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097章朝孔雀

第1097章朝孔雀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04

別人或許看不出來鬼狼白天槐的這招有什麼稀奇,有什麼精妙之處,但是唐靖南卻是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整個人不由的頓了一下,臉色十分的驚訝。

面對這招,唐靖南不敢有絲毫的怠慢,雙手連連的揮出,只見無數的暗器射了出去。然而,竟然根本無法完全的擊落鬼狼白天槐的暗器,只見鬼狼白天槐所射出的暗器,在空中竟然自行的改變了軌道,仿若有生命一般,繼續射向唐靖南。

唐強夫婦不由的大吃一驚,大叫一聲「小心」。唐靖南在射出暗器的時候,就已經是看清楚了,不敢有絲毫的懈怠,慌忙的身子一挪,堪堪避開。那些暗器簡直就是擦著自己的頭皮而過,非常的危險,不過唐靖南竟然沒有絲毫的氣惱,似乎還有著些許的興奮,那臉上的表情清清楚楚的浮現在眾人的眼前。

眾人的表情明顯的一頓,有些愕然,弄不明白唐靖南這樣的表情到底是為何。忽然間,唐靖南的表情又陰沉下來,剛才的那股興奮似乎霎那間消失不見。「朝孔雀?你是龍歌的什麼人?你怎麼會使用他的朝孔雀?」唐靖南問道。

這個暗器手法,乃是龍歌獨創的招式,名為朝孔雀,暗器猶如孔雀開屏一般飛射出去,在空中可以改變軌道,依舊如孔雀開屏,招式非常的辛辣,讓人防不勝防。自從龍歌以後,唐門就再也沒有人練就這招朝孔雀,因為,所有的人都以為龍歌在當年已經死了。沒有了人傳授,這門絕技也就失傳了。

龍歌是誰?乃是百年前幾乎將唐門滅絕的那一位異性的唐門弟子,出類拔萃,驚采絕艷。這招朝孔雀雖然唐門之中再也沒有人會,但是唐靖南卻是聽自己的爺爺提過,所以一眼能夠看的出來。雖然鬼狼白天槐的功夫還不到家,無法完全的發揮朝孔雀的威力,但是卻還是讓唐靖南吃驚不已。如果這招是龍歌使出來的話,只怕自己已經死在當場了。

龍歌不是在百年前已經死了嗎?唐靖南十分的驚愕,有點不敢相信。不過,他對龍歌倒是沒有那麼大的仇恨,畢竟當年的事情他沒有親身經歷,說不出來有什麼仇深似海。甚至,他的心裡還是暗暗的敬佩龍歌的,畢竟,龍歌創了很多的暗器手法,至今都還在唐門裡流傳,這樣一位驚采絕艷的人物,自然是應該受到尊敬的。

其餘的人,可不知道龍歌是誰,聽到唐靖南的問話,所有的人多很詫異。齊刷刷的將目光看向了鬼狼白天槐,等待著他的回答。

「自然是龍爺教我的。」鬼狼白天槐淡淡的說道,「勉強的說,我可以算是龍爺的徒弟,不過,我不成器,龍爺也一直不肯認我這個徒弟。」鬼狼白天槐說的很平淡,但是言語之中卻分明的有著一種感懷之色,想起當日和龍爺的偶遇,鬼狼白天槐有些不敢相信。

葉謙笑了,笑的很開心,此刻,他算是真正的明白了鬼狼白天槐的心思了。如果當日鬼狼白天槐和自己比武的時候,用上這招朝孔雀的話,葉謙必死無疑。他可沒有唐靖南那樣的身法,也沒有唐靖南那樣對暗器的強烈認識,就連唐靖南都是很危險的避過,何況自己呢?

唐靖南渾身一震,陰沉的臉色瞬間又變得有些激動,猛的踏出一步,看著鬼狼白天槐,說道:「不可能的,龍歌早在百年前已經死了。」

「龍爺命大,當年被你們唐門的人逼到了懸崖邊跳了下去,不過卻被樹枝攔住,並沒有死,只是受了一點傷,雙腿殘疾而已。」鬼狼白天槐說道。頓了頓,鬼狼白天槐看著唐靖南,冷冷的說道:「你是不是還想找龍歌的麻煩?」

唐靖南頹然的嘆了口氣,說道:「當年的事情其實也不能完全的怪龍歌,雖然他的做法有點偏激,但是卻是可以理解。我唐門的很多暗器手法都是他創出來的,他可以算得上是我們唐門百年來最驚采絕艷的一位了。一直以來,都很崇敬他,一直都很想見一見這位人物。」那言語之中流露的感情,沒有絲毫的虛假成分。

