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422章出山(二)

第1422章出山(二)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456

第二天一早,葉謙和謝飛離開了新德監獄,這可讓新德監獄裡的犯人們大吃一驚。來到這裡的犯人,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活著離開這裡,要不是在這裡孤獨終老,要不就是隔些時日被拉出去槍斃。然而,葉謙和謝飛卻是堂而皇之的走出了監獄,這對他們的震撼來說,自然是非同小可。

不過,不管是任何地方任何國家,其實都是一樣,普通的百姓永遠都不清楚上面真正的事情,很多事情都是被蒙在鼓裡。這些犯人也一樣,他們甚至沒有了人權,就更別說知情權了?沒有人會把為什麼葉謙和謝飛可以離開高速他們,他們也沒有資格去知道這些事情。

監獄的門外,謝飛不停的回頭張望著,卻是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心裡不禁有一些微微的失落。他只是想告訴那個女人,告訴她,自己答應她,答應她做一個敢於面對現實的人,去承擔起自己應該承擔的責任。然而,她卻沒有來聽自己說那些話。

在監獄內的一個高處,塔珠靜靜的站在那裡,看著監獄門外,那個熟悉的身影矗立在那裡,心裡有一種不舍,但是更多的還是一份開心。她不捨得這個男人就這樣要離開自己身邊,這兩年來她已經習慣了這個男子在自己的眼前出現,不過,她更希望這個男人承擔起自己應該去承擔的重任,而不是為了自己為了逃避躲在這裡。

「別看了,她不出來見你,只是不想弄的好像是生離死別一樣。」葉謙說道,「她的心裡有你,我敢肯定,她現在一定是躲在什麼地方看著你呢。」

詫異的看了葉謙一眼,謝飛撇了撇嘴巴,說道:「怎麼感覺好像你比我還了解她啊?以後你還是離她遠一點的好,否則的話,指不定什麼時候她就被你給搶走了。」

葉謙哭笑不得,說道:「放心吧,兄弟妻不可欺,我怎麼會做出那種事情啊。」

「是你說的,這感情一旦到了,是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的。」謝飛說道,「誰知道到時候你會不會陷進去啊,所以,最好的辦法你還是離她遠一點的好。」

翻了一個白眼,葉謙說道:「得了,咱們還是先回去吧。怎麼樣?是先去我那呢?還是先去你什剎派?」

「頭疼,這麼麻煩的事情還是你決定吧,最討厭這種選擇了。」謝飛揉了揉腦袋,一臉的懶散模樣,看不出一點點的鬥志,就像是睡覺還沒有睡夠,一臉的惺忪似的。

「那就先去我那裡吧。也過了幾天了,我想,他們也應該問出一些關於婆羅教的事情了。」葉謙微微的笑了笑,下了決定。伸手攔下了一輛的士,葉謙將狄讓莊園的地址說了一遍,司機驅車駛去。

上了車,謝飛眯著眼睛,假寐著,轉頭看著窗外。兩年的鐵窗生涯啊,這外面世界的變化還真的不小,那些新建起來的一棟棟的高樓大廈,以前可是沒有的。葉謙也沒有去打擾謝飛,他看到謝飛眉頭上的那一抹的愁思,這個連選擇回什麼地方都嫌麻煩的人,卻有著一種別人難以言喻的毅力,只是,他自己不願意正視而已。如果沒有毅力,他如何可以為了一個女人,在監獄裡渡過兩年的時光?

葉謙也在閉目沉思著計劃,如今,什剎派應該不會成為自己的敵人了,自己可以專心的去對付婆羅教。可是,婆羅教的勢力在yd國根深蒂固,而且,勢力龐大,也不是自己可以輕易解決的。弗羅茲那邊暫時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他應該不會冒然的對自己出手,只要自己能夠說服謝飛就行了。不過,還有一個羅冥,天網也攪進了這件事情當中,無疑將事情變得麻煩起來。

羅冥在這個時候出現,讓葉謙不由得不覺得他不僅僅只是為了報仇泄恨,而且,天網的人做事風格,似乎也不像是那種為了一己之私就什麼都可以乾的出來的人。那麼,天網這忽然的到來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呢?這讓葉謙有些不解。不過,在葉謙看來,天網的目的絕對不會是那麼的簡單。

沒多久,已經抵達了狄讓的莊園外。下車後,謝飛很懶散的抬頭看了一眼,微微的撇了撇嘴巴,說道:「這裡環境很不錯啊,以後我也和塔珠找個這樣的地方住下,生一堆的孩子,享受一下天倫。」

