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275章愛和恨

第1275章愛和恨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437

枯木大師為金家所做的一切,其實全部都是源自於韓凝脂,是以,他也從來並不詢問為什麼要這樣做,正如石頭山的開採權一樣,他從來都不問金家為什麼那麼在意。不過,他始終還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畢竟,對一個沒有任何開採價值的石頭山那麼的在意,這讓他十分的好奇。

聽到韓凝脂的解釋之後,枯木大師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的確,如果韓凝脂所說的都是真的,那無疑,石頭山絕對就是一塊風水寶地了。想想看,那裡可是當年努爾哈赤屯兵之地,隱藏的財富自然會是一個龐大的天文數字,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充滿了誘惑力的。也只有金家的人或者雲家的人,因為跟努爾哈赤有著很密切的關係,他們才有可能在一些記載中知道這些事情。

不過,枯木大師並不在意這些,他的財富已經不小的,他現在所期望的也不是得到更多的財富,對他而言,韓凝脂母子才是最重要的。聽到韓凝脂的問話,枯木大師慌忙的說道:「瞧你這話說的,什麼最後一件啊,不管你讓我替你做什麼事情,我都是心甘情願的。哪怕是死。」

滿意的點了點頭,韓凝脂說道:「好,既然你這麼說,那就請你為了我們母子,你去死吧。」

此語一出,枯木大師不由得一陣愕然,瞠目結舌,詫異的看著韓凝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愣愣的說道:「師妹,你……你是跟我開玩笑吧?」

「你看我是開玩笑的樣子嗎?」韓凝脂嚴肅的說道,「師兄妹一場,你還是自己動手吧,不要讓我出手,大家難堪。」

看到韓凝脂如此的表情,如此決絕的話語,枯木大師明白,她這句話說的是真的,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跟韓凝脂相處了那麼久的時間,枯木大師如何會不明白這個女人呢?深深的吸了口氣,說道:「為什麼?你就算讓我去死,也要給我一個理由吧?」

「理由很簡單,現在金正平已經在懷疑我們的關係了,所以,我必須要給他一個交代。如果不然的話,他勢必會對我充滿戒心,甚至威脅到小雄。所以,你必須死。」韓凝脂說道,「如果你真的是為了我和小雄好的話,就把自己的命拿出來吧。」

枯木大師慘然的笑了一聲,看著韓凝脂,說道:「你讓我死,好,我答應你。臨死前,我能不能問你一個問題?」

「你問吧。」韓凝脂的語氣十分的沉著冷靜,彷彿根本沒有絲毫的感情。

「你有沒有喜歡過我?」枯木大師問道。

「你說呢?」韓凝脂沒有直接回答枯木大師的話。

枯木大師微微的笑了笑,說道:「當然有,否則你也不會給我生個兒子,是嗎?當年如果不是你的父母反對的話,或許我們現在已經是神仙眷侶了。一切都是命運弄人啊,如果我死了,能夠保住你和小雄的話,我心甘情願。只是,我一直都希望著又一天小雄能親口叫我一聲爸爸,看來是沒有機會聽到了。師妹,你能不能答應我一件事情?」

「說吧。」韓凝脂的表情依然如此,對枯木大師的動情言語彷彿沒有半點的觸動,對他所說的那些話,既沒有認同,也沒有反對。

「將來有機會的話,等小雄大了,你能不能告訴他我是他的親生父親,讓他來我的墳頭祭拜一下,叫我一聲爸爸?」枯木大師說道。

微微的點點頭,韓凝脂說道:「我儘力!」

枯木大師慘然一笑,說了一聲謝謝,忽然間拿起桌上的水果刀猛然的刺進了自己的胸口。嘴角溢出一絲的鮮血,然而枯木大師卻依然微笑著說道:「師妹,你知道嗎?在我的心裡,你就是唯一,為了你,我什麼事情都可以做。我這條命,也早就是你的了。我再瑞士銀行存有幾千萬,雖然不多,但是這是我做父親的一番心意,銀行卡在我房間的柜子里,密碼是你的生日。你替我交給小雄。」

「咳咳……」咳嗽了兩聲,枯木大師吐出一大口的鮮血,接著說道:「師妹,以後沒有我在你身邊你一切都要小心,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不能和你長相廝守。如果有來生,來生我還是希望能和你相知相戀,不過,我不會再讓你從我的身邊溜走。」

