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059章內亂(二)

第1059章內亂(二)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00

顏思水也不是傻瓜,雖然她的性格不如查懷安那麼的低調,但是,卻也不能忽視她的影響力。在墨者行會這麼多年,而且是杜伏威刻意的培養之下,不得不承認,顏思水有著絕對的影響力。

她自然也很清楚,自己師父一死,勢必就沒有人再可以震住查懷安,後者肯定會跟自己爭奪墨者行會巨子的位置。特別是杜伏威臨死前告訴自己,今天早晨的時候查懷安在他喝的那杯參茶里下了毒,就足以說明一切了。她明白,接下來自己所要面臨的必將是重重的危機,自己一個不小心的話,很有可能一敗塗地。

而如果想要打敗查懷安,最重要的就是得到更多的墨者行會的弟子支持,這樣,方有可能。既然查懷安想到了吳青,顏思水又如何會想不到呢?所以,把杜伏威的屍首暫時的安置好之後,顏思水馬不停蹄的趕往了吳青的家中。

可憐的杜伏威,一世英名,卻沒有想到自己死後竟然遭受的是這般的待遇,可是,這又能怪的了誰呢?現實就是這麼殘酷,不管你曾經是多麼的輝煌,多麼的至高無上,一旦死去,你的下場不一定就會很好。只是,讓杜伏威沒有想到的是,在這個時候,自己的弟子沒有想著如何給自己風光大葬,卻是想著要爭權奪勢,查懷安這樣做也就罷了,沒有想到顏思水也是這般。可惜,他已經死了,沒有了感覺,就算是死不瞑目,那也沒有辦法。

剛剛送走了查懷安,很快的顏思水又來求見,吳青的眉頭不由深深的鎖了起來。剛才自己已經答應了查懷安,不再插手他和顏思水的爭鬥。哎,索性還是不見吧。吳青揮了揮手,對管家說道:「你出去告訴顏思水,就說我病了,精神不是太好,不想見客。」

管家明白吳青的意思,應了一聲之後,便走了出去。身在這樣的位置,吳青也是沒有辦法,自己在墨者行會的影響力很大,很多人以自己馬首是瞻,因此,肯定是避免不了會讓查懷安和顏思水都來拉攏自己。可是,如今的他,只想安安靜靜的過完自己的下半身,不想牽扯進任何的爭鬥之中。人老了,雄心壯志也都不再了。

「病了?什麼病?吳老病了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閃開,我要進去。」伴隨著一陣話語,顏思水從門口闖了進來。

「吳老,她……她……」管家支吾著說道。

吳青無奈的揮了揮手,說道:「好了,沒你的事了,你先出去吧。」事已至此,吳青知道就是自己想要再繼續的裝下去,那也是不可能的,既然顏思水都已經闖了進來,那自己也只有大膽的去面對了。

「聽說吳老病了,不知道是什麼病,嚴重嗎?」顏思水的表情很明顯的有些不悅,不過卻也不敢把話說的太過分,畢竟今天自己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說服吳青支持自己,如果話說的太重的話,只會把吳青推向查懷安的那一邊。

「沒什麼大病,只是感冒有點頭疼。」吳青說道。頓了頓,吳青說道:「思水,你急急忙忙的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急事啊?有什麼事情的話儘管直說!」

「吳老,你應該知道我師父和葉謙比武的事情吧?」顏思水問道。

「有聽說過,不過具體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很詳細。你也知道,這些年我已經基本上不再過問墨者行會的事情,只是想安享晚年。」吳青說道,「怎麼樣?結果如何?巨子他沒事吧?」明明已經知道了杜伏威的死訊,可是吳青卻是一副什麼也不知情的模樣,那表情還真的是看不出一絲的漏洞。

「師父已經犧牲了。」顏思水的表情有些落寞,不管如何,杜伏威畢竟是把她從小養大,宛如父親一般的人物。杜伏威的死,顏思水還是打心眼裡感覺到悲痛的,這點無可置疑。她現在所做的一切,在她看來並不是對不起杜伏威,不是為了自己爭權奪勢而致杜伏威的屍體於不顧。而是,現在這個關鍵的時候,如果自己不做一點事情的話,只會讓杜伏威的心血付之一炬。

