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074章葬禮內鬥(一)

第1074章葬禮內鬥(一)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40

負隅頑抗,雖然瓦卡知道自己今天只怕是凶多吉少,可是卻還是希望可以震懾住塔羅。然而,聽了瓦卡的話,塔羅不自覺的笑了起來。簡直就是一個笑話,如果他沒有準備的話,今天又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的確,殺了瓦卡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可是只要自己做的好,接下來的事情就根本不是任何的問題。更何況,瓦卡還是那麼的不得民心呢?

不屑的笑了一聲,塔羅說道:「我當然知道,殺了你,我就是s國的總統了。你也別想拖延時間,你安排的那些人已經被我的人給全部解決了。我也不妨告訴你,殺了你,我完全的可以找一個堂而皇之的借口,說是你被恐怖分子刺殺在總統府,而我過來解決了那些恐怖分子,當場擊斃。即使所有人的心裡都有疑問,但是在沒有任何的證據之下,誰也奈何我不了。而且,我也已經跟葉先生達成協議,在我坐上總統之後,他會全力的幫助我發展s國的經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想,再也沒有還會記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了。」

瓦卡一愣,更加的害怕了,他知道塔羅所說的事情都是正確的。在s國這樣一個混亂的地方,誰會去追究總統怎麼死的啊?短時間或許會成為媒體民眾的話題,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會漸漸的淡忘這些事情。他後悔了,後悔當初那麼做。

不過,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可以賣,每個人都必須為他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

轉頭看了葉謙一眼,塔羅說道:「葉先生,還不動手?」

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說道:「塔羅將軍,你來的有些晚了啊,早點過來我也不至於這樣了,剛才打鋼化玻璃的時候我的手骨裂了,沒辦法動手。」葉謙又不是傻瓜,開玩笑,讓自己動手去殺瓦卡,萬一將來有一天自己和塔羅鬧翻了,他就可以理由這個借口對付自己了。葉謙才不會做這麼傻的事情呢,況且,你塔羅自己明明就在這裡,幹嘛要我動手啊。

塔羅哪裡會不明白葉謙的意思,葉謙的模樣又哪裡像是手骨裂了啊,分明的就是在推諉嘛。不過,他也沒有深究,他知道以葉謙的聰明絕對不會這麼做的。既然如此,自己乾脆就主動一點,向葉謙示好吧。畢竟,將來很多事情都還是需要倚靠狼牙的。「既然如此,那就由我動手吧。」塔羅無奈的搖了搖頭,從壞子掏出一把手槍,緩緩的上前,頂在了瓦卡的腦門上。

「我親愛的瓦卡總統,你還有什麼話要交代嗎?」塔羅笑著說道,那種自得和驕傲的神情溢於言表。

瓦卡自知今天是難逃一劫了,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塔羅,我知道自己今天是難免一死,你贏了。不過,你能不能答應我,這些都不管我家人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動他們,放他們一條生路。」

塔羅擺了擺手,說道:「放虎歸山的事情我可不幹,我只能說抱歉了,你來這裡之前,你的家人已經去見了安拉大神了。」話音落去,塔羅不再給瓦卡說話的機會,扣動了扳機,只聽「砰」的一聲,瓦卡倒在了血泊之中。

把槍遞給旁邊的警衛,塔羅呵呵的笑了一下,說道:「葉先生,這次的事情有勞你了,我一定會銘記在心。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們馬上離去,這裡還有些後事需要處理。今晚,今晚我做東,請葉先生好好的喝一杯。」

微微的聳了聳肩,葉謙說道:「喝酒就不用了,這邊的事情解決了,我也要離開一下,以後有什麼事情的話,塔羅將軍,哦不,現在應該教你塔羅總統了,以後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就直接跟冷毅聯繫,他能夠代表我做任何的決定。希望我們下次見面的時候,s國會是一番繁榮的景象。」

「一定一定。」塔羅呵呵的笑著說道。

葉謙也沒有多說,總統府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肯定很快就會引起注意的,剩下的事情交給塔羅去處理就好了,自己實在是沒有必要牽扯其中。既然已經到了既得利益,其餘的事情葉謙也懶得關心了。

離開了總統府,葉謙給冷毅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幫忙訂一下明天一早的飛機,隨後又撥通了保羅比爾的電話。以後在s國這邊的事情都是需要冷毅負責的,葉謙有必要介紹他們認識認識,況且,華夏的事情還沒有解決,葉謙也不能長久的留在這裡。

華夏,西寧市!

