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098章什麼是兄弟

第1098章什麼是兄弟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63

你可以說龍歌是叛徒,可以說他是混蛋,但是你絕對不能說他是壞人。因為,每一個心中有著愛的人,都是值得原諒的,值得尊敬的。為了心中的那個女人,龍歌孤孤單單的一輩子,當年驚才絕艷風流倜儻的少年,在歲月的洗禮下慢慢的變得蒼老,黑髮變成了白髮,臉上也刻下了縱橫交錯的歲月痕迹,內心的深處忍受著無比的煎熬,他,是可憐的。

每天,龍歌起床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上山,在那個心愛的女人墓前坐著,說著心裡話,很平常的聊天。似乎只有這樣,他才可以感覺到這個女人還活著,永遠的活著。每一次,他都是醉倒在那個女人的墓前。

誰又能想到,這樣的一個老人,會是曾經叱吒風雲的大人物呢?鬼狼白天槐清楚的記得龍歌臨死前的表情,帶著很濃的笑意,一種彷彿解脫般的笑容,口中喃喃自語的念叨著那個女人的名字。愛,就是那麼的刻骨銘心,可以讓一個人忘記自己的一切,甚至忘記自己是不是還活著。

鬼狼白天槐的一句話,讓唐靖南的身體如遭雷擊一般的顫抖了一下。一個活了將近一百三十歲的老人,其實就算是死了,也應該算是白喜事了。可是,唐靖南卻還是有點無法接受,剛剛見到鬼狼白天槐使出這招朝孔雀的時候,他以為自己可以見一見這位唐門曾經的風雲人物,可是如今得到的消息,不由的有些讓他頹然。

深深的嘆了口氣,唐靖南說道:「龍爺的屍體埋在什麼地方?他始終是我唐門的人,應該讓他葉落歸根。」

鬼狼白天槐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雖然龍爺一直都不說,其實我很清楚,他一直都很內疚,對唐門也一直充滿了一種無比的渴望。我將他和他的女人埋在了一起,生不能同床,死亦同穴,希望他們在另一個世界,不再遭受那樣的折磨,可以相親相愛相守一輩子。」鬼狼白天槐沒有說的很直接,不過話語之中的意思卻也很明白,龍爺其實一直都是想回到唐門的,即使是死,他也是希望著自己的屍骨可以埋在唐門的墓群,自己的靈位可以擺放進唐門的祠堂。然而,龍歌卻也很清楚自己當初犯下的罪孽,是如何的難以讓人放下,他自己也遭受了內心的折磨一百年。他的心沒有一刻的安寧過,無時不刻不再悔恨和內疚之中,在愛的煎熬嚇,在內疚的折磨下,這個風雲人物最終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那一刻,他有的是輕鬆,一種解脫般的輕鬆。

唐靖南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會把龍爺是屍骨和他的愛人一起遷回來,葉落歸根,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唐家的人,不管他當年犯下了什麼錯,始終,都是唐門的人。」

滿意的點了點頭,鬼狼白天槐從懷裡掏出兩本書,遞了過去,說道:「這是龍爺當年從唐門帶走的毒經,現在物歸原主。還有這個,這是龍爺這麼多年對暗器和毒藥的心得,也一樣物歸原主。雖然龍爺沒有說要把這個交給你,但是我看的出他的意思,他是希望我把這個交給唐門的。」

唐靖南雙手有些顫抖的接過,深深的嘆了口氣。毒經,一直都是唐門的至寶,自從百年前被龍歌搶走之後,唐門在用毒方面明顯的差了許多,況且,當年的一戰,唐門損失嚴重,很多的高手都在那一戰之中死去,傳承下來的都只是一些皮毛而已。還有龍歌這麼多年對暗器和毒藥的研究心得,一位唐門百年來最驚才絕艷的人物研究出來的,肯定是瑰寶。

這或許,是龍歌臨死前的一種懺悔吧。鬼狼白天槐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完成龍歌最後的心愿。

唐靖南心情有些壓抑,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我有點累了,想先休息一會。你們就再這裡住幾天吧,有人會負責安排。」接著又看了葉謙一眼,唐靖南說道:「你別再拒絕了,不然我真的不客氣了。你和宇政的矛盾,改天我們再慢慢的說。你的脾氣跟你媽簡直一樣,都是那麼倔。」

恍然間,葉謙似乎覺得眼前的這個老人瞬間的蒼老了許多,離開的背影有些佝僂,不再是那麼的挺拔。葉謙的心裡不由的動了一下,微微的點了點頭,暗暗的罵了自己一句,責怪自己剛才的衝動。

