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小說 >超級兵王 >第1761章葉正然之死(二)

第1761章葉正然之死(二) (1/1)

小說: 《超級兵王》 | 作者: 步千帆 | 更新時間:2013-03-18 15:42 | 本章字數:3183

這麼長時間以來,葉謙不止一次的聽到人誇讚自己的父親葉正然對武學的超然認識。彷彿任何事情在自己的父親面前都沒有一絲的困難,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挫敗自己的父親。就是直到如今,人們提到葉正然的時候,還是充滿了敬佩,他在武學的高度,無疑是其他人所無法比擬的。

葉謙沒有出口打斷薛芳紫的話,因為他清楚接著肯定還有什麼事情發生。葉謙清楚自己的體內曾經有過嫁衣神功的真氣,之後是在無名的指導下,葉謙才轉變成如今的螺旋太極之氣,那就說明葉正然最終還是將自己體內的嫁衣神功真氣傳給了自己。

「不但如此,正然在武學上還有了很大的進步,我知道,付十三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薛芳紫說道,「可是我不甘心,他拋棄了我,我絕對不能讓他有好日子過,我要他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那天我找到他,可能是因為他不想讓我太傷心,所以,沒有拒絕我,陪我喝了幾杯酒。然而,他沒想到,哼,沒想到我竟然在他的酒里下了葯。果然,在跟付十三比武的時候,藥力發作,導致正然體內的氣勁紊亂,嫁衣神功的反噬作用發揮出來。可是,為什麼,為什麼那個付十三那麼沒用?在那樣的情況之下,付十三竟然還是敗給了他,受了重傷離去。真沒用,還是什麼魔門的第一高手呢,簡直就是廢物。」

葉謙的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閻冬當初會告訴自己他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父親在比武之前怎麼會受傷,原來是薛芳紫做了手腳。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自己的體內會有嫁衣神功的氣勁了,可能就是在比武之後,葉正然因為薛芳紫下藥的關係使得自己被嫁衣神功的氣勁反噬,所以不得不將嫁衣神功的真氣傳給了自己。可是,葉正然體內的嫁衣神功氣勁是非常龐大的,如果全部的湧入葉謙的體內,年幼的葉謙根本就承受不住,很有可能會爆體而亡。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葉正然當初把嫁衣神功的氣勁封住在自己的體內,不讓它胡亂的遊走。可能是因為時間的關係,嫁衣神功的氣勁開始慢慢的泄露出來,甚至在東北靈龍寺的時候因為那個石碑的原因差點爆發出來,如果不是那個無名老僧的話,只怕自己當時就已經給嫁衣神功的氣勁給撐得爆體而亡了吧。

「不過,正然雖然贏了,但是卻也身受重傷,嫁衣神功氣勁的反噬,讓他體內傷痕纍纍,五臟六腑都受傷嚴重,比武剛一結束就大口大口的吐血。我當時真的很後悔,很後悔,我到底做了什麼?我到底做了什麼?如果不是因為我,我怎麼會害的他受傷呢?」薛芳紫彷彿是瘋子一般,神情非常的奇怪,忽喜忽悲,「可是,當我看到那個女人,看到她那麼體貼關心正然的時候,我的心裡就忍不住的升起一股憤怒,為什麼?為什麼她可以在他的身邊?應該是我,應該是我在他的身邊才對,只有我才能配得上正然。那一刻,我所有的後悔都沒有了,我恨自己做的不夠,如果我可以下重一點手的話,他就不會還活著了。哼,他辜負我,我就要他死,我要他跪在我的面前祈求我,我要他後悔沒有選擇我。」

葉謙的眉頭微微的蹙了一下,他自然聽得出來薛芳紫口中的那個女人指的是誰,應該是指自己的母親唐淑妍。其實,對於上一代人之間的感情糾葛葉謙並沒有太大的興趣知道,因為感情的事情根本就說不清楚到底是誰對誰錯,每個為了感情付出過的人,其實都是值得尊重的。只是,有些人在感情的這條路上迷失了,選擇錯了一種方法。

深深的吸了口氣,葉謙將自己心中的憤怒給壓制下去。一直以來,葉謙都是一個愛憎分明的人,對待朋友會付出自己的一切,對待敵人會毫不猶豫的下手,絕對不會有一點留情。可是,今天面對薛芳紫的時候,葉謙卻有些恍然了。這個女人今晚的表現讓葉謙有些吃驚,那眼神里所流露出來的一絲一點,完全是真情流露,葉謙看的出來,薛芳紫是真心的喜歡自己的父親的。而葉謙也終於明白為什麼薛芳紫看到自己的時候,表情會是那麼的奇怪,原來是她覺得自己的模樣是那麼熟悉。葉謙似乎也有些理解薛芳紫今晚的表現是為何了,看樣子是從自己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父親的影子,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表現吧。

