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114章父女和解

第1114章父女和解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83

整整一晚,誰也不知道唐靖南和唐宇政在書房裡到底談了一些什麼,只是凌晨的時候唐宇政從書房裡出來時,臉上的表情明顯的很內疚似的,其中也夾雜著些許的輕鬆。唐宇政在書房裡待了多久,唐強就在房間里等了唐宇政多久,現在是關鍵時刻,唐強絕對不能允許任何人破壞了自己的計劃。所以,當唐宇政回房間之後,唐強慌忙的詢問著他,唐靖南在書房中到底跟他談了一些什麼事情,唐宇政只是含糊其辭的應付過去,似乎沒有太大的興趣繼續說下去。唐強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有些不好的預感,不過,唐宇政的回答倒還算是說的過去,因此,也沒有太大的懷疑。

次日一早,唐靖南就將次子唐宏叫進了自己的屋子,二人在裡面又是商談了許久。唐強雖然疑惑,可是卻也不敢去偷聽,自己那點微末伎倆想要去偷聽唐靖南的對話哪有那麼容易,只怕自己還沒有進唐靖南卧室的門就會被發現吧?

況且,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唐強也已經沒有了後路,他也絕對的相信玄冥大巫師的能力,所以,他只能繼續的走下去。

這些事情自然是葉謙所沒有預料到的,他是完全沒有想到唐強的為人竟然是那樣。那日唐強他們離開的時候,葉謙給唐靖南打電話的時候雖然是將當時的事情說的很清楚,不過言語之中還是有著幫唐強說話的意思。畢竟,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唐靖南的兒子,說不定將來的唐門門主就是他,葉謙自然是不希望他們父子之間有什麼矛盾。

葉謙雖然沒有在大門大戶里待過,不過這麼多年卻是見的多了,那些豪門大宅里,往往親情非常的淡薄。只是,他沒有想到自己的一番苦心根本就無濟於事,有點多餘,其實他又哪裡知道,唐強是什麼樣的人呢?在他看來,或許唐強只是有點個不爭氣而已,卻還算不上是大凶大惡,其實不然。

只是,葉謙現在是昏迷不醒,這些事情也輪不到他關心了。使用八門遁甲的後遺症,加上金蠶蠱毒的發作,導致他的身體經脈受損嚴重。雖然金蠶蠱毒已經被萬海用蠱王消滅,可是那受損的經脈卻是無法修復。其實,如果不是因為中了金蠶蠱毒的話,葉謙的傷勢也不會這麼重,上次使用八門遁甲都沒有這麼大的後遺症,而如今他的修為升高了,可是後遺症卻更大了。這一切,都是因為金蠶蠱毒,八門遁甲的後遺症發作,葉謙的身體本來就已經很脆弱,這個時候金蠶蠱毒突起發難,自然是讓葉謙無法忍受,體內的螺旋太極之氣瞬間的亂竄,從而導致自己的經脈受損嚴重。

若水看著葉謙昏迷不醒,臉上的表情顯得格外的悲痛。在她的心裡,儼然已經將葉謙的地位放在了和她父母平等的位置上,痛失這樣的一個人,怎麼能叫她不傷心呢?一旁,萬海坐在椅子上皺著眉頭,彷彿是在下什麼重要的決定似的,很難選擇。他是苗族的族長,自然很清楚苗寨的很多規矩,當年救秦月或許還說的過去,可是這次救葉謙,就有很多的私情在其中了。

萬海是不是傻瓜?顯然不是,否則他也不會坐上苗寨大巫師和族長的位置,他也很清楚這麼多年大長老鐘樓山對族長的位置窺覷不已。當年救秦月,還可以說是鐘樓山的過錯,加上秦月有功於苗寨,苗寨的長老們不會說什麼,可是如今救葉謙的話,只怕免不了要被苗寨的那些長老們責難。這樣的後果,是很嚴重的,那就是自己被推下大巫師和族長的位置。

「爹,你一定要救救葉哥哥,我知道你有辦法的,對嗎?」若水哀求的說道。

萬海微微的嘆了口氣,說道:「我對他們的古武術了解的很少,根本不知道如何治療他受損的經脈。這是他們古武界的禁術,後果非常的嚴重,這小子也應該清楚啊,哎!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給他實行換血大法,只有通過換血大法,讓他擁有我們巫族的強大的肉體能量,或許可以修復他受損的經脈。可是……」