「哎,沒想到巨子一世英名,竟然會死在那兩個小子的手裡。」吳青嘆了一口氣,說道,「那你現在作何打算?」

「本來以師父的修為怎麼會敗給葉謙和墨龍那兩個小子呢?這都是查懷安在其中搗的鬼,今天早上師父去比武的時候,查懷安在師父的參茶里下了毒,所以師父才會輸了。查懷安和葉謙早有勾結,這一切根本就是他的陰謀。」顏思水說道,「師父就這樣死的不明不白的,作為徒弟,我怎麼能善罷甘休呢?查懷安一直是虎視眈眈,對墨者行會的巨子位置窺覷已久,師父死的消息傳到他的耳朵里,他勢必會爭奪巨子之位的。吳老您是墨者行會的元老了,師父在世的時候也一直對您是推崇有加,這個時候,吳老應該站出來說一句公道話。」

深深的嘆了口氣,吳青說道:「你的意思是想讓我幫你坐上墨者行會巨子的位置嗎?」

「我不是這個意思。」顏思水說道,「做不做墨者行會的巨子並不重要,只是我不願意讓師父的心血毀在查懷安這個叛徒的手裡。師父在世的時候也曾經說過,要將墨者行會巨子的位置交給我,不過,只要能殺了查懷安,替師父報了仇,做不做墨者行會的巨子我並不在意。如果吳老願意的話,您做墨者行會的巨子也行。」

這句話,半真半假,顏思水的確是想為杜伏威報仇,可是如果說她不想做墨者行會的巨子,那根本就是假的。這漂亮話,自然是要說的好聽一點,否則的話,如何能夠說動吳青呢?因此,顏思水毫不猶豫的拋出一個巨大的誘惑。

其實,這一切歸根究底還是要怪杜伏威。如果他在比武之前立好讓顏思水接替墨者行會巨子的位置的指令的話,那一切問題不就都不存在了?雖然查懷安肯定還會反抗,但是無疑就站在了理虧的一方,變成了奪權了。可是如今,沒有了遺囑,也沒有證據證明是他毒死了杜伏威,所以,查懷安和顏思水的爭鬥在別人看來,不過是一種競爭而已,沒有絕對的誰對誰錯。

「你是說,巨子的死其實是查懷安下的毒?你有沒有什麼證據?」吳青也明顯的愣了一下。不過,即使真的是查懷安下的毒,此時他,又能說什麼呢?活了這麼一大把的年紀,這種爭權奪勢的事情他看的多了。

顏思水一陣嘎然,愣了一下之後,說道:「沒有。不過,這是師父親口所說。比武的時候,師父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不適,所以,才會失敗。否則,以師父的修為怎麼會敗給他們呢?這一切的罪魁禍首都是查懷安。」直到現在,顏思水還是堅持的認為,如果杜伏威不中毒的話,葉謙和墨龍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其實不然,正如杜伏威臨死前所說,即使他沒有中毒,也根本不是葉謙的對手。

「雖然我也很懷疑巨子的死另有他因,可是你又拿不出證據,現在巨子已經死了,死無對證,我們也沒有辦法啊。」吳青說道。

「當然有辦法。」顏思水說道,「吳老你在墨者行會擁有很高的地位,只要你振臂一呼,一定很有多人呼應。到時候,查懷安必死無疑。吳老,我師父可是跟你說過,墨者行會的巨子之位是交給我的,當時你也是非常的贊同。如今,師父已死,你就是唯一可以證明這件事情的人,憑著吳老你在墨者行會的地位,你的話,他們肯定會支持的。我對巨子的位置不感興趣,不過,我一定要替師父報仇雪恨。」

微微的嘆了口氣,吳青說道:「思水啊,不是我不想幫你,實在是我早就已經不過問墨者行會的事情,只是想安靜的過完自己的下半輩子。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世界,我們這種老傢伙也做不了什麼。這些年來,查懷安處心積慮,掌管著墨者行會的經濟大權,他的手底下可是有不少的人。我老了,這些爭權奪勢的事情我也不想再管,也沒有能力再管,你還是想其他的辦法吧。」

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顏思水說道:「這麼說起來,吳老是準備做縮頭烏龜了?枉我師父那麼的信任你,可是他一死,你就這樣。哼,世態炎涼啊。你有沒有想過,如果查懷安做了墨者行會的巨子,他會放過你嗎?以他的性格,他必定會排除異己,你能超然物外,潔身自好?」

「我都是一隻腳邁進閻王殿的人了,哪裡還會在乎這些事情啊。該來的總是會來,想躲也躲不掉,如果他真的想要殺我,那我也無話可說。」吳青說道,「不過現在,我的確是無能為力。」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