微微的笑了笑,葉謙招呼了謝飛一聲,二人舉步朝內走去。門口的人看到葉謙回來,早就通過對講機通知了屋內的狄讓等人了,葉謙走進去還沒有多久,狄讓、鋒嵐和劉天塵已經全部的迎了出來。

「老大,你回來了?」鋒嵐問道。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說道:「我不在的這幾天沒什麼事情發生吧?」

「沒事。只是,今早弗羅茲將軍送來的請帖,約你晚上去他家中吃飯。」鋒嵐說道,「我們還以為你沒那麼快回來呢,所以就替你拒絕了。」

「呃,你打個電話去說一聲,就說晚上我會準時的過去。」葉謙說道。頓了頓,葉謙又接著說道:「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什剎派的門主謝飛。謝飛,這幾位是我的兄弟鋒嵐、劉天塵和狄讓。」

謝飛瞥了三人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說道:「狼牙僱傭軍森林狼鋒嵐、毒狼劉天塵,久仰大名。這位應該就是新進的新德市黑大大梟狄讓了吧?沒想到什剎派一直力捧的人卻是葉謙你的人啊。」

訕訕的笑了笑,葉謙說道:「我們何必分什麼彼此呢,都一樣,呵呵。」心裡對謝飛可以一口叫出鋒嵐和劉天塵的代號倒是有些吃驚,不過,在監獄裡葉謙也算是領教過謝飛的好像無所不知了,也已經見怪不怪了。

三人一一的跟謝飛打了聲招呼,謝飛的反應很冷淡,還是一副很懶散的模樣。葉謙也沒多說什麼,一行人回到客廳里坐了下來,狄讓吩咐下人去泡了幾杯茶端過來。謝飛很懶散的窩在沙發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看到眾人有些好奇的眼神,謝飛瞥了葉謙一眼,說道:「你們別管我,該談什麼事情就談吧,有點不習慣,還想睡覺,真是麻煩。」

葉謙苦笑一聲,沒有再理會他,轉頭看了劉天塵一眼,問道:「天塵,羅哈那邊怎麼樣了?問出消息了沒有?」

「問是問出來了,不過,羅哈知道的事情很有限,也沒有太多實質性的東西。」劉天塵說道,「看來,羅哈知道的也就只有那些了。」

「婆羅教做事一向嚴密,羅哈不過是婆羅教最底層的一個人而已,他能知道的事情太少。」謝飛說道,「你還是放棄這個念頭吧,從羅哈的身上是問不出什麼消息來的。婆羅教的總部我知道在什麼地方,不過,那裡防守十分的嚴密,而且,有婆羅教的十大高手坐鎮,就算讓你知道了,你也沒有能力闖進去。」

「這世界上就沒有我狼牙辦不成的事情,就算那裡是龍潭虎穴,我們也要闖一闖。」劉天塵說道。

微微的笑了笑,謝飛說道:「不是我打擊你,你的功夫在婆羅教內最多也只能算是二流角色,憑你,只怕還沒有接近那裡就被殺了。華夏的魔門就是傳自婆羅教,你的實力在魔門能算得上是幾流?而且,婆羅教還有著神兵駐紮,你就更沒有任何的勝算了。」

「殺人不一定是憑功夫。」劉天塵說道。

「這話是不錯,可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一切的陰謀詭計都只是過眼雲煙。」謝飛說道,「況且,婆羅教的用毒之術只怕也並不遜色於你,你用這個辦法也不一定可以行得通。對付婆羅教,還是需要從長計議的。」

劉天塵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看了謝飛一眼,很好奇他怎麼知道自己想用毒對付婆羅教的人。

「你剛才所說的神兵,到底是什麼東西?兵器嗎?」葉謙詫異的問道。

「你可以認為他是兵器,不過,實際上他是人,死人。」謝飛說道,「神兵是婆羅教的一種特殊的控屍方法,他們用一種很特殊的藥物和針灸刺激死人的神經,讓他們可以行走,甚至殺人。其實,一個人死了,他的肌肉和神經往往還是可以做出反射性的動作的,而婆羅教的神兵就是在這個的基礎上加以改進,訓練出來的一批殺人武器。他們不怕痛,不怕死,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葉謙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氣,還有這樣的辦法?這有點超出葉謙的想像,有點駭人聽聞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婆羅教豈不是天下無敵了?」葉謙說道,「有了那樣的一批人,誰會是他們的對手?他們完全可以製造出一支非常龐大的死屍軍團啊。」

「任何東西都會有他的優勢和弊端,神兵也不例外。」謝飛說道,「那些神兵雖然厲害,但是卻也有著自己的缺點,必須要人去控制他們,而這種控制的方法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掌握的,據我所知,婆羅教內懂這個的,不超過五人。」

~

請分享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