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075章葬禮內鬥(二)

第1075章葬禮內鬥(二)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32

一時間,葬禮上的氣氛變得非常的緊張,似乎隨時都有著要爆發戰鬥的可能。的確,對於墨者行會的人來說,不管顏思水說的話是不是真的,查懷安到底是不是害死杜伏威的人,但是至少墨龍是逃脫不了干係。

所謂的事後不再追究,其實哪裡有那麼好?有多少人能夠真正的放下仇恨呢?往往,人們都容易被仇恨蒙蔽雙眼,況且,許下承諾的人已經死了,他的後輩們弟子們真的還能那麼淡定嗎?顯然是很難的。

墨龍很淡定,並沒有任何過激的行為,他能夠理解顏思水以及這些墨者行會弟子們的所為,畢竟,如果換做是自己的話,只怕也無法這麼淡定。「我們和杜前輩的比試很公正,說好生死各安天命,不過,如果你們想要報仇的話,就儘管沖著我來,我墨龍全部的接下就是。」墨龍說道。

「哼,你耍陰謀勝了我師父,勝之不武,現在還到這裡來炫耀。怎麼?你就真的以為我們收拾不了你嗎?今天誰也別想阻攔,我一定要殺了你,替師父報仇。」顏思水堅決的說道。

「吆,火藥味這麼重啊,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我們不過是來給杜伏威上個香而已,怎麼滴還要血濺當場啊?」閻冬不冷不熱的說道,「他們的比武我是公證人,你們懷疑比武的結果,是不是連我也懷疑了?索性,你們也殺了我吧。」

閻冬可是魔門的門主,在西北這塊地方有著絕對的影響力和權利,別說是現在的墨者行會,就算是杜伏威在世,也不敢做的太過分。閻冬的一席話,剎那間將現場的氣氛弄的越發的緊張,可是,墨者行會的那些個長輩們真的敢動閻冬嘛?顯然是不敢。況且,人家是來拜祭杜伏威的,自己要在這裡動手殺人家,傳了出去的話,墨者行會的臉上也沒有面子。以後還有什麼顏面在江湖上立足呢。

查懷安慌忙的走上前,歉意的笑了一下,說道:「閻老,墨先生,切勿見怪,我師姐也是因為一時的心情不好所致,還希望你們原諒。」接著轉頭看著顏思水,說道:「師姐,今天是師父的葬禮,咱們還是不要惹事,免得師父他老人家在地下也不安寧。」

「查懷安,不用你在這裡裝好人,師父的死你脫不了干係,哼,你分明就是和墨龍勾結,是你害死了師父。」顏思水厲聲的說道,「今天你必須給大家一個交代,在師父的靈前自裁。」

顏思水的行為,剎那間將現場的氣氛變得尷尬不已,那些個墨者行會的元老一個個都是憤怒不已,今天不管怎麼說也是杜伏威的葬禮,顏思水竟然不知適宜的在這個時候鬧事,這以後豈不是成為了江湖人的笑柄?的確,在這一點上,顏思水完全的不如查懷安。上次的事情,已經使得顏思水在墨者行會的那些長輩們面前不得喜歡,如今又是這般的作為,這讓他們更加的厭惡顏思水了。那些原本支持顏思水的人此時都是一臉的尷尬,默默的嘆氣。

「師姐,你簡直是無理取鬧。今天是師父的葬禮,你這麼鬧下去像什麼話?你到底還要我怎麼做?」查懷安一副很痛心疾首的模樣,說道。

「怎麼做?哼,怎麼做你會不明白嗎?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做什麼打算嗎?你聯合葉謙和墨龍害死師父,目的不就是為了奪取墨者行會的巨子之位嘛。可惜,師父早就說過,墨者行會的巨子之位是我的,你的算盤落空了吧?」顏思水冷哼一聲,說道,「如果你真的覺得有一點點內疚的話,你就乖乖的聽從師父的安排,別想著爭奪什麼墨者行會的巨子之位,好好的跟師父懺悔。」

一席話,更是將自己的名譽降的更低了,在座的那些個賓客們也都開始紛紛的議論起來。在師父的葬禮上,竟然搶著爭奪權力,這讓他們對顏思水的好感是急劇的下降,相反,都開始同情起查懷安來。

「師姐,今天是師父的葬禮,有什麼事情不能等葬禮之後再談嗎?你要做墨者行會的巨子你做就是,沒有必要在這裡誣陷我。這裡有這麼多人,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誰對誰錯,難道還不明白嗎?我不想跟你爭,我只是好好的把師父的葬禮辦完,讓師父可以安安心心的去。」查懷安說道。簡單的幾句話,查懷安將自己的形象完全的樹立成一個極為的尊師重道的模樣,這讓他的威信也越來越高。