「爹,可是什麼啊?你救救他吧,如果你不救他,他就死定了。」若水梨花帶雨,哽咽的說道,「爹,這麼多年我從來沒有求過你什麼事情,這次就當我求你,求你救救他,好嗎?」

「若水,回答爹一句話,這麼多年,你是不是一直都在怪爹?怪爹對你冷淡?怪爹沒有好好照顧你?」萬海臉色悲痛,問道。

「不,女兒從來沒有怪過爹,我知道爹的感受。當年如果不是為了救我,娘就不會死了。我知道爹對娘很痴心,是我害死了娘。這麼多年來,我無時無刻不再遭受著心裡的折磨,我怕爹因為這個而責怪我,而恨我。」若水淚水抑制不住,奔流而下。

「傻丫頭,爹怎麼會怪你呢?」萬海說道,「是我不懂得如何去做一個稱職的父親,這麼多年讓你受了很多的苦。其實,一切都是我不對,是我看著你的時候就會想起你娘,所以才會故意躲著你,冷淡你。爹答應你,爹以後不會了,爹會好好的照顧你。」

「爹……」若水叫一聲,一下子撲進了萬海的懷裡。這麼多年壓抑著的委屈瞬間的全部爆發出來,其實她有哪裡知道這其中隱藏著更多的辛秘呢?萬海之所以不願意看見若水,其實有很多很多的原因。

深深的吸了口氣,萬海說道:「好了,傻丫頭,別哭了。」頓了頓,又接著說道:「若水,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用換血大法救葉謙的話,會是什麼後果嗎?當年,我力排眾議,用換血大法救下了秦月,還能說的過去,畢竟,秦月來我們苗寨支教,給我們苗寨的孩子傳授了很多的知識。那些長老們雖然不願意,但是卻也不好反對。可是如今,如果我用換血大法救葉謙的話,那就完全是出於私情了,那些長老肯定會罷黜我的族長之位。鐘樓山一直窺覷著族長的位置,如果讓他坐上了苗寨的族長的話,我們父女只怕都沒有好日子過,而且,整個苗寨只怕也會陷入惡魔的深淵。」

「我明白,我明白爹的難處。」若水說道,「當年鍾長老因為氣憤月姐姐不接受她的愛,將她打成重傷,差點害得月姐姐流產。是父親救了月姐姐,並且給她用了換血大法,讓她擁有了我巫族的血脈。可是,爹,葉哥哥對我真的很重要,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第一眼看到葉哥哥的時候就覺得很有安全感,我不能失去他。」

「哎……」萬海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自古多情空餘恨,此恨綿綿無絕期。若水,我看過葉謙的相,他命犯破軍星,眉宇間暗泛桃花,只怕他一生都會糾纏在很多的女人之間。你難道一點也不介意嗎?」

若水咬了咬嘴唇,嘴唇有些發白,沉默了片刻,若水抬起頭來,堅定的說道:「爹,你不是說過,愛一個人不是一定要跟他在一起,是希望看著他幸福就足夠了嗎?如果葉哥哥能有自己的幸福,我做什麼都願意。我只希望爹救救他,哪怕是用我的生命去做交換。」

無奈的搖了搖頭,萬海說道:「罷了罷了,這個族長的位置我也早就不想走坐了,如果不是為了苗寨,我早就離開了。我只想能夠守在你娘的身邊,就足夠了。好,我救他。換血大法的過程不能受打擾,若水,你幫我護法,千萬不要讓人闖進來,否則的話,功虧一簣,不但我會受傷,只怕葉謙就從此沒救了。」

若水堅定的點了點頭。

萬海抱起葉謙,朝外面走去。夜色的掩護之下,迅速的朝著禁地的方向走去,若水緊緊的跟著身後,一顆心完全的提了起來,眼神之中充滿了擔心。片刻,來到了苗寨的禁地,那裡有幾個人守護著。遠遠的,萬海便將葉謙放了下來,身子迅速的射了出去,在黑暗的掩護之下,萬海很快的解決了守護在禁地的守衛。這些都是苗寨的人,萬海自然是不會下殺手了,只是讓他們昏迷過去而已。

雖然說事後不一定能瞞得過鐘樓山,可是此刻,萬海卻還是不得不這麼做。接著轉回身,抱起葉謙來到了禁地前。門口,矗立著一根石柱,石柱之上,雕刻著各式各樣的神秘花紋。石柱的頂部,赫然是一尊石像,牛頭人身,手中一把巨斧,看上去煞氣重重。

石柱的下面,是一個很大的池子,裡面裝滿了鮮紅如血的液體,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物。萬海轉頭看了若水一眼,說道:「若水,你去前面看著,不要讓任何人接近這裡。我這就給葉謙施展換血大法。」

若水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葉謙一眼,轉身飛奔而去。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