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60章葉正然之死(一)

第1760章葉正然之死(一)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211

雖然葉謙不但的提醒著自己,薛芳紫不過是在偽裝,其目的跟陳旭柏魏寒元差不多,但是,看到她的表情,卻還是免不了有些心亂,有些覺得薛芳紫不像是在偽裝,她跟陳旭柏魏寒元之流還是有著一定的區別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葉謙現在所需要的,就是得到薛芳紫的支持,不管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首先最重要的還是扶植自己登上武道的盟主之位。只要自己坐上了這個位置,就可以利用盟主的身份去做很多的事情,加上各大宗主和鄒雙之間的矛盾,自己就可以完全的劃分離間,各個擊破。

聽了葉謙的話,薛芳紫微微的點了點頭,沒有再就這個問題繼續的討論下去,端起酒杯,看了葉謙一眼,說道:「今天薛姐很高興,陪我好好的喝幾杯。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喝的這麼痛快,今晚就好好的放縱一把吧。」說完,薛芳紫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也沒有去管葉謙到底有沒有喝。

薛芳紫的表現更像是一個人喝悶酒,彷彿心裡壓抑著很多的事情似的,葉謙也不好多問多說,只好沉默的看著她,看著她一杯接一杯不停的灌酒。葉謙沒有喝,他對自己的酒量還是清楚的,而且,也沒有理由買醉,在一個分不清是敵人還是朋友的人面前,葉謙不可能讓自己醉倒,讓自己失去清醒,那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

一瓶紅酒,兩瓶白酒,多半都是被薛芳紫一個人喝了。有人說,酒裡面還有很多的雌性激素,一旦喝多了,就會出現易哭臉紅髮熱的癥狀。雖然有玩笑的成分在其中,但是,人醉酒後的表現往往真的讓人瞠目結舌。

薛芳紫沒來由的忽然撲在葉謙的懷裡大聲的哭了起來,弄的葉謙手足無措,尷尬不已,愣在那裡有些哭笑不得。房間內的聲響吸引了外面的月明宗派的弟子,都以為自己的宗主出了什麼事情,慌忙的推開門。當看到眼前的一幕時,一個個驚訝的愣在那裡,不知道說什麼才好。葉謙苦笑著看了他們一眼,微微的聳了聳肩,彷彿是在說,「你們別誤會啊,這可不關我的事情。」

「你們進來做什麼?都給我滾出去,滾出去!」薛芳紫大聲的吼道,拿起桌上的酒瓶就砸了過去。那些月明宗派的弟子慌忙的閃身退了出去,把門關上。薛芳紫今晚的表現有些出乎他們的意料,他們可是從來都沒有看見過薛芳紫這樣,今天怎麼會莫名其妙的有這樣的表現呢?那個葉謙到底是什麼人?他們心裡忍不住暗暗的猜想。

苦笑一聲,葉謙說道:「薛姐,你別這樣行不?你手下的人肯定都以為是我欺負你呢,如果要不是有你在,我估計他們現在都把我給剁成肉醬了。」

「在女人心情不好的時候,就算你不說一些安慰的話,那也應該乖乖的閉上嘴巴,任我發泄。」薛芳紫嗔了葉謙一眼,說道,「都怪你,都怪你,誰叫你勾起我的傷心事,如果不是你,我怎麼會這樣?」

葉謙有些哭笑不得,無奈的看著薛芳紫,心裡暗暗的想,這關我什麼事情啊,分明就是你自己無緣無故的發瘋,我可沒招你惹你。

「你們男人沒一個好東西,薄情寡義。難道我不漂亮嘛?我就那麼讓人討厭嗎?為什麼你就是不喜歡我?為什麼你連正眼都不看我一下?為了你,我做了那麼多的事情,難道你感覺不到嗎?」薛芳紫迷迷糊糊的說道。

葉謙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你很漂亮,真的很漂亮,讓人喜歡還來不及,怎麼會討厭你呢?」葉謙明白,薛芳紫剛剛口中所說的那個「你」並不是針對自己,至於是誰,葉謙不知道,但是應該是她心中記掛的那個人吧?葉謙也很好奇那個男人到底是誰?面對薛芳紫這樣的女人真的很難讓人拒絕啊,而且,從薛芳紫的表現來看,她似乎真的很愛那個男人。

「漂亮?哼,你不要安慰我了。如果我真的那麼漂亮,你為什麼還是不喜歡我呢?為什麼?為什麼?」薛芳紫有點歇斯底里的吼道,「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的,如果你能對我稍微的好一點,我怎麼會傷害你,我怎麼會傷害你啊?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我也不想這樣啊。」