「有件事情我想我應該告訴你。」韓凝脂說道,「小雄只是早產了兩個月而已,他並不是你的兒子,他是金正平的兒子。」

枯木大師一陣愕然,怔怔的看著韓凝脂,說道:「你……你說什麼?你……你以前不是一直都說小雄是我的兒子嗎?不,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小雄是我的兒子,是我們的兒子,對不對?對不對?師妹。」

「我是小雄的媽媽,他是誰的孩子我比誰都清楚。」韓凝脂說道,「枯木,我承認我以前的確是喜歡過你,可是,我現在恨你,恨不得你死。你說你很愛我?哼,其實這不過是滿足你變態的佔有慾罷了。當初,你明明知道我已經結婚了,你竟然qj了我,你以為我會原諒你嗎?」

枯木大師錯愕不已,詫異的說道:「那時我承認自己是衝動了,可是,事後我向你求死的時候你不是原諒我了嗎?你不是說你其實也是愛著我的嗎?」

「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當然只能那麼說了。我很清楚,這樣一來你以後就會聽我的安排替我做事。可是我的心裡,卻是對你充滿了恨意,無時無刻不想著要殺你。」韓凝脂說道,「事後沒有多久我就懷孕了,我也擔心你會是我懷的會是你的孩子,如果是的話,那我在金家會是什麼樣的後果?你只顧著自己,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吧?所以,我事後去做了一個dna的檢測,檢測結果表示我懷的是金正平的孩子,不是你的。」

「哈哈……」枯木大師慘然的笑了起來,看著韓凝脂說道:「我自認為自己勘破天機,任何事情都可以掌握在手掌心,可是沒有想到,我竟然會輸在你的手裡。或許,當初師父說的很對,我泄露了太多的天機,做了太多的壞事,這就是老天給我的報應吧。師妹,你太有心機了,騙了我這麼多年,呵。」

「這都是你自己造下的孽,你當初那麼做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今天這樣的結果。你現在可以安心的去死了。」韓凝脂的話音落去,一掌拍在了枯木大師的腦門,只聽「砰」的一聲,枯木大師七竅流血,身子無力的倒了下去。

看著枯木大師的屍體,韓凝脂沒有絲毫的同情、後悔和一絲的憐憫,這個她年少時期愛著的男人,如今在她的心裡對他的印象只有那天發生的那些不堪的時期,她只有仇恨。走進廚房裡去拿了一把刀,韓凝脂將枯木大師的腦袋砍了下來,用布包裹好,緩緩的起身朝外走去。

門外,枯木大師養的那些手下根本不知道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看到韓凝脂出來,慌忙恭敬的說道:「金夫人,你走了?」

微微的點了點頭,韓凝脂說道:「枯木大師已經死了,以後你們都跟著我吧,我不會虧待你們的。如果誰不願意的話,現在可以走。」邊說,韓凝脂的眼神邊從他們的身上一個個的滑過。

那些手下不由得打了一個寒戰,想起剛才自己所看的那一幕,想起韓凝脂殺死寒風的那一場精彩絕倫的對戰,他們的心裡不由得升起一股寒意。韓凝脂的眼神分明的告訴他們,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條是死,另一條就是投降。韓凝脂的那番話,他們可不敢相信,她的眼神已經分明的說出了她的意思。沒有絲毫的猶豫,那些手下紛紛的表示歸順。

滿意的點了點頭,韓凝脂說道:「有事情我會找你們的,裡面的屍體你們處理一下,該怎麼做,不用我細說了吧?」話音落去,韓凝脂舉步走了出去,將枯木大師的頭顱丟進車的后座,發動車子朝金家駛去。

一切都是命,萬般不由人!枯木大師可謂是一個風水學上造詣很深的大師,可以勘破天機,然而,當初沒有聽從自己師父的勸告,一味的堅持自己的想法,終於釀成了如今的苦果。每個人對自己所做的事情,都必須要負責任,枯木大師最終依然逃不掉命運對他的懲罰。

葉謙自然是不知道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中途的時候打了一個電話給田甜,問了一下她事情辦的如何,有沒有什麼難題?後者的回答有些支支吾吾,這讓葉謙的眉頭不由得皺了一下。

似乎感覺出葉謙的異樣,田甜慌忙的說道:「沒事的,葉副市長,我正在處理,我保證明天一定可以把文件弄好。」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也沒有再繼續的追究,說道:「好吧,那你先忙,有什麼事情一會再說。」說完,葉謙掛斷了電話,田甜有些微微一愣,不明白葉謙所說的「一會再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