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993章張狂(加更11)

第993章張狂(加更11)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74

的確,現如今在華夏,能夠鎮得住葉謙的名字的確沒有幾個。除了中央的那些老頭,或者各大軍區的司令,葉謙會賣幾分面子,其餘的人,葉謙還真的不放在眼裡。更何況,曾以權和王慶生兩個小人物又能說的出什麼樣的大人物呢?

葉謙也不想在西部鬧出什麼大的動靜,來之前胡南建雖然說的很含蓄,但是葉謙卻可以感受的到,現在中央的大人物對自己是有著意見的。畢竟,現在自己的實力的確是已經達到了一種很強大的存在,自己也需要一段時間的消化和整頓。如果王慶生可以大事化小,葉謙倒也不願意為難他,至於他和陳青牛之間的矛盾,二人公公正正的較量一番,誰輸誰贏葉謙不會插手。

王慶生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說道:「葉謙,你也太狂妄自大了,姑且不說你只是一個小小的西京大學的學生,就算你家世殷厚,也不能如此的目中無人吧?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你真的以為自己可以隻手遮天?我也不怕告訴你,你如果敢動我一下,後果會很嚴重。西北王聽過嗎?我想你也不知道,只要你敢動我一根毫毛,西北王就絕對饒不了你。」

葉謙微微的笑了起來,西北王萬羽中,果然,王慶生的背後有著一個強大的勢力做支撐,否則絕對不敢這般張狂的去對付陳青牛。想起西北王萬羽中,葉謙不由的想起黑寡婦姬雯,也不知道她現在在那邊怎麼樣,有沒有出什麼事情。「別說你只是西北王萬羽中的一條狗,就算是西北王萬羽中本人,我也照樣敢甩他兩個耳光。」葉謙的話音落去,驟然間站了起來,一手抓住王慶生的頭髮狠狠的撞在了桌面上。只聽的「砰」的一聲,王慶生一陣暈頭轉向,眼冒金星。

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誰也沒有想到葉謙竟然真的敢動手?而且,還是如此的突然,讓人措手不及。曾以權整個人忽然的怔住了,完全沒有預料到,看著發瘋似的葉謙不停的抓著王慶生的頭髮,將他的頭一次一次的撞在桌面上,曾以權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戰,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下。張了張嘴,想要威嚇住葉謙。

「你最好別說話,否則我連你一塊收拾了。」葉謙冷笑一聲,說道。不管怎麼說,曾以權也是堂堂的西京市市委書記,公然的殺了他,始終是無法對上面交代。上面或許不會怎麼對付自己,但是多多少少也會責罵自己一番,對付這樣的人,根本無需用拳頭的方式。

鬆開王慶生,葉謙拍了拍手,重新的坐下。王慶生的臉上沾滿了血跡和菜里的油漬,整張臉宛如臉譜一般,煞是精彩。「別說是你一個小小的王慶生和你一個市委書記,哼,就連京都那些世家子弟,我照樣敢這麼削他,誰敢吭一聲?」葉謙冷哼一聲,說道,「我給你面子跟你談,你卻人五人六的真的把自己當一盤菜了?不是有西北王萬羽中給你撐腰嗎?馬上打電話給他,就是是我葉謙削的你。」

葉謙的話,無疑有著相當的威懾力,一個能削京都世家子弟的人物,能是個簡單的角色?很顯然,自己這次是看走眼了,輸的是一敗塗地。能屈能伸,方是大丈夫所為,王慶生不敢掙扎著爬了起來,哪裡還敢有絲毫的懈怠?慌忙的跪倒在地,哀求道:「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葉少,還望葉少寬宏大量不跟小人一般計較。」一邊說,一邊不停的磕著頭。

聽到葉謙剛才的話,想起曾經在sh市和nj市掀起風風雨雨的一位大人物,王慶生恍然明白,面前的此人竟然就是那位爺。他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這樣的大人物卻扮豬吃老虎的跑到學校里去讀書。這位爺的脾氣他沒有見過也多多少少的聽過一些,只怪自己有眼無珠,現在他也不敢再有其他的想法了,能逃的過眼前的這一劫再說吧。

