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128章同歸於盡

第1128章同歸於盡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338

以前,鍾輝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父親對自己總是不待見,不像其他父親對自己孩子那般的呵護。他一直以為是自己做的不夠好,或者是鐘樓山有什麼苦衷,所以,他一直都是小心翼翼,也一直很努力的守護著這份父子之情。

可是有一天,當他從玄冥大巫師的口中得知這一切並不是自己所想像的那樣,得知這一切都是因為鐘樓山殺了自己的父母時,他完全的震驚了。起初他並不相信,畢竟,如果鐘樓山殺了自己的父母的話,為什麼會留下自己呢?可是,在證據的面前他相信了。鐘樓山之所以沒有殺自己,不過是想羞辱自己死去的父親罷了。

從那以後,他忍辱負重,目的就是為了有一天能夠親手殺了鐘樓山,報了自己父母的大仇。鐘樓山不管做什麼事情,他都支持,不管有什麼吩咐,他也支持,目的無非就是為了等一個合適的機會。如今,終於等到了,他不管鐘樓山說的多麼的冠冕堂皇,他都不會放棄自己的想法。

閻冬停了下來,饒有興趣的看著這對父子,他自然是不清楚其中的內情,不過,卻沒有打算出手的意思。似乎,看著這對父子自相殘殺,是一個很不錯的鬧劇。

鐘樓山知道是騙不了鍾輝了,慌忙的擺出一副很悲痛的表情,說道:「輝兒,當年的事情的確是我不對,可是,看在我養了你這麼多年,一直幫你當親生兒子看待的份上,難道你就不能原諒我這個瀕臨死亡的老人嗎?這麼多年,我有沒有虧待過你?我教你功夫,傳你知識,就算我當年有再多的不是,難道這麼多年,我為你做了這麼多,都還不能讓你原諒嗎?」

「你還有臉說嗎?這麼多年,你什麼時候把我當過你的兒子看待?小的時候,我犯一點點的錯誤你是怎麼對我的?不是一頓毒打,就是不讓我吃飯在外面跪著。我一直以為是我什麼地方做錯了,所以你才會這樣,可是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不是這樣,無論我做的多麼的好,你始終都是不肯認同我。」鍾輝有點歇斯底里的說道,「就這樣,你還說你對我好嗎?你把我養在你的身邊不過是為了滿足你變態的想法,只是你想通過羞辱我來間接的羞辱我的父親,不是嗎?」

鐘樓山一陣愕然,沒有想到鍾輝竟然看的這麼清楚。不過,也不盡然。一開始鐘樓山或許的確是存在著這樣的想法,可是,隨著時間的流失,二人朝夕相處,鐘樓山的心裡其實也還是發生著一點點的變化的,他還是漸漸的開始接受鍾輝這個兒子的。如果說二十多年的相處,他對鍾輝是一點父子感情都沒有的話,那是不可能的。不過,他也能理解鍾輝此時的心情,理解歸理解,鐘樓山可不想死。

「輝兒,不管怎麼樣,我們也算是父子一場吧?你就不能放我一條生路嗎?我都是一隻腳邁進棺材的人了,我還能活多久啊。」鐘樓山說道。

「是你教我的,絕對不能給敵人任何的喘息機會,只要他還有一口氣,那就一定不能讓他有任何反咬自己一口的機會。」鍾輝說道。

鐘樓山的眼神一變,忽然間站了起來,在鍾輝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之下,一把匕首迅速的刺進了他的腹部。「我還告訴過你,要想殺人的時候千萬不要有任何的猶豫,也別給他說話的機會。因為他活一分鐘,對你就有一分鐘的威脅。」鐘樓山得意的說道。面對此時此刻,他心中那原本就不是很多的一點親情,自然是蕩然無存,消失殆盡。他要生存,他要活,在面對死亡的時候,沒有一個人是高尚的。

鍾輝完全是沒有料到這樣的一幕出現,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腹部,鮮血順說匕首緩緩的滴落,慘然的笑了一下,說道:「好,那我們就同歸於盡吧。」話音落去,鍾輝掏出自己的匕首刺進了鐘樓山的心臟。

「噗……」鐘樓山吐出一口鮮血,說道:「早知道今天,我當初還不如斬草除根。」說完,鐘樓山用盡自己的力氣,將匕首往前送了一步,狠狠的劃開了鍾輝的腹部。「啊……」鍾輝痛的連連慘叫,說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這都是你自己做的孽。」說完,也是將自己的匕首往前送了一截。

