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20章眾矢之的

第1720章眾矢之的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04

林柔柔和胡可都微微的愣了一下,詫異的回頭看了冰冰一眼,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們,似乎有著什麼事情。不過,她們什麼話也沒有說。在這個時候,她們不想給葉謙任何的壓力,只希望葉謙能夠滿是信心的過去,然後平平安安的回來,這就足夠了。

葉謙微微的愣了愣,轉頭看了冰冰一眼,微微的笑了一下。他知道冰冰肯定還是有話想說,只是因為某種原因而說不出來,能有這樣的提醒已經算是很不錯了,也不能太強求什麼了。

看了四女一眼,葉謙微微的笑了笑,說道:「你們這是做什麼啊?好像我是去送死一樣,一個個都開心一點,來,笑一個!」

林柔柔和胡可瞪了葉謙一眼,說道:「別油嘴滑舌了,小心一點,家裡有我們,你就放心吧。」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謙轉身離開,驅車趕往了鄒雙的家裡。昨晚已經跟鄒雙約好了,先去他家,然後再一起去赴會,葉謙自然不能單獨的去赴約了。現在他可是鄒雙的跟屁蟲,事事都要以鄒雙馬首是瞻。

鄒雙的家比較的偏僻,約莫一個小時之後,葉謙才到。下車後徑直的朝鄒雙的家中走去,後者也已經起了床,坐在可以的沙發上喝著茶,一副很悠然自得的模樣。看見葉謙過來,鄒雙呵呵的笑了笑,說道:「來了,坐吧,喝杯茶再說,吃早餐了嗎?如果沒吃的話,我讓人給你弄。」

「不用了,在家裡已經吃過了,謝謝鄒校長。」葉謙說道,「對不起,我來的有點晚了,害的鄒校長等了我這麼久,實在是過意不去。」

呵呵的笑了笑,鄒雙說道:「沒關係,人老了睡眠總是不好,就起的早了,離我們約定的時間還早呢。來吧來吧,坐,我們喝杯茶再過去,不急。」

葉謙點了點頭,在鄒雙的對面坐了下來,鄒雙揮了揮手,吩咐旁邊的人給葉謙沏茶。功夫茶,味道很是不錯,葉謙也沒有矯情的繼續客氣,說道:「鄒校長,我心裡還是有點緊張,不知道自己到時候裝的像不像,會不會引起他們的懷疑。」

「別擔心,一切有我呢。」鄒雙自信的笑著說道,「其實就算你真的是葉盟主的兒子,他們也沒有那麼容易相信,或者說,他們不願意相信。畢竟,葉盟主死了這麼多年,武道一直都是這樣各自為政,誰也不想被約束,忽然出現一個人去管他們,多多少少他們會有些不自在。不過沒關係,這也是大勢所趨,分久必合,有我在,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有鄒校長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反正,我一切以鄒校長馬首是瞻就是。」葉謙說道,「我只不過是個普通的老師,是鄒校長不棄,給我這樣的機會,我應該盡自己的全力,努力的做好,不辜負鄒校長的厚愛才是。」

滿意的點了點頭,鄒校長說道:「這就是了,你好好的做,將來的前途不可限量。我對你可是很看重的哦,你可千萬別讓我失望。」一邊說,鄒雙一邊拍了拍葉謙的肩膀,言語之中有著一絲的鼓勵,一絲的威脅。葉謙自然是聽的出來,連連的點頭應著。

鄒雙滿意的笑著,看了看時間,說道:「也差不多了,相信他們也都改到了,我們也走吧。」說完,鄒雙起身站了起來。葉謙慌忙的也跟著站了起來,很刻意的壓低自己的身子,保持一副卑躬屈膝的模樣,這讓鄒雙很是受用。轉頭看了葉謙一眼,鄒雙說道:「你開車了嗎?」

「開了。」葉謙說道。

微微的點了點頭,鄒雙看了自己的手下一眼,說道:「你不用跟去了,葉謙開車陪我一起過去就好了,你留在家裡。」

那個年輕人微微的愣了一下,說道:「鄒老,還是讓我陪你去吧,萬一……」

「萬一什麼?沒事盡瞎操心,不能幹點有用的事情嗎?」鄒雙說道,「不過是一起吃個飯,能有什麼事情?況且,不是還有葉謙在嘛。待在家裡!」說完,鄒雙徑直的朝門外走去。葉謙微微的撇了撇嘴巴,看了那個年輕人一眼,很明顯的從他的眼神里看到很濃烈的憤恨和殺意,眉頭不由微微的蹙了一下,慌忙的跟了上去。