鬼狼白天槐轉頭看了金偉豪一眼,暗暗的點了點頭,說道:「你的選擇是對的。」

金偉豪不由的一愣,詫異的看著鬼狼白天槐,不明白他話語里的意思。不過,葉謙卻是十分的清楚,這是鬼狼白天槐在暗示金偉豪投靠自己是一個很正確的選擇,淡淡的笑了一下,葉謙說道:「天槐,這些日子你還好嗎?」

「好不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做什麼樣的事情。」鬼狼白天槐的目光不由的飄向了外面,微微的仰頭看著天空,喃喃自語的說道,「我以前都活在自己所構建的世界之中,不清楚自己到底堅持的是什麼,未來又是什麼。現在卻是想通了,整個人似乎輕鬆了許多。」接著,鬼狼白天槐緩緩的轉過頭,看著葉謙,說道:「你的路比我選擇的對,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也只有你,才能帶領狼牙真正的走上巔峰,我能做的,很少,不過,到時候希望你能接受。算是補償也好,算是愧疚也好。看著龍爺死去的時候,我瞬間的明白了太多太多的東西。」

葉謙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鬼狼白天槐的話里似乎是話中有話,有著更深層的意思。看著眼前這個熟悉的身影,葉謙彷彿是找到了當年的那種感覺,似乎當年的鬼狼白天槐再次的回到了自己身邊,心裡不由的開心不已。

「麻煩你把龍爺的墳墓地址告訴唐門主一聲,我也該走了,還有其他的事情等著我去做。該做的事情我都已經做了,現在是該離開的時候了。」鬼狼白天槐將埋藏龍爺的地方說了出來,緩緩的站起身子。

「天槐,你去哪?」葉謙慌忙的站了起來,問道。

「去我該去的地方。」鬼狼白天槐說道。

「狼牙的門隨時向你打開著,隨時歡迎你回來,每一個狼牙的兄弟都在等著你。」葉謙說道。

鬼狼白天槐走動的腳步忽然的停了一下,微微的點了點頭,始終還是沒有回頭,繼續的朝前走去。

「天槐……」葉謙叫道,「我們時候可以再見面?」

「該見面的時候自然會見面。」鬼狼白天槐一如既往的冷漠,只是誰也沒有察覺,此時的他,眼角掛滿了淚珠。這麼久以來,鬼狼白天槐將自己封閉自己自己的世界之中,沒有一絲的溫暖,只有無邊的孤寂和冰冷。重新的感覺到那份感覺,鬼狼白天槐的內心不停的顫抖著,眼角的淚珠不停的滴落。落在地上,散開。

葉謙清楚的看見,身子不由的顫抖著,想說些什麼,最後卻始終沒有說出來,只有一句「珍重」。一句珍重,已然足夠,很多時候,葉謙和鬼狼白天槐之間並不需要說太多,因為他們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心思。看著鬼狼白天槐微微的點了點頭離開的背影,葉謙的淚水悄然的滑落。

一旁的金偉豪,清楚的將兩個人的一切看在眼裡,心裡有著很大的震撼,到底是什麼樣的兄弟之情,可以讓他們做到這樣。或許,沒有人可以了解,因為他們共生死過,同患難過,生死決鬥過。

沒有經歷過他們的事情的人,是無法理解他們之間的兄弟之情。不知道哪一天,他們再會相遇,但是葉謙相信,絕對不會再是像往日般的需要生死決鬥。鬼狼白天槐真的是看開了,想通了,葉謙十分的欣慰。雖然他不清楚鬼狼白天槐要去做什麼事情,但是葉謙相信,無論鬼狼白天槐做什麼事情,都不會去損壞狼牙的利益。因為,在鬼狼白天槐的心裡,有著一份刻骨銘心的感情,那就是對狼牙的一份牽掛和寄託。

許久,當鬼狼白天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葉謙的視線內,葉謙方才緩緩的收回自己的目光。淚水已經消失不見,葉謙深深的吸了口氣,將心中的那份抑鬱壓制下去,轉頭看了金偉豪一眼,微微的笑了笑,說道:「剛才我是不是很丟人?」

金偉豪微微的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苦笑一聲,葉謙說道:「昨天喝酒喝的太多了,還沒有休息好,呵呵,我再去休息一會。你呢?要不要找人帶你四處看看?」

微微的搖了搖頭,金偉豪說道:「不用了,我也想好好的休息休息。自從跟你在身邊之後,每天都有點疲於奔命,呵呵,不過這樣也好,可以忘卻很多的事情,日子過的也很充實。」

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拍了拍金偉豪的肩膀,什麼話也沒用說,不過那眼神之中堅定的意思金偉豪看的明白。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