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083章神秘人無名(一)

第1083章神秘人無名(一)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51

一個人,如果長期的壓抑在一種仇恨的環境之下,往往他的心裡就會產生很微妙的變化。不知不覺中,甚至連他自己也不清楚,他的心理正在發生著扭曲。查懷安就是如此,從他進入墨者行會的那一天開始,他一直都很尊敬杜伏威,一直把他當做自己的親生父親一般。然而,長期以來他從杜伏威身上感受到的,都是一種漠視,一種鄙夷,一種不屑和打擊,久而久之,那可憐的一點點的尊敬也在慢慢的發生著變化。以至於現在,他對杜伏威完全的變成了一種強烈的變態的仇恨。

看著查懷安那歇斯底里的模樣,眾人的心裡都有著微微的驚懼,此時的查懷安和他們印象中的有著很大的差別,這還是他們認識的那個人嗎?顯然,不是。然而,此刻他們卻都不敢上前,沒有人敢做出頭鳥。

忽然,杜伏威的眼角似乎跳動了一下,查懷安不由的嚇了一跳,驟然間跳開。獃滯了片刻,見棺材裡並無反應,查懷安這才重新的鼓足勇氣走上前去,探頭看了一眼,只見杜伏威靜靜的躺在那裡,嘴角還是有著那樣的一抹笑容。看來剛才只不過是錯覺,查懷安鬆了口氣,不過臉上的憎恨卻是越發的深了。

一把抓起杜伏威,查懷安厲聲的喝道:「你已經死了,已經死了,你還想嚇我嗎?我不怕你,不怕你。來啊,有本事你睜開眼睛啊,我就讓你再死一回。」一邊說著,查懷安一邊不停的揮著手掌打去,一個接一個的耳光打的「啪啪」作響。

那些墨者行會的弟子們,心裡驟然間都升起一股濃濃的恨意,不管杜伏威對查懷安多麼的不好,始終還是他們尊敬的人,始終還是墨者行會的前任巨子,怎麼能這樣對待他呢?可是,卻沒有人敢上前阻止,此時已然發瘋的查懷安是非常恐怖的,那雙充滿著憤恨的眼神裡布滿了血絲,讓他的模樣變得更加的猙獰。

「砰」的一下,查懷安索性將杜伏威的屍體從棺材裡拉了出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順手摘下旁邊的一根枝條狠狠的抽打起來,每抽一下,查懷安就狠狠的罵上一句,似乎不這樣的話就根本沒有辦法發泄他的仇恨。

鞭屍,這得需要多麼大的仇恨才能夠如此啊。

與此同時,葉謙那邊仍舊是在苦思著查懷安的不死印法,希望能夠更加的確定自己的猜測。雖然說外界傳言他被抓了起來,其實不然,不過只是做戲給別人看而已,葉謙現在自由的很,這次的目標主要是針對歐陽明軒。葉謙不是需要消滅歐陽家,畢竟,他跟歐陽家沒有任何的仇恨,沒有必要這樣,他只是需要分化歐陽明軒跟查懷安的關係。如今看來,是已經做到了。

至於金偉豪跟歐陽明軒之間的矛盾,那是需要金偉豪自己去解決的。雖然金偉豪不說,但是葉謙的心裡很清楚,金偉豪是希望著自己解決這件事情。所以,葉謙更加的不準備對付歐陽明軒了,他要將歐陽明軒交給金偉豪去收拾。雖然可能時間會很長,但是沒關係,葉謙可以等。

歐陽明軒的忽然被捕,的確是讓歐陽家驚駭不已,四處的奔走,希望能夠儘快的將歐陽明軒弄出來。不過,這是國安局親自下達的命令,而歐陽家在政壇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成就,因而卻也是苦於沒有辦法。

歐陽明軒倒是十分的淡定,一邊不停的打著電話吩咐著家族的人如何去做,一邊暗暗的分析著這件事情。通過查懷安那邊的情形來看,歐陽明軒不由的將目標對準了他,的確,查懷安的行為讓他十分的懷疑。如果不是查懷安心中有鬼的話,為什麼躲避著不肯出頭呢?而且,查懷安也有著出賣自己的理由。畢竟,在西北這塊地方,歐陽世家和墨者行會還是有著爭鬥的,查懷安肯定是希望借著這件事情整垮歐陽世家,好獨霸西北。

葉謙靜靜的坐在房間內,面前的茶水明顯的已經涼了,可是他卻一點也沒有察覺,努力的思索著。忽然,門外響起了敲門聲,將葉謙從沉思中驚醒過來。微微的愣了一下,葉謙有些不耐煩的說了一句,「進來!」

