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104章苗寨

第1104章苗寨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47

苗寨,位於唐門所在的小鎮北面的二十公里處,那裡多是崇山峻岭,樹木繁多。這裡,自古以來都充斥著各種各樣神奇的傳說,傳說中,苗人乃是當年的九黎族之後,是蚩尤的後人,他們也都以此為傲。

自從華夏一統之後,苗族的人也漸漸的受到了漢化思想的侵蝕,很多苗人也漸漸的跟漢人沒有多少的區別,他們開始崇尚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然而,在這個苗族裡,卻還保持著最純正的苗族習俗,他們迷信鬼神,信奉巫術,保持著最原始的自然崇拜、圖騰崇拜和祖先崇拜的儀式。他們認為一些自然現象或自然物具有神性或鬼性,苗族語言往往鬼神不分,或者兩詞並用。多數情況下,鬼被認為是被遺棄或受委屈的靈魂和工具所變成的,常給人類帶來災難、病痛、瘟疫或其他不幸,比如所謂東方鬼、西方鬼、母豬鬼、弔死鬼、老虎鬼等,被稱為惡鬼。而有靈性的自然現象常被認為是善鬼,具有一定的神性,如山神、谷魂、棉神、風神、雷神、雨神、太陽神、月亮神等。對於善鬼、惡鬼,苗族人的祭祀之法亦不同。對善鬼有送有迎,祭祀較真誠,對惡鬼則須賄賂哄騙直至驅趕使之遠離。

他們信奉巫蠱之術,通常族裡的大巫師也兼任族長,千百年來,這個風俗一直留存著。據說,這裡人人都善於使用蠱術,包括相戀的男女,為了防止另一半的背叛通常都會給另一半下情蠱,凡是種了此蠱的人,如果要對自己的另一半不忠之時,便會痛苦萬分,最後不得不回到另一半的身邊。

如果說,唐門善於用毒的話,那麼苗族則更加的善於用蟲。任何的毒蟲到了苗族的人手裡,都可以變成厲害的武器,也同樣可以變成治病救人的法寶。唐門在用毒的方面比較的全面,無論是植物還是動物抑或蟲蟻;而苗族則更加的精於蟲蟻方面的研究。一直以來,唐門跟苗族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認為對方都是旁門左道,從不來往。

行巫的巫師也可分為兩種,一種為歷代相傳,由老巫師傳授;另一種是所謂神靈在夢中傳授的巫師,稱為夢巫。不過,在苗族的內部尚且流傳著黑巫術和白巫術的區分。

白巫術,一般是普通人民求晴、祈雨、驅鬼、破邪、除蟲、尋物、招魂,甚至使不孕婦女生子,使沒有感情男女相愛的巫術。這在一定的程度上還有善意的一種巫術,多是以治病救人為最終的目的。

而黑巫術,多用於對復仇人或報復他人,亦可用作治病、誅邪、對抗黑巫術的咒語等。而黑巫術多半大致又可以分為兩派,一派召喚和支配鬼魂,這派比較常見;一派掌握死屍回魂大法,而兩派都與被禁的黑魔法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死靈派通常以開壇和符咒來作法,而死屍派通過掘屍和盜墓從而獲得所需要的恐怖黑色魔力。而無論是哪一派,對於苗人來說都是十分憎惡的一個存在。不過,這也使得苗人顯得更加的神秘。

而苗寨中流傳最廣的蠱術,就是巫術的一種。在苗族的觀念世界,蠱有蛇蠱、蛙蠱、螞蟻蠱、毛蟲蠱、麻雀蠱、烏龜蠱等類。蠱在有蠱的人身上繁衍多了,找不到吃的,就要向有蠱者本人進攻,索取食物,蠱主難受,就將蠱放出去危害他人。放蠱時,蠱主在意念中說:「去向某人找吃去,不要盡纏我!」蠱就會自動地去找那個人。或者在幾十米開外,手指頭暗暗一彈,蠱就會飛向那人。至於蠱術是否真的存在,誰也不知道,不過卻是傳說的越來越神秘,也使得苗人蒙上了很深的神秘色彩。

葉謙等人離開唐門之後,一路上都沒有什麼話,唐強也因為自己兒子唐宇政的關係,對葉謙的態度也很冷漠。至於唐宇政,自然是一路上都很仇視的看著葉謙,儼然是將他當成了自己的死敵。對於這一切,葉謙都是淡然一笑,也不做過多的解釋,眼光看著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事情。