不管杜伏威的名譽如何,他始終都還算得上是古武界的一代宗師。堂堂的墨者行會巨子,就這樣的死去,難免會有些讓人感到惋惜。不過,這也怪不得別人,每個人的路都是自己選的,是對是錯,都必須由他自己負責。

杜伏威的葬禮安排在西寧市最大的一家殯儀館,前來弔唁的人自然是絡繹不絕,單單是墨者行會裡的人就已經是不少了,更何況,還有古武界的其他人呢?包括西寧市的政府官員,以及一些在商業上和墨者行會有著往來的人,雖然他們可能並不是很清楚墨者行會的底細,但是杜伏威這樣一位大人物死去,他們還是要過來弔唁一下的。

杜伏威一生無妻無子,孝子自然是由他的幾個徒弟擔當,殯儀館附近的一條街已經全部的被封了起來,除了慘叫弔唁的人,其餘的車輛一律不準通過。杜伏威的葬禮,自然是不會寒酸,靈堂的布置也是極為的奢華。靈堂的正中央掛著杜伏威的相片,旁邊是一副對聯,雨中竹葉含珠淚,雪裡梅花戴素冠。

不管杜伏威在墨者行會是多麼的霸道,他在墨者行會裡的卻還是受人尊敬的,那些墨者行會的弟子自然多數的都是默默嘆息,哀傷不已。這其中,最感覺委屈的肯定是顏思水了,這麼些年來,杜伏威一直把她當成了自己的親生女兒一般的照顧,對她呵護備至。而且,杜伏威一死,顏思水先前的所有努力都有點付諸東流的味道,墨者行會的巨子位置現在是懸而未決了。

而最開心的莫過於查懷安了,杜伏威的死,為他的計劃添上了很成功的一筆。忍受了那麼多年的委屈,此刻也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不過,查懷安的臉上卻表現的極為的悲痛,做戲自然是要做全套了。

查懷安和顏思水都十分的清楚,今天是至關重要的一天,雙方就要在今天爭個你死我活,今天,就是確認墨者行會巨子的位置歸屬。

「有客到!」隨著司儀的一聲話落,一名男子從門外緩緩的走了進來,正是歐陽世家的傑出人物歐陽明軒。三鞠躬之後,歐陽明軒走到了顏思水和查懷安的對面,安慰的說道:「請節哀!」眼神之中流轉著一種異樣的情緒,查懷安會意,微微的點了點頭。

顏思水有些愛理不理的樣子,對歐陽明軒顯然的沒有多少的好感,只是礙於場合的問題,所以沒有發作。

歐陽明軒沒有坐過多的停留,在禮堂稍微的坐了片刻之後,便起身離開了。他必須去做好一切的準備,等待著查懷安的暗號,今天是至關重要的一天,對查懷安是,對他同樣也是。如果查懷安順利的登上了墨者行會巨子的位置,那麼,接下來他所獲得的利益也將是非常龐大的。一直以來,歐陽家族在西北都是緊緊的被魔門和墨者行會壓著,這些年如果不是歐陽明軒的大力改革,只怕歐陽家族會逐漸的沒落下去。而這次和查懷安的順利合作,也就意味著歐陽家族很快的再次崛起。

「有客到!」司儀的聲音再次的想起,他有些鬱悶,主持了這麼多的葬禮,卻從來沒有見到過像今天這般龐大的葬禮,來的人數之多人員之尊貴,讓他汗顏。只是,這樣沒完沒了的,自己一點休息的時間也沒有,的確有點疲憊啊。不過,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反應,通過來參加葬禮的人都能夠猜得出來死去的人有多麼大的權利,得罪他們,豈不是找死嘛?

伴隨著話音落下,閻冬和墨龍一前一後的走了進來。死者為大,不管當初有多少的仇恨,多少的恩怨,人死債消,墨龍也不想再去追究,過來弔唁杜伏威一下,也算是儘儘自己的心意。至於閻冬,一直以來對杜伏威的感覺還是不錯的,他不管當年的事情是誰對誰錯,杜伏威都配稱得上是一代宗師,過來弔唁他一下,那也是理所當然的。

看見墨龍,顏思水頓時的面色變得十分難看,憤怒不已,衝上前來,厲聲的喝道:「墨龍,你還有膽子來這裡?我的師父就死在你的手裡,今天我就要替我的師父報仇。」隨著顏思水的話音落下,很多的墨者行會弟子也都呼的一下子站了起來,一個個將仇恨的目光對準了墨龍,一副要致他於死地的模樣。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