葉謙的,這個把自己兒子打成殘廢的人他怎麼會不記得?收拾完陳青牛,他的下一個目標就是葉謙,只是上次葉謙給他的震撼有些大,讓他在不清楚葉謙的底細的情況之下有些不敢輕舉妄動。

曾以權自然是不認識葉謙的,看到突然闖進來的葉謙,不由的皺了一下眉頭,不過卻沒有說話。身份問題,曾以權自詡自己的身份高貴,怎麼能和葉謙一般見識?這種事情,交給王慶生處理就好了。

「沒打攪二位吧?我也剛好沒吃飯呢,呵呵。」葉謙咧嘴笑了一下,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大模大樣的拉開椅子坐下。轉頭看了曾以權一眼,說道:「哎呀,這位就是曾大書記吧?幸會幸會啊。」一邊說,葉謙一邊伸出手去,一副討好賣乖的模樣,倒是把王慶生弄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葉謙的來意了。

曾以權不屑的冷哼一聲,沒有理會葉謙。訕訕的笑了笑,葉謙收回伸出去的手,轉頭看著王慶生,說道:「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來意吧?」

「替陳青牛說情?哼,我把我兒子打成殘廢,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倒是自己先跑過來了啊。」王慶生冷聲的說道。

擺了擺手指,葉謙說道:「錯了,我不是來替陳青牛說情的,我是來警告你們的。本來你和陳青牛的事情我不想插手,可是你有點欺人太甚啊,害的我女朋友委屈的哭了,都沒心思跟我談戀愛。你說,我應該怎麼辦?」

不屑的笑了一聲,王慶生說道:「最好趁我沒有發火前你給我乖乖的消失,否則,今天我讓你離不開藍天會所。」

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說道:「既然有本事來,我自然有本事走。作為一個男人,讓自己的女朋友受了委屈,我覺得憋的慌,如果不替她討回個公道,心裡過意不去。有兩條路給你走,一是大家握手言和,這件事情就七七八八擺平了;二是我殺了你,讓你多年的心血毀於一旦。」

葉謙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說的輕描淡寫,風輕雲淡。

「反了,竟然公然的恐嚇,你知不知道我隨時可以把你送進監獄?」曾以權憤怒的說道。

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葉謙說道:「我還真的不相信呢。要不這樣,你們隨便的說個人出來,如果能夠鎮得住我,我馬上走,以後的事情我也絕對不插手。怎麼樣?」一邊說,葉謙一邊掏出懷中的血浪,優哉游哉的修著自己的指甲,那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卻充滿了威懾之力。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