沒多久,漸漸的已經可以看見苗寨了,傳過茂盛的森林裡,只見一棟棟木式的建築矗立在那裡。最具生態的建築方式,木製桿欄式建築非常漂亮,一般為三層構建,第一層一般為了解決斜坡地勢不平的問題,所以一般為半邊屋,堆放雜物或者圈養牲畜,第二層為正房,第三層為糧倉,有的人家專門在第三層設置「美人靠」供青年姑娘望及展示美麗,以便和苗家阿哥建立初步關係。

村寨並不大,看上去也就約莫百來戶人家而已。對於忽然駛進村裡的車子,苗寨里的人也都沒有任何的好奇,這些年來,因為探險或者遊玩到達這裡的人很多,他們也都很熱情的招待,順便換取一些收入。

唐強向一位苗寨的人打聽了一下萬海家的方向,然後便驅車趕了過去。葉謙卻是跟唐強招呼了一聲,便下車離開了,他不是來提親的,自然是不想去。況且,如果若水在家的話,唐宇政看見那丫頭對自己熱情一點,估計又會誤會了。畢竟是表兄弟,葉謙也不想和他有什麼矛盾,就算自己心裡再怎麼不喜歡他,看在唐靖南的份上,葉謙也不能把他怎麼樣。

雖然那些苗人看起來並不是很冷淡,但是明顯的還是可以看出他們對外來人有著一種警惕。葉謙也沒在意,隨便四處的逛著,看看會不會有秦月在這裡留下的什麼線索。葉謙也不認識路,四處的亂走,不知不覺間,來到了一間很破舊的房屋前,裡面隱隱的傳來了讀書之聲,想來應該是一間學校吧。

葉謙的心裡不由的一痛,這些孩子居然還縮在這樣破舊的房子里讀書,有點讓人心寒啊。想想華夏的政府每年給國外捐助那麼多的錢,可是卻連自己國內最基本的問題都解決不了。昊天集團的實力雖然雄厚,但是一個集團去面對這麼多的問題,始終有點杯水車薪,這些問題最重要的還是需要依靠著政府去解決,只有政府下大力度,才可以。

緩緩的走上前,葉謙朝內看去,只見教室內幾張破舊的桌椅,二十多個小孩子圍坐在裡面朗朗讀書,講台上是一個年輕的教師。忽然,葉謙的目光落到了牆上的一副畫,畫中是一位女子,在講台上揮灑汗水講課,那神情動作容顏,畫的都是栩栩如生。秦月,畫中的人赫然正是秦月。看來自己是來對了,秦月果然是在這裡支教過。

不過,這也並不能說明什麼問題,想要知道更多,就必須和這裡的人做交流才是。不過,看著他們很明顯的有一種警惕的神色,葉謙知道,只怕自己追問,也得不到什麼答案的。掏出身上的錢,葉謙偷偷的塞進了教室內,轉身離開了。他能做的也只有這麼多了,一切等到回去以後,在讓林柔柔通過希望基金捐助一批款項過來吧,只是,始終都是杯水車薪,如果不能徹底的解決他們的經濟來源問題,那就解決不了實質性的問題。

離開了學校之後,葉謙漫無目的的走著,不知不覺間竟然走進了村寨邊的一片樹立之中。忽然,葉謙的眼前出現一個身影,一身潔白如雪的衣服,坐在一個斷去的樹榦上,低著頭,彷彿在想著什麼事情似的。

葉謙心裡莫名的顫了一下,緩緩的走上前去。「你走,你走,我不想看見你。」若水頭也沒回,憤憤的說道。言語之中,夾雜著一種厭惡和痛苦的語氣。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心裡莫名的一痛,隱隱的覺得有些不好的念頭。上前幾步,葉謙到若水的身邊坐了下來,也沒說話,轉過頭,靜靜的看著她。若水詫異的回過頭來,看到是葉謙的時候,整個人不由的愣了一下,渾身不由自主的顫抖一下,忽然,一下子撲進葉謙的懷裡,大聲的哭了起來。

也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葉謙也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的安慰她,雙手有些僵硬的不知道該往哪裡放。若水緊緊的摟住葉謙,哽咽著說道:「我沒用,葉哥哥,我沒用,我沒有救活我娘,根本沒用,根本沒用,都是騙人的,都是騙人的。」

看到若水這樣,葉謙也猜到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輕輕的拍打著若水的秀背,說道:「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嗎?」

「都是騙人的,都是騙人的,不是說佛祖舍利可以起死回生嗎?可是為什麼救不回我娘,為什麼啊?」若水凄然成聲,「我爹說,佛祖舍利只能夠治病,根本沒有辦法起死回生,讓我不要痴心妄想了。葉哥哥,為什麼,你告訴我這是為什麼啊?」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