終於,二人同時的拔出匕首,只見鮮血湧出,相視著大笑,誰也不願意先倒下去,彷彿是想看著對方先死,自己才會安心似的。終於,二人都支撐不住,緩緩的倒了下去,誰也沒有閉上眼睛,因為,他們誰也沒有看見對方先死。

閻冬看了一眼二人的屍體,微微的搖了搖頭,轉頭看了一眼,那些個黑巫師以及鐘樓山的人以及基本上全部解決了,自己這邊的人已經在開始打掃戰場了呢。看了看不遠處的唐靖南的一眼,只見他眉頭深皺,一臉的傷感落寞,閻冬不由微微的嘆了口氣,緩緩的走了過去。

「沒事吧?」看著唐靖南,閻冬問道。

苦澀的笑了一聲,唐靖南微微的嘆了口氣,說道:「閻兄,你說我上輩子是不是作孽太多,所以這輩子要讓我承受這樣的痛苦?」

「這是他們的選擇,你也沒有辦法。」閻冬說道,「現在的年輕人都很浮躁,他們總以為自己就是全世界,自己能夠掌控一切,殊不知,他們不懂。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唐門還需要你支撐著呢。」頓了頓,閻冬接著說道:「你有沒有想過唐門的未來怎麼辦?」

「你覺得呢?」唐靖南問道,「唐門的後代子孫之中,沒有什麼出彩的人物。子輩只有唐宏和唐雲二人,唐雲身軀官場,雖然做事比較的穩重,但是缺乏魄力,唐宏則更加的中庸了。」

「那你有沒有想過,撇開子輩,直接將唐門的門主傳給孫輩呢?」閻冬說道。

唐靖南渾身一震,愕然的看了閻冬一眼,接著默默的嘆了口氣,說道:「唐宏有三子一女,唐雲也有一子一女,他們也的確是比他們的父輩要更加的出色,可是,還缺乏領導的才能,將唐門交到他們的手裡,我也是不放心啊。」

「現在已經是年輕人的天下了,我們做老人的,也只能在一旁輔助他們,未來是年輕人的嘛。我們要相信他們,相信他們有能力處理好事情,如果我們不給他們機會的話,又怎麼會知道他們不行呢?」閻冬說道,「就好像是葉謙,他也算是半個唐門的人啊,他就是我見過的年輕人之中最出色的一位。」

「哎,可是始終他還是葉家的人。」唐靖南嘆了口氣,說道。

「呵呵,你是杞人憂天了啊,我估摸著就算你想把唐門交給那小子,那小子也不會答應的。他的志向遠不在此啊,我都看不透。」閻冬呵呵的笑了笑,說道,「不過,船到橋頭自然直,你想那麼多也沒用。」

深深的嘆了口氣,唐靖南看了一眼唐宇政的屍體,眼神中流露出無盡的悲傷,沒有再說話。

離開屋子之後,萬海就馬不停蹄的趕往了附近的一處山洞,雖然那不是苗寨的禁地,但是對於苗寨的人來說,卻也相當于禁地。為什麼?因為,那裡擺放著萬海妻子的屍體,也就是若水的母親。

自從若水的母親死後,萬海就一直將她的屍體擺放在山洞內,用特殊的方法保存著她的屍體,讓她不腐不爛。每天,萬海都會來到這裡跟她傾訴,說著一些悄悄話。雖然,都是萬海一個人在自言自語,但是在萬海看來,他說的一切,她都是可以聽見的。

當年的事情彷彿歷歷在目,萬海依然清楚的記得。若水的母親寒煙,號稱當年苗寨的第一美人,喜歡她的人足足有一個加強連之多,可是最終,她選擇的是當時並不十分出色,並且有些木訥的萬海。

可是,在新婚之夜,寒煙將所有的事情說了出來之後,萬海猶如五雷轟頂,霎那間震住了,心裡升起濃濃的憤怒。不過,萬海實在是太愛寒煙了,最後,選擇了原諒她,並且,努力的呵護和照顧著她和若水。他自然也清楚,玄冥來到這裡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萬海急急忙忙的朝山洞奔去,葉謙緊隨其後,眉頭微微的皺著,這個時候萬海突然離開,那就說明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他也一樣的擔心若水,畢竟,若水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吧。

沒多久,萬海的腳步停了下來,只見山洞的門口負責守衛的兩名苗人渾身鮮血的倒在了地上,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舉步走了進去。葉謙也愣了一下,不明白萬海在這個時候突然的跑到這個山洞裡來做什麼,可是此時卻也不是多想的時候,悄悄的跟了上去。畢竟,現在萬海的身體還沒有完全的復原,葉謙有責任保護好他。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