看著鄒雙和葉謙離開之後,那個年輕人的臉色立刻的陰沉下來,憤憤的哼了一聲,說道:「什麼玩意?一個小小的文化課老師而已,為什麼鄒老那麼的器重他,難道就因為他長的像葉正然嗎?哼,我看你能得意多久,別給我找到機會,否則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這些年來,他一直跟隨在鄒雙的身邊,可謂是做牛做馬的伺候他。也極為的得到鄒雙的信任和器重,可是,自從葉謙出現之後,他感覺鄒雙有點越來越不在乎自己了,這讓他心裡十分的難受。只是,他又哪裡知道,鄒雙並不是真的器重葉謙呢。

想想自己伺候了鄒雙那麼多年,可是葉謙卻只不過見了兩三次面而已,鄒雙就對他那麼好,甚至對自己呼來喝去,他的心裡十分的窩火。不過,這份怒火他可不敢發泄到鄒雙的身上,在他看來,葉謙才是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他心裡怎麼能咽得下這口氣,自然不想這麼輕易的放過葉謙,起碼,也應該讓他知道一下自己是不能得罪的,自己猜是鄒雙的頭馬,葉謙最多也只能排到第二而已。

葉謙自然是不清楚這個年輕人心裡所想,但是,剛才離開的時候葉謙還是注意到了他充滿殺意的眼神,心裡自然也對這小子多了一份防範之心。現在葉謙還不清楚鄒雙的目的到底何在,所以,不想跟他的手下有什麼衝突,但是,如果別人欺負到他的頭上,葉謙自然也不會坐視不理。他不是那種畏縮的人,能忍的可以忍,不能忍的那是絕對不會忍,恩怨分明。

離開了鄒雙的家,葉謙驅車和鄒雙趕往了事先約好的一家茶樓。沒有多久到達了目的地,茶樓的門前已經停了不少的車子。鄒雙隨意的瞥了一眼,淡淡的笑了一下,說道:「他們都已經到了。」

葉謙下車,然後替鄒雙打開車門,後者這才走下車,整理了一下衣服,徑直的朝著茶樓內走去。在服務員的帶領下,直接上了二樓的一間包廂。五大宗派的領導人都已經到齊,寒霜宗派來的是陳旭柏,看到葉謙的時候,他很明顯的愣了一下,不過,卻是什麼話也沒有說。

在座的四男一女,寒霜宗派的長老陳旭柏、青龍宗派的宗主苗南、鳳鳴宗派的宗主沈友、傳說宗派的宗主魏寒元、月明宗派的宗主薛芳紫,他們的身後都站著兩個人,應該是他們的手下。魏寒元的身後有一個是他的兒子魏文,苗南的身後也有一個是他的兒子苗偉,這兩人都是認識葉謙的,看到葉謙的時候,眼神里很明顯迸射出陣陣的殺意。

魏寒元自然也是認識葉謙的,被葉謙打過一個耳光,他怎麼可能忘記呢?看見葉謙的時候,眼神里也很明顯的迸射出陣陣的殺意,是的現場的氣氛都變得有些陰冷。那個薛芳紫約莫四十齣頭的模樣,不過,打扮的卻是很時尚,不知道是保養的好,還是化妝的效果,看上去很年輕。她不認識葉謙,對葉謙自然是沒有什麼敵意,不過,一雙狐狸精似的媚眼卻是在葉謙的身上掃了一遍,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看見葉謙,苗偉就想起那晚在酒吧所受的屈辱,心裡的怒火頓時的升了起來。自己好不容易跟沈壁有了一點進展,本想那晚好好的表現一下,英雄救美,可以讓沈壁對自己的印象更加的深刻,誰知道卻是被葉謙帶的幾個小子打的那麼慘,更重要的是,在沈壁的面前丟盡了臉,這口氣他怎麼咽得下去呢?看見葉謙,苗偉忍不住的上前一步,吼道:「草尼瑪的,你也來了,我還正愁找不到你呢?我那天就說過了,我要你們為自己做過的事情後悔,連我也敢得罪,今天老子非殺了你不可?」

苗偉的這一舉動,頓時的讓在場的人都不由的愣了一下,詫異的看了看苗偉,目光落到了葉謙的身上。苗南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也是一臉的茫然,不知道自己的兒子跟這個年輕人到底有什麼仇恨。苗南的眉頭微微的皺了一下,瞪了苗偉一眼,斥道:「小偉,別胡鬧,到底是怎麼回事?」

「沒事,苗宗主,我和令公子之間有點誤會而已,誤會,誤會,呵呵。」葉謙微微的笑著說道。

「誤會尼瑪。」苗偉厲聲的說道,「那晚在酒吧的事情你忘記了,老子可沒忘記,我找了你們好久,都沒你們的消息,沒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今天竟然讓老子在這裡遇到你,那就好好的算一算我們之間的帳。」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