說實話,葉謙的心裡對薛芳紫倒是並沒有什麼恨意,更多的還是一種同情。在感情的道路上,薛芳紫也是一個受害者,只是她做的有些過激,甚至有點扭曲了自己的思想了吧。

微微的嘆了口氣,葉謙說道:「其實,愛情就是那麼簡單而又複雜,它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原因,有時候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根本就沒有為什麼?你這樣做,折磨的不僅僅是別人,也是在折磨自己。不是嗎?看看你現在,你快樂嗎?」

「快樂嗎?哼,我可能會快樂嗎?」薛芳紫哽咽的說道,「可是我就是不甘心,為什麼他就不能對我好一點?為什麼他到最後都一點不後悔呢?」

「外面不是都傳言葉正然是死在和付十三的比武后,因為傷重不治嗎?」葉謙問道,「之後又發生了什麼?」話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葉謙當然知道後面肯定還會有什麼事情,但是他還是必須裝著什麼也不知道,一副關切薛芳紫的心情去問。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如果知道了這些,也就等於解開了自己父親死的謎團了。

雖然葉謙現在對自己父親的死,已經有了很多的猜測,但是,終究都只是猜測,真正的死因他並不清楚。所以,他需要弄清楚這其中到底真正的原因是什麼。雖然每一個孤兒對自己未見面的親人都會有一種很高的崇拜,但是,葉謙更是想要知道自己父親的死因是什麼。他不介意自己父親的人生有一些瑕疵,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完美的,但是,不管如何,葉正然在葉謙心目中的形象永遠都是那麼高大的。

等了半天,葉謙也不見薛芳紫說話,不由微微的愣了愣,低頭看去,只見薛芳紫竟然已經睡著了,而且,還發出了輕微的鼾聲。「喂,喂,醒醒,你話還沒有說完呢。」葉謙推了推薛芳紫,在這個關鍵的時刻竟然睡著了,葉謙有些哭笑不得,心裡有些焦急。可是,卻又有些無奈。葉謙當然希望儘快的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可是,事情已經到了這樣,葉謙也不好再繼續的逼問下去。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想要知道這件事情的真相,還得再等下去了。

而且,看著熟睡中的薛芳紫,葉謙也真的有些不忍心叫醒她。微微的嘆了口氣,葉謙將薛芳紫抱了起來,把她送回了自己的房間。薛芳紫的卧室,跟很多女孩子的閨房一樣,都很乾凈,也很香。

這是一個可憐的女人,葉謙給她的評價。把她放到床上,替她蓋好被子,葉謙打開空調。看著熟睡中的薛芳紫,葉謙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轉身走了出去。葉謙沒有離開,就在外面的客廳里坐著,點燃一根香煙緩緩的抽了起來。

今晚的事情,的確有些讓葉謙反應不及,他真的沒有想到薛芳紫的表現會是這樣。因為自己父親的死,如果說葉謙對薛芳紫一點恨意都沒有那是假的,如果不是她,自己的父親就不會死,而自己可能也不用流浪那麼長時間了。但是,看著薛芳紫的表現,葉謙覺得她是真的愛自己父親的,可能是她的手段有些過於偏激,但是,感情的事情真的很難說誰對誰錯。

不過,遺憾的是,葉謙今晚沒有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卻也有著意外的收穫,獲得了薛芳紫的支持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也知道了當初很多的事情。也更加的明白,自己父親的高度只怕是自己所無法企及的,他在武學上的造詣早就已經超出現在的人許多。

抽完一根煙,葉謙給胡可打了一個電話過去,說自己今晚不回去了。胡可也沒有問葉謙原因,也沒有問他在那裡,只是囑咐葉謙小心,照顧好自己,說寒霜宗派那邊葉謙不必擔心。葉謙微微的點了點頭,跟胡可隨便的聊了一陣,隨後掛斷了電話。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薛芳紫這樣,葉謙竟然沒有選擇離開。薛芳紫所住的地方是單獨的,雖然月明宗派的那些弟子很好奇葉謙為什麼這麼晚還沒有離開,但是卻也沒有膽量過來看一下。

不是葉謙想做些什麼,而是他的心頭現在的確是有點亂,所以,他想靜靜的好好的想一想。就這樣坐著,一根接一根的香煙,很多時候直到香煙快要燃燒到手指的時候,葉謙才反應過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