淡淡的笑了笑,葉謙說道:「看來你是想起來我是什麼人了。說吧,這件事情你想怎麼解決?」

「小人回去後立刻放棄西京市,以後再不敢踏足半步。至於陳先生……我……我就……」一邊說,王慶生一邊看了曾以權一眼,顯然是想說放不放陳青牛他做不了主。

滿意的點了點頭,不管這個王慶生以前有多麼的囂張狂妄,此刻,他卻絕對算的上是一個聰明人。知進退,懂取捨,也算是一個人才。對付這樣的人,葉謙其實並沒有多大的興趣,這些人,葉謙伸伸手指頭就可以捏死一群,又何必太跟他們一般見識呢?「大家都是混口飯吃,但是哪怕是殺人無數的狂徒,那也應該要有自己的一個底線和原則,否則豈不是變成恐怖分子了?你和陳青牛當年的種種恩怨我不管,也不想管,我只說一點,陳思思是我的女人,無論是她還是她的家人,你們都動不得。也別說我仗勢欺人,這件事情我也不打算追究,等陳青牛出來,你跟他賠禮道歉,大家握手言和也就罷了。」葉謙說道。

王慶生不由的驚喜過望,葉謙這樣的話,無疑是給了他一條很寬闊的道路,剛才他還真的擔心葉謙會對他趕盡殺絕呢。此時自然不敢再有其他的言語,連聲的道謝。

轉頭看著曾以權,葉謙說道:「你一個小小的市委書記,副省級幹部就敢如此明目張胆的公報私仇。華夏就是因為有你們這樣不作為一心滿足自己私慾的幹部,才會導致如今這樣的局面。聰明的話,你自請處罰調到一個清水衙門還能有個後半輩子的逍遙生活,如果不然的話,我不但要你做不了這個市委書記,還要你進監獄裡蹲上幾年,自己斟酌著辦吧。」

可能由於小時候的一些經歷,葉謙對曾以權這樣的官員的痛恨,要遠遠的勝過王慶生那樣的江湖人物。所以,他願意放王慶生一馬,那是因為王慶生和陳青牛之間終究只是一種江湖的爭鬥而已;可是曾以權就不一樣了,這樣的幹部如果給他留在有實權的位置上,還不知道要禍害多少的人。相信經過這一次,他也懂得收斂了吧?

葉謙也沒有多留,說完自己的話,轉身就離開了。王慶生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珠,赫然發現自己渾身全部被汗水給濕透了,他很清楚,自己剛才是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啊。看著面色土灰的曾以權一臉憤憤的模樣,王慶生不由暗暗的嘆了口氣。

「這小子太狂妄了,他到底是誰?哼,我不把他送進監獄裡坐上幾年,我就不姓曾。」曾以權憤怒的喝道。剛才被葉謙的氣勢所震懾住,嚇得不敢言語,如今葉謙不再,頓時王八之氣爆發出來。

王慶生無奈的笑了一下,說道:「曾書記,如果我是你的話,我就選擇聽他的話。剛才咱們都在鬼門關走了一遭啊,就算他剛才殺了我們,也沒有人會管我們的死活的。曾書記,咱們相交一場,陳家這塊肉咱們是吞不下了,沒有引火燒身,就燒香拜佛感恩吧。這個葉謙,不是你我可以對付的角色。幾年前,他忽然間崛起,猶如一顆新星一般,先是懾服了nj市的黑白兩道,接著又是sh市的黑白兩道,最近在京都又是掀起了風風雨雨,這樣的人,是你我可以對付的嗎?乖乖的聽他的話,咱們或許還可以多活些時日。哎,一輩子打雁卻被雁啄了眼,這次真是有眼無珠啊。」

曾以權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然而,那眼神之中卻還是掩飾不住的迸射出陣陣的鋒芒。自己在清水衙門待了五年的時間,那些苦,他可不想再有了。王慶生把葉謙說的那麼神乎其神,他可不相信,最多不過是個有點能耐的黑道梟雄而已,自己堂堂一個市委書記還會怕了他?曾以權的眼神之中,迸射出陣陣強烈的殺意和一絲的陰險。

看到曾以權這般表情,王慶生無奈的搖了搖頭,沒有再說話。說那麼多也沒用,自己已經盡到自己的本分了,如果這個曾以權愣是要往上沖的話,他也愛莫能助。

看了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將近十二點了。陳青牛現在在監獄裡沒有出來,葉謙著實有些擔心陳思思的安全,也不知道國安局的那幫人可不可靠,心裡始終有些放心不下,所以還是決定過去看一看。

招了一輛計程車,徑直的駛往陳家的別墅。司機,竟然還是剛剛送自己過來的那人,看著葉謙,臉上的表情明顯的有了變化。葉謙淡淡的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我不是殺人犯,王慶生完好無損呢。」

司機一愣,想起葉謙先前的話,和自己的那番動作,不由的笑了一下,暗暗的想道,年輕人就是喜歡吹牛啊,自己怎麼就莫名其妙的相信他了呢,哎!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