「查懷安,你不用把話說的這麼好聽,師父一直對我如親生女兒一般,我絕對不會看到他這樣冤枉的死去。今天,我就要為師父報仇。」顏思水厲聲的說道。

「住嘴!」一聲厲喝,吳青憤怒的說道,「顏思水,你想幹什麼?還不給我讓開,簡直是胡鬧,墨者行會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對於吳青那天選擇不幫自己,顏思水本就是記恨在心,不過那時候至少吳青選擇的還是兩不相幫,多少還能說的過去。可是如今,吳青這分明的就是在幫查懷安嘛,這讓顏思水如何忍受。正要發作的時候,那些支持顏思水的前輩慌忙的對她使了一個眼色,讓她暫時的不要輕舉妄動。

的確啊,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顏思水在繼續的鬧下去的話,只會讓她處於更加不利的地步。顏思水憤憤的哼了一聲,壓制住自己心頭的不悅,退了開來。

「二位,請!」查懷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閻冬和墨龍微微的點了點頭,上前給杜伏威上香。查懷安的臉上明顯的有著一絲的得意之色,墨龍的到來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是卻達到了更加好的一種效果,以剛才的事情來看,只怕是墨者行會的大多數人此刻都會站在自己這邊了吧?

閻冬和墨龍都沒有在這裡久待,上完香之後就離開了。雙方都很清楚,接下來肯定會有一場龍爭虎鬥的,這個是非之地還是儘早離開的好,待在遠一點的地方靜靜的看著這裡的表演豈不是更好?

二人剛走,葉家的葉寒豪、葉寒瑞和葉寒婷三人走了進來,給杜伏威鞠躬上香。接著馬家的後人也走進來上香,場面漸漸的變得熱鬧起來,華夏的各大古武家族門派幾乎都來了人,除了已經算是大傷元氣的雲煙門。

顏思水的臉上一直板著,顯得十分的難看,這些所謂的客人不過都是虛情假意而已,在她看來,這些人表面上或許還有點難過的樣子,其實心裡卻早就已經樂開了花了。不過,因為剛才的事情,顏思水卻也沒有再過激的舉動。反正也不用等太久,自己都已經安排妥當了,只要時機一到,這墨者行會的巨子誰也搶不走,自己也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替杜伏威報仇了。看了吳青一眼,顏思水的眼裡閃過一絲的戾氣,對吳,顏思水現在是恨不得殺之而後快,眼光微微一轉,看向了吳青身後的一名青年。那青年彷彿是無意的點了一下頭,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

「有客到!」司儀的聲音再次的響起,眾人的目光不由的轉了過去,只見兩個年輕男子緩緩的從門口走了進來。正是從s國趕回來的葉謙和金偉豪,二人剛剛下飛機,沒有做任何的停留,直接就打車趕了過來。

葉謙的目光隨意的瞥了一下,看到葉寒豪等人的時候,微微的點了點頭。接著目光轉向了顏思水,後者此時是憤怒難平,眼神之中的厲色清楚的可以感覺的到。最後落到了查懷安的身上,後者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暗暗的笑了一下,心想,這查懷安和顏思水還都是蠻可以忍耐的啊,在這裡逢場作戲,到現在竟然還沒有動作,自己剛剛還以為來不及了呢。

緩緩的走上前去,葉謙點燃三根香,鞠了一躬,說道:「杜老,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我們當初的約定呢?比武如果你輸了,那麼墨者行會就是我的,不過,現在看樣子你也是左右不了的了,哎,我算是白白的浪費了功夫。只是,如果你看到現在的情形,不知道會不會死不瞑目呢?」

話音剛剛落去,顏思水再也遏制不住自己心頭的憤怒,大吼一聲,一拳朝葉謙打了過去。葉謙淡然一笑,輕易的閃過,說道:「顏思水,你這是什麼意思啊?我好心的來祭拜你師父,你卻對我下手,難道不怕江湖上的人笑話?」

「是你,是你殺死我師父的,我怎麼能放過你。」顏思水厲聲的吼道。看著顏思水背後所堆積起來的人,葉寒豪等人和馬家的人也都紛紛的站了起來。「誰敢動我葉家的人?」葉寒豪厲聲的說道。

葉謙轉過頭去,看了葉寒豪一眼,感激的笑了笑,如果是換做以前的話,只怕葉寒豪是巴不得自己早死吧?可是現在卻願意護著自己,這讓葉謙十分的開心,至少,是找回了那份親情。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