「吱呀」一聲,門被推了開來,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很陌生的面孔,然而,葉謙卻又隱隱的有著一股很熟悉的感覺,那是一種發自心裡的熟悉。面前的男子,非常的俊秀,宛如書生般白凈的面孔上洋溢著一抹淡淡的笑容,眼神通透,宛如浩瀚的夜空,深邃的看不見底。葉謙的心裡,莫名的震了一下,竟然不自覺的站了起來。

中年男子緩緩的走進,嘴角掛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淡淡的說道:「沒想到已經長這麼大了。怎麼?不請我坐?」

呃,葉謙微微一愣,慌忙的說道:「坐,請坐!」他也不知道為什麼,中年男子的身上似乎有著一種莫名的氣場牽引著自己,讓自己不由自主的去按他的話去做,這是一股很奇特的力量,說不出道不明。「喝茶!」葉謙沏了一杯茶遞到中年人的面前,說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

「看著我做什麼?難道我的臉上有髒東西嗎?」中年人微微的笑著說道。

葉謙訕訕的笑了笑,慌忙的收回自己的目光。頓了頓,葉謙問道:「你來找我,你認識我?」

「認識,很早以前就認識了。」中年人緩緩的抿了一口茶,說道。

葉謙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努力的在腦海中思索了很久,卻也想不起來自己到底是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中年男子。不過,有一點葉謙十分的肯定,這個中年男子身上無形中散發出來的那股氣勢非常的強大,卻又非常的柔和,看樣子是一位高手。「不知道這位先生怎麼稱呼?」葉謙問道。

「名字不過是個代號而已,如果你喜歡的話,你可以叫我無名。因為,二十多年前,我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名字。」中年人說道。不過,似乎又想起了什麼事情似的,中年人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的憂傷,雖然是一閃即逝,但是葉謙卻還是捕捉到了。「凡塵俗世,有時候還真的很讓人牽掛啊,明明很想拋開,卻也無法拋開。」中年人彷彿自言自語般喃喃的說道。

葉謙茫然,不懂他到底在說些什麼,詫異的看著他。「怎麼樣?你的功夫進步的如何?」無名問道。

「還行,只是根據閻冬所說,我還無法完全的發揮出自己體內的氣勁。」葉謙話一出口,有些莫名,自己怎麼會在一個陌生人的面前,毫無保留的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呢?

微微的點了點頭,無名說道:「你修鍊的功夫本就和其他人不同,這也難怪沒有人可以給你指點,呵呵。我聽說,這是因為當年你父親在你的體內灌輸進一股奇怪的氣勁所致,是吧?你有沒有恨過你的父親?會不會認為他把你當做了實驗的白老鼠呢?」

「我不知道。」葉謙說道。的確,他的確不知道父親在自己的心中到底會是什麼樣的一個形象,有時候他也很茫然。如果自己的父親還活著,自己看見他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心情?是欣喜,是責怪,抑或是其他呢?葉謙自己也不清楚。

「可以伸手給我看一看嗎?」無名說道。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緩緩的伸出手去,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為什麼在這個中年人的面前自己竟然會變得如此的聽話,為什麼會如此的沒有防備。把自己的手給一個陌生人,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可是卻不知為何,此刻,葉謙竟然是莫名的相信眼前的這個中年男子。那是一種發自心底的感覺,似乎有點血脈相連的感覺。

中年人緩緩的將自己的手搭在了葉謙的手腕上,彷彿是中醫的把脈。停頓了片刻,中年人的眉頭不由的皺了一下,詫異的說道:「你體內的氣勁十分的奇怪,不像是你父親留下來的那股氣勁。」

葉謙一愣,不由的想起當日閻冬對自己所說的話。那天自己在用完八門遁甲之後,閻冬曾經探視過自己的情況,可是剛剛接觸到自己的身體,就被子體內的氣勁反震回去。可是如今,這個叫著無名的中年人,卻似乎絲毫不受影響似的,這讓葉謙有些莫名。不過,聽到無名的話,葉謙卻是更加的迷惑,有些愕然的問道:「你認識我父親?」

「認識,而且認識很多年了。」無名說道,「你體內的這股氣勁之中,似乎還夾雜著佛家的一股金剛正氣。能跟我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嘛?」

「當年在東北靈龍寺的時候,我已經看著那個無字石碑,忽然覺得體內的氣血翻滾,差點走火入魔的時候,一位無名的老僧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在我的體內灌輸進了這股氣息。」葉謙如實的說道。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