「爸,龍歌是誰啊?怎麼會是我唐門中人,我唐門之中不是從來不招收外姓弟子嗎?」唐強好奇的問道。他有哪裡知道百年前的那場辛酸呢?唐靖南本來也不想說,這件事情也想讓他就此的埋沒,可是卻沒有想到,今天竟然偶然間遇見了龍歌的傳人。

「沒你的事,都給我回去。」唐靖南厲聲的喝道。

唐強不由一愣,有些不明白唐靖南為什麼發這麼大的火,不過對自己這個老爸,唐強還是清楚的,典型的火爆脾氣,他可不敢去觸唐靖南的霉頭。當年的事情誰對誰錯都已經不再重要,唐靖南也只是想這件事情永遠的埋沒,不想再在唐門中提起,所以,他不想讓唐強他們知道。

「爺爺,那我的事……」唐宇政似乎有些不甘心,追問道。不過看到唐靖南的眼神之後,愣是嚇的將後面半句話給吞了下去。

「沒聽見我說的話嗎?給我滾回去,沒用的東西,整天就知道想女人,遲早有一天你會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唐靖南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不管唐宇政如何的不爭氣,但是起碼是自己的長孫,也是唐家的人,雖然他口中總是十分嚴厲的斥罵,但是他的心裡還是很關心他的。只是,唐靖南就是這個脾氣,他哪裡會說出那些自以為娘娘腔的關懷話語啊。

唐宇政臉上的表情明顯的十分不悅,可是卻也不敢去和唐靖南死磕,憤憤的哼了一聲轉身離去。唐宇政很清楚苗寨,那裡很多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戀愛並沒有那麼的盛行,他也清楚若水對自己不咋地,如果想要抱得美人歸的話,那也只有依靠著唐靖南出面,像若水的父親提親,相信若水的父親看在唐靖南的身份地位上,會答應的。所以,此刻唐宇政又如何敢反抗唐靖南呢。

看到唐強夫婦和唐宇政離去,唐靖南轉頭看了葉謙一眼,表情還是有些憤怒,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人不大,脾氣到不小,是不是還要我給你下跪認錯啊?」

葉謙訕訕的笑了笑,說道:「本來就是嘛,我好心好意的來看你,你倒好,剛來就給我一個下馬威。」

「我哪裡知道你和宇政有矛盾。」唐靖南說道。話說的這個地步,很顯然是唐靖南已經讓步了,葉謙也不好再繼續的糾纏,否則就顯得自己太不講理了,況且,畢竟唐靖南還是自己的外公嘛。

訕訕的笑了笑,葉謙沒有說話。他很清楚唐宇政為什麼看見自己的時候要對自己動手,不過,一個男人如果因為得不到自己喜歡的女人的心而把責任怪罪在另一個男人身上的話,那就是懦弱的一種表現。況且,葉謙跟若水本來就沒有什麼事情,加上後來的,也最多只能是有一點小小的曖昧而已。「你們跟我進來吧。」唐靖南說道。話音落去,轉身朝大廳內走去。

葉謙微微的聳了聳肩,走到鬼狼白天槐的身邊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說道:「你沒事吧?」

鬼狼白天槐還是那一如既往的冷漠,搖了搖頭。葉謙早就已經習慣鬼狼白天槐這樣了,如果他忽然間變得很熱情,葉謙反而會有點不適應,不過,鬼狼白天槐的表情雖然冷漠,但是那眼神之中卻分明的透露出一抹炙熱,葉謙可以感覺的出來。

「你小子!」葉謙輕輕的捶打了鬼狼白天槐一拳。後者渾身一僵,轉頭冷漠的看了葉謙一眼,不由的嚇了葉謙一跳,剛才眼神中的那種炙熱彷彿忽然間消失不見。不由的訕訕笑了一下,鬼狼白天槐也似乎察覺到了自己的不對,微微的愣了愣,眼神變得柔和下來,有些歉意的看了葉謙一眼,不過卻始終還是沒有多說什麼,舉步朝大廳內走去。

葉謙和金偉豪對視了一眼,也跟了進去。唐靖南吩咐他們坐下之後,目光轉向了鬼狼白天槐,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龍爺他老人家還好嗎?」唐靖南的心情很複雜,根本就弄不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麼,按理說,他對龍歌應該是充滿了仇恨的,畢竟,是龍歌差點毀掉了唐門。不過,唐靖南卻是打心眼裡佩服龍歌這位驚才絕艷的人物。

「龍爺前些日子已經去世了。」鬼狼白天槐有些傷心的說道,雖然一直以來,龍歌都不承認鬼狼白天槐是他的徒弟,但是在鬼狼白天槐的心裡,龍歌還是他的師父。這位活了將近一百三十歲的老人,一生都活的非常的痛苦,那種心裡的煎熬只怕沒有人可以理解。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忘掉心中的那個女人,為了這個女人,他孤單了一輩子。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