薛芳紫有點語無倫次,不過,葉謙還是可以聽出一些眉目。結合先前薛芳紫所說的話,葉謙大致的可以推敲出一些東西,事情應該是這樣的,薛芳紫喜歡某個男人,可是那個男人卻一點也不喜歡她,甚至對她十分的冷漠,薛芳紫由愛生恨,在鄒雙的煽風點火之下,殺了那個男人。可是,心裡卻始終忘不了他,悔恨不已。各種複雜的心情不斷的刺激著她,煎熬著她。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葉謙倒是可以理解薛芳紫對鄒雙的恨了,那絕對不會是偽裝的。其實,在感情的世界沒有誰對誰錯,就算薛芳紫真的恨透了那個男人,但是在她內心裡還是對那個男人充滿了愛意的,而鄒雙卻利用薛芳紫一時的衝動,讓她殺害了自己心愛的男人,薛芳紫怎麼可能會不恨他呢?這就好比人家夫妻打架,你卻幫著女方狠狠的揍了男方一頓,結果人家兩個和好了,自然就將恨意全部的推到你的頭上,說你多管閑事,說你不應該打她的男人。

「正然,我愛你,我也恨你!」薛芳紫哭泣著說道。

葉謙渾身一震,表情瞬間的凝固了,薛芳紫口中所說的男人,竟然是自己的父親?那也就是說,薛芳紫是參與殺害自己父親的人了?心裡頓時的升起一股很濃烈的殺意,如果在這個時候殺掉薛芳紫,那應該是相當容易的。可是,當葉謙的手舉到了半空的時候,最終還是放了下來。

雖然葉謙不認為自己是什麼正人君子,但是在這個時候對薛芳紫下手卻是真的有些下不了手。況且,現在葉謙想做的不僅僅是替自己的父親報仇,更重要的是先如何的保住武道。而且,葉謙也很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而不是僅僅只是殺了害死自己父親的人報仇雪恨。

「有些事情後悔是沒有用的,錯了就是錯了,不過,最重要的是懂得自己現在在做什麼。而且,把這些事情壓在心裡會很難受的,如果願意的話,你說出來我聽聽,或許我可以幫你。就算不行,起碼也會舒服一點。」葉謙說道。

「那時候我還是二十齣頭的少女,第一次看見正然是在他挑戰李家家主的時候,那時候正然已經打敗了無數的高手,江湖上都稱他為第一高手。可能是少女的情懷吧,我對他一見鍾情。」薛芳紫臉上綻放出一抹很幸福的微笑,回憶著那段還算是開心的日子,那時候雖然葉正然並沒有說喜歡她,但是,至少不像之後那麼的冷漠。薛芳紫一點一點的訴說著,葉謙也一點一點的聽著。

「後來,正然結婚了,妻子是唐門門主的女兒。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為他付出了那麼多,可是不能跟他走在一起呢?我恨!」薛芳紫說道,「而且,從他結婚之後,對我的態度更加的冷漠了,有時候甚至連跟我說句話都不願意,正眼都不願意瞧我一下。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難道我就真的那麼失敗嗎?我不管,我愛他,我要跟他在一起,不管有多困難我都要這麼做。」

葉謙眉頭微微的皺著,靜靜的聽著她訴說當初的事情,可是,越聽,葉謙卻越發的覺得薛芳紫其實也是一個受害者。可能,是她的愛有些太偏激吧。而對自己父親那麼做的原因,葉謙也大致的可以理解,或許是因為結婚了,所以,不想再跟薛芳紫走的太近,免得傷害了自己的母親。

「那葉正然到底是怎麼死的?」葉謙小心翼翼的問道,生怕薛芳紫忽然的警覺過來,不說,那自己的努力就算是白費了,而且,說不定還會引起薛芳紫的懷疑。

「哼,我得不到的,別人也別想得到,我要毀了他。」薛芳紫臉色陰沉的說道,「那時候,魔門的付十三給正然下了戰書,約他三日後決戰。付十三的功夫在當時也是相當的厲害,號稱魔門第一高手,所以正然不敢小覷,全力備戰。我知道當時正然一直在練嫁衣神功,這門功夫的最怪異之處就在於自己所練的功夫自己不能用,而且,會對自身傷害很大,除非將自己所學的全部轉移到別人的身上。正然向來都很自信,他一直認為別人做不到的,不代表他做不到,所以,他根本不相信這些事情。正然果然不愧為一個天才,他對武學的認識遠遠的超過了我們這些人,嫁衣神功在他練來,竟然沒有出現過任何一絲一毫的錯誤,他竟然完全沒有出現先人的那些情況。嫁衣神功竟然對他沒有絲毫的傷害。」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